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42.第342章 星星之火
    邢树珉的谦恭腼腆,仅仅是体现在与旁人面对面的相处上,他会为任何一点善意的表达而受宠若惊。但是在私底下,在内心中,他却并没有表面的温良无害,在他心底同样埋藏着恶毒,将自己的敌人置于死地的恶毒!

    师父并不看好叶朔,但是他又担心亲手杀了叶朔,会损伤与凉城师弟的师徒之情。那么,师父的仇人,也就是我的仇人,我来做这个恶人,我替他杀!

    黑暗的球体,不住呈现出剧烈的颤抖,时而捅到东,时而捅到西,看着就是有人正在其中拼命挣扎。但是很快,这挣扎的幅度也渐渐小了。

    没有力气了么?邢树珉微微冷笑,你倒是败得比我想象的还快。

    不过这停止挣扎,也很有可能会是对方的惑敌之计,先骗我打开黑暗之界察看,然后他就可以趁机溜出来……

    邢树珉思维缜密,自问绝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。不管敌人还能搞出多少花样来,就先让他在里头多闷一会儿吧!

    但是,那黑暗球体接下来的变故,却是让邢树珉不得不引起重视了。透过灵魂感应,他能够体会到球体中似乎有某种可怕的力量正在苏醒,那股力量,绝对超出他目前接触过的任何人!

    并且,那股力量似乎是感觉到了他正在窥探,这副景象也唯独展现在了他一人面前。

    只见那静止良久的黑暗球体,此时忽然以一种更剧烈的幅度疯狂震颤起来,球体表面现出了道道裂纹,那是被利爪强行撕开的。一声声的咆哮接连响起,似乎这球体中关了千百只饥饿的野兽,此时正有一股统一的力量,一次次向他宣泄着众怒。

    这球体的震动越来越激烈了,他就快要压不住了,那就像……有什么最可怕的大怪物将要强行闯出来了!

    还不等邢树珉继续在球体上加固灵力,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忽然透过层层球面,直直的看进了他心里。

    邢树珉脑中陡然一片空白。什么最可怕的魔兽,什么上浮的灵压,都比不上这一双眼睛的威慑力……

    在那一刻邢树珉的思维完全停滞了,直到面前的黑暗球体破开,叶朔重获自由,嘶吼一声举掌击地,那尚未完全散去的暗影重新聚拢成形,将他也完全包裹之后的许久……邢树珉的眼珠才渐渐恢复了焦距。

    而他所看到的,就是眼前一片全黑的世界,黑得连空间都化为了虚无。

    邢树珉顾不得观察身前的局势,单是回忆中的那一眼已经让他心胆俱裂。

    刚才那双眼睛是……而且更重要的是,我在那双眼睛中竟然感应到了魔气!

    太可怕了,那股魔气的压迫实在是太强了……如果是人类,大概已经达到了涅槃境的水准。如果是魔兽……那一定也是最顶级的魔兽吧。

    难怪……可以幻化成人形!

    这个念头不知为何,第一次从心底冒了出来,让邢树珉顿时更觉背脊发凉。

    在当初的审讯视频中,阮石和楚天遥都曾经力证叶朔是魔物,不过那时在邢树珉看来,这只是两个为了陷害,什么话都说得出来的人。难道说……其实他们并没有说谎?他们才是正确的,而所有人其实都被叶朔欺骗了?!

    那双眼睛……只要它想,它的注视绝对是可以杀人的。而且,在场的其他人都不会看到……所以说,叶朔就是这样杀死了林嘉祥?但是,他为什么要杀林嘉祥?难道是因为林嘉祥无意间发现了他魔物的身份,他就……杀人灭口?!

    但是,为什么没有杀阮石和楚天遥?他们曾经在审讯室中,当众说出了叶朔是魔物的推测……一定是因为他们的证据还不够充分吧,无法取信大多数的人,而叶朔如果下手,反而代表他承认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隐藏身份潜伏在这里,但至少,他一定还有目的没有达成,所以他不能让自己过早的暴露!

