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23.第323章 并不简单的第五组
    拥挤的人潮中,阮石独自行色匆匆,偶一抬眼,忽然看到阮威正在前方的一处转角后冲他招手。

    阮石不动声色的四面一扫,确认无人注意自己后,这才快步离开了人群,迅速赶上前与父亲会合。

    阮威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将他拉到了身边,对着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,急道:“阿石啊,这几天你可要千万小心!为父也是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消息,听说那鉴定室毁坏尸体,以及最初的林嘉祥遇害一案,如今已经两案并作一案,并且他们已经缩小了调查范围,嫌疑人,就在你和那玄天派的楚天遥当中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阮石吓了一跳,去饭馆抢位置的心情顿时都吓没了,“这……怎么会被他们怀疑到的?而且如果他们真的认为我就是嫌犯,为什么从赛场出来到现在,也一直都没人来问过我呢?”

    “也许他们还另有计划。又或者,是他们目前也没有足够的证据,因此选择了暂不打草惊蛇,在你因为毫不知情而丧失警惕的时候,他们则会埋伏在暗中悄悄的观察你,就等着抓到你的破绽——”阮威接下来的话更是让阮石吓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也先不要忙着自己吓自己了。”阮威看到儿子一张脸都吓白了,心中也是不忍,抬起手给他擦了擦额角的冷汗,温言安抚道:“即便他们打的的确就是这个主意,但现在你已经有了准备,一切自然也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爹只是想提醒你,一定要万事小心,而且,不管在任何时候,都不要表现出你的紧张!一旦你紧张,他们只会认为你是在心虚,到时你的嫌疑也就更重了……多跟楚天遥学学,把心思都放在眼前的比赛上,就像已经忘了林嘉祥那回事一样。

    还有,接下来的比赛,取胜已经是次要的了,求稳为主!黑市上的法宝,不到万不得已,绝对不要再用了!”

    阮石沉重的点了点头:“下一场比赛,如果只是对付那个流影派的孙二花,我就算全凭自身的实力,应该也可以拿得下来。”目光在身边三三两两的人丛中迅速掠过一眼,那大都是一群兴高采烈,急等着吃饭的弟子,并没有人关注到他们这边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鉴定室的事,我自己反省过,的确是我太操之过急了。只是那个时候一心只想借这个机会扳倒叶朔,我本来以为,证据确凿,一切应该是十拿九稳的,可能就是那个时候,在鉴定室中不慎留下了破绽吧。可恶……!”

    摇头苦笑了一阵,想到叶朔的好运简直有如神助,一时间又是一阵怒气翻涌而上,挥拳狠狠重击在了身侧的墙壁上。这一下刚好看到眼前的戒指,等他想到这戒指的另一重功用时,登时如同看到了救星,立刻反转过拳头凑到口边,戒指上的红宝石在他的灵力催动下已是隐隐生辉。

    阮威此时不便大声喝止,情急之下只能强行将阮石的手按了下去,拉着他一路奔到了矮墙深处,四顾无人,又谨慎的在两人身周布下了一层结界,才后怕的训斥道:“你刚才想干什么?当着所有人的面就想传讯吗?还不知道有多少长老正在暗中盯着你,你现在做事怎么这么冲动!”

    阮威劈头盖脸的将阮石骂了一顿后,才摇头低叹一声,没好气的道:“洛家那边,我早就尝试过了,根本就联络不上!哼,用得着我们的时候,拿我们当条狗使唤,用不着的时候,就连个鬼影都找不着!这洛家的过河拆桥,我算是见识到了!”

    阮石双指运起一层灵力,郑重其事的按在了戒指表面,红宝石的微弱光芒时断时续,那是正在发出传讯的信号,只是对面,却一直都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倒是回我一句话啊,少爷!我遇到麻烦了啊……!”阮石的声音越来越绝望。也就在这个时候,那红宝石上的光芒最后闪烁了一下,就在他眼前完全熄灭了,那也代表着这通传讯已经被对面的人单方切断。

    “……算了。”阮石在最初的急怒过后,很快也就重新冷静了下来。这只是因为他想通了一点。洛家现在仅仅是利用自己父子二人替他们办事,他们可不会大发善心,去替每个出了状况的棋子收拾烂摊子。

    是啊,棋子,他们仅仅是洛家的棋子,合用则留,不合则弃,维系在他们之间的也不过是最简单的利益关系而已。现在去联系洛家,无非是让洛沉星看到他们有多无能。除此之外,毫无益处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再联络你们了,必须要靠我自己……”阮石暗暗的下定了决心,“父亲也还是不明白现在的状况啊……说什么现在求胜是次要的,在这个强者为尊的灵界大陆上,求胜怎么可能是次要的?

