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56.第356章 四重舞月剑法
    叶朔也看出了罗帝星的企图,连忙竭力操控领域内的双系元素,欲要将它们重新拉回各自的轨道。

    但外部的连天雷霆,一时几乎将空间完全阻断,叶朔和领域的灵魂连接也受到了不小的干扰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元素渐渐脱离了自己的控制,先后朝着罗帝星掌心中聚拢,很快已是压缩成了两团微小的能量球,外部流转过层层电光,看上去很有几分“一碰就炸”的凶悍。

    罗帝星同时承受着雷电的轰炸,以及两团高度相斥的狂暴能量,抬起头冷视着叶朔,嘴角缓缓掀起了一个报复的笑容。接着他就毅然决然的将双手猛烈相合,两团能量也终于是第一次的碰撞在了一起……

    冰蓝与赤红,两层燃烧的火焰在相触的一瞬,光芒几乎是同时暗淡,连电光激撞的滋啦声也短暂的停止了,似乎是整个世界都为这一刻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两团寂灭色泽的中心点闪耀开了一层白光,并以极快的速度四面回旋,通达之处,领域障壁纷纷扬扬的炸成了碎片,震撼的场面堪比一个空间的崩塌。

    如此激烈的爆炸,自然在小范围内撕开了道道黑色裂缝,两两相克的元素彼此碰撞,更是让空气中的热量浓度始终居高不下。除了最初的红蓝双色,竟然又相继炸开了大量的多彩光环。

    在领域完全崩溃的一瞬间,高悬天际的诅咒,“黄泉雷罚”失了阻碍,更是毫无保留的倾泻而下……

    全场的观众,此时不仅是被那场炫目的爆炸惊得失了声,更多的还是感慨罗帝星的疯狂。为了破解冰火领域,竟然不惜使用这种玉石俱焚的方法!难怪他对旁人总是辣手无情,就连对自己,他也能如此狠得下心,这是真正的亡命徒啊!

    擂台下,墨凉城默默的垂下视线,他开始感到胸口又泛起了熟悉的刺痛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知道你肯定会用这种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方式,所以我才不希望你这么拼。你以为是在争取胜利,其实毫无意义,人家只不过是在耍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爆炸的硝烟缓缓散尽,两道身影在迷雾中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两人仍然维持着对峙的姿势,相视半晌,忽然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罗帝星受创之甚自不用说,至于叶朔,一手构建出的领域被破,而且是以那样蛮横的方式被强行破解,同样有一股反噬之力震荡到了他的灵魂。这大概还是他在战斗中,第一次受到这么严重的创伤。

    但是,尽管整具身体都在由于剧痛而微微发抖,叶朔的双眼却越来越亮。那是一种真正由于战斗所产生的兴奋。罗帝星,和他以前遇到过的任何一个对手都不一样,同时也是第一个,让他必须竭尽全力去战斗的对手!

    从外形上来说,罗帝星现在的样子,看起来确实要比叶朔狼狈太多。满身的衣衫在爆炸中寸寸开裂,道道血痕染透了翻卷的布条。长发也是凌乱的披散下来,脸上同样沾满了数不清的血污。凝视着地面,再次咳出几口鲜血后,这才缓慢的将嘴角的血迹一次抹净,重新抬起的视线,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残忍和高傲,那是一种属于孤狼的眼神!

    “呵,很好……你的实力值得我认可,从现在开始,我会把你当成真正的对手。同时我也会如你所愿,拿出全部的实力来和你战斗……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我就让你领教一下,真正的舞月剑法。也许你听过这个名字,但我希望,你可以把旧有的印象完全抛开。我担保,它和你所见过的,绝对都是不一样的——呵,哼,我破月派那一群废物,只能糟蹋了师门的绝学!”

