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87.第287章 比赛开始,各方结盟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茂密的林中传来一阵细微响声。

    叶朔等人的身形连残影都不留一道的快速掠过,凶气四溢的蛮荒森林之中,只能听见轻微的树枝摇曳声,却始终看不到人影。

    这一行总共有十人,正是玄天派与幻光派。

    叶朔看着手腕上的彩虹罗盘,那是在阵法传送之前佩戴上的,用于计算比赛中所获得的经验值。

    在比赛中,每斩杀一个怪物,就会获得相应的经验。而所获得的经验值,都会在彩虹罗盘中直观的反映出来。按照从低到高的顺序,共分为“红橙黄绿青蓝紫”七种色阶。而现在他们手中的彩虹罗盘,都还只有一丝淡淡的红色。

    普通的小怪数量繁多,战斗简单,但所获得的经验值则是少之又少。想要获得一定数量的经验值,只怕是要在小怪中杀个天昏地暗,不知今夕是何年了。这些小怪的设立,为的是让一些实力并不强大的弟子,在比赛中的分数不至于太过难看罢了。

    而与之相对的,则是一种被称为“巨魔”的怪物,它数量同样不少,但每一个小区域仅有一个,形态多样,可以是一只巨大的鲤鱼精,也可以是一只体型如同大象一般的猛虎。

    “巨魔”攻击力强大,同样的,斩杀“巨魔”的报酬也十分丰厚,有着相当于数千小怪的经验值,所以想要提升经验值,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找“巨魔”下手。

    而“巨魔”中,实力最为强大,经验最为丰厚的,则是“噬血龙”!

    噬血龙,一种秉性极其凶悍的远古魔物。性喜阴寒,常年盘踞于地表深层的岩洞之中。世人极少能够有幸见其一面,就算“有幸”,绝大多数人也早已成为了噬血龙一顿并不能够吃饱的早饭。

    这种极危险的巨魔,就算是隆重的七大门派比试会,长老们也不会冒着这样的危险,将噬血龙搬来比赛会场。

    在比赛会场中的一切,皆是长老们以灵力构建出来的虚相。只是这噬血龙的虚相,同样有着与它本尊相同可怕的实力。同时,其他“巨魔”在被参赛队员“杀死”后,会再次的刷新出现,而噬血龙,却只有一次击杀的机会,它也只会在特定的时间里面出现。

    这也意味着,斩杀噬血龙在比赛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必要性,各大门派必然会对其争夺不休。其次,噬血龙凶悍无比,争夺之中,只怕会是噬血龙斩杀不成,反倒是被噬血龙除去,从而失去了比赛资格。如是这样,也确实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同时,噬血龙获得经验的途径极其苛刻,真正杀死了噬血龙,才能够获得全部的经验,否则就算是前期对噬血龙造成了巨大的伤害,如果最后噬血龙被他人斩杀,同样是得不到经验的。

    因此对于这样的比赛,战术上的策略不可缺。

    早在开场之前,玄天与幻光就已经结盟。虽说没有进行什么战术上深入的探讨,但也是心照不宣的得出了相同的策略——一切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毕竟枪打出头鸟,第一个打噬血龙主意的,若是没有做好万全准备,必将落得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茂密的丛林之中,还有五道身影正在足不点地的奔行。

    “按照我们的实力,如果跟其他门派正面冲突,是很难占据到任何优势的。要抢到噬血龙,唯一的方法就只有,先下手为强!”

    此时说话的是潜夜派的队长周建,“噬血龙还不知何时会出世,其他门派未必能等得了这么久,也许就会先去刷其他的怪物。我们也就要利用着他们的大意!

