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99.第299章 赛场中的第二夜
    广阔的平原上,寂静得只能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终于,罗帝星默默的收起了彩虹罗盘,留下一句:“我很遗憾。接下来,你好自为之。”说完就带领着队伍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每个破月派弟子的心声都是:“罗师兄你怎么就自己全吸收了?也给我们留一点啊……”但是谁也不敢真正把这句话说出口。最后只能顶着一双双哀怨的眼睛,亦步亦趋的跟在罗帝星身后。

    赛场外的评委席上。

    “师清一,你破月派的弟子太过分了!”碎星派掌门拍案而起。

    看到弟子们此番的惨重损失,就像在他身上拿刀放血一样的痛苦。如今赛程已经过了一半,噬血龙又已经被打败,接下来就算是奋起直追,又能追回来多少?他们碎星派此番是败局已定,而这一切都是罗帝星造成的!

    师清一好整以暇的端坐在评委席上,淡淡道:“规则本就如此。不同门派的参赛队员可以相互战斗,夺取经验值,这都是被允许的。如果你碎星派的弟子有足够实力,你们也可以来打劫我破月派啊。”

    表面上说着这些官方的场面话,然而在她脸上,依旧满溢着呼之欲出的笑意。显然罗帝星在赛场上的大出风头,也是让这位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破月派掌门,真正的在同僚之间大长了一回脸。

    碎星派掌门几次话到口边又噎了回去,最后也只能狠狠一甩袍袖,憋着气重新坐了回去。师清一的话算是说到了他的软肋上,在他们碎星派,的确是连一个够格跟罗帝星抗衡的都找不出来,再争执下去,也只会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赛场中,玄天派和幻光派远远的站在山峰上,目睹碎星和破月落到这样的结局,渐渐都是露出了一脸高深莫测的笑容:“看来,噬血龙被抢还是有些好处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罗帝星,实力真的很强!”楚天遥凝视着下方空旷的平原,仿佛仍能感受到方才一场大战的痕迹,“看上去比他当年参加七大门派比试会的时候还要强得多了!不过这样也好,越是强大的对手,才越有打倒的价值——”垂在身侧的双拳狠狠握紧,胸中澎湃的热血烧得愈发旺盛。

    司徒煜城收回了视线,转向众人道:“如今噬血龙的经验一来一去,都落到了罗帝星手里。我建议,我们就放弃这些经验值吧。

    如果真要跟他对上,我们的胜算是很低的,万一一个弄不好,把手上现有的经验值也赔进去了,到时候再想追回来就难了!所以,还是保险起见,继续去挑选巨魔下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”姜碧莹很快的附和道。刚才碎星派的那两个,也同样是精英弟子啊!竟然连他的一招都接不下。如果是自己上场,一定会败得更快。

    众人各无异议。很快的选定了下一处狩猎地点后,便都是足不点地的朝着另一个方向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当其他门派纷纷离开后,碎星派这群大蚀血本的弟子对阮石都是好一通埋怨,大都是关于他当初为何非要死赖着巴结罗帝星,现在把大家害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阮石始终沉默不语,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。另外经此一役,碎星全员的彩虹罗盘都跌回了红阶初级,独他一人还停留在绿阶中级,这也是一条导火线。如果不是同队之间不能相互吸收,这些如狼似虎的队友估计早就把他吸得一点不剩了。

    大约是看他的“认错态度”还算良好,何况事已至此,再骂他一百句也不顶用,众人的怨气倒也渐渐缓和了几分。目前的当务之急,还是先尽快把级别再升上去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现在这点经验值,基本上是“一碰就死”,毕竟他们不是墨凉城,没有那种“巨魔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”的实力,为了保险起见,在正式狩猎巨魔之前,还得再去杀几窝小怪垫垫底。

    当沈雅婷和张家栋正在对照着地图决定路线之时,林嘉祥忽然阴阳怪气的说了句:“阮石师弟,依你说我们接下来该去哪里?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以对的阮石被问得一怔,茫然的抬起头:“为什么问我?雅婷师姐才是队长啊,接下来去哪里,自然也应该由她决定才是。”

    林嘉祥怪笑两声:“哪的话呢。阮石师弟主意多大啊!一般人还真比不过你。雅婷师妹,照我说你这个队长也趁早让给他,指不定将来,咱们还都得靠阮石师弟赏口饭吃呢!”

