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84.第284章 开场之前
    七大门派比试会,终于就在各个门派紧锣密鼓的准备中,拉开了序幕。

    这一日,秋高气爽,万里无云,一看就是一个适合竞技的好天气。

    集合的场地设定在定天山脉的一处峡谷之中。这里刚好位于七大门派的交界处,很早就被开凿出了一片宽阔的广场,作为每一年举办七门比试会的专用赛场。

    一大清早,七大门派的所有后辈弟子,就都已经穿着整齐的门派服饰,井然有序的在空地上列队候场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时间,距离比赛正式开始还早得很,各大门派的评委也还一个都没到,但之前那份通知上可是明明白白的写着,本次竞技赛的场地,是由评委用灵力构建出的一个特殊空间,参赛队伍通过传送阵进入,而且这传送阵的开启还有着时间限制。谁都不想因为错过了时限,导致无法入场,在开赛前就被淘汰,因此都是专门赶了一个大早。

    就连素来有着“迟到大王”之称的罗帝星,这次竟然也是提前到的,这也实在是本次比赛的一大奇迹了。

    在候场的过程中,除了少数参赛队员犹自手握灵石,苦苦参悟,希望能在赛前做最后的突破外,大部分的弟子都还是在好奇的四面打量着。

    毕竟同样生活在定天山脉,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,不同门派之间,也不乏有好些人是关系不错的。像这种七大门派共同举办的活动,也是所有人难得能聚在一起的好机会,自然是个个兴奋。

    在这些好奇的目光之中,收获了最多关注的自然就是焚天派的墨凉城。且不说他被吹捧出的那个“第一天才”的名头,单单是聚气六段巅峰的实力,就已经足以让他傲视全场了。虽说最终还是没来得及突破到聚气七段,但是从他的灵力波动看来,这一步完全是水到渠成,随时都有可能进阶。

    而罗帝星,据说他曾经在聚气五段卡了一段时间,但经过这几个月的最后冲刺,终于是幸运的在赛前突破到了聚气六段。

    楚天遥远远的望着这两人,只感到一阵压力倍增。

    在他闭关之前,门中长老每次说起他和墨凉城的比赛,表现出的都是一副“尽力就好”的态度。虽然没有明说,但却是人人认定了他胜不过墨凉城。尽管心里也是憋屈到了极点,毕竟跟对方没有打过交道,感触还谈不上特别深。

    但是罗帝星……!很早之前的一届七大门派比试会,楚天遥曾经在罗帝星手上输得相当凄惨。也就是在那一届,罗帝星当众放话:“一群饭桶!以后这种水准的比赛,就不要再浪费我的时间了。”在此之后,他果然是再也没有出席过比试会。

    对其他弟子而言,血罗刹不参加最好。虽然话说得难听,但比起在比赛上被他打得断手断脚,还是挨几句骂要划算多了。全场沉浸在松了一口气的氛围中,唯独楚天遥沉默不语,指甲已经将掌心深深刺出了血。

    他的自尊心一向都很强。罗帝星当众蔑视全场,偏偏就是在自己刚刚做了他的手下败将之后,那么这句“一群饭桶”自然是将自己也骂在内了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他显然是已经把自己看死了,认为自己无论再修炼多久,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,这七大门派,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对手值得他期待。所以他选择带着他的荣誉退赛,然而,他却是把耻辱都留给了自己……

    多年来,楚天遥刻苦修炼,只为了能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拿到一次冠军,到那个时候,也许罗帝星会愿意正视自己。他会重新参加比赛,跟自己再打一场,让自己在擂台上洗清当年的怨气。然而,却是一次次的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欣慰的,或许就是其他门派同样没有特别出色的弟子崛起,而罗帝星的退赛宣言也依然如故。

    刚好就是在这一年,目空一切的血罗刹终于提出重新参赛了,虽然所有人都知道,引起了他兴趣的是墨凉城……但是无论如何!楚天遥狠狠握紧了双拳,只要你愿意参加,你我之间就有交手的机会,这一次,我一定会让你看清楚,我不是你口中的饭桶!

