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43.第343章 黑暗之羽
    虚无极带墨凉城去的地方,竟然是赛场中的临时鉴定室。

    自从林嘉祥的尸体被停放在这里解剖,时隔多日,这间仓库始终都是保持着最初被调用时的原貌,室内潮湿阴冷,门窗紧闭,连一丝风也透不进来,空气中时刻飘荡着一股散不尽的霉味,让踏入者心绪烦闷。

    左首的最里侧,停着一张狭小的担架,担架上蒙着一块宽大的白布,几乎是将整具担架都笼罩进去了。在白布的表面,隐约还能看到浮凸的人形。

    连日以来,这具遗体正是这样孤零零的躺在这里,人之一死,和这世间的联系好像也就切断了,如果不是今天这一对突兀的到访者,也许他还会一直在这里躺下去,直到和这房中发霉的空气一起腐烂。

    虚无极深吸了一口气,感受到身侧墨凉城的抗拒,不动声色的将他拉近了些,轻声道:“城儿,师父一直没有处理这具尸体,也就是想要让你亲眼看看……等你看到之后,或许也就会明白,魔曾经犯下过怎样不可饶恕的罪行了!做好准备了吗?”

    在墨凉城脸色惨白的点了点头后,虚无极也是略一颔首,当着他的面,“唰”的一下揭开了担架上的白布。

    无遮无掩的尸体,也就这样暴露在了两人眼前。

    尽管墨凉城早有心理准备,此时仍是看得双眼发直。喉咙在不自觉的滚动,第一次在一具尸体面前产生了想吐的冲动。

    眼前的……那真的是人类的尸体么?五脏六腑,都已经被魔气烧灼得不成样子,残缺的碎肉,以及被染成紫色的浓水混合在了一块。并且,很多细胞在腐化之后受到残存的魔气侵蚀,也产生了二次,甚至三次的病变,那看上去就像是一堆畸形的魔胎!

    墨凉城在怔怔的看着尸体时,脑中忽然猛然一震,胸口也是跟着一震,似乎那尸体中有什么东西,勾动了他隐藏最深的一根神经,灵魂之中,有什么东西正要挣扎出来……身体在那一刻完全动弹不得,眼前的视觉也化作了一片黑雾弥漫。

    虚无极双眼也直视着尸体,余光瞟见墨凉城似乎是看得目瞪口呆的样子,心中对这效果非常满意。不失时机的说了下去:“城儿,你好好看清楚,这就是被魔气侵蚀而死的尸体。你看看他的外形,变得是多么的可怕……

    那个叶朔现在还好端端的待在赛场上,可以和你们言谈笑闹,但是在他的背后,却是留下了这样一幕人间惨剧!林嘉祥这个牺牲者,他不会是第一个,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。这也足以想见!魔物是绝不会对我们这些人类有任何慈悲之心,他们下手是怎样的残忍无情!

    并且,魔气向来是沾身即腐,与人体既然如此的不兼容,这更加证明了,人类与魔族是何等的势不两立……”

    虚无极正说得意气风发,忽然敏感的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。墨凉城出神,实在是出得太久了一些。按照这孩子的性格,就算是一开始给吓着了,也绝不至于过了这么半天还没缓过来。

    而当他停止说话的时候,就听到这室内响起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,那声音极为痛苦,绝望,正是从他身侧的墨凉城口中传出来的!

    “城儿?”虚无极连忙转头去看墨凉城,这一眼更是看得他大惊失色。只见墨凉城此时浑身都在颤抖,两眼的瞳孔在眼眶中不住跳动,放大又缩小,缩小又放大,眼珠暴突得似乎随时都会跳出眼眶。

    他的心跳声激烈而急促,就像是一连串急行的战鼓。而在他的周身,此时正缭绕着一层浓郁有如实质般的黑雾,那黑雾中的邪气波动,更是强大得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最令虚无极惊异的是,这东西并不是什么外在的邪秽附体,而是从墨凉城的体内散发出来的!根据它此时的躁动程度,随时都有可能将宿主的身体完全吞噬!

    “城儿?城儿啊,你这是怎么了?”虚无极这一次是真的慌了神。难道尸体中还有未散尽的魔气?对城儿产生了影响?但是,为什么偏偏只针对城儿一人?如果他在这里出了什么事,那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唔……好疼……”墨凉城紧紧的揪着胸前衣衫,手背上骨节暴突,额头大汗淋漓,抬起的双眼中血红一片,“师父,我好痛苦啊……胸口好疼,疼到灵魂里去了……啊啊啊……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胸口很疼?”虚无极皱了皱眉,一手按在墨凉城肩上,尝试着用灵魂力量去探查他体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灵魂力量一路扫荡,最初都还是一切正常,只是在墨凉城的心脏部位,竟然盘踞着一团黑气,那看上去和缠绕他周身的黑雾是同一种东西,看上去就像是一团缩小版的邪恶能量。