    “为这份殊荣感到自豪吧!但也许很快,你就会后悔自己真的把我惹火了……”

    当罗帝星手中刚刚凝聚出一把光剑时,观战的长老几乎是齐刷刷的脸色一变,不约而同的抬手结印,很快就在擂台周围架起了一层四四方方的防护罩。即使布下了这一重防护,许多长老仍是面色凝重,体内的灵力蓄势待发,随时准备着应付下一次的突发状况。

    “喂,有没有这么夸张啊……”祈岚看着所有长老一时间如临大敌的反应,“他这不是都还没打吗?而且舞月剑法,我没记错的话,是不是竞技赛的时候韩娣月曾经施展过的,那个可以打出月亮的招式?那一招很普通啊,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真等他打了就来不及了……”了尘道长也是一脸的心有余悸,“他说的没错,不要拿其他人施展过的舞月剑法跟他相提并论,两者可以说,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啊!”

    叶朔起初并没有把这一招放在心上,但那从天而降的防护罩却是为他敲响了警钟。能让全体长老严阵以待,不管怎么说,总是小心为妙。灵力也在此时悄然腾起,严密的防守住了周身要害。

    罗帝星看在眼中,报以冷笑。而他手中的狭长光剑,虽然仅仅是以灵力化形而成,此时却也已经掠过了一层有如实质般的森然寒意。

    “舞月剑法·一舞,水云休——”

    同样的圆月再次在擂台中央亮起,仅仅是辐散开的华光就如同数把利剑,直接将擂台切割开了道道沟壑。惊人的电流环绕在月球表面,蔓延开的雷霆四面扫荡,直接将防护罩内多余的元素一搅而空,隔着护盾,都能感受到一种窒息般的压迫。

    强烈的视觉冲击,也令叶朔在最短时间内感受到了震撼。没错,罗帝星的自傲是有道理的,他施展的舞月剑法确实远胜旁人,但如果仅仅是这样,似乎还不足以让自己束手无策啊——?

    然而,叶朔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这灵力皓月,那一轮耀眼的圆盘却始终不曾向他移动分毫。而罗帝星也完全没有要催动攻击炸裂之意,这反而让局面显得有些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千辛万苦凝聚出的杀招,总不见得就是摆着好看的啊?当叶朔有此疑惑时,有不少长老敏锐的想到了另一种可能,当下心中都是不住暗骂罗帝星这个疯子。

    似乎是这不幸的预感成了真,罗帝星在第一轮攻击尚自悬而未决时,已是悠然的再次抬起了灵力光剑:“二舞,惊风华。”

    一道极光瞬间贯穿圆月,拖曳着闪亮的流星圆弧,犹如为那璀璨的圆月增添了一重护卫。但当两道攻击彼此叠加之时,整体的灵力波动更是成倍翻涨,外围的防护罩都是隐现裂纹。

    一众长老看在眼里,只能笑骂着重新加固防护罩。同时不知怎地,他们都觉得心脏跳得厉害,似乎事情还没有结束……

    正如众人的猜测,罗帝星在极光交织的背景下,不依不饶的再次抬起光剑:“三舞,破日月!”

    一层圆环沿着流星极光,缓慢的环绕过整轮皓月,当中更有大量小型光锥往来穿梭。三重攻势叠加,原本还显蔚蓝的天空登时阴云密布,云层中隐约竟有闷雷翻滚。

    一式灵技之威,浩瀚处竟可动摇天象。如此声势,岂不是说叶朔即将直面天地之威?

    楚天遥凝视着赛场的目光,渐渐的有些复杂起来。舞月剑法第三重,他当年正是输在了这一招之下,而且输得狼狈万分。现在再次看到这相同的一招,即将对付的还是自己最看不惯的叶朔,他也说不清自己的心情是喜是忧了。

    一众长老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天地杀招,此时都是竭尽全力的朝防护罩中输送着灵力,但渐渐的,他们开始疑惑的交换起了目光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罗帝星还是没有展开攻击?难道他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大招不成?

    继时间秘法最初亮相之后,这是师清一第二次在赛场中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想……

    罗帝星全身的灵力波动都已经提到了最高,再次冲着叶朔扯起了一个狰狞的笑容后,一寸一寸的抬起了已经暗淡许多的灵力光剑。

    体力和灵力的大幅度支出,让他提起的手腕都在不住颤抖。但这一点都不妨碍那把光剑作为最可怕的凶器,依然受到全场瞩目。

    “四舞……斩穹苍!四重叠加!去!”

