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16.第316章 抽签定对手(上)
    抽签定对手,这对于所有弟子来说都不陌生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曾经参加过任何一届的门派大赛,就会知道,这早已经是定天山脉的传统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今日这抽签结果也牵动着所有人的心。那些为了下注,曾经一掷千金的弟子都在苦苦祈祷,希望他们所押的选手运气不至于太坏,千万不要在第一轮就遇上太强的对手。

    由于抽签一事全凭运气,各大门派的掌门就算是有心想帮自己门下的弟子,也是插不上手,他们所受的煎熬也不比其他观众少。

    叶朔深吸了一口气,他反而并没有什么心理压力。这一次够格参加擂台大赛的所有选手,他也暗中分析过他们的战斗力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,第一轮不管遇上谁,他都还是有着一战之力的。

    并且,除了那一对公认的冠亚军,其他人哪怕就是“三强”之一,他敢说自己都有八成的把握立于不败之地!

    这样的心态,虽然未免又是“傲”了一些,但既然这是对敌我实力的自知,而非自满,那么偶尔“傲”上一回又有何妨?

    至于“四强”的赌注,叶朔也有所耳闻,不过却并没有去参与。虽然他的性格一向爱凑热闹,但这一次倒还真是不太好下手。

    押自己?那毕竟是第三名的赌注,未求胜先求败,这样是多么的没有出息;押司徒煜城或者楚天遥?这不是在诅咒他们拿不到冠军吗?押邢树珉?他为什么要拿自己的灵石,去押一个对头门派的弟子?

    总而言之,第一轮的对手是谁,虽然叶朔并不如何看重,但既然参加了比赛,谁又不想走到最后呢?因此他一方面期盼着可以有一场精彩的对决,一方面又不太希望真的遇到太强的对手。如此矛盾的心态,让他连祈祷都没办法做了。

    随着一连串的锣鼓声,赛前抽签,也终于是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裁判是一名二十来岁的普通弟子,也许是因为在这样的赛场上,年轻人和年轻人之间更有共同话题,比年迈的长老们更擅长煽动现场的气氛。反正擂台大赛的胜负一目了然,也不需要多么丰富的经验。

    再加上七大门派的掌门都还在下面看着,就算真出了什么问题,他们自然也会第一时间处理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观众席,与前一天一样,仍是以门派划分为七个方阵。所不同的是撤去了高空的评委席,每位掌门都是和门中长老一起,坐在了观众席的第一排。

    此时,这名裁判正在吃力的将一块巨大的白板推到场外一角,白板最高处分别列出了1-14号数字,1号和2号的下方各自延伸出了两条竖线,又被一条横线连接在了一起,接着是3号和4号为一组,5号和6号为一组,以此类推。

    白板前方不远处停着一张方桌,方桌上放着一个红色的抽签箱,开口仅有一人手腕大小。

    “现在大家都已经看到了,在我身边摆着的这一只,可以说能够决定你们命运的抽签箱!”那裁判果然是热血的年轻人,一项抽签规则也能说得声情并茂。

    “在这只抽签箱里,一共放了14个抽签球,每只上面都标有数字。稍后大家按照我报到名字的顺序,逐一上前抽签,抽到相邻数字的为一组。

    由于本次比赛的参赛者共有14人,共分为七组,也就是说,第七组的胜利者在第二轮将会被轮空。对此,我们给出的调剂方法是,在第二轮结束之后,这名被轮空的选手,可以在第二轮的四名胜利者当中,任意指定一人进行挑战,以决定稍后进入第三轮的晋级人选。

    四轮比赛,共分为四天进行,在抽签结束后,我们就将立即展开第一轮的比赛。首先预祝大家都能够取得理想的成绩。好,那么第一位选手,焚天派墨凉城,可以上来抽签了!”