    如果没有实力,就算当一辈子的滥好人也只会被人看不起。反之,如果我有墨凉城那样的实力,就算是杀了一个林嘉祥,又有什么大不了的?

    下午的这场比赛,就是我的立威之战,我必须要赢得干净利落!这样的话,我才有机会同样成为精英弟子,这一切的麻烦,也才能变得不再是麻烦——”

    中午的休息时间,就在各方的心思涌动,以及大部分弟子毫不知情的大吃大喝下,很快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好,让大家久等了,上午的三场比赛非常精彩,相信大家一定还看得意犹未尽吧?那么这下午的比赛,各位选手又能够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呢?”那裁判只要一握起话筒,似乎就能瞬间切换到热血状态,“下面我们将开始第五组的比赛,由碎星派阮石对流影派孙二花!

    两位选手都是普通弟子,但我们在场的绝大多数也都只是普通弟子,可以说,他们代表了一种小人物的奋斗!一起为他们加油鼓劲吧!有请两位选手——”

    “哼,说什么都是普通弟子,一副看不起人的腔调……”阮石心中暗暗咒骂,这等于是一上来就被人摆到了“弱者”的地位上,让他这等以新晋强者自居之人,一个开场顿时就弱了几个档次。

    但再如何不服,他还是只能故作若无其事的站起身,缓步上台。

    在走过从观众席到擂台的狭长道路时,他忽然有一种全身被千百把刀锋同时凌迟的感觉。小心的用余光朝四周扫荡了一圈,果不其然,各大门派的长老们此时都在用一种探索的眼神打量着他,看来正如阮威所说,他现在是被他们重点锁定的嫌疑人之一。

    他们有的是带着对嫌犯的好奇,但更多的还是急于从自己身上找出破绽的兴奋,每一道目光都凌厉得如同能穿透人的五脏六腑,让他感觉自己血管里的血液都被冰冻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紧张,放松,放松……”阮石一遍遍的给自己做着心理暗示,“他们观察我,仅仅因为我是一个即将上台比赛的选手,他们是在肯定我的强大。

    对,没事的,既然是参加比赛,怎么可能完全不被人看。他们都在看我,没人看那个孙二花,因为她只是一个小人物,我才是值得他们重视的……”

    当阮石终于站到了擂台上时,孙二花也刚好从另一边同时上台。而那些长老们的眼光并没有什么变化,看来这眼前的一关,他似乎是暂时过了。

    “开始!”当那裁判一声令下,阮石已经疾冲而起,闪电般的扑到了孙二花面前,掌势如狂风暴雨,拳拳到肉,连绵不绝。他也真是下了狠心,要在最短时间内拿到这场比赛的胜利了。

    “阮石师兄……好棒啊……”唐宁欣已经兴奋得呼吸困难了。看到阮石在擂台上这么疯狂的攻击,她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,那个自己初次对阮石动心的赛场上。

    不过与当时节节败退的唐宁欣不同,孙二花的防御却是非常沉稳,阮石每一次的攻击,她都准确的接住了,而且并没有露出任何颓势。

    虽然同样没有机会反击,但单凭她这密不透风的防御,阮石一时间便是奈何她不得。时间一久,等到阮石打得累了,她完全可以有更充足的机会,反败为胜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那个据说是溜进鉴定室做手脚,意图陷害朔儿的阮石啊……”天绝道长从开场到现在,就一直都在仔细的观察着,“了尘道兄,他这个实力……你看下来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实力么……”涉及到那个幕后黑手,险些令爱徒蒙受到一场不白之冤,了尘道长的脸色也是难得的郑重,“凭良心说,倒是的确还不错。通常修灵者如果在短期内进阶太快,由于根基不稳,灵力波动往往也会出现一种明显的虚浮。但是,他完全没有,他的灵力非常沉稳凝实,的确就是实打实的聚气级。

    而且,在他身上,竟然还有着一种身经百战的果决……出招间不存犹豫,懂得用最干脆的招式,给对手最致命的打击,这完全就是实用派的战术,不同于大多数普通弟子容易出现的花架子……如果不是他的品行太过低劣,倒也的确能算得上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了。

    只是让我不解的是,既然这么有潜质,那以前只要多努力一把,早就可以成为精英弟子了!为何一直隐忍到了现在?”

