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17.第317章 抽签定对手(下)
    “这……这真是太遗憾了!”那裁判的脸都白了,“没有想到,抽到死亡数字的竟然是我们的司徒煜城选手!其实不瞒大家说,当初,我也在他身上押了一个月的饭钱……现在,也许我们只有祈祷,墨凉城选手会在赛前突然身体不适了……”

    虚无极不满的清了清嗓子,一道凌厉的目光直直扫向裁判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不不,我是说,希望司徒煜城选手能够虽败犹荣,为我们呈现出一场精彩的比赛!”那裁判吓得一哆嗦,连忙改口。

    “四强”一转眼就剩下了三个。司徒煜城已经被彻底剔除了名单,押了他的弟子纷纷开始不情愿的掏钱,手头还有闲钱的弟子,不甘心就这样输得血本无归,纷纷开始改押他人。

    “宁欣师妹,这次你准备押谁?”金峡推了推唐宁欣。

    “啊?可是我已经没有钱了啊!”唐宁欣忙不迭的摆手。

    “我借你!我就问你准备押谁?”金峡为了借助瘟神的能力,此时也真是拼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唐宁欣的目光仔细的在参赛选手之间打量了一遍,又抬起头看了看白板,“邢树珉吧。他是焚天派的人,实力应该是最有保障的。而且,他只要赢下了第一轮,到时候就能自由挑选对手了,胜率应该会比其他人都要高,我就押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押楚天遥和叶朔!”唐宁欣这一本正经的分析,金峡根本没往心里去,在他心里就只有一个概念,押跟唐宁欣相反的!一定可以押中一个!

    “下一个,幻光派姜碧莹。”那裁判好不容易才从先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,继续报出了下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姜碧莹一边在抽签箱中翻找着,同时心中也是叹息不已。同样都是幻光派的,如果抽中8号的是自己就好了。反正她不管抽到谁,输的概率都是很高的,但是司徒煜城和自己不一样,他是完全有能力走得更远的人啊!这一次,真的是可惜了。

    最终,姜碧莹抽出了4号的签球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,碎星派沈雅婷。”

    沈雅婷抽到的刚好就是3号,她们两个也在最短时间内被匹配到了一组。

    扫了姜碧莹一眼,沈雅婷傲然的一甩长发,缓步下台。之前在竞技赛时,姜碧莹姐妹是合力斗她一个,才勉强打成了平手,并且还是由她稍占上风的。现在在擂台上既然是一对一,赢下这一场还不是十拿九稳?

    果然,还是要输了……姜碧莹叹了口气。但很快,她的双拳猛然握紧。

    就算是输,我也一定会拼上全力的!我要为司徒师兄争这一口气!

    “下一个,碎星派阮石。”

    此时,那抽签箱中已经只剩下了五个签球。阮石拿起这个,又放下那个,只可惜这密闭的抽签箱,没办法用戒指进行探测。他只能默默祈祷,千万不要是12号,或者13号,尽管他现在已经突破到了聚气级,但是面对楚天遥和邢树珉,他还是完全没有把握!

    目前,大部分的选手都已经定下了对手,剩下的也就只有流影派的两名路人弟子,还有潜夜派的周建和秋若蕊了。

    除了周建,其他三个他都有必胜的把握。就算是周建,拼一把应该也能胜得过。千万要抽到这四个人中的一个啊!

    “9号,10号,9号,10号……”阮石反复的默念着,终于是将一个抽签球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9号!”阮石大喜过望。看来自己的运气还是可以的啊!现在就等着看谁会是自己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,潜夜派周建。”

    周建抽到了12号。

    “哈,我输了。”周建朝着楚天遥的方向看了一眼,暗暗摇头苦笑。就像刚刚的阮石一样,他同样是在祈祷着自己抽到10号,只不过,似乎他的运气并不是那么好。可能因为他曾经被唐宁欣追求过几年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,潜夜派秋若蕊。”

    对现在的秋若蕊来说,抽到几号已经没什么差别了,她已经输成了定局。

    抽签顺序正是按照七大门派在竞技赛上的排名而定,虽然前期是全凭运气,但越是排在后面的门派,其实就越是全无选择权。

    秋若蕊抽到了13号,虽然对手是邢树珉,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。反正输给谁不是输呢?