    撇开这一段陈年旧怨,楚天遥继续环顾四周。那个他亲手带出来的徒弟,叶朔,短短几月不见,竟然就已经升到了聚气级。连升两级啊!这是多少人几年都做不到的事,他竟然能把这个时间缩短了那么多倍。

    并且,当初在他还仅仅是蓄气一段,又没有任何修灵基础的时候,他就能与施展了禁咒的安云相抗衡;在门派中刚刚进行过一些基础训练之后,他又打败了凝气级的阮威。如今,他也正式达到了聚气级,实力又会变得多么惊人呢——?

    如果说,叶朔身上发生过太多的奇迹,已经让楚天遥渐渐有些麻木了,那么更令他吃惊的就是阮石!阮石是什么水平,他再清楚不过了。除了一张嘴皮子厉害,除了会耍些小手段,论起实力那真是平平无奇,自己要收拾他都不用二招。但是,现在他竟然也已经突破到了聚气级?!同样是在这短短数月之间?!

    楚天遥对阮石最后的记忆,就是在拥封城时,自己曾和叶朔一起将他追逼到了绝境,迫得他将分身自爆,之后虽然侥幸捡了条命回来,却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下落。

    阮石其人,已经废物了这么多年,从他对叶朔恨到极点又无力报复的表现来看,他从前并不是在藏拙。那么,一个资质平平的人怎么可能在短短几月就突飞猛进?

    他的灵力波动平稳凝实,确实是货真价实的聚气级,不同于用丹药强行进阶之人,灵力中往往会透着些虚浮。难道说,对叶朔的恨意,竟能刺激得他在一瞬间开了窍?这也太过玄乎。看来最有可能的,还是在拥封城的那一夜,他逃走之后另有奇遇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,至于这个奇遇是什么,楚天遥也没有兴趣去深究。他最在意的,仅仅是阮石已经达到了聚气级这个事实而已。

    真是不妙啊……那些站在他前面的,正在一步步将他越甩越远;在他后面的,正在一步步的赶上他……一切似乎都在朝着一个最糟糕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楚天遥刚刚出关时的自信,已经被这当头四棒打击得没剩多少了。只是在他心中,依然拥有着燃烧的斗志,他相信,只要他将底牌施展出来,这些昙花一现的天才,最后仍然会惨败在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没错,只不过是这次的比赛,变得不再那么无趣了而已。但是最后的结果,一定还是毫无悬念的……

    都来吧。就在这一次,我要你们所有人都成为我的踏脚石!

    碎星派的队伍中,阮石也正在四面环视。此时的他,眼里多出了许多复杂的东西。他的目光,似乎更深邃也更凌厉,能够一眼直入人的心底。

    当自己展现出聚气级的实力之后,那些前一刻还斜着眼看自己的门派长老们,顿时都换成了一副如获至宝的眼光簇拥着自己。他们嘘寒问暖,免除了自己此前的一切罪过,不但一致通过了自己的参赛要求,还为了配合他,将一名现有的参赛弟子撤了下去换成付清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,他们送了自己很多的修炼资源,还把阮威此前付出的灵石也如数补偿了回来,而这一切……都是实力带给他的。

    阮石略微侧过手掌,凝视着食指上那一只深红的戒指。而他的思绪,仿佛也跨越了时间,回到了当初在拥封城的那一夜……

    “二位,主人有请。”偏僻的小巷口,那一位黑衣人就这样如同鬼魅般的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时他们父子二人无计可施,也只能跟着这个黑衣人,来到了那一座诡异的荒宅。

    在他们三人陆陆续续的进入之后,破旧的木门无风自动,悄无声息的缓缓合拢,如同封锁起了一座千年的坟墓。

    紧接着呈现在他们眼前的,是一座破旧的殿宇。规模还能看出昔日的恢弘,但也许实在是废弃太久,许多廊柱都已经被虫蛀烂了半边,牌匾歪歪斜斜的耷拉着,灰尘、杂物与蛛网遍布,竟连一块宽敞可供落脚之处都找不出来。

