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25.第325章 势均力敌
    阮石趁着孙二花不及爬起,连忙重新跃到了擂台正中,一拳向她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孙二花艰难的支起半边身子,将手中毒剑插入盾牌,两者再次融合成了一团毒烟,孙二花朝着半空一托,手印变动间,毒烟已经幻化成了一条仰天咆哮的毒龙,向着阮石张牙舞爪的扑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知道了你的弱点,那你也就没什么了不起的了……”阮石并没把这看着唬人的毒龙放在眼里。通过戒指释放毒气,同样幻化成了一条相似的毒龙,气势汹汹的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者初时是难分高下,但时辰一久,孙二花的毒龙毕竟是自身灵力所化,操纵起来得心应手,再加上她多次练习过相似招式,早已操作娴熟。阮石今日却是匆忙赶鸭子上架,很快就被对方节节克制,所操纵的毒龙也被对面的毒龙咬住了脖子,正在吸收它的毒气,很快,自己这边连龙形都已经有些虚化了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再吸收啊!不是喜欢吸收吗?”阮石目光一厉,戒指中毒素再转,小心的在毒龙中注入了一滴魔气,外部仍是以毒烟包裹。

    这一滴魔气,很快就改变了整条毒龙的本质。对面那条毒龙原本正吸收得起劲,陡然灌入的魔气当即将它的半个脑袋都腐蚀去了。阮石为掩饰此次变故,刻意操纵着毒龙朝对面的毒龙一口咬下,伪装成是反向吸收。从观众席上响起的嗟叹上听来,的确是没有人看出他耍的这一点小花招。

    孙二花的灵力受到魔气侵蚀,由于那是化形在体外的灵力,还不至于让她“沾身即腐”,但体内同样是受到了极大冲击,猛地喷出一口鲜血,刚刚站直的身子也再次栽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也给我粉碎吧!”阮石此时已经操纵毒龙,完全吞噬了孙二花的毒龙,抬手一挥,毒龙对着坐倒在地的孙二花扑了下去。

    孙二花顾不得调息,双手再度结印,在面前幻化成了一片毒气屏障。这并非阻挡,而是吸收,毒龙冲入光幕,整具身子立时被相继吞入,随后在阮石身后同样裂开了一片毒气屏障,毒龙俯冲而下,一口将阮石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空间秘法?!”观众席上一片惊愕。空间秘法可是与时间秘法并称,同样是最高等的秘法之一。七大门派中只有焚天一派对空间秘法有些造诣,现在流影派的一个女弟子竟然也可以轻易施展?

    “不对,那不是空间秘法!”最初的惊愕过后,有眼光独到者很快就看出了真相,“那只是对方自行创造出的毒气空间!完成吸收后,将毒气粒子逸散到空气中,重新在另一片空间中组合成形。只能转移同样作为气体的毒素而已,不过即便是这样,也还是很了不起啊!”

    毒龙笼罩下,阮石面色冷漠。

    孙二花在利用屏障吸收了他的毒龙后,同样在其中加入了自己的一丝灵魂力量。此时正在他的精神识海中,和他进行着灵魂上的比拼。

    “偏偏要以短击长……这可是你自己在找死啊。如果你老老实实用毒素攻击,或许还不会输得那么快!”阮石内心中狠狠鄙视了孙二花一番。戒指中涌出一股强大的力量,同样冲入了自己的精神识海,就像是一只锋利的钩爪,牢牢的钳制住了孙二花的灵魂力量,狠狠捏碎。

    孙二花一声惨叫,灵魂力量与她精神相连,此时脑中都掠过了一阵尖锐的刺痛。阮石趁机冲出了毒龙,一拳狠狠挥向孙二花。

    在他这一拳击中孙二花腰眼时,戒指中射出一道红光,刺进了孙二花体内。由于这光束是直接没入敌人身体,场外没有任何观众看出其中的异状。

    孙二花半身一麻,在她的动作僵住时,阮石又是迎面一巴掌将她扇飞了出去。趁着孙二花倒地不起,阮石双手高抬,一连串的瞬发灵力光球朝着对面扣了下去,炸得砖石四散,大量的浓烟将孙二花的身子遮蔽。

    等到阮石也打得气喘吁吁,浓烟渐渐散去,孙二花鲜血淋漓的身子才终于现在了众人眼前。她此时躺在一堆残砖碎瓦中,早已经昏迷不醒,衣服被炸得破破烂烂,像一堆破布条一样裹在她的身上。这副惨状,简直和在第二组中重伤的姜碧莹有一拼。

    场外的观众看到孙二花的惨状,有不少人愤愤不平的抗议起来:“碎星派的人都是如此狠毒吗?打个比赛,非得把对方打到遍体鳞伤才罢休?!”

