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85.第285章 招揽——阮石最黑暗的记忆
    这一句话,语调只是略微压低,音量却是半点不轻,阮石和阮威都只觉得自脊梁骨蹿起了一股寒气。

    他们都听得出来,这连威胁都不是,这是断言。他们父子本来也不是什么独一无二的,就算是现在杀了他们,对方仍然可以去寻找其他的棋子加以利用。在洛家面前,他们根本就没有谈条件的余地。

    只是,阮威其实一直都不是一个具有远大志向的人。他没有想过成为盖世强者,也没有想过一统七门,他想要的很简单,就是以一个长老的身份,能够在碎星宗门之内作威作福,这也就足够了。生活于他,一直都是非常平静。

    但是,如今洛家有意插手定天山脉之事,还不知他们打算在这里掀起怎样一场大风浪,势必将他平静的后半生完全打破,说句实在话,他真的是打心眼里不乐意。但是,如果不答应就要死的话,他还是宁可委屈一下自己的后半辈子了。

    阮石的心中,也大致在进行着这些盘算。与父亲不同的一点是,他的心里还盘踞着最深刻的仇恨,在被叶朔逼到当众自爆的那一刻,他真的觉得,如果有人可以给他力量,就算将自己化身为魔也在所不惜……而现在,这真的就是一个现成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被仇恨冲昏头脑的人,往往也是最容易被挑唆的。此时阮石心中想的只是,管他们要对定天山脉做什么?就算将七大门派毁灭殆尽了又如何?那不懂得赏识自己的碎星派,那受虚无极的压迫敢怒不敢言,只会转而来压迫自己父亲的碎星派,他早就已经连碎星派都记恨上了!

    毁灭就毁灭吧,都毁灭了正好!只要有人可以帮我对付叶朔,就算要我亲手毁掉七大门派我也无所谓!

    “叶朔,你毁不掉我的!你越是想打倒我,我越是会重新站起来给你看!”最终阮石双拳紧握,高声的喊出了自己的誓言。

    洛沉星赞道:“好!要的就是这份气势!”从这两人微妙的眼神变化,他已经看出他们选择了臣服。这也是毫无疑问的,既然是他亲自招揽的人,就绝对不会给对方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阮石忽然又抬起了头:“在此之前容我问一句,你为什么会选择我们?”

    洛沉星淡淡一笑。选择他们?还真是看得起自己啊。难道我洛家在七大门派之中唯独赏识你二人么?不过在此之前,他也看过了太多以自我为中心的人,大致是可以了解他们都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问得好。那么我也反问一句,如果我现在大张旗鼓的去招揽虚无极掌门,你以为人家会理我么?况且……你们混到现在这一步,已经成了过街老鼠,如果不跟着我们,你们还能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阮威冷笑一声:“原来洛家看中的也不过是我父子丧家之犬的身份!”在一条流浪狗最落魄的时候救了它,随便给它几根肉骨头,因为它无处可去,所以它就必须对自己死心塌地是么?还真是廉价的收买啊。

    更可气的是洛沉星将此事说得如此直白,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们留,果然是一旦招揽到手了,就开始当奴才使唤了么?

    洛沉星的回答则是更加尖锐:“丧家之犬还能被人看中,本来就已经是你们的荣幸了。”

    在阮威父子各自敢怒不敢言时,洛沉星忽又神情一转,再度恢复了最初见面时的温和亲切,淡淡道:“在这个世界上,强者本来就不是凭空诞生的。各方势力一环套一环,这里面的利益关系真是非常复杂。不过你们只需要记住,这样导致的结果,就是强者越来越强,弱者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你想没有任何倚仗的混出头,那怎么可能呢?偶尔出现的几个独行强者,他们靠的不仅仅是努力和天赋,更重要的是机遇。‘机遇’,明白么?不论是发现了远古遗留的宝藏,还是继承了藏有强者的随身法器,再或者某一天突然被魔神附体,这些都是机遇,他们的机遇成为了他们的后台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后台,没有这份机遇,可能他们就算用同样的方式努力一辈子,也仍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强者而已。

    我再拿眼前来说吧,焚天派之所以强势,多年来始终占据着定天山脉的霸主地位,就是因为他们背后有墨家撑腰。你们如果始终靠自己打拼,是永远都不可能有出头之日的。”

    阮石怔了怔:“墨家?”他一直都以为,焚天派最强是因为虚无极的不可一世,这还是第一次听说,他们背后竟然还有着另外的后台。但是这墨家是什么来历?他不记得邑西国中,有这么一号家族啊?

    洛沉星的眼中竟然现出了几分神往:“哦,说到墨家,他们的总部是在一个,比邑西国要强大很多的大王国!墨家的家主,虽然实力并没有多么强大,可是他有钱啊。有钱真好啊,有钱了什么东西买不到呢?

