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33.第333章 信号
    随着裁判一声令下,沈雅婷已是率先出手,花瓣在半空中自动组合,拼成了一个“罪”字,对着叶朔当头砸下。

    叶朔都没抬头多看一眼,仅仅是通过灵力波动,感受到来自头顶上方的攻击,便随意掀起一股风元素托在头顶,挡住了“罪”字的下降后,再利用风势一搅,将整个字从正中撕裂成了两半,重新化作了分离的片片花瓣。

    刚刚解决了第一次攻击,两个大字又是紧随而至。分别是“判”“罚”,叶朔一拳一个,打得片片花瓣在身周崩解。

    沈雅婷眉头一拧,指锋划动间,花瓣又一次拼合成了一个个独立的字形,在半空中一字排开,共是“杀、人、凶、手、罪、该、万、死、杀、人、偿、命、重、刑、判、罚”十六个大字。沈雅婷抬臂一挥,十六个字排成一路,倒像是一队训练整齐的士兵,一齐向叶朔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叶朔如法炮制,沈雅婷的言外之意他也懒得管,反正就把那些字当成普通的兵器对待,过来了就打。

    只不过打来打去都是这种机械性的攻防,叶朔也实在打烦了,趁着下一次攻击的间歇,主动开口道:“沈雅婷,我没读过什么书,你能不能别再写字了?反正你就算再写上一百个字,执法队也不可能凭这个就定了我的罪啊。”

    台下一片哄笑声中,沈雅婷气青了脸,抬手将花瓣召回,在身前铺开了数条琴弦,这远比她先前对付姜碧莹时要郑重不少。狠狠的瞪视着叶朔,沈雅婷玉指在琴弦上接连拨动,一道道的灵力音波在空气中成形,先后从叶朔的脑部贯穿。

    叶朔的灵魂力量远超常人,沈雅婷这种程度的攻击,他确实是连一点感觉都没有。而他若无其事的样子落在沈雅婷眼中,也是让她愤怒得一阵发狂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通过琴弦激发出的灵魂攻击,可是远比常规形式的杀伤力要大得多啊!但是灵魂创伤,是根本性的创伤,他这个样子也不是装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如果说在此之前,沈雅婷还没把叶朔放在心上,对自己赢下这场比赛也有着十足的把握,所想的就仅仅只是如何完虐对手。但是现在,她的心开始慌了起来。全力攻击了这么久,她竟然连压制对方都还没能做到啊!

    心中一发狠,沈雅婷将全部的灵力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,花瓣的数量也是空前剧增。层层叠叠的填补着琴弦,到最后竟是直接组合成了一架完整的古琴!这样一来,也是将音波攻击的优势发挥到了最大化,誓要拿下叶朔!

    手抚琴弦,沈雅婷这一回弹奏出的是一首有声的琴曲。前期音律悠扬,令闻者也会受乐音所染,进入陶醉散漫之境。中途一转而成肃杀之调,仿佛置身处就是真正的战场,千军万马环伺左右,刀锋雪亮,枪尖染血,铮然杀机呼之欲出!

    在琴曲奏响时,沈雅婷也是不间断的催动着音波攻击。琴曲中杀机越盛,灵力音波也就越凌厉,无孔不入的针对叶朔的灵魂发起侵袭。幸好攻击方位是全部被她凝聚到了一点,否则这全力催发的灵魂音波,场中估计是要出现不少的无辜受害者了。

    沈雅婷固然已经手段尽施,无奈叶朔既不通音律,也不惧灵魂攻击,只有在他面前紊乱的空间轨迹,才能让他看出沈雅婷是正在全力攻击。

    一首曲子才弹奏到了一半,由于时刻保持着最大限度的灵力输出,沈雅婷很快就坚持不下去了。而叶朔此时依旧淡定的表情,简直就像抽在她脸上狠狠的一巴掌!

    “雷。”叶朔面无表情的召唤出了雷元素。让她一个人表演了这么久,也算是给足她面子了,现在也该轮到自己攻击了。

    从天而降的雷霆劈得沈雅婷一个踉跄,全身流窜过道道电流,有少量的头发都被炸得直立起来。顺着传导的电流,面前的古琴也被劈回原形,化成了片片焦黑干枯的花瓣,在地面上铺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火。”趁着沈雅婷为雷击分心,叶朔再次召唤出了火元素,狂暴的火龙直接将沈雅婷撞飞。等她艰难的从地面撑起时,原本柔顺的长发已经被烧焦了一截,脸上也沾满了不少的污垢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指点声中,沈雅婷掌锋缭绕起一层灵力气浪,狠狠削断了那一截僵硬的碎发。和她连续碰壁的攻击相比,也许她的眼神反倒才是更有杀伤力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攻击我都能挡住,而我的攻击你无可奈何。”叶朔缓慢的走到了沈雅婷面前,“这场比赛的胜负,应该已经很明显了吧。如果你现在愿意当众向姜碧莹师姐道歉,请求她的谅解的话,我可以不让你输得太难看。”

