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29.第329章 腼腆的强者
    “好,如今擂台已经修复完毕,那我们就立刻开始这第七组,也是今天最后一组的比赛,潜夜派秋若蕊对焚天派邢树珉,有请两位选手!”

    当裁判的声音再次响起时,闹哄哄的赛场也渐渐的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刚刚大家都已经看过了墨凉城选手的精彩表现,那么作为同样来**天派的邢树珉选手,他又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震撼呢?让我们拭目以待!”

    那裁判虽是巧舌如簧,一连串的溢美之词不带卡壳的连连送出,邢树珉却始终是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。既不摆出战斗姿势,也没朝对面的秋若蕊多看一眼,整个人就像处在与世独立的另一个空间里,这也让那裁判陷入了一阵尴尬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来自潜夜派的秋若蕊选手,这一身红衣劲装,真是英姿飒爽,巾帼不让须眉!此前在赛场中的表现,想必也已经为她赢得了不少的支持者。让我们把掌声送给秋若蕊选手!”就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,那裁判话锋一转,又转而朝着秋若蕊力捧起来。

    秋若蕊在将全身的灵力调整到最佳状态后,微侧过头,回给了他一个温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呼,还好还好,总算不是再像那个邢树珉一副冰块脸了。”那裁判暗暗松了口气,宣布道:“比赛——现在开始!”

    秋若蕊缓缓的撑起了双手:“邢师兄,那就请多指教了。”在正式展开攻击前,她的目光又迅速朝台下一转,似乎只有确定那道身影会站在自己身后,会为她的比赛送上一份鼓励,她才能安心。

    观众席上,赫连凤一见到秋若蕊,嫉妒的火焰顿时又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狐狸精!”从秋若蕊一上台,赫连凤在私底下对她的讥讽就没停过,这回一见她的视线转到了玄天派席位上,顿时就像被踩了脖子一样激动起来:“臭狐狸精,你在往哪里看啊!”

    碍于比赛,她不能直接去找秋若蕊的麻烦,就抬起双臂遮住了叶朔的脸,以阻挡他们的“眉目传情”。

    秋若蕊暗暗苦笑,也无意跟她一般见识,重新将注意力转回了赛场上。赫连凤只当是自己赢下了这一局,洋洋得意,自顾自的冲秋若蕊又做了几个鬼脸。

    “哎,赫连姑娘,你不要这样,挡到我看比赛了!”叶朔费力的把赫连凤的手臂拉了下来,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刚才赫连凤突然来这么一下,闷得他差点连气都透不过来了。而他也正在心中哀怨,为什么每次有赫连凤在的地方,都会爆发出一场场“女人的战争”,而且最后倒霉的人总是他?!

    由于情敌就在眼前,此时的赫连凤就像是一部高度敏感的机器:“怎么着?你还很喜欢看这个狐狸精的比赛是不是?不许看!哎,反正是最后一场了,咱们不看了,你陪我逛街去,走啊!”一边说着已经站了起来,自说自话的要拽着叶朔离开。

    接到叶朔欲哭无泪的眼神求援,顾问也不好再视而不见,干咳几声,劝道:“那个,赫连姑娘啊,这场比赛又不是只有秋若蕊一个人。如果那个邢树珉打赢了,等到下一轮比赛他就可以自由挑选对手。按照其他几个人的情况,他有八成的可能会选叶朔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咱们对他一无所知,让叶朔先仔细看看这场比赛,熟悉一下他的战斗方式,这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啊!”

    赫连凤的眉头皱得很紧,虽然暂时接受了顾问的理由,不再嚷嚷着要走了,但她仍是死死的盯着台上的秋若蕊,目光中迸射出无数刀光剑影。

    擂台上,秋若蕊双手掐诀,幻化出一朵灵力光焰,悬浮在半空中,就像是一簇跳动的火苗。右手单指轻轻点上光焰,一片光影朦胧中,那一朵光焰化作了相同的两朵,被秋若蕊两手分持。

    在她的灵力催动下,两簇火苗渐渐燃烧成了两蓬汹涌的火浪,已经将她的整只手掌,包括小半截手臂,都一齐包裹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反正只要她还没有正式攻击,邢树珉就始终是不言不动,这也给了秋若蕊充足的准备时间。等到她的灵力完全扩散到了每一寸火焰中,再重新将双手一合,火焰交融后再迅速朝两侧一分:“灵化万千!”