    有很多强大的修灵者,只要墨家一句话,他们都一定会心甘情愿去卖命的。因为以前在墨家买过太多的修炼资源,以后也一样需要,那真是得罪了谁,都不能得罪墨老板哪。

    而且,因为他们是商人,广结四方缘,不会跟任何的修灵者产生冲突。这一点就比某些虽然强大,但是仇家遍地的独行者好多了。

    真要说会看不惯他们的,或许就是一些同样的商人了。可是当同行比你强大一点的时候,你会嫉妒他;当同行比你强大了太多,你就只会仰望他。各地的商人,都还是要靠墨家赏一口饭吃,谁会去跟他们作对呢?我这样说,你对墨家应该可以有一个大概的了解了吧?”

    在洛沉星这一番介绍之后,阮石的神情却是依然平静,甚至还透出了几分嘲讽:“那我只想说,既然听你的口气,你洛家的势力远不如墨家,我们选择投靠你,又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洛鹜斥道:“大胆!”掌心中已是蕴起了一层灵力波动。如果惹得少爷为此不快,那他一定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放肆的小子。

    洛沉星却是微笑着朝洛鹜一摆手:“无妨。”慢悠悠的踱步回身,踏上台阶,在红漆王座上坐了下来,肘腕轻倚靠手,“我洛家这漫长岁月以来,始终是在沉潜等待时机。因为我们的后台是……”抬手朝天上指了指,代替了他没有说完的话。

    天?阮石皱了一下眉:“……是皇帝?”在他印象之中,也只有那些戏文里的古代大臣,说到皇帝时会朝天拱手了。但是一个邑西小国的皇帝,值得他那么推崇么……?

    不料洛沉星闻言却是猖狂大笑:“皇帝算什么!他还远不够格!”

    阮石吓了一跳。就算邑西国的皇帝的确影响有限,但是这里毕竟还是在邑西国境内啊!这样非议皇帝,真的合适么……

    阮威的阅历远比阮石广得多。听到洛沉星语气如此狂妄,想必他所说之人当真是几倍的远胜于皇帝了。于是他也当真是专门往大了去想。有哪一位强者,名号里是有“天”字的么?或者是……哪一个势力……?天,天霄阁?还是说……

    阮石在一旁紧张的注视着父亲,而洛沉星也当真是极有耐心的等着他想,似乎对自己这后台也真信心十足,一定是可以把面前之人震得彻底老实的。至于这个“惊吓”,还是让对方自己带给自己,远比他直言点破谜底要管用得多。

    阮威又沉思了片刻,情绪忽然变得激动起来,呼吸也急促了很多:“莫非是!天……天……”

    洛沉星看着他现在的状态,明白答案已经是给他猜出来了,而自己想要的效果也已经完全达到了。满意的一摆手:“不用说出来,你心里明白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阮威长长呼出一口气。似乎不用将那个名号直言说出,让他也觉得放松了不少。而紧接着他也就恭恭敬敬的拜伏了下来:“我父子二人,从此愿意尽心竭力的为洛家效忠!”

    阮石虽然还一头雾水,但父亲都已经跪了,他也连忙紧跟着跪了下来,依样将效忠之言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洛沉星满意颔首。接过那黑衣人幻魅捧过来的金匣,从当中取出两个深红色的戒指,戒指上方,是一块妖异的红宝石。洛沉星侧过中指上的朱雀戒指,在两枚戒指上方略微一点,口中也是飞快的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在宝石相互接触的一瞬间,从旁可以看到一层层清晰的华光缭绕,如果用子戒和母戒来比喻的话,就仿佛是从子戒中飞出了什么东西,被母戒加上了锁链,又重新归还到了子戒之中。

    阮威和阮石心中也是一清二楚,既然已经选择向洛家效忠,那么他们今后的命运,恐怕也当真是被套上这样的枷锁了。

    在洛沉星对戒指做过一番工作后,将两枚戒指分别递给了二人,淡淡道:“都戴上吧。言灵咒语就会生效了。你们今后,务必要全心全意的效忠我洛家。至于这言灵咒语,你们也不要太过害怕,它只是一个能够将命令绝对实效化的保障,只要你们不生二心,它就不会对你们产生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还有,你们也不要觉得,我送你们戒指仅仅是为了监视你们。这个戒指还有许多方便的功能,要是放在黑市上卖,那是需要不少钱的。现在我就送给你们了,就当做是,第一次的见面礼吧。”