    裁判走上前,小心的试探了一下孙二花的呼吸,确认她还活着后,重新走到了一旁宣布道:“孙二花选手已经昏迷,本场比赛胜利者是碎星派阮石!”

    台下,碎星派掌门微微一笑。他门中的两名参赛弟子,如今都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进入了第二轮,比起破月派那一边,一个是直接被人一招放倒,另一个虽然同样晋级,偏偏还是弃权直晋,哪有这样实打实的战绩看得人酣畅淋漓?

    “两位选手竟然都是百里挑一的毒师,这真是惊人的巧合!比赛到了最后,阮石选手也再次用实力向我们展示了碎星派的彪悍!结合第二组的比赛我们知道,看来以后得罪了谁,都不要得罪碎星派啊!”

    裁判又是将气氛煽动了一通,将阮石的名字划出晋级红线后,才向台下挥手道:“下一组比赛,由玄天派楚天遥对潜夜派周建,有请两位选手!”

    楚天遥和周建同时缓步上台。遥遥相对,楚天遥是一脸淡然,周建则是表情凝重,两相对比,几乎是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这前两轮比赛,对楚天遥来说并没有什么压力。就算阮石是毒师,他也不觉得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。他全心期待的,仅仅是第三轮和墨凉城的对决,那才是他真正的立威之战!

    在裁判宣布“开始”后,周建便是缓缓拉开双手,呈防御状架在身前,保持着有节奏的呼吸,脚跟也伴随有轻微的挪转,但却始终不曾正式展开攻击。

    楚天遥好整以暇的站在对面,冷嘲道:“怎么了,这一味防御,可不能让你拿到冠军啊?如果你是未战先怯,那不如现在就爽快点认输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建一言不发,他的双掌各据一角,此时正在以微小的幅度慢慢贴近,掌心相对处,刚好是围绕着楚天遥的身形,构建出了一个分割比例完美的圆弧。

    楚天遥冷漠的看着在他眼里是动都没动一下的周建,终于失去了耐性。对付这样的对手,他原本并不屑于率先出手,但同样,他更不想一直在这里大眼瞪小眼的浪费时间下去。手中缓缓的聚集着灵力:“如果你还是不想打的话,那就由我先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周建忽然闪电般的十指一合:“幻心眼!”一只暗红色的眼睛在他头顶上方张开,迷蒙的光线笼罩了楚天遥。

    与秋若蕊几次施展的形态相同,但周建所释放出的幻心光线,却是直接扩散成了一片幻术磁场,道道血线如有实质,场外观众境界较低者,此时都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的神魂不属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遥站在原地动也没动,感受到一股微弱的能量钻进了自己的精神识海,在他架起灵魂防御稍稍一震后,就像是一场毫无疑问的碰撞,那股能量当即被震得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低级的幻术。好像完全无效啊?”楚天遥斜睨着周建,冷冷一笑。刚才他选择硬接,就是为了展示自己的从容。在如愿以偿后,还不忘对沦为失败者的周建补上一刀。下一刻,他已是猛然俯身前冲,拳势如风,向周建连连进击。

    周建在他的狂猛攻势之下毫无还击之力,被逼得步步后退,转眼间已经退到了擂台边缘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!”楚天遥右脚再跨一步,同时一拳挥了过去。这场低级的战斗也可以结束了!

    然而,周建却是不慌不忙,抬起头朝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的身形,也在这一拳之下渐渐的虚化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分身么?”楚天遥皱了皱眉。虽然情形稍出意料,但一个分身他还不放在心上。刚想回身追击,也就在这时,观众席上响起了成片的惊呼,同一时间,他感到右脚出现了一种踏空的失重感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他踩的地方明明就是擂台啊?楚天遥疑惑垂眸,这一眼却令他大惊失色,只见脚底原本坚实的方砖,此时竟然正在渐渐虚化,最后化成了……擂台下方的荒土地!

    幻觉么?不……凭着敏锐的神识感应,楚天遥可以断定,现在的一切都是真实的,刚才的情景才是幻觉!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时候中的幻术?难道就是刚才的幻心眼么?连带着抵御成功的感觉也是幻觉?而且,竟然可以虚构出那么真实的幻境……这也让他第一次意识到了幻术师的可怕。

    还未等楚天遥理清思绪,脑后已是风声作响,周建的身形就像一颗出膛的炮弹,一拳毫无花巧的向他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楚天遥还不知道,刚才在其他观众的眼中,他在接下周建的一招幻心眼攻击后,忽然就一个人开始对着面前的空地拳打脚踢起来。一边打,还一边不断的向擂台边缘移动。周建始终是站在原地笑眯眯的看着他,就等他一脚踏空,这才发出了蓄势已足的攻击。