    在他们还来不及赶过来的时候,我们潜夜派先去噬血龙的出世地点候着。我拼着将这三天时间耗上个一大半进去了!这样一来,一定可以抢到先机!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都听你的,周建师兄。”唐宁欣对周建的话只听了个大概,就忙不迭的开始附和起来。

    当初在潜夜派,唐宁欣先喜欢的原本是同门师兄周建,数年的苦追无果后,某一次忽然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遇到了阮石。当时阮石毫不怜惜她是个女的,一拳一脚重得出奇,最后又狠狠把她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次比试之后,唐宁欣不停口的跟同房的师妹骂了阮石几天,最后忽然奇迹般的喜欢上了他。虽然从此是把阮石摆在了第一位,但是对于初恋周建,每次看到时还是会有些不一样的悸动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奔到了噬血龙的出世地点,当然,只是出世地点的外围。不论是实力还是勇气,潜夜派的众人都还不足以走到噬血龙盘踞的矿穴中,纵然现在噬血龙还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但这外围的场景,也已经是够可怕的了。黑色的岩石寸草不生,还散发出一种腐烂的血腥气味。唐宁欣趴在石块之后,被这恶臭熏得快要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建忽然一摆手,下令众人止步,同时冷笑了一声:“看来跟我们有着相同想法的,也是大有人在啊。”

    面前的草丛忽然一阵蠕动,露出了五个全身都包裹在茅草中的身影。正是流影派的五名路人。

    “我说,”杨浩吐了一口嘴里的草,“如果咱们在这里先打一架,只会是白白消耗体力,况且现在大家手边都还没有经验值,打赢的也不会有什么好处。那不如,暂时结盟吧,如何?我们一起在这里等,噬血龙出世的时候,就联手对付,最后经验平分!”

    周建沉默了一下。他当然看得出,流影派仅仅是想借助他们潜夜派的力量而已。但是反观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样?真要说能否抢到噬血龙,谁都不是十拿九稳的,能让流影派帮忙分担一点是一点。于是周建就在杨浩紧张的注视下,点了点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流影派与潜夜派的临时联盟,就此结成!

    一条狭窄的田径小道上,阮石正在飞快的跨过一节节突出的田埂,一边不停口的分析着目前的局势。

    “各门各派都想要争夺噬血龙,但是并不是说,谁的速度快,谁就最有优势。噬血龙的经验不会是白给的,它足以耗空一个参赛队伍大概是2/3的底蕴。

    但是,正在战斗的门派知道,其他门派还在虎视眈眈,谁敢在这个时候完全把自己掏空?那样恐怕他们就算是斩杀了噬血龙,经验值也会立刻被埋伏在后的门派吸收了去。所以,一定都会有所保留。这也就导致,这场战斗的持续时间会被大幅度延长。

    如果我没有料错,战后为了经验值的分配,也一定会引起不少小范围的战斗。最后就算是获胜的那一个,必然已经精疲力竭,这时候我们再出手,一举将其擒下——这个就叫做‘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’!”

    “根据我的推测,比赛时间既然设定为三天,就代表我们每一天要做什么事,评委们都已经有了最精确的安排。第一天,仅仅是让大家熟悉一下环境,击杀一些这个环境中现有的怪物,来提升一些基础经验值。噬血龙出世,应该会被放在第二天。

    既然师清一曾经说过,怪物会吞噬我们的经验值,如今大家两手空空,拿什么去跟噬血龙扛?既然是竞技赛,就不可能出现必死之局,这样的安排才是最合理的。

    至于第三天,所有人都已经拥有了一定的经验值,那么,就和养蛊的道理一样,让这些人聚集在一起,彼此厮杀,最终的胜者可以得到更多的经验值,败者也很有可能辛苦了三天之后,一无所有。这第三天,就是让我们相互打劫的一天。

    这也就代表着师清一所说的,在这个环境中,我们要与天斗,与自然斗,更重要的是与人斗了。所以现在我们根本就不用急,先去找一些小怪填填彩虹罗盘吧。”