    “所以也就是说,在他失踪的那几个月里,也许正是发生了什么事,才让他不得不去变强——”天绝道长压低了声音,“我一直都觉得,要查清那小子的秘密,就应该从那几个月入手。至于他自己做出的口供,什么云游四方的高人前辈,很明显就是在扯谎!

    但是,那极柯却一直极力反对我们对他碎星派的弟子用搜魂术,他说这样,是对那个小子极不尊重……哼,可惜尊重,却是尊重不出真相啊!”说到最后,天绝道长意味深长的将目光投向了看台。

    阮石又一轮的攻击,再一次被孙二花挡了下来。他在歇过一口气后,很快就提起掌法再次进攻。

    之所以到现在一直在用拳脚攻击,只因他心中对孙二花实是相当蔑视,要收拾她,哪怕仅仅是用出了一招灵技,都是对自己实力的侮辱。他也满心想在墨凉城之后,再次创下一个全场不用灵技的记录。

    孙二花仍是只守不攻。阮石既然不愿意用上全力,她自然也是乐得清闲。而且,她可以敏感的察觉出,阮石每一拳中的力道已经大不如前了。看来,那么一通高速抢攻,对他的体力确实消耗不小。这样下去,就更方便自己以逸待劳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那个阮石了,是吧?”虚无极冷冷的打量着赛场,声音中听不出情绪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虚无极掌门您瞧小徒如何?”碎星派掌门在一边诚惶诚恐的恭候着。

    虚无极冷哼了一声:“这实力说穿了也就一般。不过放在你们碎星派中,大概马马虎虎还算是个人才了。只不过一看见他,简直就是条件反射一样的让人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碎星派掌门暗暗松了口气。虽然虚无极仍是不看好阮石,但那也仅仅是在记着定天城拍卖场的仇,并没有断定阮石就是凶手,应该也不会接受玄天派那一边的搜魂术建议。

    半晌后,又听得虚无极道:“相比之下,我倒是觉得流影派那个女弟子有些意思。这场比赛的胜负,恐怕还很难说。”

    师清一就着虚无极的话意,也在一旁仔细观察了一番,沉吟道:“不错,那阮石攻得那么急,每一招也的确都有聚气级的实力,那个女弟子只有集气级,竟然也都能接得下来。而且开战这么久了,一点也没有表现出吃力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花她……竟然可以跟聚气级的修灵者拼得不相上下?”流影派掌门此时也是又惊又喜。继陈顾毅之后,难道流影派还会出现第二个人进入下一轮吗?

    擂台上。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为什么一个垃圾门派的蠢女人也这么难缠……”阮石恶狠狠的咒骂着。他此时已经累得气喘吁吁,不得不暂时停止了攻击,站在原地运功调息。

    对面的孙二花面无表情的打量着他,冷冷的吐出了一句:“打完了么?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阮石简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。那个孙二花现在这是在……挑衅他?!他已经被人看扁到了连一个集气级废物都可以随意挑衅了吗?!

    孙二花依旧是面无表情:“如果你已经打完了,那现在就轮到我了。”话音刚落,袖口中猛然扬起两道毒气匹练,破空直贯。

    阮石看得大吃一惊,原想她就算攻击,也最多是小儿科的五灵咒法,没料到第一下就是这样实打实的硬招。仓促回避下,身子只来得及大幅度的朝后一仰,几乎已经与那毒气匹练平行,两道紫影在耳边嗖嗖而过,但总算都是有惊无险的避了开来。刚要重新站起,脑中忽然冲上一阵晕眩,脚底猛一踉跄。要不是他及时克制,险些便要一跤坐倒在地。

    孙二花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,只是在她施展过刚才的攻击之后,再也没有人会用轻视的眼光去看待她那张平板的脸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是一名毒师。”孙二花再次开口了,“这是我家族的祖传秘术,我一直都在暗中修炼,就连流影派的师兄弟也是不知道的。在此之前,也从来都没有人见识过我的真正实力。”

    在孙二花空置的双手中,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面用毒气幻化出的盾牌,还有一把同样是毒气幻化的长剑。

    “在第一轮就抽到一个毒师作为对手,阮石师弟,只能说是你的运气不太好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