    二人都警惕的注视着那黑衣人,不察殿宇中忽然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在殿宇的尽头处,是一段不长的台阶,台阶上方停放着一张红漆王座。此时王座背后转出了两个人来,一个是面有刀疤的老者,此人他们不陌生,正是那黑市的神秘负责人鹜先生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,却是一位衣着华丽,举手投足间都透着贵气的少年,烛火映照下,他的面容也是极其的妖异俊美。但也许是此时这诡异的环境,他那看起来十分友好的笑容,也会让他们感觉非常危险。

    那少年主动开了口:“阮石兄弟,真是幸会,幸会啊。”

    阮石皱了皱眉:“你是谁?你怎么认得我?”他很清楚自己从未见过此人,从对方的衣饰看来,也是大有来头,根本没有必要来巴结自己。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他可是非常清楚这句话的含义。

    那少年并不因他的顶撞而恼,脸上的笑容反而是显得更加亲切了:“你的毒药就是从我手里买的,我又怎么会不认得你呢?”

    毒药?从他手里?阮石这一次为了对付叶朔,确实是在黑市购买了一份能够消蚀修灵者功力的毒药,并且利用着被他操控了的赫连正诚,将一箱撒过毒粉的灵石交给了叶朔和楚天遥。

    但是黑市的负责人分明就是鹜先生啊!这少年为何却说毒药是从他手里买的?现在他和鹜先生一起出现,他们两个又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阮石虽然一向自负聪明,此时却也有些理不清其中的关系。当他还在为此深感迷惑时,洛鹜已经快速走到了他身边,压低声音道:“招子放亮点!这位是我们家少爷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淡淡一笑,缓步走下台阶,一路行到了他面前,道:“我先做个自我介绍好了,我叫洛沉星。你所知道的黑市,就是我们家族旗下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洛沉星?洛家少爷?洛家?!仿佛有几个惊雷连续在阮石脑中炸响。洛家,他很早就听说过,那是邑西国中,一个非常强大的古老家族。他们的地下生意,也渗透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郡城中。想不到,定天城两大霸主之一的黑市,竟然同样是隶属于洛家的!

    这一刻阮石忽然觉得,也许洛家的真正实力,比他们所有人能够看到的,以及能够想象到的,都还要强大和神秘得多……

    “我今天的来意很明确。”洛沉星表明身份后,也不再多言寒暄,“我希望二位可以成为我在定天山脉的眼线。需要你们做的事也很简单,帮我密切盯住各大门派的一切动向,尤其是焚天派掌门虚无极。

    而且,我希望你们可以为我调查出,每一位掌门的弱点。这个弱点,指的并不是在功法上的缺陷,而是他们内心的‘**’。人有**,则无论成与不成,都会成为他的软肋。要控制一个人,牢牢捏住他的软肋,自然是最好的方法。

    我不需要你参与我太多的计划,你要做的就只是静静的看,然后,时不时的向我通传一些情报。我自然也不会亏待你们,只要你们尽心替我办事,无论是灵石,还是修炼资源,都是绝对少不了你们的。

    我知道,阮石兄弟还有着大仇未报,我洛家,从来不会亏待任何一位下属。其实你一点都不比那些天才差,你所缺少的,只是认可,是资源。现在,我愿意给你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,难道你不想靠着自己的实力,重新站到你的仇人面前,让他因为自己曾经的冒犯而后悔莫及么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也是缓慢的在二人身边踱着步,经过一番简略的劝说之后,做结语道:“希望二位还是好生考虑。不过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强人所难,你们就算是不答应,我也仍然会送二位回去。当然……”略微停顿了一下,嘴巴压近了阮石肩头,“是送二位的尸体回去——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