    “嘉祥师兄,这么说话多没意思啊!”付清忍不住为阮石辩解,“就算我们一开始没有跟破月派结盟,真等在赛场上撞着了,他们还是有可能来对我们下手的,这也不能全怪阮石师兄。事情闹成这样,阮石师兄也不想的,他现在已经很难过了,你就不要再这么含沙射影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嘉祥。”一向看不惯阮石的张家栋也难得的开了口,“这次罗帝星会唯独对阮石师弟手下留情,那也是因为他们早有交情,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稍微教训他几句就得了,什么让雅婷师妹把队长让给他,这种话也说得太过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方面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,另一方面,阮石说到底也是罗帝星的朋友,他还不想把这位师弟得罪得太狠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可不止是说他这个……”林嘉祥的笑容更加诡异。目光渐渐从阮石的脸上挪了下来,牢牢的看定了他手指上的戒指。虽然只是一个劲儿的怪笑不语,但他眼中的含义分明是在说:“阮石师弟,你懂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读懂他眼神的瞬间,阮石只感到全身一凉,一颗心空荡荡的旋转着直向下坠。林嘉祥的目光太过胶着,阮石生怕其他人也会顺着他的视线看过来,只能匆忙将戴着戒指的手藏到了身后。这样欲盖弥彰的动作落在林嘉祥眼中,也是让他唇角的笑意愈发扩大了。

    在阮石心中的戒备已经提到最高时,林嘉祥忽然又哈哈一笑,摆了摆手道:“没事,没事,是我口不择言了。阮石师弟,师兄给你道歉了啊!”这场小风波也就到此平息,众人既不了解他们之间的暗流涌动,自然是谁也没有多想,又继续研究起了下一步的狩猎路线。

    但是,阮石却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。跟破月派闹翻的事他已经没心思再想了,现在他满脑子都是林嘉祥刚刚那个诡异的笑容,以及,他意有所指的几句暗示。

    他知道了……?!他知道了什么?又知道了多少?!

    在破月派和碎星派的同盟瓦解后,流影派和潜夜派的同盟也很快宣布了散伙。起因是当流影派千辛万苦的找到潜夜派后,看到他们正在与焚天派同路而行,认定他们已经背叛了自己。反正噬血龙已经捞不到了,临时同盟也没有了存在的意义,还不如各走各的。

    在笑呵呵的围观了一场联盟内斗之后,焚天派的弟子又笑呵呵的瓜分了潜夜派的经验值,结束了这一场闹剧。

    竞技赛进行到了现在,以彩虹罗盘的等级计算,各大门派的综合成绩原本是焚天派、破月派、碎星派包揽前三。但在各个联盟连经内斗之后,经验值也是来了一次彻底的大洗牌。

    碎星派是不用提,直接掉到了倒数第三,靠着阮石绿阶中级的经验值,他们总算才没有跟潜夜流影跌成一线。

    至于破月派,虽然罗帝星的个人成绩达到了傲人的紫阶初级,但门派中除了赵青,其他弟子都已经倒退回了红阶初级,综合评分自然是被拉低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依然保持着联盟和睦的玄天派和幻光派自然是大占优势。虽然之前对付噬血龙也损失了不少的经验值,但总比像其他人那样直接被打回开场状态要好得多了。经过了一个下午的辛勤耕耘,他们的成绩一举超过破月派,占据了第二和第三名。

    除了焚天派始终独占鳌头外,领先集团毕竟是挤进了两个玄天阵营的门派。看着师清一和碎星派掌门铁青的脸色,了尘道长和天绝道长笑得更开心了。

    傍晚。

    结束了一天的狩猎,玄天派和幻光派也开始做起了露宿的准备。几个主力队员则开始探讨起了第三天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的成绩排在第二,仅次于焚天派,”说话的是司徒煜城,“越到了这个时候,就越需要小心谨慎!现在各个参赛队员之间几乎已经达成了一种共识,第三天,是彼此狩猎的一天。但是我认为,我们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险。”