    这一次被她拉伸开的灵力光焰,不再是如前时般的双倍递增,而是直接化作了千千万万点跳动的火苗,状若漫天繁星,围绕着秋若蕊身周旋转,将整片擂台也映得赤光夺目。随着秋若蕊振臂一挥,大量的火苗同时朝邢树珉扑盖下去,就像是一片由星辰交织成的天罗地网。

    邢树珉神情淡漠,与墨凉城“懒散中的倨傲”不同,他的脸就像是一张人皮面具,始终都是平平板板,无喜无怒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此时只是反手一挥,在他身前就张开了一片半人高的黑色幕布,蓦然一见,倒似是宽大衣袍所投下的袖口一般。

    秋若蕊的灵力光焰,原本是散射向四面八方,但在那片黑色幕布出现时,却犹如受到了某种异界之力吸引,生硬的偏离了方向,尽数射向那唯一的目标。

    两者相撞时,看不到那黑色幕布有任何抵御,只是在那一小片范围内的空间,似乎忽然出现了一个微小的震荡。前冲的灵力光焰一撞到那层无形的薄膜,纷纷如飞蛾扑火,转眼间就湮灭得一丝不存。

    秋若蕊咬了咬牙,连忙操控灵力,将距离尚远的光焰扯了回来,她虽是当机立断,但此时那铺天盖地的灵力光焰,仍是在短短数息内就损失了一大片。观众惊叹之余,秋若蕊重新将分散的火苗聚拢,幻化成了两道灵力长河,分从左右向邢树珉袭去。

    邢树珉仅仅是双手各一摆,那黑色幕布已是瞬间消失,化成了凝聚在他手中的两团黑色轮盘,两道灵力长河浩荡直入,一刹那犹如洪水撞上堤坝,崩溃成了大量的碎小浪花。

    另有长河主干余势未尽,被空间斥力震得倒卷而回,砸向了秋若蕊。秋若蕊在擂台上一连几次纵跃,才避开了灵力长河的转折反弹。

    “果然很厉害啊……”秋若蕊轻声自语。她这时也看出来了,那一团黑色能量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护盾,而是空间秘法!

    空间秘法,修炼到最高境界甚至可以掌控一方空间,这样高深的秘法,也只有焚天派稍稍有所涉猎。

    既然他能够调动空间之力,自然是无论自己攻击到哪里,他都可以瞬间切换到相应的空间中,加以操控、抵御了。同时,空间之力包容万物,除非是在境界上能够完全碾压,否则普通的灵技到了空间之力面前,岂不都是只有当摆设的份?

    用远程攻击对付这样的对手,只能是白白耗费灵力。那么……秋若蕊低俯下身子,在还没有找到对策之前,就先采取近身战拖延一些时间吧!

    当秋若蕊施展开潜夜派的一套秘传掌法,冲上前和邢树珉展开近身战时,台下也有不少人看出了邢树珉的空间秘法,很快就掀起了一片热议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那个邢树珉竟然还挺厉害的!”

    “总算是亲眼看到他的实力我也就放心了!我可是在他身上押了全部的灵石啊!”

    当这一波感慨声刚刚兴起时,另一股更为强烈的称颂浪潮已经呈压倒之势扩散开来,尤以焚天派的弟子最为起劲。

    “邢师兄本来就很厉害!而且他可是全才啊,不论是武技还是灵技,或者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技能,他全都擅长,可以说是没有短板!”

    “邢师兄还是我们焚天门派大赛的纪录保持者!从他参加比赛到现在,还从来都没有输过一场!”

    “这场比赛能打这么久,邢师兄只是和凉城师弟一样,不想让对手输得太没面子而已。这就是我们焚天派的战斗精神啊!”

    邢树珉耳听着那一片片如潮的赞誉,以及一声声饱含崇敬的“邢师兄”,虽然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,但他的内心,已经雀跃得如同飘在云端。

    也只有在这个时候,他才有机会得到万众瞩目。那些师兄弟们不会再把他看成“不合群的异类”,不会一看到他就停止交谈,大家只会简单的为他的实力而惊叹,为他正在给门派争光而叫好,他的生命,只有在战斗中才可以真正的发光发热!

    性格腼腆的邢树珉,他的情绪从来不会在脸上反映出来,这让他在和旁人相处时,首先就多添了一层隔阂。再加上他的生活中只有修炼,对同龄人的爱好一无所知,跟同门师兄弟自然也就聊不到一起去。

    在这里,没有谁必须供着谁,对其他人来说,多他一个不多,少他一个不少,因此也从来没有人主动跟他交朋友。

    虽然在门派中被戏称为“修炼狂人”,但也许只有邢树珉自己知道,其实他并不喜欢修炼。

    当初会走上这条道路,仅仅是因为在一次例行训练中,其他弟子的动作大都懒懒散散,他全力以赴的动作也就显得特别标准,虚无极看在眼里,将其他弟子大骂一通后,随口说了一句:“邢树珉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当时所有弟子都齐刷刷的侧目看他,邢树珉紧张得满脸通红,但不知为何,这一刻他竟然第一次有了一种喜悦的感觉,一向不起眼的自己,一向只能跟在别人身后的自己,竟然有一天也可以得到这样的关注!