    再向内部深入,透过层层迷雾,虚无极看到的竟然是一粒微小的种子。通体呈深黑之色,此时在它的两侧,绽开了两片黑色的叶苗。叶苗正中,是一根刚刚冒头的黑色根茎。这情形看起来,就和普通的植物生根发芽一样。

    正是由于那黑色根茎正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增长,它也时刻牵动着墨凉城的心脉,虚无极能感受到墨凉城正在变得越来越痛苦。

    种子的下方,那无尽的漆黑之中,安静的躺着一片黑色的羽毛。此时那羽毛正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,也在同时辐散开一层层黑色的能量,如涟漪般四面扩散。

    这种黑色的能量光环,似乎可以为上方那一株黑色根茎提供养料。随着它的震动加剧,那黑色根茎也在节节拔高,两侧的黑色叶片摇动得更欢畅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虚无极究竟见多识广,在脑中稍一检索,很快就认出了这黑色羽毛的真面目:“黑暗之羽!城儿灵魂中怎么会有黑暗之羽的碎片?!”

    自己的爱徒正饱受痛苦折磨,虚无极情急下也无暇细问,按在墨凉城肩头的手掌再加一股灵力,一直传达到了墨凉城的灵魂最深处,悄然包裹住了那一片黑色的羽毛,欲要为他除去这秽气威胁。

    两股力量彼此接触的瞬间,自然遭到了那黑色羽毛的剧烈抵抗。双方相持间,由于灵魂力量的沟通,虚无极也感应到了那片羽毛中蕴含的众多讯息。

    黑暗之羽,是由梦魇之神所酝酿出的一种,最残酷的诅咒。

    当叶朔和墨凉城联手破解了幻境之时,那弥留的心魔本体将所有的仇恨都注入了这一片羽毛中,在他灰飞烟灭的同时,也悄无声息的将这片羽毛送入了墨凉城身体中,和他的灵魂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这片羽毛,本身就是由心魔的身体所化,如今又附加上了他所有的恨意,可以说,这就是一粒仇恨的种子。

    那天之后,墨凉城不动气则已,但只要在他内心中,产生了对叶朔的任何一丁点负面情绪,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埋怨,都会让这颗种子开始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在这颗种子发芽之后,墨凉城再看待叶朔,就都等于被加上了一层有色眼镜,叶朔任何一点微小的瑕疵,在墨凉城眼中都会被无限放大,而这也会再度刺激黑暗之羽的生长。

    当这颗种子真正的长成了参天大树,开花结果之时,墨凉城对叶朔的仇恨就会达到顶点,那时几乎注定了,他会亲手杀死叶朔!

    黑暗之羽的负面情绪,只有在针对诅咒对象出现的时候才会有效。也就是说,只有当墨凉城对“叶朔”心怀不满的时候,黑暗之羽才会真正的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心魔本体的用意,就是要让这对曾经在他面前相依相伴过的“好朋友”,最终被诅咒所控,走上自相残杀的道路。之所以如此针对叶朔,是因为叶朔是毁了整个梦魇世界的罪魁祸首,同时也断绝了心魔本体千百年来的食粮。他就算是死,也会拉着这个仇人一起下地狱!

    一手布下了这个死局,心魔本体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过,如果墨凉城和叶朔的友情,能够踏踏实实的一直保持下去,那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这也许是他依旧没有脱离对人类的旧有观念,他相信,人类都是狭隘而自私的。两个人长期相处下去,怎么可能总也不产生摩擦?

    别看现在墨凉城是对叶朔的救命之恩感激涕零,但是时间一久,人性总是充斥着奸猾多疑,为利益,为妒忌,为自我,值得他们反目的事太多了。墨凉城心中,总有一天会对叶朔产生恶感。哪怕这种情绪只有一瞬间,也足够了,黑暗之羽可以让他们再也没有彼此谅解的机会!

    这个计划一定会成功的,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。而他心魔本体,或者说梦魇之神,等得起!

    事实也的确如他所料。墨凉城在此之前,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叶朔,甚至在虚无极和邢树珉齐声指控的时候,墨凉城心中对叶朔的信任也没有动摇。只是当他看到林嘉祥被魔气侵蚀的尸体时,确实被这一幕惨象刺激得心神大乱,在这一刻他模模糊糊的想到了叶朔,难道真的是叶朔造成了这一切?!

    对这具尸体的排斥,也连带着导致了他对叶朔的排斥。正是这短暂的猜疑和反感,立刻就被黑暗之羽趁虚而入,把握着这一闪即逝的负面情绪,真正的在他的灵魂中生根发芽了!

    虚无极在接收到这一通讯息之后,默默的收回了留在墨凉城体内的灵魂力量,表情似在深思。

    “如果它的成因是这样的话,这黑暗之羽似乎倒正可为我所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城儿为人太重感情,如果没有这种外力的推动,要让他狠下心杀死叶朔,还真的会有些困难。就怕他到最后关头还是狠不下心,那我在此之前,所做的一切准备!就全都付诸东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黑暗之羽,偏偏是在这个时候,在这种时机出现,难道这不正是天降的神助么——?”

