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32.第332章 陌生的传讯
    次日一早,祈岚和顾问刚刚赶到赛场,就被一名执法队员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等等,这位师弟,你不是定天山脉的人吧?”

    祈岚吓了一跳,但想这定天山脉弟子众多,执法队又哪能一个个都认识?再说自己又没犯过什么事,想到这里底气也足了几分,昂起头道:“谁说的?我是定天山脉的人啊,就是定天山脉的!我师父是百草堂的御尘道长,不相信的话,你可以去向她求证啊!”一边说着,一边更是卖力的将下巴抬得更高。倒像是脖子伸得越长,他就越有道理一般。

    那执法队员也不多话,直接掏出了一块玉简:“这样,我们也不想冤枉你。定天山脉所有弟子的信息,在这块玉简中都留有记载。你现在对着玉简注入一下灵力,如果你确实曾经作为正式弟子登记过的话,应该就可以唤起与你灵力相合的那一枚灵魂烙印。是真是假,一试便知。”

    祈岚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,他没想到定天山脉竟然还有这种高级的验证方式。而他又的确不曾在其中留下过灵魂烙印,现在就算是去注入灵力也不会有反应,不过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左思右想,祈岚也只得实话实说:“那个……这位大哥,我承认我的确还不是定天山脉的弟子,但是,我确实是打算要拜入玄天派的!我是炼药师,还拿过定天城上一届炼药师大赛的冠军,我可以给你看我的奖牌,我说要加入百草堂,真的没有骗你……”说着又要去掏他那一块奖牌。

    然而那执法队员根本没搭理他后头说的那一长串,只是冷冷一摆手:“你以后怎么样,那是以后的事。既然现在你还不是定天山脉的人,那这种规模的活动,你就不要参加了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语气太硬,又主动解释了一句:“如果你喜欢待在玄天派,只要玄天掌门不介意,那我们也不管你。但现在这是聚集了七门弟子的大型比赛,万一……当然,我不是怀疑你,只是打个比方——万一有敌对势力的人混进来窃取情报,这样就会在其他门派成员不知情的情况下,使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失。

    我们身为执法队员,自然就有责任保护所有弟子的安全。如果你对比赛真的有兴趣的话,等以后你成为正式弟子了,再来看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祈岚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定天山脉也太看得起自己了,当谁还稀罕来窃取你们的情报啊?表面上仍是只能不断放射出可怜的目光,哀求道:“拜托了,大哥你就通融一下吧!我只是想来看我师兄的比赛而已,这是他第一次参加七大门派比试会,第一次没了就再也没有了啊!这位大哥你长得这么帅,人肯定也特别好,一定不会忍心拒绝我的吧?”

    顾问也在旁帮腔道:“是啊,这位师兄,我的朋友真的没有什么坏心,他就是想来看个比赛。要是你还不放心的话,哪怕一直在边上盯着我们都行啊!”

    那执法队员犹豫再三,似乎还真有些被祈岚说动了。就在两人以为他快要答应的时候,那执法队员忽然话锋一转:“这事我也做不了主。除非先经过虚无极掌门批准。那要不你们在这里等着,我先去给他老人家禀报一声?”

    祈岚三步并作两步,死死拉住了那名执法队员的胳膊,费力的将他拖了回来:“别别别,这点小事哪用得着劳烦虚无极掌门呢?……”狠了狠心,飞快的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卡片塞了过去:“其实我是定天城祈家的少爷。祈家你知道吧?定天城有一大半的商行,我们家都是有股份的!你拿着这张魔晶卡,以后不管到哪一家消费,都可以打六折!大哥,通融一下?”

    就算是执法队,爱财之人也还是有不少的。上一次在鉴定室外,毕竟是上头严格禁止,再加上鉴定正在进行,给再多钱都担不起责任。但这一次祈岚故技重施,那名执法队员则是心思活动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对一名外来弟子睁一眼闭一眼的话,应该也不会闹出太大的麻烦。而且他刚才已经用灵魂力量探测过,那的确是祈家的特制魔晶卡。如果今后在定天城消费都可以打六折的话,可以省下多大一笔钱啊!