    沈雅婷此时还坐倒在地上,仇恨的目光渐渐从叶朔身上移开,盯住了擂台上自己用来支撑身体的双手,良久冷笑一声,眼里也掠过了一种极致的嘲讽:“真恶心啊。时时刻刻都不忘装好人。杀人凶手都是这么虚伪么?你就算是再装,也抵消不了你的罪!让我向你们道歉,做梦!”说到最后一句,她凌厉的视线重新逼向了叶朔。

    “我的攻击,你都能挡住?那就来试试看吧,看这一招,你挡得住么?”沈雅婷缓缓的站直了身子,衣裙上的灰尘也没去拍一下,双手便开始了迅速的结印。

    当叶朔看到那一圈闪耀的剑形轮盘,以及正在从当中被不断推送出的相同轮盘,他就知道沈雅婷想用的是哪一招了。这也让他暗中感叹,对方还真是黔驴技穷啊。

    “剑影万花筒!”

    剑影万花筒的攻击,永远是先以当中的剑形虚影伤人。对方一旦先中了这第一招,体内出现创伤,其后的大量长剑轮盘才会紧随而至。对这一招,叶朔没想过什么复杂的破解措施,他的方式仅仅是最简单,也是最直白的一种——

    “灵晶盾!”

    当这一面方形盾牌支起时,激贯出的剑形虚影以闪电般的速度反折了回来,狠狠的自沈雅婷胸前贯穿!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沈雅婷狼狈的喷出了一口鲜血,这还是她第一次尝到自己攻击的滋味,感觉体内已经成了一团糟,五脏六腑整个都给震翻了。手指揪紧了胸前衣衫,痛苦的弯下腰剧烈喘息。

    叶朔漠然的看着她。如果是对其他人,他不会出手这么重。一旦出现误伤,他也会于心有愧。但是现在看着满脸痛苦的沈雅婷,他发现自己此时的内心竟是意外的冷漠。

    对她,他已经不想管什么她会不会痛苦了。他的最低限度已经放到了“不要把她打死就行”。毕竟,她在第一轮比赛中伤害姜碧莹的时候,一点都没有顾及到对方会不会痛苦,那么现在让她也来尝尝同样的感受,岂不是很公平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卑鄙的……杀人凶手……”沈雅婷脸色惨白,额头汗水滚滚而落,对叶朔的仇恨,已经让她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疯狂状态,用尽全身的力气,再度将花瓣凝聚成一把长剑,对着叶朔狠狠的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萝卜秘法·绊马腿!”叶朔不知怎的,完全是抱着恶作剧的心态取出了青头白萝卜。由于沈雅婷前冲之势实在太猛,脚底陡然受阻,还不用叶朔如何发力,她整个人就已经失去重心,惊骇欲绝的朝着场外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沈雅婷四肢着地的摔倒在了擂台下。恶狠狠的吐出嘴里的土,听到观众席上一阵阵的“大美女竟然摔了个狗吃屎”的哄笑声,沈雅婷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。

    有生以来,她从未受到过如此深刻的羞辱,从没有!虽然在这场比赛中,她远比之前的姜碧莹受伤轻得多,但是在精神上,她俨然已经受到了毁灭般的打击。

    擂台上,那之前还被她造出来撑场面的绞刑架,此时失去了灵力加持,已经在秋风中阵阵消散。飘零的花瓣,同样成了对她的再一次无情嘲讽。

    叶朔站在擂台边缘,继续保持着冷眼旁观。他发现自己确实越来越坏了,比起**上的打击,他更喜欢的反而是摧残敌人的精神。

    毕竟,身体上的伤可以养好,但是在心理,在战斗意志中所留下的创伤,影响很可能就是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同样的原因,上次在天澜秘境,他没有立刻为赫连凤报那一耳光之仇,反而是把这件事留到了擂台上进行。

    像沈雅婷之前狂虐姜碧莹的那一套,叶朔学不来,他也从来都不想学。不过看着沈雅婷现在的样子,他觉得自己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。这份痛苦,绝对比她加诸在姜碧莹身上的深重百倍!

    “沈雅婷选手出局!本场比赛,胜利者是玄天派叶朔!”裁判在宣布结果时,握着话筒的手掌仍然有着轻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显然他也没有想到,那个曾在第一轮中一招放倒对手的叶朔,现在竟然又以这样的方式胜过了沈雅婷!作为一个新晋弟子,在所有的参赛选手中,第一个,高调的晋入了第三轮……

    台下围绕着这场比赛,此时也出现了不少的议论声。叶朔的第一轮比赛,除了少数认识他的朋友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靠运气才赢下来的。但是现在,他这样干脆利落的击败了沈雅婷,也同时是在向他们证明,他能够站在这里,不仅仅是运气,同样是有着真正实力的!

    “说不定……他真的有机会拿到第三!”

    “别高兴得太早了啊,现在其实还没确定谁能晋级呢。别忘了还有那个焚天派的邢树珉,如果被他选中,这小子也就没戏唱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要是在楚天遥和叶朔当中选,是我我也选叶朔啊!”

    “嘿,就你那实力,选谁你都赢不了!”