    阮威二人战战兢兢的将戒指套上手指,心里都是一阵苦笑。能将控制他们说得好像无偿帮助一样,这位洛家少爷也真是有本事。

    在两人都已经将戒指戴上后,洛沉星与阮石擦肩而过,凑近了他耳边轻声道:“不可以把今天在这里听到的事说出去哦。否则的话——会死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阮石清晰的看到自己手上的戒指闪过了一道红光。这也吓得他一阵颤栗。虽然还不是很明白,但这多半就是在利用言灵咒语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死咒,如果他安守秘密的话就会平安无事,一旦他敢泄露半个字,不论是以任何隐晦的方式泄露,只要他稍稍动了这样的心思,言灵咒语就会生效,他就会死……

    洛沉星在说完这句话之后,就一个人径自走了出去,幻魅也紧随其后。阮威二人见状,也正要离开,这时洛鹜忽然上前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阮威兄弟,等等。”在洛沉星面前,洛鹜的杀气收敛得半点不存。但是少爷刚一离开,他又重新变成了那个阴森森的黑市负责人。

    “少爷那边完事了,你跟我之间的事可还没完。上次你害我们黑市损失惨重,赔偿,这就拿出来吧!”

    阮威眼前一黑,整个世界在他面前,塌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让黑市损失惨重”,其实那就是一个天大的冤枉。

    当初阮威在定天城见到叶朔拍卖御魂心法,为了试探出他身上是否还有其余的心法卷轴,就将他的消息卖给了黑市。当初洛鹜充分发挥出了奸商本色,百般压价,又骗得他另掏了一大笔委托费,才肯开始办事。

    结果叶朔的实力却是远远超过阮威所提供的“蓄气一段”,最终令黑市损失了两名杀手。洛鹜大怒之下,将这笔账完全算在了阮威头上,责令他立刻做出赔偿。

    然而当时的阮威已经离开了黑市,满以为今后跟洛鹜是再也不会见面了,因此根本就没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。为了出一口气,还说了好些挑衅的话。万万没有想到,世事弄人,发展到了今天这一步,竟然让自己又撞在了洛鹜手里!

    为了赔偿焚天派,他本来就已经掏了一大笔灵石啊……现在他穷得连顿饱饭都快要吃不起了,洛鹜还让他赔钱……

    但是看着洛鹜奸诈的笑容,阮威很清楚,自己是没有选择余地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阮威的腰包又一次狠狠的大出血之后,他们两人就被洛鹜一起带到了黑市。然后接下来的时间,在外界看来是他们“失踪”了的几个月,他们就一直都生活在黑市的各种高强度训练中。

    按照洛沉星的说法,既然要为我洛家办事,实力自然不能太弱。你太弱了,做什么事都会受到限制;你太弱了,连跟利用对象谈判的资格都不会有。

    阮石觉得自己就快要疯了。他长到这么大,其实一直都没有在修炼上花过太多功夫。但是这一次,黑市却是在用训练杀手的方式训练他们,而且,还是最高规格的那一批。

    不管是跟黑市的其他杀手对打,还是野外徒步训练,再或者是各种苦不堪言的锻炼韧带……他们每天从早到晚,所有的时间都是在训练中度过的。总共加起来,大概也只能睡一个时辰左右。

    每天都是被折磨成一滩烂泥之后扔进被窝,基本上头一挨枕头就能睡着。几乎是刚刚睡着,下一刻立刻又会被拖起来训练。体力不够了,用丹药强灌;头痛欲裂了,用丹药强撑……在这一点上,黑市对他们的确是毫不吝惜资源。

    而一旦有任何一点偷懒的举动或是想法,戒指上都会蹿出一阵电流,瞬间蔓延他们全身,把他们电得死去活来……

    阮石每一刻都觉得,自己就要撑不下去了,自己下一刻就要死了!但是他竟然是一次次的撑了下来,有时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是个奇迹。

    洛沉星曾经跟他说过,这灵界大陆上的竞争非常残酷,失败往往就意味着灭亡。现在他已经输了,却还能继续留着性命,继续在这里训练,还有机会重新去复仇,他就已经应该懂得知足了。有多少的强者,在他们被击败的那一刻,就算再想继续修炼,也已经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阮石认同了这句话。一次次超负荷的训练中,他也一直在脑中假想叶朔的脸,用日渐强盛的仇恨来激励自己。最初的一段时间,他确实是对这样的训练怨声载道,但是数日之后,他就已经渐渐的麻木了。他就把自己当成一只没有思想的木偶,随便别人把他摆布成什么样吧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地狱式封闭训练终于结束之后,阮石一回到碎星派,第一件事就是先倒在床上大睡了个三天三夜,似乎才总算将之前损失的体力和睡眠都补充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毕竟是活下来了,我没有死……”阮石的思绪又回到了众人集结的赛场上。凝视着戒指上的红宝石,又将目光直直的投向玄天派,在人群中准确的找到了叶朔的身影,那一刻,他沉寂已久的双眼中蓦然放射出了凛然杀意!

    “既然我没有死,那么,死的就是你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