    叶朔给面前的火堆添了几根树枝,熊熊火光中,也映照出了司徒煜城一张沉稳的脸。

    “我们大都已经达到了青阶初级,而流影,潜夜,碎星这三派相当于是重新开始了,就算他们在明天之前达到黄阶,这种程度的经验值对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。至于破月派,罗帝星是紫阶初级,虽然这是很大的一笔经验值,但是,我始终不赞成跟他正面冲突。

    焚天派呢?那就更不合适了。两虎相争,必有一伤,如果真的拼到了那种程度,其他正在为经验值疯狂的门派也一定会趁火打劫。到时候,我们这两天的辛苦就都打水漂了。所以我个人认为,目前最重要的不是想着如何升级,而是如何保住目前现有的经验值。

    最好的方法,就是不跟其他门派发生冲突,继续按照原定计划去狩猎巨魔。如果情况不发生变化的话,竞技赛的最终成绩大约也就是要照这个顺位排下来了。焚天派应该也明白这个道理,所以只要我们不去主动招惹他,他们应该也不会来招惹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叶朔和姜碧莹听着都点了点头。他们也不喜欢跟其他门派争夺经验值,要打架,尽可以在稍后的擂台大赛上打个痛快,现在还是先以求稳为主。

    “那也未必吧。”楚天遥偏要提出相反的意见,“我不犯人,谁能保人不犯我?再说焚天派是那么爱好和平的门派么?反正有墨凉城在,他们怕过谁?”

    提到这位定天山脉的第一天才,众人都是陷入了一阵沉默。这当中也许只有叶朔真正见识过墨凉城出手,根据他的判断,对方也的确有一个人打劫他们全体的实力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已经约定了不会在比赛中放水,叶朔还是觉得据他所知的墨凉城,并不是一个那么好斗的人。焚天派,应该是不会来打劫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当中有许多复杂的东西,都不是他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。现在盲目插嘴,只会让楚天遥再次嫌弃他的“头脑简单”。他也算是学乖了,有很多问题,就交给事实去证明吧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再说好了。如果焚天派实在要找麻烦,那我们也只有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只是,为防落后门派狗急跳墙,今夜我们还是加强戒备。”最终司徒煜城做了结语。

    当晚众人各自用过干粮,又在原地默默打坐调息了一会儿,却并没有立刻就寝。因为在他们当中,又有另一件事掀起了争议。

    “天遥,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突破吗?”司徒煜城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我们是第二名,同时也成了那些落后门派的眼中钉,有些人说不定等不到明天,在今天夜里就会过来找麻烦的!到时候一定又是一场苦战,我们还得分心照应你,这只怕是不合适吧。你能不能……暂时先忍一忍?”姜碧莹也是满脸愁容。

    楚天遥面色不愉:“亏你们也同样是修灵者。突破的契机千载难逢,这是我说忍就忍的么?”咬牙切齿的说完了这一句,他就独自走到了一棵大树下盘膝静坐,很快就进入了修炼状态,再不去理会众人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知道了,楚师兄,你专心突破吧。这里我们守着就行了。”当司徒煜城和姜碧莹仍想尝试劝说时,叶朔忽然主动开了口。却没有注意到楚天遥一听到他这句话,眉毛顿时就是剧烈的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叶朔!那以后我突破的时候,你也会寸步不离的守着我吗?”赫连凤的眼中忽然冒起了桃心。

    “啊?这个……哈,再说……再说……”叶朔尴尬的摸了摸头掩盖过去。

    既然叶朔都这么说了,幻光派的众人也不再反对。于是这轮班守夜的第一班,也就暂时交给了玄天派。

    月亮逐渐升到了中天,这也是夜最深的时候。

    寂静的夜晚,忽然被几声刷刷的破空声打破。

    “唉,果然是有人来找麻烦了啊。”叶朔伸了个懒腰,看着在面前列作一排的碎星派五人,也是第一时间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