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13.第313章 赛程第三天
    流影派的灾难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趁着焚天派在瓜分巨魔的经验值,无暇他顾,流影派剩下的四名队员连忙连滚带爬的逃出了环夕洞。

    紧跟着就是“砰砰”几声,跑在后面的三人都撞到了忽然刹住脚步的陈顾毅背上。

    而陈顾毅,正面露惊骇欲绝之色的凝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“真是弱小的美食啊。就让我不客气的收了你们吧。”在他们对面,罗帝星狞笑着抬起了彩虹罗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功将流影洗劫一空的破月派,很快却在另一次的狭路相逢中“出师不利”。

    最初的时候,一切还是在依照正常程序进展的。

    “罗帝星?!”潜夜派众人一时如临大敌。自天澜秘境一战,秋若蕊和其余的几个幸存弟子都曾将罗帝星的残暴向同门转述过,当时自是掀起了一致声讨。不过现在当着人前,恐惧的心情自然还是远远超过了愤怒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受比赛规则限制,自己等人还不致有生命之险,但如果他还记着天澜秘境的仇,直接把他们几个卸掉一条胳膊或者一条腿,那也比直接被杀好不到哪里去啊!

    “咳,罗师兄,大家走到这一步,都不容易……”周建将吓得瑟瑟发抖的秋若蕊护在身后,一边小心的尝试着和对方谈判,“如果我们主动交出经验值,你能否承诺,稍后不会对我们动手?”

    不能为枉死的师兄弟报仇,还要向这个杀人凶手低头讨饶,周建恨哪!但是形势比人强,他就算再不甘心,为了自保,也为了队友,他都必须选择退让!

    罗帝星目光倨傲,就如同是在审视着一群蝼蚁,淡淡答道:“如果你们足够识相的话,我自然也懒得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周建咬了咬牙,正要忍痛掏出彩虹罗盘,一旁的唐宁欣忽然奔出了队伍。

    “罗师兄,我的经验值都给你,不过你可以给我签个名吗?”唐宁欣双眼中不断的冒着桃心,“就签在我这件衣服上吧!啊!还有我能再跟你握个手吗?你不知道,我一直都特别特别的喜欢你!第一次能这么近距离的看到你,我觉得好幸福啊!

    对了,可以给我留个联络方式吗?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打扰你的!我就是希望我喜欢的人可以在我的玉简里存在着。啊,还有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在唐宁欣不断拔高的崇拜下,罗帝星的脸已经是一阵阵的剧烈抽搐。

    由于这定天山脉中热情的女弟子太多,导致他对女人渐渐变得非常忌讳。要是像秋若蕊这样对他畏若蛇蝎的,或者沈雅婷和赫连凤那样敢跟他公然叫板的,那还可以正常的当做敌人对待。但他一向就是拿那群会围着他拼命尖叫的女人最没辙。

    当唐宁欣越说越激动,最后甚至扑上来要摸他的时候,罗帝星吓得直接后退了一大步,然后,掉头就跑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宁欣,你立功了!”在唐宁欣为没能要到罗帝星的联络方式而黯然神伤时,潜夜派的几名队员忽然都神情激动的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啊?”唐宁欣一脸状况之外,还没等她回过神来,周建已经百感交集的握起了她的手:“是你的花痴救了我们啊!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很快就推移到了下午。

    当整场比赛已经临近尾声的时候,破月派终于找上了玄天派。

    “楚天遥,是时候该做个了断了。你们所有人,一起上吧。”罗帝星第一句就直接下了战书。

    经过了昨夜之事,他对叶朔的忌惮已经大幅度降低。现在看来,虽然他体内可能的确存在着一种极其神秘而强大的力量,但那似乎并不完全属于他,又或者是,那同样不是他可以轻易动用的。否则的话,他也就不会任人欺压,而没有做出任何反击了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并不了解他这段心理变化过程,只觉得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。司徒煜城也开始把早已准备好的台词搬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罗师兄,这样不大好吧。十个打一个,传出去也实在是太难听了。在我们的队伍中,一直是以我和天遥,还有叶师弟为作战主力,你实在要打的话,就由我们三个接了吧!”