    那现在……我也知道了他的秘密,他会不会也杀了我?不……绝对不能让他发现我已经知道了!在产生这个想法的瞬间,邢树珉下意识的左右张望,就像是担心这黑暗空间可以探测内心一般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我一定要设法提醒师父,提醒他,叶朔可能真的是魔,要保持高度警惕,但又不可以过分激怒他……

    这片空间……邢树珉直到现在才来得及查看四周。这片空间是“黑暗之界”?呵,我的招式,还真是有一招他学一招啊……不过也难怪学得那么快,那可是修为足以幻化人形的魔物啊!

    但是,同样是黑暗之界,却并没有吸收我的修为。为什么?是他觉得留着我也构不成威胁?还是小禁咒毕竟不是那么容易模仿?不过不管是什么,必须要设法出去了,不能长久的留在敌人的地盘上……

    邢树珉双手在身侧划开个半圆,再抬起时却是两手空空,这情景看得他苦笑一声,现在是身陷在敌人的黑暗之界中,自然没有可供他利用的空间之力了。

    那就只能调动自己本身的灵力了。邢树珉默默闭目运功,良久才在手中聚集起了两团灵力气浪,朝着面前的黑色障壁狠狠推出。

    黑色障壁略一震动,就将袭来的灵力完全吸收了。而那一面障壁依旧是平复如常,没有任何由攻击所产生的创痕。

    不会主动吸收我的灵力,但却会吸收我的攻击?邢树珉皱了皱眉。无论如何,攻击被吸收也就只有一种解释,那就是我的攻击还不够强。必须要强到足以突破这层空间,但是,对方是魔……

    邢树珉抬手按在面前的障壁上,在他的感应中,对面的厚度果然是无穷无尽。这也确实是黑暗之界的原理,表面看来仅仅是薄薄的一层,但是,它其实是无数层相同的空间叠加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全盘按照黑暗之界的模型,那么出口是……邢树珉举头上望,上方虽然同样是一片黑暗的虚无,但那却是整片空间中最薄弱的一点。

    先提升力量,然后从上面打出去!邢树珉环视四周,这的确是一个完全密封的空间,没有人会看到他在这里的行为。手指缓缓的滑进了衣袋,摸出一颗红色的丹药。

    虽然比赛中禁止服食丹药,但是只要没人看见,谁能证明他吃了?

    一口将丹药吞下后,邢树珉顿时感到肺腑中躁动起一股热量,这股力量在灼烧着他的五脏六腑……但是,这股力量也让他兴奋,让他仿佛变得力大无穷。

    借着由丹药所引起的冲劲,邢树珉迅速运转禁咒心法,一层层火红色的气浪从他头顶不断蹿升,光是扫荡开的能量涟漪就有着让人心惊胆寒的力量。

    上面……上面……当禁咒心法运转到顶点的那一刻,邢树珉一跃而起,一拳携着不亚于真正魔兽的刚猛和霸气,狠狠的击中了最上方的那一层薄膜。

    原本,在邢树珉的预计中,双方总得先相持一阵,两股力量才能决出高下。但眼下那层薄膜竟然弱得超乎想象,这未尽全力的第一击,已经“哗啦”一下将薄膜撕开了一层口子,两侧又看到了熟悉的阳光。

    邢树珉顾不得细想,直接顺着出口强势杀出,余势未尽的一拳缠绕着火红色的气浪,再一次狠狠的轰向了叶朔。

    然而,叶朔站在他的面前,竟是笑眯眯的不避不闪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这个魔到底在想什么?邢树珉瞬间的疑虑,更多的是对刚才那一双眼睛的恐惧,确实是在瞬间拖慢了他的攻击,而紧接着他就看到那个裁判插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啊,邢树珉选手,请不要再继续攻击了!比赛在刚刚已经结束了,胜利者是叶朔选手啊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邢树珉瞠目结舌,“这……怎么就单方面宣布结果了?我又没出局,也没输……”

    那裁判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肩,道:“因为刚才你陷入这个叫……啊,‘黑暗之界’的时间,已经超过了计数十次的时限。换句话说,就是你长时间脱离赛场,已经自动出局。邢树珉选手,结果就是这样了,请想开一点吧,下次再努力!”

