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55.第355章 冰火领域
    罗帝星疯狂的攻击,一时间封死了叶朔所有的退路,让他完全没有机会再施展叠加攻击。刚刚出现反转的局面,又再一次转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属于你的表演时间已经结束了——”罗帝星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顾忌,他一心所想的就是尽快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凶残的一爪直上直下,威焰滔天,若是换成其他修灵者,在这一爪之下恐怕已经直接被抓碎了头颅。

    这已是罗帝星的决胜一击,但这一爪在压迫到叶朔身前时,竟然遭遇了一层意料之外的阻碍。

    并且挡住了他攻击的,竟然是一根金光闪闪的大萝卜!

    虽然场中的观众在竞技赛时,就已经见识过了叶朔的这一把“造型奇特”的能量兵器,但此时再看到它以这样一种滑稽的造型出场,也还是忍不住爆发出了一阵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“萝卜冲天炮!萝卜冲天炮!”叶朔端着萝卜连开两炮,暂时逼退了罗帝星后,再次故技重施,将青头白萝卜塞进了空间裂缝,很快又抽出了另一只一模一样的萝卜,“双重萝卜萝卜·机关炮!”

    当两只萝卜搭档攻击后,它们便不再发射一击制胜的重型炮弹,而是改成了一连串火力绵绵不绝的小型炮弹。虽然威力相对有所降低,但这“不间断攻击”的效果,同样足够敌人伤透脑筋。

    虽说是变化成了两只萝卜,但另一只其实仅仅是通过空间对元素的识别,短暂模拟出的虚影。它们拥有着相同的外形,也可以进行相同的攻击,但等到其中储存的能量用尽,便会自行消散。若非如此,叶朔简直就可以通过这一招量产能量兵器了。

    罗帝星在这一串炮击下确实被逼得相当狼狈,而且一想到对面等着他的是一只萝卜,他就完全提不起干劲来。用全力去攻击萝卜,他会立刻成为全场的笑料!但是被萝卜压制太久,反响肯定也就更难听了……

    台下,祈岚看得得意非凡:“哈哈,你们看我师兄只用一个萝卜就能消灭对手!”这句话也引起了玄天派的一片哄笑响应。

    “这一点都不好笑……”墨凉城很快的扫视了祈岚一眼,又默默收回视线投向了擂台,轻声嘀咕出一句:“哗众取宠。”

    受黑暗之羽的影响,叶朔这些原本显得是十分有趣的行为,如今在墨凉城眼里也都变了一种味道。

    而台上的叶朔还沉浸在比赛的乐趣中,在他的“活学活用”之下,赛场上又出现了大量的空间裂缝,从每一道裂缝中都正在被推送出一只萝卜。

    “多重萝卜萝卜·辐射炮!”

    当这数量惊人的萝卜一齐在半空中出现,整合起来就像一片黑压压的乌云,尤其是当它们同时开炮的时候,场面就已经不是用壮观所能形容的了。

    一道道金色光芒遮蔽了天地,整片擂台都被淹没在了一片炮火海洋中。在擂台的边缘,甚至能清晰的看到一条条裂纹正在相继涌现。狂暴的震动也同时波及到了观众席,不仅是座椅都在剧烈晃动,扑面而来的热浪和灵压也令大部分弟子感到一阵压抑。

    当硝烟终于渐渐散去后,众人看到的是依然在擂台上彼此对峙的二人。只是在刚才的那一番惊人攻击下,即使是以罗帝星的实力,也仍是不免出现了一些伤势。而这也明显让他的心情烦躁到了极点。许多观众见状,都明智的选择将到了口边的赞叹咽了回去,当然,这其中并不包括玄天派。

    “无限萝卜萝卜……”当叶朔丝毫不懂得看眼色,继续若无其事的端起萝卜时,罗帝星实在忍无可忍,借着时间加速,一步疾冲到了叶朔身前,劈手将萝卜强行夺过,狠狠的扔出了场外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这两个字罗帝星念得咬牙切齿。同时杀人般的视线朝着台下一扫,也吓住了不少好奇想去捡拾萝卜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那个荒谬的兵器到底是什么意思!你是在羞辱我么?”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罗帝星多半都会对萝卜有阴影了。

    叶朔耸了耸肩,套用楚天遥的一句话:“你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。难道我还要为了你,专门去打造一把能量兵器?”