    墨凉城缓步走上台,真正说起来,他才是在抽签中最没有压力的一个。因为,他只会带给别人压力。

    当墨凉城正在抽签箱中缓缓掏摸时,那名裁判也是激动得瞪大了双眼,他的声音被话筒传递到了四面八方:“墨凉城选手作为本次比赛公认的冠军,相信大家一定都不希望在第一轮就跟他抽到一组吧!不过,在十三名选手当中,这个倒霉鬼终究还是要有人做的!那么,墨凉城选手究竟会抽到几号签球呢——?”

    这个裁判很明显就是在幸灾乐祸……!这是十三名参赛选手一致的想法。

    终于,墨凉城缓缓的将一只抽签球摸了出来,在球面上,端端正正的刻了一个“7”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。在这个时候,8号俨然已经成为了魔鬼的数字。谁抽到8号,谁必输无疑。

    当裁判在7号的竖线旁端端正正的写上了墨凉城的名字后,对照着名单,继续宣读道:“下一个,焚天派邢树珉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抽到8号吧,让他抽到8号吧。这两个焚天派怪物自己去争吧。”此时有不少人都在暗中祈祷。

    邢树珉抽签的速度很快,几乎是在抽签箱中刚摸起第一个球,就很快的拿了出来,球面上是一个清晰的“14”。

    押了邢树珉的人都悄然松了一口气。并且邢树珉作为第七组的选手,只要他赢了,在第二轮就可以随意挑选对手。晋级的几率也就更高了,说不定到时他真的可以拿到第三!

    “下一个,破月派罗帝星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避之唯恐不及的8号,也许罗帝星却是最想抽到的一个。在抽签箱中反复掏了又掏,最后才下定决心般的取出一只,球面上的数字是“5”。

    罗帝星眉头一皱,下一刻,他就已经把抽签球狠狠的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哼,我根本就不想跟那些废物浪费时间!有资格当我对手的,只有墨凉城一个!”

    那裁判辛辛苦苦的追了被砸到地上,又一路滚远的抽签球半天,才总算将它捡了回来。看了看白板,小心翼翼的提议道:“那……罗帝星选手直接晋级……?”

    这句话的意思,也就是罗帝星在前三轮可以全都不用打,直接弃权晋级,在最后的冠军战中,再跟墨凉城分个高下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谨慎的讨好他,是因为这名裁判以前就看过罗帝星的比赛,对他的毒辣手段心有余悸。生怕让他一个不满意,他也会拿自己开刀。

    罗帝星视线朝着其余参赛选手冷冷一扫:“怎么,有哪一个人不满意么?”

    参赛选手们顿时连连摇头。罗帝星的确是有打到冠军战的实力,这样做也不能算是给他开后门。并且对大部分选手来说,罗帝星不参加才是最好的,一方面自己的晋级机会可以得到增加,另一方面,是他们可以完完整整的走下赛场!

    当然,这里还是有个别人不满意的。楚天遥此时就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罗帝星,你竟然就这样弃权了……!你太看不起人了!我本来已经打算好了,要在这次的比赛中打倒你,一雪前耻……!

    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之后,楚天遥才稍稍冷静了一些。

    算了,只要我能够打败墨凉城,到时以准冠军的身份邀战,我就不信,你还会不上来跟我打!

    在获得了所有参赛队员的一致通过后,那裁判也是悄然松了一口气,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抽签球,小心的询问道:“那我可以先把你的名字写上去吗?这也是为了防止,到时参赛选手理不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罗帝星冷冷甩下一句:“随便你。”撇下了那裁判,自行下台。

    场上的观众都是看得大气也不敢喘。血罗刹真是够狂啊!这要是换成其他人,谁敢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这么嚣张?