    “自动出局……”邢树珉感觉整个人都被这四个大字砸懵了。黑暗之界……竟然还可以这样用?

    唔,是了,一定是这个魔……是他在我陷入黑暗之界以后,就立刻提醒裁判计数的……他一直就喜欢用一些奇怪的方式去胜过对手!这一次,连累我也输得莫名其妙……

    邢树珉有一肚子的话想辩驳,但这些话让他诉诸语言,他就无能为力了,最终也只能恶狠狠的向叶朔投去一眼。

    叶朔平淡无波的也看回一眼,邢树珉此时再近距离看到他的眼睛,仍然会想到那双可怕的血红色眼睛,下意识的转开了头。

    我不能让他发现我知道了,否则我的下场就会跟林嘉祥一样……

    邢树珉的失败,在观众群中引起了一片潮水般的热议。人们不会关心他输得如何“莫名其妙”,他们关心的只是他输掉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邢树珉输了!你们准备给钱吧!”

    “呸,邢树珉竟然这么不争气,我真是看错了你!”

    瘟神……瘟神又显灵了!潜夜派席位上的弟子一个个双眼发直,都是目带惊恐的看着唐宁欣留下的那张空位。

    幸好他们坚决的做出了跟瘟神相反的选择!虽然在看过第一轮的最后一组之后,邢树珉的表现让不少弟子产生了动摇,但最后他们还是在回想唐宁欣的大量“瘟神事迹”后,坚决的选择了“信瘟神”,而现在……瘟神拯救了他们!

    这一次,说不定真的有机会大赚一笔……!

    不过,就连那焚天派的精英弟子,曾经技惊全场的邢树珉,最后竟然也逃不过瘟神的诅咒……潜夜派弟子对唐宁欣的忌惮又加深了。照她这个样,如果让她祝福墨凉城一句,这第一天才会不会也把稳拿的冠军给丢了?

    邢树珉在整个定天山脉都没什么朋友,没有人会为他失败而真心惋惜,哀叹声一片的仅仅是在惋惜自己损失的灵石。

    相较于邢树珉的落寞,踩下他晋级的叶朔受到的待遇真可谓“冰火两重天”,所有人都在为他惊叹、折服,这一次的新人参赛者之中,真的诞生了一匹了不得的黑马!

    从刚刚打败赵青时,所有人的不屑一顾,再到打败沈雅婷后,众人的将信将疑,直到在这场加赛中又打败了邢树珉,自此再也没有人会怀疑叶朔的实力了。他确实是凭着真实的战绩走到了这一步,赢得了所有人的掌声和赞誉,他是最棒的新人黑马!

    也许只有赫连凤会不高兴了,因为在这场比赛之后,定天山脉之中也多出了许多叶朔的小迷妹,她的情敌数量急剧的增加了。

    在裁判对叶朔的又一番大捧特捧之后,第二轮的比赛终于也圆满落幕了。

    散场时,焚天派的弟子大都显得有些情绪低落。这也难怪,他们不仅是在灵石的赌注上输得一败涂地,连带着焚天派的名声也一并抹了黑。不过他们也懒得去讽刺邢树珉,反正他只会装死不吭声,骂也白骂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人主动寻衅,但是那一道道无声的白眼邢树珉感受到了,若在往常,他早已经一个人悄悄溜走了。但是今天不行,他还有重要的事要提醒师父!

    顶着巨大的压力,邢树珉主动跟上了虚无极和墨凉城。看得出来,他们虽然也感到奇怪,但并没有开口赶自己走,这也让邢树珉可以暂时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三人之间出现了一种诡异而尴尬的沉默。邢树珉知道也许是因为自己在场,所以师父他们有很多话都不方便说。明知如此,他却是并不能识趣离开!