    不动声色的收下了魔晶卡,那执法队员干咳两声,道:“行吧,看你的样子也确实不像坏人,那这次就算了。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啊。还有,到时候看比赛就看,尽量低调一点,千万不要惹出事来!否则,你我都麻烦,知道没有?”

    在祈岚再三保证之后,那名执法队员才揣着魔晶卡,哼着小调满意的离开。

    顾问一阵摇头叹息,和祈岚继续往赛场中走。途中忍不住劝道:“祈岚,以后别这么动不动就贿赂了。那些人能收你的钱,也就能收其他人的钱,说不定一转身就会出卖你,反而容易惹祸上身啊!”

    祈岚烦躁的一摆手:“我知道!我也不想送钱给别人啊!但是灵石比我的嘴管用,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把这张魔晶卡送给外人,回家以后多半又会挨父亲的骂。但今天他出来的急,身上没带灵石,现在冷静下来,也确实感到了一阵肉疼。

    顾问对灵界大陆上的人情冷暖,其实早就有过更深刻的认识,此时也只能承认祈岚说的不错。

    等两人在观众席上坐定后,顾问环视着还有些空荡荡的赛场,压低声音道:“这次的事情有鬼。你又没做过什么引人注意的事,执法队也不会吃饱了撑着来调查你,肯定是有人私下向他们揭发了你的身份。你觉得,这会是谁要整你?”

    一说到这个,祈岚顿时就更来气,一拳狠狠击在掌心中:“还能有谁?肯定是阮石那个混蛋啊!知道我身份的总共也没几个,而且在背地里搞这些小动作……肯定就是他!

    气死人了,昨天我刚刚才说过,要揭发他在赛场上作弊,估计他当时就不知道躲在哪里听到了,就决定先下手为强!这兔崽子动作真够快的啊!

    气死我,气死我……真想狠狠打他一顿,到时候我就把他按倒在地上,然后我左勾拳,我右勾拳……”一边说着,双拳配合着在身前挥舞,连前排的椅子都打歪了几把。

    顾问只能认命的替祈岚善后,默默的重新把椅子扶正。等到祈岚发泄得够了,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头道:“对了,顾问师兄,你能先借我几块灵石吗?我想去那边买瓶水……”

    阮石在选手宿舍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,刚来到赛场上,看到的就是顾问孤零零一个人坐在观众席上的样子。顿时掀起了一脸得意的笑容,刚想过去嘲讽几句,就看到祈岚拿着两瓶水跑了回来。他的笑容也立刻僵了。

    “一个叶朔你们制裁不了,一个祈岚你们也赶不走,你们这群人到底都是干什么吃的!”阮石在心底恶狠狠的诅咒了一句,就要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啊!阮石,你个混蛋!”祈岚刚刚把一瓶水递给顾问,一抬眼刚好看到阮石,气得连另一瓶水也扔了,扑上前就揪起阮石的衣领:“是你做的吧?是你去向执法队举报我的吧?你这样有意思吗?你这个孬种!上次定天城拍卖场的事,我都还没好好找你算过账……”

    阮石冷漠的扣住祈岚的手腕,扯离了自己的衣领,淡淡道:“对,是我说的。我说错了么?难道你真是定天山脉的人么?你一个外人这么鬼鬼祟祟的混进来,谁知道你想干什么,我自然要为所有人的安全着想。”

    祈岚气得跳脚大骂:“我再危险也赶不上你危险啊!就是你杀了林嘉祥,陷害我师兄的吧?还有昨天,你明明就是对那个孙二花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,虽然她不承认,可是我看得清清楚楚!你就是怕我把你干的丑事捅出来,才这么急着想赶我走的吧?”

    阮石一声冷笑:“当事人都知道我没做手脚,有你什么事?祈岚少爷,你是不是上次在定天城拍卖场泻药吃多了,到现在脑子还没清醒啊?你上次帮了我那么一个大忙,倒是我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感谢你。你这么急着找我麻烦,怎么了,是让我把泻药的钱还给你么?”