    这番话表面说来,虽然像是“我不占你便宜”,但那些低阶弟子真要上场的话,可是完全达不到什么“人海战术”的效果,完全就是去当炮灰,经验值三两下就得被吸收光了。司徒煜城也是出于为全队着想,才打算由自己三人应战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三个参赛以来的表现也还是摆在那里,到时就算经验值稍稍落后一筹,最后的得分应该也不会太难看。

    楚天遥脸色略显阴沉,在司徒煜城和叶朔已经战意昂扬的跨前一步时,他却是冷漠的退开了几步,淡淡道:“以多欺少,这不是我的作风。就算打赢了也没什么光彩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反而激怒了罗帝星:“打赢?大言不惭!你赢得了么?”绕开正面战场,直接向楚天遥展开了攻击。

    楚天遥仓促应战,叶朔和司徒煜城也连忙上前助阵。楚天遥虽是满心不愿和旁人联手,但情势却偏偏将他逼到了这一步。况且一看到叶朔,楚天遥就会想到他破坏了自己的突破,否则他现在也同样是聚气六段了,再面对罗帝星也不会那么狼狈。

    这突破受阻,如果是事到临头自己差了一口气,也还罢了。但如果是受到外力干扰,被强行中断,所造成的影响是非常严重的。

    在灵魂中留下的后遗症还是轻的,更麻烦的是在内心中形成阴影。假如今后每次突破,在临界点时都会引发恐惧,担心着是否会再次受到干扰,缺少了那一股一往无前的意志,还要如何冲过层层关卡?

    楚天遥现在就是正在时刻忍受着灵魂中的刺痛,应战越来越是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在罗帝星大占上风之时,忽然攻势一缓,随即便是闪电般的回身横扫,刚好将一道天降的灵力长鞭狠狠架开。

    那灵力长鞭逆向卷回,化作了片片花瓣被沈雅婷收起。四道身影随之从树梢降落,正是碎星派的四名队员。

    “手下败将又多了几个啊。一起上吧,总是一边倒的战斗也太无趣了。”罗帝星根本就没把碎星派的人放在心上,在他看来,不管再来多少,也都只是给他送经验值的。一边对阮石随意点了个头,算是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刚才沈雅婷忽然偷袭,也正是阮石及时传音提醒他,虽然他就算是不传音,自己也不会在那一招下吃什么亏,但这份心意总算还是可取的。

    然而,沈雅婷却并没有急于上场。

    “罗帝星,你真是太自满了,你真的以为我们会不做任何准备就找上你么?”说话间手印猛然变动,在玄天幻光和破月派众人脚下,竟然凭空扩散开了一个半径七尺的圆形阵法,阵法中金光缭绕,辐散开一股极强的束缚之力,众人一时竟都是感到灵力有些运转不畅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花了大半个上午才布下的陷阱,就等着你们自己踩进来了!罗帝星,我们碎星派被你抢去的经验值,现在也该还回来了!

    还有玄天派,嘉祥师兄的仇,之前还没来得及好好跟你们算。虽然执法队不能制裁你们,但这笔人命债,我们可是记得清清楚楚!”沈雅婷挥手再次招出漫天飞花,半空中组合成了几杆锋锐的长枪,便要对阵法中的参赛者同时展开攻击。

    但在这一块战场上,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”也真是被发挥到了极致,还没等沈雅婷的攻击出手,几道灵力气浪忽然破空而来,准确的贯穿了碎星派四名队员的身子,那威风凛凛的阵法也在同时消散。

    山脚的暗影后,焚天派缓缓现出了真身。

    “阮石,你这个天杀的总算给我逮到了!”郭阳云一见到阮石就气不打一处来,两只拳头互相按得咔咔作响,“老子为了你这个混蛋吃过多少苦头啊!今天,你就全都给我补偿回来吧!”咆哮声中,十指化为了十根狰狞的锁链,朝着阮石劈头盖脸的抽了下去。