    此时的楚天遥本就重心不稳,周建的一拳成功将他的身子击得飞出了擂台,不出意外的再次引起了观众席上一片惊呼声。

    楚天遥身在空中,双手也是在第一时间酝酿出了一个大号灵力光球,击中地面后,借着反冲之势,一路被推上了高空。毕竟按照规则,选手身体的任何一部分接触到了场外地面,都视为出局,但现在楚天遥却是并未沾地,只要他能重新回到擂台上,就还是有着翻盘机会的。

    周建也在同时一跃而起,很快就逼近了楚天遥。在他手中,已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柄长剑。

    “滚下去!暗影千重斩!”楚天遥翻手掣出一条暗紫色灵力长鞭,朝着周建狠狠抽了下去。竟然在这个他看不起的对手手下吃了这么大的亏,险些就要被逼得自动出局了,这口气楚天遥如何忍得下?

    周建挥舞着长剑,不慌不忙的与楚天遥缠斗。半空中一路响起叮叮当当的碰撞声,伴随着两人飞速下降的身影,最终他们是有惊无险的都落回了擂台上。

    “星索!”楚天遥怒不可遏,扬手一指,一道金色光束朝着周建的脖子射去。

    周建挥起长剑,狠狠的砍上了半空中凝聚出的灵力锁链。满拟是直接将星索砍成两半,然而剑下那至刚之力却忽然转为至柔,星索一改前时目标,朝着他的剑锋一层一层的卷了上来,很快就将整截剑身,连同剑柄和他握剑的手腕,都一齐牢牢缚住。

    楚天遥隐现笑意,空闲的一手中凝聚起一个灵力光球,大模大样的对准了周建的面门。

    “……可恶,别太小看我了!”周建一声大喝,半身猛地一矮,另一掌重重拍上地面:“大爆震!”

    伴随着擂台的剧烈震动,两人的身形同时摇晃起来,那灵力锁链也被震得缓缓松脱。周建趁机抽出长剑,纵身后跃。

    楚天遥的脸上,并没有敌人在眼前脱身所引起的愤怒,倒是再次显出了一种大局尽在掌握的从容。刚刚在震动中稳住身形,立刻冲着周建的方向收拢了拳头:“魔罗天爆!爆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什么时候……?!”周建惊恐的看着在自己身后瞬间出现的巨大黑球,这一招他以前曾见过楚天遥施展,知道威力的确不凡,但那也是需要准备时间,需要结印的,怎么可能瞬发?

    以两者此刻的距离,周建已经来不及躲避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黑球的波及范围笼罩了进去,随在其中参与了一场震天动地的大爆炸。

    楚天遥维持着淡淡的笑容,凝视着那在爆炸中被抛飞到地上,浑身还冒着黑烟的周建,轻言慢语的道:“我在用分身施展出这一招之后,就给它附加上了一层灵遁术,隐藏在你的身后。有谁规定,灵遁术是仅仅只能用在自己身上的呢?”

    场外观众一片哗然,大部分还是对楚天遥的赞叹,这真是让他们有了种“学到一招”的顿悟感。

    “万剑诀!”刚刚将自己的战术一语带过,楚天遥又已张开双臂,身侧环绕起了一圈剑形轮盘,这一把把长剑很快都自动悬浮到了他的头顶上空,倒转过剑尖,朝着周建齐射而去。

    万剑齐射,才支起半个身子的周建再次扑倒在了一片烟尘中。

    “再来一下就结束了!”楚天遥招式衔接间极为紧密,在已经给过对手两次沉重打击后,再次腾身跃起,扑向了周建的所在地。而他的身形,很快也同时被扩散的硝烟笼罩。

    观众们暗暗叹息,看来这场比赛,到这里的确已经接近尾声了。

    那周建的幻术着实神奇,正是这种“一不小心就会着了道儿”的紧迫感,才让他们更有一种“悬着心看比赛”的刺激。但楚天遥必然不会在同样的招式下吃两次亏,周建已经无力翻盘了,剩下来的,他们就等着看周建的身子从烟尘中倒飞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的确有一个人的身影从烟尘中狼狈的倒飞了出来,在擂台上勉强刹住了脚跟,看上去仍是一副受惊不轻的样子,艰难的以手臂防护着面门。

    “周建撑下来了?他竟然没被打出场外?”观众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那个方向……那不是周建!竟然是楚天遥!”此时终于有眼尖的观众看出了那道人影的真身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刚刚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!”这一次观众们是真的震惊了,纷纷伸长了脖子,想透过那层层硝烟看穿其中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楚天遥费力的移开手臂,双目也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一团缓缓散开的硝烟,以及其中那一道渐渐变得清晰的身影。

    同样正在变得清晰的,还有那身影的手中之物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……是什么东西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