    “虽然这东西的确不妥,但是它最多也只是一根矛……是将城儿变成杀敌的矛,死的会是叶朔。只要叶朔一死,我就算大耗功力,也一定为他消除黑暗之羽的影响就是。”

    短短片刻,虚无极已经做了通盘考量,也独自定下了这一桩计划。

    那么剩下的,就是要尽快激发城儿体内的黑暗之羽生长了。最好是在他和叶朔的战斗之前开花结果,到时就在擂台上杀死那个玄天派新秀,充分激发己方士气,再一鼓作气,进而拿下整个玄天派!

    “咳……唔……师父……”就在虚无极脑中充分描绘将来的霸业蓝图时,墨凉城忽然喘息着扶住了他一只手臂,在断断续续的呻吟中艰难的挤出话来:“有一件事,我之前对谁都没有说……在梦魇之域,我们和魔骨战斗的时候,我曾经亲眼见过……叶朔,他在吸收魔气。而且他的样子,看起来……很……享……受。

    那个楚天遥的供词,就算……千假万假,魔气之事……却是真。当时我以为……他只是体质特殊,为了避免给他带来麻烦,所以我才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城儿竟然亲眼见过叶朔吸收魔气?虚无极心中一喜,连忙顺着他的话道:“这就说明,狐狸尾巴终究是藏不住的!他这不是已经露出了很多的破绽么?

    总之,城儿你记住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魔族和人类是冤家,这是千百年来不变的事实!如果在擂台上跟他相遇的话,师父希望你可以当机立断,亲手杀了他!至于比赛规则,你不用担心,我绝不会让那些外加的规则束缚了你。”

    墨凉城这时不仅是灵魂中的疼痛,连脑袋也痛了起来。在他脑中,又不禁闪过了叶朔一幕幕善良开朗的记忆,他曾经在梦魇中伸出手,说着要帮助自己……他总是像个活宝,可以在不经意中带给身边的人快乐……但是现在那些景象似乎都在变得越来越模糊,与林嘉祥尸体的惨状兜兜转转,又交织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要亲手杀了他?可是……他曾经救过我啊……”墨凉城的情感和理智,如今只剩下了这一根摇摇欲坠的弦维系着。

    就算其他场景已经变得模糊,叶朔救过自己的片段还是不变的,自己对他的感激还是不变的。

    他对生命,虽然没有叶朔那样看重,但也没有罗帝星那样漠视,如果能不杀人,他一定不会杀人。现在不仅要他杀人,要杀的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?父亲和哥哥,可以原谅这样恩将仇报的自己吗……

    虚无极双手同时扶住了墨凉城肩头,在他情绪不稳时加紧灌输道:“魔对人类的恶意不会改变。他这暂时的施恩,也许就是为了从你身上谋夺更大的利益!……

    对了城儿,你还记不记得,你曾经跟师父说过,在你的幻境虚像中,曾经出现过一个陌生人。那时是你和你的父亲救了他,而他却反过来将你们全家灭门!虽说那只是幻境,但谁知道这假仁假义的叶朔,他与你结交,不是在酝酿着同样一桩阴谋的预兆呢?

    毕竟,你的父亲是商界泰斗,他的一举一动,甚至可以影响整个灵界大陆的经济。你的兄长又是绝世天才,来日成就无可估量!在那个魔物已经知道这一切的情况下,他完全有理由对你们家下手!这足以导致,我人类的半边天都会塌啊……”

    墨凉城双眼再次发直,虚无极的话准确的击中了他深藏的弱点。就算全族大义,还不能让他真正的感同身受,但是父亲和哥哥却是他在世界上最重要的人,是他不惜牺牲了自己也要保护的人啊!

    “真的吗……他……真的会像那个陌生人一样……”墨凉城半身都已经瘫软了下去。在虚无极实时的灵魂检测下,他也惊喜的看到,就在墨凉城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,黑暗之羽的根茎再次长高了!而且这一次的速度比之前还要快,很显然,墨凉城现在对叶朔的负面情绪,远比最初更为强烈了。

    “唔啊——好疼啊……”虚无极的喜悦之情,被墨凉城的一声痛苦哀嚎打断,“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我只要在脑子里一想叶朔的事,胸口就会好疼……好疼……我快要撑不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虚无极连忙安抚的搀住了墨凉城:“实在太痛苦的话就先别想了。只要你今后对叶朔,多保持一份戒心就好。说不定,很快就能发现更多从前没有留意到的破绽了——”

    要催动黑暗之羽成长,也不急在这一时。如果现在对城儿逼得太狠,有可能会伤到他的身体,此事还是慢慢来吧。回房以后,我还要再仔细研究一下那个叶朔的资料,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证据可以提供给城儿……

    墨凉城望着虚无极,良久,他沉默着点了点头。一向淡漠的双眼中,第一次出现了一种真切的仇恨。对叶朔的仇恨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