    裁判等到场中议论渐渐平息后,才清了清嗓子宣布道:“接下来,由于在第二组当中,罗帝星选手弃权,直接晋级第三轮,那么我们上午的比赛到此就已经结束了。各位选手自行安排计划,下午的集合时间还是和昨天一样。到时候,我们再进行后面三组的比赛。”

    当一众弟子纷纷退场时,叶朔掏出传音玉简,只见其中又是密密麻麻的塞满了几百条传讯。

    “地下好冷啊——我的伤口好疼啊——你怎么还不下来陪我呢?我家的宝物你用着还安心吗?不怕我天天托梦去找你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气愤!杀人凶手,老子知道你是定天山玄天派的叶朔,你就在那边老实等着,洗净脖子备好宝物,等着到下面去给那位小兄弟赔罪吧!”

    “又来了啊……还真是没完没了……”叶朔摇头苦笑着,照他们这么骂下去,也会影响自己的正常通讯啊!就没什么办法能屏蔽掉这些陌生的灵魂烙印吗?一边正准备再次批量删除,手中的传音玉简忽然被人一把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回事?怎么有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传讯啊?都在骂你是凶手,还什么宝物?”祈岚迅速的浏览着玉简中的讯息,他都已经挑了几条飞快的骂回去了。

    叶朔干笑一声:“碎星派那些人搞的吧。就从今天早上突然开始的,这都骂大半天了……算了,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就好。”

    祈岚火了:“什么叫不一般见识啊?人家这都骂到头上来了,难道就老老实实的忍着啊?还当我们好欺负呢!不行,我这就去找他们理论!”说着已经气势汹汹的杀去了碎星派一路。叶朔和顾问怕他闹出事来,也只得加快脚步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祈岚很快就追上了走在最前方的张家栋等人,一把将玉简推到了他们面前:“你们什么意思啊?这也欺人太甚了吧?执法队早就已经证实了我师兄的清白,你们觉得自己比执法队还有本事,可以代替他们制裁凶手了是吧?谁拿你们宝物了啊?有什么话现在光明正大说清楚,别在背地里搞这些花样,吵得人心烦!”

    碎星派大多数人此时都是一头雾水,阮石出于好奇,主动握住了传音玉简,淡淡道:“给我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祈岚一只手还抓着玉简没松。要说碎星派能想出这种馊主意的,他觉得多半就是阮石!这个主谋现在竟然还在这里假惺惺的装无辜!但现在自己是找他们理论,真不给人家看也不是回事,只能在阮石挑衅的注视下,不甘不愿的放松了手指的力道。

    阮石得意的将玉简抽了过去,迅速浏览过几条讯息,就抬起头道:“这不是我们发的。不过倒也说明了,叶朔这个杀人犯,他还真是前、科、累、累啊?”说到最后,再次扬起了祈岚最讨厌的挑衅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们还能有谁啊!”在碎星派弟子将玉简四面传阅时,祈岚破口大骂,“不就是你们一直口口声声称我师兄是杀人凶手的吗?怎么了,你们骂人的时候不是很能耐吗,还能编出几百条不重样的骂人话,现在敢做还不敢承认了?”

    “这确实不是我们发的。”沈雅婷已经提前离开了,队伍中唯一身为精英弟子的张家栋此时作为代表发言,“坦白说,这种逞逞口舌之快的低级事,我们还真不屑做。而且使用传音玉简需要有联络方式,我们又何来叶朔的灵魂烙印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祈岚被他问得竟是一阵语塞,再开口连音量都小了几分:“谁知道你们另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等你想通这个问题的时候再说吧。”张家栋毫不留情的打断了祈岚,“或者你也可以去向执法队申请,调查我们所有人的灵魂烙印。到时候我们自然会配合的。现在请你让开,我们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贼喊捉贼也编得像一点啊。”阮石也怪声怪调的帮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!你想说这是我们自己伪造了传讯,然后拿来冤枉你们的吗?”祈岚真是给气炸了肺。

    “那既然不是你们做的,也不是我们发的,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吧。”

    张家栋说完这一句,便不再理会祈岚,径自走出几步后,又回过头道:“不过在我看来,你们有时间来调查我们,倒不如仔细回想一下,叶朔是不是真的曾经在什么地方做过了杀人夺宝的恶事。毕竟照这传讯中的说法,人家可是很快就要来找麻烦了啊。”

    碎星派的弟子三三两两的离开时,阮石故意狠狠的撞了祈岚一下。看到他由于不及防备,被撞得险些摔倒的样子,再度得意一笑。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好疼啊……这个混蛋……”祈岚揉着发疼的肩膀,想到碎星派等人的猖狂态度,气得还想追上去继续理论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祈岚,你再问他们也不会承认的。”叶朔拉住了祈岚,“我们清者自清就好。”他也听顾问说过了祈岚被执法队注意到的事,在这种时候把事情闹大反而对他不利。而且,碎星派刚才那清一色的茫然眼神也不是装得出来的,难道,真的不是他们?

    叶朔现在还不知道,他所接到的这些“莫名其妙的传讯”,将会成为揭开他另一场大麻烦的信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