    在罗帝星几乎要气得发狂时,叶朔又火上浇油的笑道:“不过你就那么讨厌萝卜么?太挑食可不是个好习惯啊?”再次“作死”成功后,他已是缓缓的低俯下身,双手各自搭在了两侧的擂台上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喜欢萝卜,那咱们就来玩玩‘领域’吧——”叶朔双手在地面一按,沟通空间,两道漆黑裂缝同时向前方蜿蜒。一条呈火红之色,热浪扑面,另一条呈冰蓝之色,寒气刺骨。两者在罗帝星身侧各自结成两个半圆,同时朝正中聚拢。

    罗帝星抱着“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”的心情,并未闪避。此时笼罩他的是一个完整的球体,颜色却是一边火红,一边冰蓝。就连内部也是一边跳动着火焰,一边穿梭着冰锥。同时两种元素都各自悬浮在自己的半边空间,互不越界,互不干涉。

    这实际上是两个领域,同时也是两个从五灵元素的角度来说,完全不兼容的领域。并且在叶朔施展之前,还真没人想到过这种“二重领域”。所以看比赛的好处往往也就在这里,除了能对选手的精彩表现叹为观止外,有时对自己的修炼也是很有启发的。

    不过,领域之间虽然是泾渭分明,罗帝星身处其中,却需要同时经受到冰火两相煎的痛苦。在他身周,悄然的升起了一层防御光罩,同时他也正仔细的观察着领域,寻找其中的破绽。

    冰火领域中,一切的视角都是扭曲的,近在咫尺的擂台,以及遥遥相对的敌人,都在摇晃的光线中反复翻卷着。看得多了,甚至会令人感到眼花。在这种情况下,罗帝星最后选择的还是最简单的方法,一力破万法!

    缓缓的抬起手掌,角度刚好遮挡住了叶朔那张会令他动怒的脸,同时也是正朝着两层领域的交界处。一道灵力光球迅速成形,拖出一条狭长的光弧,狠狠的轰击在了领域障壁上。

    领域障壁稍一蠕动,完全看不出破损之象,而自己的攻击却已经被完全吸收。罗帝星立觉不妙,匆忙在身周的防护罩中加注灵力,几乎是在防御工作刚刚完成,对面的一层障壁再次一震,一道更加凌厉的金光****而至,那果然是将自己的攻击又反弹了回来,而且经过领域中的元素叠加,劲道显然更胜从前。

    罗帝星原本是试探性的抬手横切,然而那透过手掌,传递而来的强横波动简直令他心惊。作为攻击的发起者,他很清楚自己一道灵力光球并无如此威力,换言之叶朔的领域,究竟蕴含着多强大的能量?

    当他双掌齐出,总算将这道攻击艰难的抵御下来后,首先感受到的就是两只手腕都震得隐隐发痛,掌心中也出现了轻微的灼伤。这让他第一次有了种“玩脱了”的悔意,也许一开始就不该自大,把自己陷入到这个领域中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的冰火领域,你在内部是无法打破的。”叶朔难得的露出了一个有些自得的笑容。比起他从前的召唤元素来构成领域,显然还是像现在这样先构建空间,再填充元素的方式,创造出的领域要更加稳固得多。

    并且,由于这两重领域原本就是空间本身,几乎可以吸收任何形式的攻击,因此更是有着近乎无解的自我修复能力。敌人一旦陷入其中,基本上就只能自认倒霉了。

    在罗帝星再次尝试攻击之前,叶朔手指一勾,两层领域内的元素同时跳动起来,浩浩荡荡的一齐朝着正中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罗帝星的时间秘法,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可以为他缓解一些压力,但这也仅仅是相对而言。四面八方都是混乱的元素能量,即使偶有消耗也能够随时填补,确实足以令任何修灵者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当他刚刚由于灵力的过度流失,动作明显慢了一拍时,所有的元素立刻趁虚而入,围绕他身侧来了一场集中的大爆炸。

    “像这样的攻击,还可以要多少来多少,你又能撑得住几轮呢?”叶朔平静的审视着领域,一面抬高了声音道:“罗帝星,如果你愿意现在主动认输,我可以打开领域放你出来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随着他这一句话,全场观众的眼睛顿时都瞪得比牛眼还大。

    认输?血罗刹竟然会输给叶朔?如果在今天之前有人说这句话,他们一定会觉得那个人的脑子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这个事实似乎已经被近距离的摆在了众人眼前。陷在那种领域中,就算是不认输,也只能一遍遍的挨相同的攻击。挨的次数多了,体力总有撑不住的时候,一旦重伤昏迷,也还是会被判输。虽然看上去似乎是输得更有尊严一些,却要承受更多的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虽然对此还是将信将疑,大部分人却已经悄悄的坐直了身子。如果罗帝星真的输给叶朔,那他们现在就是在见证一个历史时刻的到来啊!

