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31.第331章 使诈?
    赛场上,烈火流云由于被封入空间的愤怒,此时双翼正在大幅度的摆动着,口中凝聚出一团巨大的火球,一路撕裂长空,拖曳出一条如同彗星般的弧光尾巴。

    邢树珉双手在身前平推,再次铺开一片黑色空间,这一次的战术却是一改前时,自空间中喷涌出两股利箭般的水浪,瞬间将火球完全冲垮,未尽的水柱也激得烈火流云在半空中剧烈一颤,沾了水的翅膀明显沉重不少,再三扑打才免于下坠之势。

    惯用空间秘法的邢树珉,这一次竟然真的用出了水系灵技,也不知是他的临时变通,还是听了墨凉城的话有所启发。

    但相比这一点,更令人关注的却是:“那两道水浪是哪里来的?怎么会从空间里跑出来?”“难道这随身空间还自带灵技发射?”

    天绝道长眼光精准,带着几分赞叹之色的注视着擂台,一面向身旁几名看傻了眼的小辈解释道:“因为空间之力无所不包,五灵元素,原本也就是存在于空间之中的。所以他可以将刚刚吸收的火元素,在空间中自如的转化成水元素,再重新进行攻击。

    这空间秘法,也难怪被称为最高等的秘法啊!不过能将空间之力运用到这种程度,在小辈中实在是非常难得了——”

    祈岚敲了敲脑门,重新缩回座位:“怪不得我觉得那两道水浪眼熟,原来就是烈火流云之前的攻击啊!可是,这个技能也太耍赖了吧?你的攻击,他可以吸收,然后再转化成跟你的属性相克的灵技来压制你,这样的敌人还怎么打?”

    经过对第二轮胜利者的设想,他也觉得邢树珉最有可能选的就是叶朔,如今已经为师兄下一轮的比赛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在天绝道长也是沉吟不语时,了尘道长忽然笑了起来:“有道是一物降一物,他这个能力对其他人或许棘手,不过对朔儿来说,说不定正是刚好克制他——”

    擂台上,趁着烈火流云受到水浪的影响,邢树珉手掌倾侧,一道空间锁链席卷而出,牢牢的锁在了烈火流云颈中,另一手在身旁划开一道空间裂缝,随着裂缝渐渐扩大,最后竟是形成了一把漆黑的镰刀,内部还翻涌着奔腾的空间乱流。邢树珉一手持镰刀,身形纵起,刀锋蓄势已足,便要朝着烈火流云一刀割下。

    秋若蕊在原地看得心惊肉跳。空间裂缝的威力,是师门长辈很早就警告过的,若是实力较弱之人陷入其中,身形直接就会被狂暴的空间乱流撕裂。

    当时常夜白为了让这些弟子记得更清楚些,还曾专门破开空间,往里面丢了一块石头。当时所有弟子都看得清楚,不过只是一瞬间,那块石头就已经崩解成了无数碎小的微粒。石头尚且如此,何况是**凡胎?当日的那一幕,也确实令秋若蕊每回想起都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,有人竟然可以用空间裂缝来当兵器。但更让她焦急的是,如果这看着就很恐怖的一招,当真劈到了她心爱的流云身上,那么流云会变成什么样?毕竟比赛的规矩仅仅是不能杀死参赛选手,并没说不能杀死召唤兽啊!

    “流云!不——不要伤害流云!”惊骇欲绝的秋若蕊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,凭着与契约兽的灵魂连接,稍一动念间,已经传送到了烈火流云身旁,同时第一时间下达了撤回指令。

    长鸣声中,烈火流云的身形在原地消失,但这样一来,直面空间镰刀的就换成了秋若蕊。

    “!”邢树珉此时也是一惊,他没料到秋若蕊为救契约灵兽,竟会如此奋不顾身。镰刀已经挥出,再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,他只能极力去操控空间,尽量压制其中的乱流。

    但这一刀原本是为了对付灵兽,威力已经被催动到了最大化,此时尽管邢树珉勉力压制,仍然是在秋若蕊胸前割出了一道深长伤口,洒开一道弧形血痕。

    而秋若蕊的身子也在半空中脱力的坠了下去,邢树珉一手捞了个空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秋若蕊重重栽倒在擂台上,由于是右肘先着地,半条胳膊已经被强劲的冲力扭脱了臼。痛苦的来回翻滚着,齿缝间不断倒吸冷气。