    “下一个,流影派孙二花。”

    孙二花抽到了10号。阮石冷冷的瞥了孙二花一眼,她的事情,自己倒也是稍稍了解过一些。

    孙二花是流影派中的一名普通弟子,但性格稳重的她,修炼基础也一直非常扎实。可以说纯论实力的话,她是比杨浩还要强上一些的。之所以一直停留在普通弟子的身份,只是因为她始终都没有机会参加精英弟子的考核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,孙二花虽然已经拥有了跻身精英弟子的实力,但是每一年的考核,她不是自己忽然大病不起,就是老家那边有急事找她回去。有一年好不容易万事俱备,她却偏偏在考核前的一次历练任务中,不小心跌下山沟摔断了腿。

    根据潜夜派的小道消息,是因为孙二花在第一次准备参加考核前,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唐宁欣,所以才导致她一直都参加不上考核的……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个女人,会是一个很好的立威对象。阮石暗暗盘算着。有精英弟子的实力,却没有精英弟子的头衔?这岂不是就跟现在的我一样么?这一战,我一定要胜得干净利落,让所有人都看看我的实力!

    虽然胜下这一场之后,下一场多半是没戏了……阮石看了看相邻的第六组,按照规则,第二轮他基本上就要跟楚天遥打了。不过只要自己能在他手上撑过足够多的回合,到最后即使是输,也一样是虽败犹荣!

    在孙二花抽签之后,陈顾毅已经不用抽了,抽签箱里已经只剩下了6号签球,那自然是唯一属于他的号码了。

    “啊?我竟然要跟罗帝星打?这不纯粹是找死吗?!”陈顾毅看到自己的名字在白板上,和罗帝星被连成了一线,顿时吓得两股战战,连口吃都吓好了,两只手搁在膝盖上不停的打着哆嗦。等到这一战真的打完,他的四肢有多少还能属于自己?

    “兄弟,你就安心的去吧,你的棺材我会给你准备好的。”杨浩拍了拍陈顾毅的肩,幸灾乐祸的低语了一句,这时候他已经庆幸自己被淘汰的早了。

    “别啊……”陈顾毅都快急哭了。

    孙二花叹了口气,刚才陈顾毅和杨浩一直在下面聊天,一看他们就是没好好听过裁判之前说过的话。这时也只好主动打圆场道:“可是他不是已经弃权了吗?运气好的话,你应该会被轮空。”

    “轮空……是什么意思啊?”陈顾毅怔怔的看着孙二花。此时这位貌不惊人的师姐简直就是他唯一的救星。

    “轮空就是……就是在第一轮你就没有对手了!可以直接晋级!当然,我是说如果你运气好的话。”孙二花说这话时也没多少底气。

    毕竟罗帝星弃战直晋一事,完全是个突发事件,谁也不知道最后长老们会怎么安排。说不定他们会默认陈顾毅必然输给罗帝星,直接取消这第三组的比赛,到时剩下的六组也就不存在轮空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但是不管怎么说,你的命都是保住了。”张伟也拍了拍陈顾毅。

    “好,现在七组的对战选手都已经确定了。”那裁判兴致高昂的走到白板前,“第一组,玄天派叶朔对破月派赵青;第二组,碎星派沈雅婷对幻光派姜碧莹;第三组,破月派罗帝星对流影派陈顾毅(陈顾毅在台下哀嚎:说好的弃权呢?!);第四组,焚天派墨凉城对幻光派司徒煜城;第五组,碎星派阮石对流影派孙二花;第六组,玄天派楚天遥对潜夜派周建;第七组,潜夜派秋若蕊对焚天派邢树珉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这样的阵容我很想说,其实第一轮的胜负几乎已经完全没有悬念了。但是,各位观众也不要失望,相信各位选手,他们还是会带给我们一场场精彩的比赛!司徒煜城,虽然我还是为你感到非常遗憾……”

