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02.第302章 含冤莫白
    “嘉祥师兄!”早已退出战场的付清,看着已经在地上躺了太久的林嘉祥,又看到叶朔惊惶退避的异状,也跟着走上前试探了一下林嘉祥的鼻息。下一刻,他就面无人色的惊跳了起来,指着叶朔失声惨呼:“叶朔,你竟然杀死了嘉祥师兄!”

    林嘉祥倒毙,以及付清尖声指控的画面,也在第一时间被呈现在了评委台前的光幕上。

    “嘉祥!”碎星派掌门一惊起身,瞪视着光幕中林嘉祥的尸体,嘴唇在极度的惊震下已是血色全无。

    “了尘,我碎星派的弟子死了!你的徒弟是凶手,他杀死了嘉祥!我要亲手宰了这个小畜生,为嘉祥报仇!”

    “极柯兄,注意你的言辞!”了尘道长也同样站起身,毫不畏惧的迎上了碎星派掌门的怒火,“我体谅你的丧徒之痛,但眼下事况未明,也不能凭你一句话就给我的徒儿定了罪!我相信朔儿的清白!”

    “事况未明?还有什么事况未明?”碎星派掌门咆哮着抬手指向光幕,整条手臂都由于愤怒而不住颤抖,“这战斗视频上显示的清清楚楚,就是在你玄天派那个小畜生打了嘉祥一掌之后,嘉祥就死了!他不是凶手,谁是?

    大家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啊,你当所有人都是瞎子不成?你为了维护你徒弟,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!”忍不住又转向虚无极喊冤道:“虚无极掌门,您可要为我碎星派做主啊!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虚无极在定天山脉一向说一不二,如果连他也认定叶朔是凶手,那么事情就没有转圜余地了。而自己又绝对不可能放弃这个故人之子,如此一来,岂不是要逼得他们和焚天派提前开战?

    玄天派和焚天派堪称世仇,数百年来爆发过无数次的争争斗斗。由于他们之间的仇恨,也直接导致定天山脉分裂成了敌对的两股势力。

    但是,正因为谁都没有把握完全胜过另一方,这份表面上的和平也才被一直维持到了现在。一旦大战真起,胜负如何暂且不论,又会连累多少无辜的弟子为此丧命?

    也不知虚无极是同样不想将战争提前,还是另有考量,此时竟是出奇的站在了公正的立场。凝视着光幕,缓慢的开口道:“此案尚有诸多疑点,尚待查明。单凭刚才的战斗视频,也不能断定那个玄天派的弟子就是凶手。”

    碎星派掌门急赤白脸,急得又想辩解,虚无极却是朝着他一摆手,淡淡道:“这样,你和了尘立刻动身前往现场,控制住所有涉事弟子,不要走脱了一个。再分别向他们盘问口供,务必要查清真相。”

    碎星派掌门急道:“只有我跟他两个人进去?那了尘一心维护他的弟子,就算是真相摆在他眼前,他也不会承认的!若是在我执法之时,那老家伙在边上一味阻拦,我该如何是好?能否请师清一掌门随我们同去,也算是做个见证?”

    他平时对虚无极向来言听计从,此次只因遭逢门派弟子横死,愤慨之下,竟是屡次出言驳斥。

    虚无极对这样的冒犯行为极感不耐,抬高了声音,以不容质疑的口气道:“其他长老还要留在这里维持空间运转,离开两个已经是极限了!你要是还嫌不够,可以再带几个执法队的人进去。何况你们在赛场中所做的一切,我们在这里同样能看得一清二楚,谅他了尘也不敢过于独断专行!”