    邢树珉在秋若蕊对面降下身形。他的性格在人际交往中是很有几分自卑的,非常害怕别人会讨厌自己,因此战斗时一向注意分寸,这还是第一次由于自己的失误,将对手伤得这么重。虽然很想关心几句,卡了半天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好在秋若蕊最后是自己坐了起来,左手轻轻托着右手肘,仔细感应着错位的关节,良久才省起敌人还在眼前,尴尬的抬起头挤出一个笑容,道:“抱歉,可以先等我接上骨头,咱们再继续打么?”

    邢树珉一怔,但听秋若蕊的语气并无责怪之意,这倒是令他大松了一口气。然而还没等他做出反应,台下焚天派的弟子已经七嘴八舌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先认输再接骨不就完了么?”

    “你本来就已经输了!”

    邢树珉听得一阵窘迫,本想好言安慰秋若蕊几句,话一出口,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催促型的:“你快接吧。”

    秋若蕊咬了咬唇,台下是一片喝倒彩声,身前又是两道灼热的视线,让她总觉得对方不知何时就会展开攻击。明知自己的要求无理,还是壮着胆子道:“那个……可以请你先转过去么?你这么盯着我看,我特别不自然,都没办法集中精神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句出口,台下登时嘘声更响。比赛中要求对手背对自己,这和要求“我想偷袭你一下,你不要还手”有什么区别?她摔断了胳膊,难道连脑袋都摔傻了吗?

    但邢树珉对秋若蕊于心有愧,难得她肯原谅自己,这时自然是一切以她为准,依言转过了身,甚至主动走出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那邢树珉……看起来他倒是一个好人啊!”叶朔也看得出,之前分明就是秋若蕊自己往刀上撞,出现误伤也怪不得邢树珉。就算他要乘势将对手击出场外,估计都不会有人说他的不是。但现在他却是主动的在补偿对手,单此一点,也能看出他确实跟阮石沈雅婷那些小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嘿,焚天派哪有好人啊!”祈岚才来玄天派几个月,听多了师门长辈日间的闲谈,心里也早已给焚天派贴上了一个“土匪窝”的标签。

    “师兄你等着看,说不定那个邢树珉就是假意示好,然后在秋若蕊放松了警惕,全神接骨的时候,忽然转过身,对她‘来这么一掌’……!啊,真是太歹毒了!”说到最后,祈岚愤怒的挥舞着拳头,倒像邢树珉已经在他眼前偷袭了秋若蕊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嘛都说邢树珉啊!”一心跟情敌唱反调的赫连凤插了进来,“要我说那个秋若蕊才不怀好意呢!一开始装得楚楚可怜的让人家转身,说不定就是她准备在人家身后‘来这么一掌’……!”

    当众人一时都屏住呼吸,等着看这场“偷袭与反偷袭”时,秋若蕊却已经咔咔两下接好了骨头,略微活动了一下肘关节,就站起身道:“邢师兄,我准备好了,咱们可以继续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这样的结局,实在是太不符合众人的期待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邢树珉竟然真的没偷袭!这怎么可能呢!”祈岚百思不得其解,皱眉苦想了半天,忽然眼前一亮:“啊,你们说,他会不会是喜欢秋若蕊啊?师兄,你可得加把劲了啊,不然嫂子会被抢走的!”

    背后的赫连凤狠狠呼了他一巴掌:“说什么呢!我才是你嫂子!”