    “阮石师弟,没想到你还真有点脑子。”阮石这一套长篇大论结束后,众人各自被他震了半天,最后是林嘉祥带着几分讥讽之意的开了口。

    他是老牌精英弟子,对包括阮石在内的所有普通弟子向来都带着轻视。这一次虽然阮石一口气突破到了聚气级,被门中所有长老当成了香饽饽,但在林嘉祥眼中,要不是用丹药强灌的,就是用了其他什么歪门邪道的手段,终究是根基不稳。因此每次再对阮石说话,口气中依然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蔑视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阮石师兄说的挺有道理的,阮石师兄的话一般都是正确的!”付清跳了出来为阮石捧场。

    沈雅婷也停下了脚步:“但是,如果真如阮石师弟所言,等到越后面的就越合算,万一每支队伍抱的都是这样的心思,谁也不愿意先一步出手,那时候我们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阮石冷冷一笑,道:“我,不会仅凭着推测就莽撞行事的。在来到这里之前,我已经在其他参赛者身上都留下了灵魂踪丝,不管他们在做什么,我都可以第一时间观测到。凭这一点,就可说已是立在了不败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灵魂踪丝?还真是方便的东西啊。你倒是越来越长本事了。不过这灵魂踪丝该怎么解,给我说明一下可好?”沈雅婷还没答话,一旁忽然插进了另一个冷漠的声音。语气中那威势天成的倨傲,直接是将那林嘉祥甩了百八十里。

    尽头处的杂草被拨开,五道身影昂然从中转出,这也看得碎星派众人脸色“唰”的变了。

    “罗帝星?!”沈雅婷一声惊呼,已经下意识的按上了手边的兵器袋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身边还没有任何经验值,似乎也不值得破月派打劫,只是一旦遇上了这个定天山脉的头号煞星,仍是免不了心慌意乱。并且还就是在同门师弟说过了什么“灵魂踪丝”之后,这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万一惹他动恼……

    就在碎星派几乎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时,阮石忽然若无其事的迎了上去,笑道:“罗师兄,我们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斜过视线看了他半天,竟然也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,道:“是啊,的确是好久不见。你没死我真的很高兴。但我也不想一见面就被你算计,我刚才的问题,别岔开话题,痛快点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张家栋和林嘉祥看傻了眼。那就连他们也是忌惮不已的罗帝星,现在竟然就像对待朋友一样的在和阮石交流?难道他们一直以来都低估了阮石吗?!

    关于罗帝星和阮石的交情,其实外界知道的人本来就不多。也许在破月派还能算是个挺热门的小道消息,毕竟罗帝星是门中备受瞩目的精英,一举一动都有着挖掘的价值。

    但是阮石在碎星派中,除了仗着父亲是门中长老,可以在低阶弟子中耀武扬威之外,一直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路人,没有人关心他交了什么朋友,就好像玄天派中,没有人会去调查元基范成昨天在哪家小酒馆吃了饭一样。

    阮石没工夫理会身旁几人的眼神变化,此时他正在专心的向罗帝星赔笑道:“哪里的话呢,罗师兄,我就是算计谁,也不会算计到你身上啊?哪有什么灵魂踪丝,都是说着玩的,你还不知道我啊?”

    罗帝星哼了一声,灵魂力量也在暗中将体内迅速探测了一遍,的确是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反应。而他也绝对是不相信,阮石会有能力布下什么连他都探测不出的暗手。

    心里是相信了下来,再开口语气也和缓不少:“在噬血龙出世之前先去狩猎其他怪物,我也正有此意。你接下来打算去哪里?”

    阮石的眼神略有几分波动,一面缓步走向罗帝星,压低了声音道:“罗师兄,能在这里巧遇,就是缘分,不如,咱们两队暂时结伴而行,如何?”

    罗帝星双眼略微眯起:“我没理解错的话,你想说的是我们暂时结盟,是这样吧?为什么?就算是第二天去斩杀噬血龙,凭我一人之力足矣,我不觉得有什么结盟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阮石没有回答,却是忽然以传音道:“难道罗师兄不想随时掌握那墨凉城的行踪么?”

    罗帝星猛然一震,传音回道:“什么?”两队中人也看得出他们是在传音,至于内容却是半点不知。罗帝星此刻的震惊反应,也令他们猜测纷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