    “那么有请下一个……”那裁判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,“破月派赵青。”

    赵青抽出了2号的签球。

    在所有参赛队员中,赵青的实力可以说是垫底的,仅次于流影派那两名路人弟子。因此一见他抽到2号,有不少人都是心思活动,盼望着自己可以抽到1号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,玄天派楚天遥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不是8号……”尽管楚天遥自信十足,在这关键性的第一轮,他还是难免生出了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抽签球上的“11”时,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,玄天派叶朔。”

    叶朔在抽签箱中简略翻找了一下,就随便抽出了一只刚好送到手边的签球。

    “号码是1号!这么说我的对手……就是那个破月派的赵青了?”叶朔望了望白板,一时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可真是撞到大运了!第一轮的对手这么弱!这一次是稳晋级了!”这是响在大部分观众之间的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叶朔啊,但愿你这样的运气能一直维持下去,然后一直杀出重围拿到第三!这才对得起我押在你身上的灵石啊……”也有小部分押了叶朔的人正在暗暗庆幸。

    “朔儿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啊。”天绝道长笑眯眯的看了看了尘道长,“下一个就该轮到煜城了,但愿,他也能抽到一个好对付一些的对手啊!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家伙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追求了?”了尘道长因为叶朔的好运气,此时也是乐得合不拢嘴,忍不住就跟这位老友说笑起来,“要是煜城知道师父对他这么没信心,那可是会打击他参加比赛的积极性的啊!”

    “你也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天绝道长翻了个白眼,“是啊,以煜城的实力,绝大部分的选手他都是可以应付的。现在罗帝星也弃权了,我就希望,他别抽到那个被诅咒的数字……”

    “下一个,幻光派司徒煜城。”

    司徒煜城的抽签,和邢树珉一样的干脆迅速。

    甚至他对号码看都没看,就直接将抽签球面向了裁判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上面,是一个龙飞凤舞的“8”。

    顿时,裁判的下巴就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全场寂静。

    司徒煜城也意识到了气氛的怪异,迟疑着看了一眼抽签球。这一看,他的心情顿时也变得复杂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这个数字正式登场亮相之后,司徒煜城自己还没怎么样,观众席上已经彻底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我去,司徒煜城完蛋了!你们准备给钱吧!”下过注的弟子反应最为激烈。

    “司徒煜城啊!我可是把全部的家当都押在你身上了啊!你怎么偏偏就抽到了魔鬼签呢?”场上押了司徒煜城的弟子是最多的,此时他们已经连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啊!为什么!”潜夜派的观众席上,唐宁欣正在抱头尖叫,“我一看他就觉得是个挺有本事的人,所以才押了他啊!他的手气怎么就这么差呢?!”

    旁边的一名女弟子拍了拍她的肩:“可能就是因为你押了他,所以他的手气才变差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欣的运气,那真的是已经差出了一种境界。凡是她想做的事,基本上就一定会失败。更可怕的是,她这种霉运还会传染到其他人。她去过的饭馆,接二连三的都倒闭了;她撮合过的情侣,没有一对能够修成正果;她支持的选手,就算是再有实力,最后多半也会大爆冷门输掉比赛。

    并且,唐宁欣的乌鸦嘴,简直灵验得堪比八卦师……因此唐宁欣在潜夜派有“移动的瘟神”之称。也因此,潜夜派有不少人本来想押司徒煜城,就是因为看到唐宁欣押了他,这才连忙硬着头皮改押其他人,总算才躲开了这个瘟神辐散开的霉运。

    “他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差呢?!”天绝道长正在捶胸顿足,此时他看上去就像被雷劈了一样。

    是,8号倒霉鬼终究要有人做,但是为什么偏偏是煜城?!煜城绝对是有实力的啊!他能够被提名“四强”,就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,如果不是在第一轮遇到墨凉城,他完全是有机会杀进前三的啊!现在全完了,他注定要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了!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……”叶朔的运气和司徒煜城真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了尘道长这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只能徒劳的安慰道:“想开一点,就算第一轮没遇到,说不定第二轮、第三轮,也还是会遇到的。那样的话,不就更是白高兴了一场……?”

    这段明显是往别人伤口上撒盐的安慰,换来了天绝道长一阵更激烈的捶胸顿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