    碎星派掌门看出虚无极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,如果自己再在这里婆婆妈妈,万一更将他推到了玄天派一边,那就一切全完了。因此心下虽是仍感不甘,此时却也不敢多言,狠狠一拂袖,当先跃下了评委席。

    赛场中。由于这一边的突发变故,原本各自为战的弟子都已经停了下来,三三两两的围拢到了叶朔和林嘉祥身边。

    “叶朔,你这个杀人凶手,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!”阮石表现得最是激动。

    叶朔冷冷的瞥了他一眼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自己发出的攻击,威力如何他很清楚,那一掌绝对是打不死人的!但是林嘉祥为什么会突然死了?刚刚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赫连凤就站在叶朔身边,她的心跳频率从事发起就一直居高不下。从小到大,她都还算是生活在和平中的,总以为流血仇杀不过是发生在故事里的惨剧。这还是她第一次真切的看到,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在她面前倒下去死了,而她最亲近的人却被所有人斥为凶手。

    撇开上次在天露泉,虽然她也见到过三位老者自相残杀而死,但那毕竟是三个陌生人,死因也与自己无甚相关,她最多是感慨一番。可这一次死的林嘉祥,他同样是定天山脉的弟子啊!这一刻她甚至连怎么呼吸都忘了。在场上众多的修灵者当中,她绝对是受惊最甚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“叶朔,这里是非之地,不宜久留,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!”赫连凤急急的拉了拉叶朔的衣袖。她不相信叶朔会杀人,但是赛场外的那些长老们会怎么想?说不定他们也像碎星派的那些弟子一样,正在向这边赶过来,要定叶朔的罪呢。

    此时要逃,又能逃到哪里?能逃多久?这些虽然都是很直观的问题,但在赫连凤被恐惧占满的内心中,已经考虑不到这么多了。她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念头:逃!

    “站住!杀人凶手,你想逃到哪里去?”阮石上前一步拦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!”叶朔狠狠甩开了赫连凤拉住自己的手,此时他自己的脑中都是一团乱麻,只有一个念头是清晰的:“我如果现在走了,这个杀人的罪名也就坐实了!我没有杀人,我要一直在这里等到真相大白!”

    正当双方为此僵持不下时,天空中忽然降下一道极强的灵力波动,瞬间将这一整片空间完全封锁。

    “一个都不许走!在场的统统有嫌疑!”

    随着天际一声断喝,嗖嗖几道破风声响过,碎星派掌门,了尘道长,以及五名执法队成员已经降落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执法队,是定天山脉所设的一处特殊机构。通常如果有两派弟子间发生了纠纷,双方严重争执不下之时,就可以申请执法队参与解决,类似于一些大城镇中的县衙。

    执法队成员通常都是一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,由七大门派中的一群特级精英弟子组成。在他们任职期满之后,几乎都会成为各自山门中的高等长老。并且在执法队中,也是有着更为优质的修炼资源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执法队都还是会秉公执法。但如果是被虚无极拍板定性了的案子,自然还是会照着他的意思来。这也足能见得,焚天派在定天山脉究竟是何等的权威了。

    空间封锁的那一瞬间,楚天遥就已经清醒了过来。由于这片天地间的灵气被完全断绝,他也从突破状态被强行打断,此时灵魂中不断泛起一阵又一阵的剧痛,连视线都有些模糊起来。勉强朝着事发地点看去,那个被他们围在当中的人正是叶朔……!

    是叶朔又闹出事来了!楚天遥恨得几乎将牙齿咬碎。为什么?!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?!明明就只差最后一点了,只差最后一口气他就可以突破了啊!!叶朔,该死的叶朔!他现在简直觉得叶朔就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了!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阮石正要上前控诉叶朔的罪行,碎星派掌门已经推开了他,径直走到叶朔面前,提掌直劈:“小畜生!我碎星派的弟子不是那么好杀的!下地狱去给嘉祥填命去吧!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反应极快,抢先拦在叶朔身前替他挡下了这一掌:“住手!现在此案还一句未审,你徒弟的命是命,我徒弟的命难道就不是命?我绝对不会让你动朔儿一下的!”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啊……楚天遥唇角渐渐渗出了血丝。听他们话中之意,是叶朔杀了一名碎星派的弟子,而那名弟子的尸体此时也就躺在他们的脚下。看到了尘道长对叶朔不由分说的维护,他只感到一阵心痛如绞。

    为什么师父可以这么断定叶朔没有杀人?如果今天出事的是我,师父也会这么维护我么?还是也会像现在这样,对我不闻不问呢……?