    阮石毫不畏惧,一拳迎上,手中的戒指自动结成了一圈无形的屏障,锁链一经撞上,立刻朝四面八方无规则的反弹了出去。但看在旁人眼中,倒像是他英勇无敌,一拳就将所有铁链都打飞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老子倒不信这个邪了!”郭阳云怒吼一声,迅速的将锁链重新归入控制,再一次朝阮石抽了下来。

    阮石不退反进,迎着锁链径直杀向了郭阳云。十条锁链在他身侧交相飞舞,有如天罗地网,然而阮石只是提掌斜劈,总能阻住锁链近身不得。这黑市的戒指,也的确是一件集攻防于一体的利器。

    郭阳云眼见着拦不住,怒吼连连。阮石却不去理他发狠,抬起手指对准了郭阳云面门,一道道闪电从戒指中悄然生成,又顺着他的指尖激贯而出,耀眼的雷霆直逼郭阳云。

    “探测!”正面是雷电的进攻,而由于他双指的角度,戒指上方的红宝石刚好是正对着锁链一侧。一片朦胧的红光散发开来,将一条条锁链同时笼罩在内,同时飞快的解析着这些锁链的本质成分。由于强烈的日光直照,这一点微弱的光芒,对在场众人来说也是微不可察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锁链,说到底还是由你的手指构成的……”探测结果很快就被反馈回了阮石的脑中,“只不过是一种特殊的灵力运用方式,再经过一些五灵元素的组合加持……倒也的确是一种挺新鲜的灵技。不过既然知道了本质,那就好办了——”

    阮石收起了雷电佯攻,借着一个挥手的动作,戒指与锁链出现了短暂的接触,一道红光从戒指中射出,悄无声息的没入了锁链之中。在确认攻击已经到位后,阮石足尖一点地,身形纵跃而起,从锁链的包围圈中撤离了出来。翻手掀起一股灵力,朝着前方扫荡而出。

    郭阳云见这攻击简直不痛不痒,正想再出几句讥讽,但他却忽然发现,自己莫名的失去了对锁链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十根锁链被那股灵力气浪一掀而起,嗖嗖数响,就如十条一飞冲天的黑龙般抖得笔直,阮石冷冷一笑,双手缓缓抬起,也同样摆出了与郭阳云相似的姿势。只不过郭阳云是手臂被锁链强行拽起,身不由己,而阮石却是已经掌控了局面,游刃自如。

    嘴角一扯,在朝郭阳云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后,阮石猛然反手下摆。令人惊奇的一幕也同时发生了,那原本是由郭阳云十指所化的十条锁链,此时却是全然不受他自己的控制,反而被阮石操纵得如臂使指,十条长龙呼呼生风,破空而下时,刚猛的凌厉感震人心魄。

    这要是全部砸在一个人身上,岂不是要当场即成肉泥?但郭阳云无法控制锁链的移动,竟然连将它重新转化为手指形态都做不到,只能绝望的看着十根锁链飞快的在眼前放大,难道他即将成为第一个死在自己攻击之下的人?!

    “郭阳云,就你也敢跟我横?我凭实力也能碾压你!”阮石这时才终于有了几分高调打压对手的畅快感,一连数月的魔鬼特训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郭阳云,焚天派大弟子,以前作为碎星派小炮灰的自己,见到他是不得不忍气吞声的。之前在拍卖场中,虽然用诡计暂时出了一口气,但很快也就遭到了来**天派更残酷的报复。直到今天,他终于是在所有人面前,用实力把这个曾经将他踩在脚底的人狠狠的压了下去,这才是真正的扬眉吐气!

    碍于比赛规则,他当然是不会就这样杀死对方的。不过若是能将郭阳云吓得屁滚尿流,他这个丑也就算是出遍了整个定天山,往后看他和焚天派还怎么抬得起头来?

    始终冷眼旁观的墨凉城,这一次终于是主动出手,一挥手直接将锁链震散,他的目光,也是第一次正眼落在了阮石身上。

    “凭实力?你有多少实力?又有多少是属于你自己的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