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54.第354章 时间秘法
    叶朔的身形,在这一刹那狼狈的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罗帝星依然是维持着双指交错的姿势,一步一步向叶朔走近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也听过时间秘法吧?与空间秘法齐名,被称为两种最强大的秘法之一。虽然现在,我还只能控制最基础的局部时间流速,但只要我时刻在自己周围保持时间加速,你就永远都不可能跟上我的速度!用这一招解决你,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观众席上,师清一又惊又喜。此时正用双手紧紧的抓住座椅两侧,以克制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。

    时间秘法共分为三重,时间加速,时间静止,时间倒退。破月派中所保有的,总共也就只有第一重的秘籍。就算是师清一自己也尚未完全领悟,其他弟子就更加不用提了。

    毕竟在最初入门阶段,时间秘法比空间秘法还要难于上手,大部分人既然学不会,也就另去钻研其他灵技了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师清一并不知道罗帝星在学习时间秘法,照他那个性格,也明显是霸道进攻型的灵技要更适合他。想不到他竟能耐着枯燥,将那一大套时间理论都熟读掌握了,并且在第一次的施展中,已经运用得那么有模有样。像这种在比赛中被虚荣心涨满的快感,师清一已经很久都没有体会到了。

    擂台上,叶朔也确实正被节节压制。以时间秘法的高深玄奥,罗帝星能改变的时间流速其实并不长,但赛场上争的就是先机,瞬息的差距,结果可能就是两异。

    再加之两人本身的实力差距,叶朔已经完全没有了攻击的机会,他能做的就只有一次次防守,同时尽量远离开擂台边缘,以免一个疏忽就被打出场外。

    “来,你再给我挑衅啊?”罗帝星此时倒并不急于分出胜负,除了蹂躏敌人的享受外,他更在意的是将最后的制胜关头,留到自己最看重的对手面前展现。如果不能让那个人亲眼看见的话,就算赢下了这场比赛,就算博得满场赞誉,在他眼里也还是像没赢一样。

    “再说要给你的女人讨公道啊?”罗帝星一拳打得叶朔又是后退了一大步,紧跟着的一脚更是将叶朔直接扫飞了半个赛场,“我倒要看你能怎么破解我的时间秘法!”

    观众席上,楚天遥的怒火早已蹿升到了顶点,手中的矿泉水瓶被他捏得不断变形,最后更是“啪”的一声炸裂,四面激冲的水柱引起了不少弟子的不满,但在看清源头是楚天遥后,也就各自识相的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罗帝星……你爱弃权就弃权,还是这么一时半刻都不肯消停。让你在擂台上跟我打,你怎么都不肯……但是你竟然……竟然主动向那个叶朔邀战……欺人太甚!这真是欺人太甚!!这不是在向所有的观众暗示,我不如那个叶朔吗?!”

    罗帝星今天邀战的即使是任何一个人,哪怕是郭阳云,都不会引起楚天遥这样强烈的愤怒。但是,偏偏就是叶朔!叶朔是他的逆鳞,是他的死穴啊!楚天遥甚至眼睛都气得发花了,他第一次觉得,也许自己就会这样被活活气死。

    当他的呼吸正在越来越粗重的时候,身旁忽然有人按了按他的肩。

    “天遥啊,其实你的表现已经非常不错了,别人不能认可你没有关系,最重要的是,你自己要相信自己!”此时出现在他身旁的是无尘道长,“被别人捧得越高,收获的期望值越大,一旦他们稍有行差踏错,摔下来的时候也就会越疼。所以很多的天才,往往都只是昙花一现。

    好比现在的罗帝星和墨凉城,他们就都是输不起的。一旦输了,观众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们淹死!你看今天,那个所谓的‘第一天才’直接就没来,至于罗帝星,以他的身份竟然去向一个新人弟子挑战,要我说这就是压力太大,一种在精神上的释放表现。

    比起他们两个,大师伯觉得还是像咱们现在这样,不用承受太多的眼光,踏踏实实的比赛,来得自在!”