    身体的反噬,内心的痛苦,内外交击之下,“噗”的一声,楚天遥吐出了一大口鲜血。但即便是如此,了尘道长的目光依然没有转移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哈,你要证据是不是!好啊,那我就给你证据!”碎星派掌门尖笑一声转向叶朔,“小子,你敢不敢放开神识,任我探测?灵魂波动骗不了人,只要你曾经对嘉祥动过任何一点杀心,这都会在你的意识中最真实的反映出来!”

    叶朔咬了咬牙:“我敢!”虽然这是一种强烈的屈辱,但是他没做过的事就是没做过,他一定要证明自己的清白!

    “不行!”了尘道长拦下了正要上前的叶朔,坚决的反驳道:“灵魂是一个人的根本,如果你假借探测为名,趁机在朔儿的识海中搞什么破坏,我们也是防不胜防!这样做太危险了,我绝不答应!”

    碎星派掌门又是重重一声冷笑:“了尘,看来你是铁了心要维护你徒儿到底了?小子,你有这么相信你的师父,还真是你的幸运!那么你敢不敢用你师父的性命来起誓,如果你所说有半句谎言,你的师父就会遭天打五雷轰,七窍流血而死?!”

    “极柯!你太过分了!”一向好脾气的了尘道长也忍不住怒吼起来。

    碎星派掌门就像是抓住了把柄一般,冷笑道:“哈,看来你也不是那么相信你这个徒弟啊!你怕他应誓么?”

    在了尘道长气得浑身发抖之时,碎星派掌门再次抬手指向叶朔:“在案子还没有查清之前,我可以暂时不杀他,那么,最低限度,取消他的参赛资格!否则嘉祥的在天之灵也不会答应!”

    “我不服!!”了尘道长还没有开口,却是叶朔先发出了一声沉闷的怒吼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杀人!你们不是爱看战斗视频吗?那就去看看清楚啊!战斗视频里我出的是杀招吗?!不容我申辩就要定我的罪,凭什么?极柯掌门,我敬你是长辈,不论你想怎么调查,我都可以配合你!但是你也不可以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我头上!”

    “哼,是不是杀招能说明得了什么?谁知道你是另用什么卑鄙的手段害死了嘉祥师兄?”阮石尖刻的声音在一旁响起。“师父,自古杀人者偿命,嘉祥师兄他不能白死了!何况比赛中禁止杀人,这是一早就公布过的规矩,他胆敢明知故犯,那就是藐视规矩,藐视整个定天山!若不施以严惩,如何服众?!”

    “阮石,你什么都不懂,就不要在这里胡乱挑拨!”叶朔怒吼一声,一巴掌就向阮石脸上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碎星派掌门在半空中牢牢扣住了他的手腕:“小畜生,当着我的面,还敢行凶?之前说你杀了嘉祥你不承认,现在是给我亲手逮住了吧?了尘,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徒儿!”

    “我杀人了吗?!他既然管不住自己的嘴,我只是给他一个教训而已!”叶朔毫不客气的吼了回去,“你口口声声拿战斗视频说事,那就把战斗视频也给我看看啊!让我看看我到底是怎么‘杀了’贵派弟子的!”

    碎星派掌门怒道:“还看什么?再看一百遍也是你打死了嘉祥!执法队,你们还不宣布制裁吗?!”

    执法队成员面面相觑,还没等开口,一直蹲在林嘉祥身边默默检查的俞若珩忽然转过头道:“极柯师伯,请问林师兄以前有过什么慢性疾病么?”

    碎星派掌门不知她这没头没脑的问话是何意,冷哼一声道:“当然没有!嘉祥的身体一直都很好,怎么可能有什么慢性疾病?”

    俞若珩正色道:“根据我的检测结果,林师兄的死因是心血管爆裂而死。这是一种发生在激烈运动之后的自然死亡,与叶师弟无关。”

    碎星派掌门皱了皱眉头,最终仍是断喝道:“你说心血管爆裂就心血管爆裂吗?你跟那个小子一样都是玄天派的,你当然包庇他!玄天派的人都是一丘之貉!嘉祥是我看着他长大的,这么多年他都是好端端的,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心血管爆裂?”

    “那就申请公开调查吧!”俞若珩声音清脆,“您不相信我,由定天山脉公开调查出的结果总可以相信吧?如果最后的结论也是林师兄是自然死亡,那么叶师弟就是无罪的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