    潜夜派席位上。

    “唉,若蕊师妹真是太可惜了。如果刚才她能把握机会,就‘使诈’那么一下的话,说不定是有机会反败为胜的啊!”阮石故意长吁短叹。表面看来是在和唐宁欣说话,但他此时的坐姿是两肘交叠在膝盖上,上身大幅度前倾,几乎就是贴在常夜白耳边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常夜白狠狠一拍靠手:“可不就是吗!”她本身比较崇尚的就是“为达目的不择手段”,秋若蕊在所有弟子中,一直让她觉得为人太“正”。刚才这孩子竟然主动提出让对手转身,常夜白还惊喜的以为她是“终于开窍了”,并从苦肉计一路联想到了“说不定连受伤都是装的”。

    刚才她目不转睛的盯着秋若蕊,就等着看她发起偷袭的那一刻,然而秋若蕊竟然只是平平静静的接好了骨,起身后还特意提醒了敌人一声,白白放着大好机会在眼前溜走,她不痛心,常夜白都替她痛心!恰好听到有人说出了自己的心声,情不自禁的就表示了赞同。

    等她意识到自己附和的对象竟然是阮石,自己的阴暗面怎么可以给他一个别派弟子看了笑话?当即板起了脸,一面重重冷哼一声:“若蕊当然会光明正大的比赛,你以为谁都像你小子一样?”

    阮石安静的笑了笑,没有答腔,垂下的目光更加深邃了。

    你这句反驳毫无意义,欲盖弥彰而已,第一反应才是你最真实的念头啊,常夜白掌门。而现在我已经完全掌握了——

    会被作为“嫌疑犯”的我轻易收买的你,会认可门下弟子使诈的你,你的道德观早就已经卖给了利益。只要出得起足够的价位,就算是让你捅盟友一刀也不在话下吧?像你这样的人,虽然不可深交,却恰恰是我最需要的棋子!

    非常好,现在已经万事俱备了,那么,谁又会成为我的“东风”呢?

    再看擂台上,两人的后续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,邢树珉在秋若蕊身后张开了一道空间裂缝,将她的身形完全吞没消失后,下一道空间裂缝,竟然是直接出现在了场外!

    秋若蕊被张开的空间吐出时,已经身处在擂台下方,裁判目瞪口呆了半晌,才宣判道:“秋若蕊选手出局!胜利者是焚天派邢树珉!”

    虽然邢树珉这“神来一招”被很多人吐槽称“为什么不一开始就用?明明一招就可以分出胜负了!”,但更多的,还是一片喜出望外的好评声。

    利用空间之力,一招就能将你传送到场外,这样的招数除了那一对公认的冠亚军,还有谁能抵挡?如此一来,邢树珉这个第三名可说是已经十拿九稳了!“四强”赌注押了邢树珉的,一个个腰板都挺直了,仿佛已经看到了大把的灵石进账。

    当邢树珉快步回到焚天派阵营时,迎来的是同门师兄弟的高度赞扬,连虚无极也夸奖道:“树珉啊,的确不错。只不过战斗持续的时间还是太长了一点,以你的实力,应该可以更快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一句话,邢树珉喜悦的情绪顿时被浇熄了大半,师兄弟们的夸奖他也全都听不到了。其实他确实可以速战速决,之所以把战斗拉得这么长,根本不是为了给秋若蕊留面子,只是想在虚无极面前多争取一些表现时间啊!

    自从凉城师弟来了之后,师父投注到自己身上的视线还剩下多少?如果参加比赛的是凉城师弟,师父就一定不会再嫌他打得慢了,是不是?

    既然师父是这样想……邢树珉的目光投向了白板,那么下一轮,我会速战速决的!

    当第七组的比赛也圆满结束之后,这第一天的赛程就算是划下了一个句号。各派弟子稀稀落落的散场时,祈岚拉着顾问和赫连凤,一路追上了流影派。

    “孙二花师姐!”祈岚气喘吁吁,“那个,我想问你,刚才比赛的时候,阮石是不是对你做过什么手脚?”

    孙二花所受的大多是一些皮外伤,经过医疗室的简单处理后,已经并无大碍了,所以她也赶上来看了最后一场比赛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呼——”祈岚刚才是一路狂奔过来,这会儿实在是喘得不行了,扶着膝盖连做了几个深呼吸,才直起身握住孙二花的手臂,一口气说了下去:

    “因为我注意到你后期的动作非常不协调,那个时候,你应该是身体出了什么状况吧?阮石是不是用了什么毒针暗器一类,总之是比赛当中的违禁品?你别怕,如果他真的对你做了什么,你告诉我,我一定会替你主持公道的!”