    楚天遥听到最后,始终紧绷的脸上也终于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笑容。即使是自欺欺人也好,要他相信罗帝星挑战叶朔,是一种由于压力太大,而导致“精神错乱”的表现,倒是让他的心里确实好过了不少。

    一旁的齐玎莎也附和道:“对啊天遥,你不要太放在心上了,这样反而是衬了他们的意!这些观众本来就喜欢看热闹,那个叶朔是第一次参加比赛,表现还比较突出,自然就容易吸引眼球。但是,比赛不到最后谁知道结果?终究还是要用实力说话,天遥你要让他们知道,你才是最厉害的,他们追捧的什么天才啊,到最后一样都是你的手下败将!”

    楚天遥的心,在这一颗难得的渐渐暖化了下来。已经有多久,没有享受到这种被簇拥的感觉了呢?原来在这个世界上,也还是有人关心着我的……

    “大师伯,那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,你都会站在我这一边么?”楚天遥最后酝酿出的就是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在他的内心中,其实同样渴求着关爱,正是由于在他生命中占据极大分量的了尘道长的背弃,才让他的心朝着黑暗日渐沉沦。如今他只是徒劳的想抓住一份慰藉,即使那是足以灼伤他的火苗,也可以让他有动力继续撑下去,让他觉得玄天派还像是一个家,他才不会为了昨天拒绝招揽的回答后悔。

    无尘道长不假思索的就点了点头:“那是自然啊!天遥,在大师伯的心中,一直都是把你当女婿看待的,我又怎么会不站在你一边呢?你要是不能赶紧振作起来,还怎么照顾我女儿啊?”

    不顾齐玎莎已是羞红满面,又转过头注视着赛场,忍不住感叹道:“不过真是没想到,那个一天到晚惹是生非的叶朔,竟然也可以走到这一步!看来了尘的确还没有老眼昏花。说不定啊,今年我们玄天派也能有机会包揽冠亚军哪!”

    楚天遥的目光,在这一句话之后再次布满了寒霜。

    心中那仅存的火苗熄灭了。大师伯,终究也不是他的救赎。

    “说是来安慰我,其实还不是来刺激我……”楚天遥无声冷笑,“就连一向不看好叶朔的您,也选择了认可他……你们所有人,这是都已经中了叶朔的毒么?!”

    心直口快的无尘道长,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这一句话是在楚天遥的伤口上狠狠洒了一把盐,也将他朝着黑暗中又推进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擂台上,叶朔仍在徒劳的抵御着罗帝星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他可以令时间加速,我要想打赢他,就必须得比他更快才行……”叶朔脑中进行着快速的分析,“可是,就算我的动作再快,当他身边的时间流速改变的时候,我这边相对来说就是静止的。这样的差距,我如何才能比他更快?”

    与邢树珉的空间秘法不同,好歹那是一道有形有质的空间,自己还可以设法去感应。但时间秘法无形无相,看来再想临场偷师学艺是办不到了。那么在自己现有的技能中,有什么是可以克制时间秘法的呢?

    叶朔相信,凡有招式,则必有破解之法。时间秘法又不代表绝对无敌,只看自己能否找出对策而已。

    首先想到的,自然是和时间秘法并列的空间秘法。关键则是,如何操控空间——

    张开空间之后自己钻进去,避开时间秘法的影响,到了他面前再张开空间攻击么?不行,在我张开空间的一瞬间,他仍然可以加速时间,我还是很难攻击到他……

    如果在他身旁张开空间,效果多半也不会太显著……毕竟,虽然空间秘法本身是与时间秘法并列,但具体落实到一场战斗中,还是要看一套秘法究竟是由谁施展的。罗帝星实力远胜于我,他所施展的时间秘法,对我所操控的空间多半也会造成一定的影响……

    那就……将攻击叠加在空间中?这样,原本是一次的攻击,经过叠加之后,同一时间就可以攻击两次,这样……不是就在时间上超过他了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朔又是一连数次侧滚翻避过了加身的攻击,随后一跃而起,一拳向罗帝星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竟然还敢反击?”罗帝星冷笑间双指交错,随手将叶朔的一拳拨开,正要乘势再进一击,一股突来的灵力气浪忽然爆发,准确的在他的胸前炸开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罗帝星大吃一惊,双指也是恶狠狠的再次交错:“时间!”