    于是自那以后,邢树珉埋头修炼,虚荣心固然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,只有修炼,才可以让他有机会接近,在他心目中就像神一般的师父!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越缺少什么,就越渴望什么,自从第一天加入焚天派,邢树珉对虚无极那种七门独尊的霸气就崇拜到了极点。那天在训练场上,能听到师父亲口对自己说一句话,邢树珉简直激动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以前他没有想过要成为精英弟子,但是现在,他立志要成为焚天派中最优秀的弟子!这样一来,师父一定会注意到他的!

    这样一心苦修的结果,是令得他更加的不合群。但在第一次的门派大赛上,他却成功的博得了满场喝彩。随着一次次的拿到冠军,再到顺利晋升为精英弟子,他终于以一个优秀徒弟的身份,成功的在师父心目中占据了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但是尽管邢树珉是那样的热爱着门派大赛,他却一次都没有参加过七大门派比试会。这当中的原因,也有些令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那时虚无极当众宣布了七大门派比试会的消息,并下发了报名表后,其他弟子都一窝蜂的涌上前报名,邢树珉默默的等在队列之外,直到报名的人群渐渐散去,场中已只剩下零星数人后,那负责登记的弟子注意到了邢树珉,主动问了一句:“邢师兄要报名吗?”

    对邢树珉来说,每次师兄弟主动跟他说话,都能让他感受到一种受宠若惊。也正是因此,他才稍稍愣了片刻。但也正是这一愣坏了事,在一旁看热闹的郭阳云直接替他回答道:“他肯定不报名啊,邢师弟这么内向,怎么会喜欢去那种场合呢?是吧邢师弟?”

    邢树珉此时若是否认,势必当众驳了郭阳云的面子,这种事他做不出来,一时只能尴尬的点了一下头,就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既然第一次没报名,如果以后忽然改变主意,势必引来其他师兄弟的大惊小怪,邢树珉不知该如何应对,也只能每一次都遗憾的错过。

    虚无极事后也曾经询问过,为何邢树珉总是不参加,大嘴巴的郭阳云也是一句“邢师弟内向”就应付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虚无极想来,反正他实力足够,实在不想参加就不参加吧,焚天派又不是找不出能参加的弟子。于是也就没再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其实此事说穿了倒也怪不得郭阳云,他的确就是以为邢树珉性格内向,不喜欢参加那种大型场合的比赛。谁让他当初说的时候,邢树珉也没反驳?

    这个误会一直持续了很多年,直到近期,在虚无极对邢树珉的一次单独指导中,也曾指出他在修炼方面基本上没什么问题,只是这个性格,会对他在修灵界立足不利。比如七大门派比试会,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锻炼机会等等。邢树珉这时才鼓足勇气提出,其实他一直都很想参加,只是不好意思报名。

    那一天他主动敞开心扉,又和师父说了许多心里话,原本以为,这是代表着一个好的发展方向,但没过多久,师父又收了一个新的徒弟,打那以后,一切都变了,他在师父眼里再也没有地位了。

    而那位新来的师弟,也就是之后的第一天才墨凉城。

    天才和普通人的差距,总在无时不刻的摧残着大量“普通人”的心。焚天派大部分的弟子早已经放弃了,他们都不再把自己当成墨凉城的竞争者,而甘愿成为他的崇拜者,照样每天过得嘻嘻哈哈。

    只有在修炼中赌上了全部,一直力争上游的邢树珉,他无法洒脱的选择退让,但有些天赋,的确不是仅仅靠努力就可以弥补的,尤其是,当那个天才也同样在努力的时候。

    也因此,邢树珉所经受到的打击,总是最深也最痛。

    一边熟练的拆解着秋若蕊的攻击,邢树珉抽空向擂台下看了一眼。这是难得的机会,可以让师父看到自己一展身手的机会!——然而落到他眼中的,却是虚无极正在漫不经心的和师清一谈话。

    这一幕看得邢树珉顿时心都凉了半截。师父,我的比赛,您漠不关心么?可是当初凉城师弟的那一场,您明明是看得目不转睛的啊!

    由于这片刻的分神,邢树珉被秋若蕊一拳重击在脸上,狼狈的跌退了好几步。在台下一片惊呼声中,秋若蕊猛地掏出一面纯金打造的镜子,直直的贴到邢树珉面前:“幻心镜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