    擂台上,罗帝星缓缓的直起了身子。仇恨的视线连领域也遮挡不住,死死的逼视着叶朔。

    “认输?笑话!就算你在这见鬼的领域里把我给杀了,你也绝对不可能听到我向你认输!但是你敢杀我么?你敢么?!”

    叶朔叹了口气:“你这又是何必呢?”那种把敌人打到昏迷的战斗方式,他确实是非常不喜欢,但是既然对方不肯认输,那暂时也只能继续磨下去了。想到这里他再次抬起手,领域内的元素也重新开始了躁动。

    观众席上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在这里输掉,但是也不会赢到最后。”在一片大惊小怪的猜测声中,墨凉城平静的为这场比赛下了结论。同时他也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叹息,指尖悄然挪转,一层稀薄的空间之力缭绕其上。

    当这道隐晦的波动已是愈发浓郁时,身旁忽然按下了另一只手,也在同时压制了他的灵力运转。

    “城儿,别这样,不要在这里妨碍比赛。”在虚无极说话的时候,他不需要传音,也可以自然隔绝周边的气息波动,以使双方的交流不致外泄。

    墨凉城依然没有停止运功:“我会做得很小心,不会让任何人看出破绽的。”

    虚无极仍是坚持道:“其他人当然不足为虑,但是那个魔呢?他是一定会看出来的!这样一来,也等于是提醒他有了警觉,你再想在擂台上出其不意的击杀他,也就不易了……城儿忍一忍吧,小不忍则乱大谋啊!杀不了他,还会有更多的人无辜受害,到那个时候,可就远不止今日在擂台上这般小打小闹了——”

    墨凉城一怔,视线飞快的对着叶朔瞟了一眼,虽然没有回答,指尖的灵力却也是渐渐的消散了。环绕起的双臂同时交叠在膝盖上,身子以一个蜷缩的姿势微俯了下去。

    自从黑暗之羽发作后,他就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这样的姿势,也许是因为现在的整个世界,在他眼中都被蒙上了一层陌生和惶恐,只有这种仿佛回到了母体的姿势,才能让他重新找回几分久违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好,我会忍。只要知道现在的隐忍是为了击杀叶朔,还有什么是我不能忍的呢……?”

    领域内,在挨过一轮连着一轮的元素轰炸后,罗帝星终于隐约的找到了一些规律。

    那两种元素,虽然在攻击的时候聚扎成堆,但它们在本质上其实还是各自为阵的,始终也没有越过正中的那一道分界线。又或者该说,这两种元素本身就是互不相容,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同一片领域之中。那么,如果将这两个“绝对对立”的领域融合,整片领域是否也就会完全崩溃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罗帝星渐渐的露出了一丝笑容,只是那笑容被光线扭曲得分外诡异。

    “叶朔,你刚才说,这领域仅仅是在内部无法打破是么?”当全场观众再次被他的威势所慑,渐渐的停止了议论时,罗帝星已是猛然抬手结印:“雷咒·黄泉雷罚!”

    一道从天而降的巨大雷霆轰然击落,目标正是漂浮在擂台上的双色球体。一击之下,整片领域都被劈得一阵剧烈晃动,流窜的电蛇顺着障壁蔓延,交织在领域内部狂放肆虐,也有不少过渡到了罗帝星身上,电得他浑身都是止不住的抽搐。

    在这阵雷击之下,那双色领域一时间也是忽明忽暗,似乎随时都会全面溃散。罗帝星看着自己一击之下的成果,尽管全身都带着电,仍是忍不住满意的扯起一笑。但这个笑容很快又被蹿起的白光电得僵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席卷天地的电光笼罩下,罗帝星又做出了一个更惊人的举动。双手各自张开,原本各自悬浮的两系元素分别朝着他的掌心中聚拢,两股截然相反的斥力也是空前高涨。看上去,他竟是要以一己之力,将这“冰火领域”完全融合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