    但这一次他的时间秘法却像是失灵了一般,胸前又是一连挨上了两发灵力攻击,不过这也让他敏锐的发现,那一刻在他身前曾经张开了两道空间裂缝。

    “四重叠加攻击!”叶朔见这一招果然有效,立刻又将两道攻击送入了空间。

    经过空间元素的分解与再复制,当四道空间裂缝重新张开时,从其中出现的已经是四道一模一样的攻击,即使是罗帝星掌握时间秘法,要同时应付四道攻击也有些措手不及。此时他只能祈祷,像这样的攻击不要再多来几道了。

    谁知他不幸的祈祷成了真,叶朔片刻不停的再次拉开架势:“多重叠加攻击!”数不清的空间裂缝同时在他身前张开,一道道闪电形的灵力气浪争先恐后的骤射而出。

    正所谓量变引起质变,最普通的攻击一旦达到了一定的数目,它的威力同样不亚于任何一招强大的灵技。

    罗帝星仓促接过几招,对面汹涌而来的强大灵压已经汇聚成了一股凶猛的浪潮,如同决堤的海水漫过村庄,让人在那一股惊天压迫下只能感到绝望。罗帝星此时也只能以灵力化开一片屏障,苦苦支撑,却仍是被对面的灵力浪潮逼得步步后退,局面仿佛在瞬间反转。

    正当罗帝星的战局迅速急转直下时,墨凉城安静的出现在了焚天派席位上。此时他只是松松垮垮的披着一件外套,眼睛下方还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,整个人看起来都是相当的萎靡不振,天才风范早已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虚无极吃了一惊,连忙主动迎上前,小心的搀扶着墨凉城在身边坐下,才有些心疼的询问道:“城儿,都已经这么累了,为什么不在房里好好休息呢?你的比赛要到下午才会开始啊!”

    黑暗之羽在开始生长之后,还有另一个副作用,就是会严重影响宿主的睡眠。毕竟一个人要是长期休息不好,白天活动时也就会更加的暴躁易怒,他跟叶朔的矛盾,也就会更容易被触发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样,在昨天那批人为星宿宗宝藏上门寻衅时,墨凉城才会睡到最后一个才起来。那不是他在耍腔调,而是在前一天晚上,他已经连续失眠了将近一整夜!直到早上才迷迷糊糊的睡着,这一觉最后又是没有睡踏实。

    还有昨晚他夜不归宿,不知道是去了哪里,可今早他再出现在赛场上,虚无极再用灵魂探测,竟然发现黑暗之羽又长高了很多,几乎已经达到一半的高度了!那一整夜他究竟是经历了什么,可以这样空前激发对叶朔的仇恨呢?

    此外,虽然为黑暗之羽的再次生长而暗喜,但既然能长到这种高度,可想而知,墨凉城又经受过多少的痛苦。一想及此,虚无极心中阵阵酸涩,甚至都恨不得取消这一桩计划了。

    擂台上,罗帝星本已经被压得节节败退,当他无意中朝下方扫视一眼时,忽然不知是从哪里涌出一股动力,双手中的灵能空前大盛,将那股灵力浪潮朝另一个方向狠狠推了出去。随后全不给叶朔留反击余地,右手加速幻化出一只白色手爪,对着叶朔凶猛的抓了过去。此时他一改前半场的颓靡,反而是越打越猛。

    墨凉城看得几分有趣,疲惫的脸上也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。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我答应过他,会来看他比赛的。而且……也要防止那个叶朔动手脚啊。”

    此时虚无极的心中,激动和担忧混合在了一块,只能反复在心中默念道:“城儿,再坚持一下。等你杀了叶朔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一定会的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