    阴云堆积的天幕,陡然间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缺口,一道灭世般的狂烈光束从天而降,扩散开的强横波动遮蔽全场,直接将整片擂台的一切有形之物尽皆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擂台,已经只剩下了一片云雾般的空茫。时不时的还会再度亮起一轮圆月,掀起滔天轰鸣。一道极光横冲直撞,每一次撞击防护罩,都能撞出一片明显化开的蛛纹,甚至令人担心,哪一次会不会就直接撞出个窟窿来。

    大量的光锥四面横扫,七彩光环翻飞闪耀,尽管隔着一层防护罩,逼人的毁灭气息仍是无孔不入的辐射到了观众席上。从擂台上溢散开的强横灵压,掀得地面土石乱飞,有不少实力低微的弟子都要极力护住头面,以免被倒灌上来的泥土盖个满头满脸。

    罗帝星所施展的舞月剑法,总能带给人一种如同世界末日般的感觉。当年他就是用这一招,直接把整张擂台炸塌了,同时也给很多弟子留下了阴影。

    不过自从罗帝星退赛,遗留在传说中的一直就只有三重舞月剑法,再强悍的敌人,只要施展到第三重都能解决。这还是所有人第一次看到他使出第四重,也是他们第一次知道,舞月剑法竟然还有着压箱底的最后一重!

    一片东倒西歪的观众席上,有两个人依旧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“何等强大的威力啊!”连一向眼高于顶的虚无极也不禁赞叹。随后又略带调侃的看向了身旁的墨凉城,“他这一招,原本应该是准备用来对付你的吧?”

    墨凉城视线低垂,仍是一副兴致稀缺的神情:“我宁可应付这一招,也不想……”一声叹息,取代了他没有说完的话。

    这一次,爆炸的硝烟用了更久的时间才完全散尽。原本应该是擂台的地方,此时自然又已经空空如也,同时场中只剩下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叶朔不见了!该不是已经炸成灰了吧?”擂台上的惊人变故,也引起了一众弟子的纷纷热议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现在他已经脱离了赛场,照道理就是已经输了!”

    “罗帝星刚才那一招太不留余地了!这别说是叶朔,凝气级强者来了都得死。如果他就是存心击杀对手,等于已经违反了比赛的规则,怎么能就这样算他赢?”

    力持后一种观点的,大多是玄天派的弟子。然而同样坐在玄天派的席位上,楚天遥的神情却是难掩激动。

    罗帝星竟然施展了舞月剑法第四重,当年跟我的那一场他也仅仅使出了第三重……虽然这一点令人不爽,但是如果这一招真能杀了叶朔……如果那个碍眼的小子真的可以就此消失的话……

    观众们的各执一词,让那裁判也犯了难。绕过坑坑洼洼的黄土地,小心的向虚无极请示道:“虚无极掌门,您看这……?”

    虚无极的目光冷冷的在场中一扫,随即颔首道:“比赛可以继续。玄天派那个小子的气息并没有消失,他也没有出局。既然擂台都没有了,何谈出局?如今胜负未分,结果,也还很难说。”

    既然虚无极都这么说了,玄天派一众弟子也松了口气。不过正面承受了那么恐怖的攻击,仍是让他们有些为叶朔担心,这恐怕是不死也得脱半条命吧?

    “他应该是融入了空间。”墨凉城此时正将灵魂力量张开到了极限,一寸寸的扫荡过赛场范围的每一寸空间,“也只有这种方式,才能让他在刚才的覆盖式攻击下幸存。但是,到底会跑到哪里去呢——?”

    罗帝星对空间秘法并不擅长,此时只能尽量散开神识,感应着身边的能量波动,以便在敌人出现时可以快速做出反应。但刚刚施展过四重叠加的舞月剑法,也是让他陷入了一个急剧的衰弱期,再欲运转灵力分外不畅。

    在反复的神识扫荡中,右后方忽然有一处的空间波动出现了紊乱。罗帝星迅速回身,叶朔也刚刚从空间裂缝中现出身形,两道灵力光球在半空中激撞出一场恒星炸裂般的夺目涟漪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