    孙二花的眼神有些躲闪,推开了祈岚拉住自己的手,淡淡道:“没有,你看错了。的确是我技不如人,阮石师弟是凭实力赢的,你也别再问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刚要绕路离开,祈岚身形一闪又拦了上去,急道:“你怎么还帮他说话呢?!现在这不仅是你一个人的事,是他在破坏比赛的公正性啊!

    你跟我描绘一下你当时的感觉,咱们就是要找出他暗算你的证据,然后我们陪你去执法队揭发他,否则这场比赛的胜利者本来应该是你,你要学会捍卫自己的权利啊!”

    孙二花更剧烈的挣扎起来:“你真的想太多了!这场比赛我是赢是输,难道我自己还不知道吗?我身上还有伤,要早点回去休息了,你自己慢慢玩侦探游戏吧。”说着绕开祈岚,和杨浩等人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祈岚在原地气得跳脚:“她怎么就不承认啊!我是炼药师,对人体的细微反应比寻常人来得敏感,当时她绝对是有什么不对头!阮石肯定是对她做了什么!但是如果没有被害人的陈述,我一个证人在这边瞎起劲也没用啊!”

    急得他又分别大力摇晃着顾问和赫连凤:“你们相信我,我真的不是因为跟阮石有仇才想整他的,是他……他绝对搞鬼了!绝对!如果搞清楚他是怎么做的,说不定连他陷害师兄的证据也能一起找到呢!”

    顾问费劲的按住祈岚:“你别激动,我们也没说不相信你啊。那个孙二花,人家毕竟是女孩子,可能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。

    别急,如果阮石再耍手段的话,就不愁他不暴露,咱们下一轮比赛盯紧一点,争取抓他一个现形!而且你相信我,比起跟楚天遥打,现在取消他的参赛资格反而是救了他。”

    祈岚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,回去的路上,队伍中还夹杂着赫连凤的抗议声:“凭什么女孩子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!要是阮石那个混蛋敢算计我的话,我肯定直接去执法队揭发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流影派一边,当确认已经远离了祈岚等人后,李明才试探着问道:“师姐,那个阮石的确就是暗算你了,现在难得有人愿意帮我们出头,为什么你不肯配合他呢?”

    孙二花叹了口气,谨慎的四面张望一番,确认自己所说的主角不在附近后,才压低声音道:“因为阮石毕竟是‘他’的朋友啊!他肯定也希望阮石赢吧。如果我真的去揭发,我担心他会生气……反正输都已经输了,靠揭发赢回来也不光彩啊!”

    刚才在第七组的比赛时,孙二花已经向同门坦白了自己隐瞒多年的“暗恋”。众人在惊掉下巴后,倒是一致对她表示了支持。

    “可是既然这场比赛输了,那你还告白么?”张伟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。

    孙二花的脸已经烫得足够去烤鸡蛋了,一路只盯着自己的脚尖,小声道:“再等等吧……还是等我成为精英弟子再说。他那么耀眼,现在我总觉得配不上他……而且万一他真的跟我在一起,我只是一个普通弟子,我也怕其他人会笑他。”

    杨浩这一路上窃笑就没停过,这会儿更是竖起大拇指道:“师姐,反正我是支持你的,你要是真能搞定罗帝星,以后咱们流影派走在外头,那真是身价都凭空上升了几个档次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师姐,虽然你长得不是最好看,身材不是最好,性格不是最温柔……可你爱他的心是最真的啊!”

    “哇,要是能叫血罗刹一声师姐夫,我觉得自己就不枉来过这世界上走一遭了!”

    孙二花在众人的调侃下更是红透了脸,勉强挤出一句:“那你们现在可别乱叫啊。”

    刚才还畅想得一脸美好的杨浩等人顿时都垮了下来:“那也得敢叫才行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堵隐蔽的矮墙后,阮石冷冷的注视着孙二花等人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哼,蠢材,不看看自己什么样,我罗师兄怎么可能喜欢你。”阮石对着孙二花暗暗鄙视了一番后,嘴角重新扬起了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样也好,本来就是打算封住她的嘴,现在倒是没这个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祈岚少爷——”阮石充满恨意的目光投向了另一侧,“为什么你还要不自量力的来跟我作对呢?我能整得到你一次就能整得到你第二次啊——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