    阮石说话一向不饶人,这处处踩人痛点的一番话,踩得祈岚都快要崩溃了,最终只能大喊着:“你等着!今天我一定会找到你在赛场中作弊的证据!我会向所有人揭发你的!你就等着被取消资格吧!”

    阮石背对着他走出了一段路,才回过头斜睨着祈岚,不怀好意的微笑道:“如果你做得到的话,随时欢迎啊。不过比起盯我,我劝你还是去盯着叶朔吧,他可是杀人犯啊。”看到祈岚在背后气得“张牙舞爪”的样子,这才加快脚步甩开了两人。

    由阮石所掀起的这场冲突,直到各大门派的弟子陆陆续续都来齐了,叶朔和顾问又好声好气的劝了祈岚半天,外加他在赌气的过程中足足灌下了两瓶水,肚子都被撑得胀了起来,才总算有了缓解的趋势。

    等待开场的过程中,叶朔感到自己口袋中的传音玉简震了一下,掏出来一看,这一下顿时让他吃惊不小。玉简中不知何时,竟然已经塞满了几百条未接通话和传讯,就算是他认识的人全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啊!

    虽说有些店铺在新开张的时候,会把广告讯息随机群发到附近人员的传音玉简中,但也不可能一口气出现这么多!而且大略一扫,来源可说是五花八门,并且全都是陌生的灵魂烙印!

    叶朔注入灵力,随意查看了一条。

    “杀人凶手,你怎么还有脸活着?宝物呢?那么多宝物都给你藏哪里去了?识相点把宝物交出来,大爷留你一具全尸!”

    也有开始还“好言相劝”的。

    “兄弟,事不可做绝。这人你都已经杀了,我们不是县衙,也懒得来制裁你。但是这宝物你不能独吞啊!这样吧,只要你分我一半,我就不再掺和这件事了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还是同样的灵魂烙印,可能是看他这么久都没回复,也给逼出了火气,下一条也开始骂街。

    “草!老子好声好气跟你说,给你脸不要是吧?你这胃口比蛤蟆还大,你等着,我们不会轻易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杀人凶手,你不得好死!图财害命,还有脸装好人,把宝物还回来!”

    一连翻了十来条,全是这样不着边际的谩骂。而且骂人的重题,往往都是围绕着“杀人凶手”和“宝物”。但这其中似乎仍是以“宝物”为主,甚至有的人没提凶手,开口就问他要宝物。

    “大概又是碎星派的人搞的花样吧……”这些天骂他“杀人凶手”最多的也就是碎星派了,叶朔也没放在心上。“竟然找了这么多人一起骂我,还真是够拼的。不过他们说的‘宝物’又是怎么回事?我又没拿林嘉祥的宝物?”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也不得其解,索性直接将这些传讯删除,“算了,估计也是他们变着法儿搞出来的花样吧。管不了他们那么多,现在比赛才是最重要的。今天的第一场,可就是我的比赛了啊!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裁判已经重新站到了台上。

    “各位,大家久等了。今天我们就开始第二轮的比赛,首先是第一组,玄天派叶朔对碎星派沈雅婷!”

    当叶朔和沈雅婷分别站到赛场上时,台下已经掀起了截然不同的两股声浪。

    “师姐加油,打死他!……既然赛场上不能杀人,那就打残他!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杀人凶手!”——这是碎星派一批群情激愤的弟子。

    他们平时跟林嘉祥的关系确实算不上多好,但是现在杀人的是别派弟子,而且在他杀了人之后竟然被无罪释放,这是对他们整个碎星派的挑衅!

    叶朔,不管你是不是凶手,加油啊!林嘉祥你都有本事杀,沈雅婷你应该也能解决吧?我等着你再赢下这一轮,拿下第三啊!——这是一群在叶朔身上押了灵石的弟子。

    台上的两人彼此对峙,目光依然冷定,丝毫没有因观众的反应而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当裁判正要宣布比赛开始之前,沈雅婷忽然侧过头:“裁判,可以先给我一点时间么?”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,双手在身前接连舞动,片片花瓣在赛场边缘自动交叠,很快竟是组合成了一座狰狞的绞刑架。

    “叶朔,你就是凶手,我一定会把你送上刑台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