    “下面,再重申一次比赛规则,比赛中禁止杀死对手,可以使用武器,但不可以使用隐藏武器,比如藏在衣袖中的短刀,或者毒针暗器一类。

    以下三种情况视为失败,第一种,跌出擂台范围;第二种,倒地计数十次后仍然无法起身;第三种,主动认输。一旦选手认输,对手不可以继续进行攻击。

    赛程中禁止服食丹药。此外,每位选手每胜一轮,可以为所在门派赢得25分。好,那么接下来,我们立刻开始第一组的比赛,玄天派叶朔对破月派赵青!”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那是一道灵力光刃划破天空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道灵力光刃划过天空的速度极快,几乎没有人看清光刃的具体模样,只觉得白光一闪,随后就看见赵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坐在地上的赵青似乎想要回击,但又像是忌惮着什么,以至于在观众看来,他就像是被施了定身咒那般定住了身形。若是叶朔现在趁此时机再放出一个灵力光球,必然能把赵青直接轰下擂台。

    但赵青却并没有给叶朔这个机会,他直接冲着裁判大声喊道:“我认输!!”

    这场比赛几乎是刚开始就已经结束,众人虽然早已预料到赵青会败,却没想到竟是败得如此迅速,简直就像仅仅是走了一个过场。这么短暂的比赛,简直让人连喝彩的兴致都提不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叶朔击败赵青的过程干净利落,但由于对手太弱,仍然有不少人认为他是撞大运晋级的。其他参赛选手对他也并未升起太多的重视。

    “本场比赛……胜利者是玄天派叶朔!”那名裁判过了半天才后知后觉的宣布结果,一面自行转过身,在叶朔的名字下方描出了一条红线,至第一组连接线中点时,继续垂直延伸,这也是他作为第一组胜利者的标志。

    等到第二组也分出胜负时,他的名字就将会和另一位胜者被连接在一起,那也将是他第二轮比赛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那么,下面开始第二组的比赛。碎星派沈雅婷对幻光派姜碧莹,请两位选手上台!”

    第二组的比赛不出意外的引起了一场骚动。只因这两人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女,支持率几乎是不相上下。再加上她们的胜负与自己的收入无关,自然可以用平常心去凑一凑热闹了。

    “姜碧莹……是吧?”擂台上,沈雅婷却没有立刻动手,指弯轻绕着自肩头披下的发丝,目光倨傲的打量着对面的姜碧莹,“竞技赛的时候,你们幻光派全程都跟玄天派在一起行动,看样子,跟他们的关系是很好了?”

    “这关你什么事?”姜碧莹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。这场比赛她的压力很大,为了幻光派的荣誉,她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就是只许胜不许败。现在她的每一根神经都处在紧绷状态,没工夫去听那些指桑骂槐!

    沈雅婷一声冷笑,眼波流转,语气依然轻柔:“玄天派跟我们有血海深仇,你既然是他们的朋友,那就同样在我们的复仇之列。这场比赛,如果不想吃太多苦头的话,我劝你还是趁早认输吧。我的实力,在竞技赛的第二夜,你应该是早已经领会过了,不是么?”

    姜碧莹目光清冷,直视着沈雅婷:“正因为早已领会,我倒想看看,你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我吃苦头!别再说那么多废话了,你要是再不打,那我就先开始了!”说话间已经抽出了她的招牌寒月弯刀,刀锋所向,一往无前!

    “冥顽不灵!”沈雅婷一招手,在她身侧自动漂浮起了片片花瓣。迎风傲立,翻卷开层层肃杀。

    此时在沈雅婷眼中,沉埋的是一种有如实质般的恨意和怨毒,那是足以将她这张美丽的脸,都映照成蛇蝎之貌的狰狞。

    “姜碧莹,虽然这是比赛,我还无法杀死你,但是,我一定会让你品尝到一场难忘的地狱盛宴,作为供奉给嘉祥师兄的祭奠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