    有好几次,邢树珉都忍不住要开口了,最后却还是一次次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种话不能当着凉城师弟的面说……他跟那个叶朔关系很好,我此时质疑,他必定代为辩解,师父太相信凉城师弟了,也就同样不会把我的话放在心上。只能等到凉城师弟回了选手宿舍,我再独自跟着师父了……

    邢树珉还在脑中组织着语言,却是虚无极当先开口了:“城儿,近来你和那个玄天派的叶朔走得很近?”

    墨凉城随意的点了点头,应道:“是啊,而且师父你忘了吗,当初他还救过我呢。如果没有他的话,我可能早就已经死在梦魇之域了。”

    虚无极听了意料之中的回答,情绪似乎也罕见的烦躁起来:“是,师父知道他救过你,所以就算明知他在竞技赛中罪证确凿,我仍然对他网开一面,就是在还他当初救你的恩!如今这恩也还了,也该划清界限了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缓和了语气又道:“本来你跟什么人交朋友,师父也不会过多干涉。只是这个叶朔,在之前的比赛中,我曾经感应到在他身上,有着魔气的存在!而且那股力量,非常邪恶而阴冷,我再回想当初那两个小子力证他是魔物幻化,这样一想,似乎有很多线索也就慢慢对上了。

    你想想看,他能够眼也不眨的杀了林嘉祥,然后继续若无其事的潜伏在你的身边,与你称兄道弟……如此居心险恶之人,你当真还能毫无芥蒂的继续跟他做朋友?”

    师父……邢树珉的双眼不断的瞪大。师父也知道魔气的事?那么,师父会相信我?不,现在的关键是附和师父,如果能帮忙说服凉城师弟,师父一定会高兴的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邢树珉不假思索的开口道:“没错,在跟他比赛的时候我也感应到了,他身上确实有魔气!特别是在我张开黑暗之界的时候,这件事我绝对是有发言权的!如果他是魔,也必然会是那种最邪恶,最可怕的魔。凉城师弟,你好好想一想吧,一个人冤枉他,两个人冤枉他,难道所有的人都合起来冤枉他吗?”

    虚无极和墨凉城都没料到邢树珉会一口气说这么多话,一时两人都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还是虚无极先反应过来,连忙趁势再加一把火:“是啊,师父说的话你不相信,树珉跟叶朔无冤无仇,他总不见得也冤枉那个小子吧?城儿倒是你,不要被恩情蒙蔽了双眼啊!”

    从他眼里闪过的喜色看来,是很满意邢树珉这一次声援的,而这一闪即逝的喜色,也让邢树珉的心都暖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许是师父难得的郑重,再加上连邢树珉也附和,墨凉城在他们的“一唱一和”下,竟是难得的有些动摇起来。沉默了半天,再抬起头时仍显迟疑:“没有,我也不是不相信师父……只是,我想亲自跟他交手过,由我自己的感应来判断。那个叶朔,我跟他打过交道,我觉得……他并不像是一个坏人啊?”

    邢树珉觉得自己火都快冒出来了。凉城师弟,你为什么要跟师父顶嘴?师父难道还会害你吗?你一个乱七八糟的朋友,难道还能比师父重要?

    然而,虚无极对现在的效果倒是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树珉是太过急于求成,忽略了细节。城儿是个重感情的孩子,要让他舍弃救命之恩哪里是那么容易的?但是现在,他没有再像竞技赛的时候一样,斩钉截铁的为叶朔辩解,反而是同样露出了迟疑之色,这至少就说明,我刚才的话他听进去了,他也有所怀疑,只是他不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不过,凉城也是个聪明的孩子,他只会去为自己的质疑寻找证据,绝不会像某些感情用事之人一般,逼着自己不相信。这从他对叶朔的称呼就可以看得出来,从“恩人兄弟”到直呼其名,难道还不是一个最大的飞跃?

    他需要证据,接下来我就给他证据。树珉太沉不住气,只会坏事,不能让他再跟来了。虚无极紧接着又开口道:“城儿,这样吧,师父带你去一个地方,在那里,你所有的疑问,一定都可以找到答案!”再转向邢树珉时已是冷冷淡淡:“树珉,你就先回去吧。虽然这次比赛输了,也不要胡思乱想,怠慢了修炼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