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83.第283章 女人的战争
    “我说赫连师妹啊,这可是七大门派的比试,是最高规格的竞技场,你一个新来的小师妹在这边凑什么热闹呢。去去去,还是哪凉快哪待着去吧,啊。”距昇龙殿不远的一块空地上,齐玎莎正用高高在上的眼神打量着赫连凤。

    自从五长老出来传达了“让她们自行解决”的意见后,这两个少女就已经在这块空地上对峙了近一个时辰,而在她们口中,也是一连串的明讥暗讽,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在她对面,额头扎着“必胜”彩带的赫连凤也不甘示弱:“天大,地大,也没有我和叶朔的爱情大!只要叶朔要参加这个比赛,那么刀山火海我也陪着他闯!因为,叶朔他需要我啊!”

    齐玎莎不耐烦的摆了摆手:“哎呀,叶朔那个傻小子,你就算一时半刻不跟着他,他也出不了什么状况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规则,就是上天赐给我和天遥师兄的机会,我一定要陪在他身边才可以!到时候,我们就是情侣搭档,所向披靡——”说到最后,齐玎莎神色痴迷的张开了双臂,眼前已经浮现出了一片浪漫的桃心世界。

    “哦,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说,你的天遥师兄如果一时半刻不盯着,他就会给别的狐狸精勾搭走了是么?”赫连凤夸张的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朔刚刚踏进山门,一名守门弟子就迎了上来:“叶师弟,了尘道长让你一回来,就到昇龙殿找他一趟。看他的样子,好像还挺急的。”

    叶朔虽感莫名,也只是匆忙应了一声,就抄近路赶往昇龙殿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要参加比赛的是我!因为……因为我长得漂亮啊!”齐玎莎一手捏起个兰花指,同时扬起最娇柔的声音,拖长了语调道:“众位师兄,谁要是愿意投我一票,我就答应他一个要求哦——”

    这场对峙一开始,由于冲突双方都是姿色出众的美女,很快就吸引来了大量无所事事的玄天派弟子围观。而齐玎莎作为大师伯的女儿,平时一直就是众人争相讨好的对象,此时一听她主动开口,立时有大群弟子嬉皮笑脸的奔到了她的背后,很快就拉起了一波小方阵。齐玎莎看着对面形单影只的赫连凤,冲着她得意的摇了摇手绢,意说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了不起的,又不是选美比赛!要参加比赛的当然是我,因为……因为我有钱啊!”赫连凤不屑的冲齐玎莎做了个鬼脸后,忽然从储物戒指中召唤出了大把的灵石,在手中上上下下的不住抛接,同时提高声音道:“本小姐有的是钱!谁要是投我一票,那他这个月的生活费,我全包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另一群刚刚没挪窝的弟子相继从隐蔽处冲了出来,呼啦啦的在赫连凤身后结成了另一波小方阵,就连原本支持齐玎莎的弟子,也有几个没忍住灵石的诱惑,两眼呈$形的奔了过去。一眼望去,双方的人数竟是奇迹般的持平了。

    “范成,你这个叛徒!”齐玎莎背后的元基忍不住冲着刚刚奔过去的另一人大骂道。

    范成对着他连连打躬作揖,赔笑道:“元基师兄,实在是不好意思啊,小弟最近手头紧,急需救济啊……”一边腆着笑脸望向赫连凤:“嘿嘿,赫连师姐,小弟以后就跟着你混了啊?”

    “范、成!”看到面前得意非凡的赫连凤,齐玎莎也气得破口大骂:“你竟敢公然投敌!我要让我爹罚你晚上不准吃饭!”

    赫连凤酸溜溜的笑了起来:“哎呦,玎莎师姐,除了仗着有一个厉害的爹,你还神气什么啊?也只能靠着这些小恩小惠拉拢人心,我都不好意思说了呀——”一边拍拍范成的头,笑道:“乖,师姐会罩着你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,您找我?”叶朔一进昇龙殿,就觉得殿中的气氛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朔儿,文殊剑修好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不过……”叶朔顿了顿,似乎是想询问些什么,但最后还是没有说。

    了尘道长并未发现叶朔的异常,“不过这次找你来,并非是因为文殊剑的事。此次七大门派比试会的比赛规则改了。详细解释起来的话,也挺麻烦的,总之,朔儿,你可以参赛了。”了尘道长捋了捋他的胡须。

    “啊!真的吗!?太好了!”失而复得的心情总是那么让人激动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叶朔还没来得及高兴的时候,了尘道长忽然露出了一个堪称奸诈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过朔儿啊……”了尘道长干咳一声,将一脸奸诈隐藏在了浓密的胡须之下,“你还是尽快到昇龙广场上去看看吧,那边……可不大太平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殿中的长老们齐齐干咳了一声,遮遮掩掩投过来的眼神竟是看得叶朔有些发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二女之间的对峙又换了一副场景。

    “玎莎师姐啊,您都已经不年轻了,这么动刀动枪的比赛,万一让您有个磕着碰着的,那可有多不好啊。师妹可都是出自一番‘尊老’爱幼之心呢,您怎么就不能谦让一下师妹呢——?”赫连凤以袖掩面,轻言慢语,活脱脱就是一个具有良好教养的大家闺秀形象。

    齐玎莎额头蹿起了条条青筋。她确实是比赫连凤稍长了几岁,但怎样也算不上“不年轻”。女人最听不得别人说她老,她已经恨不得扑上去把赫连凤活活掐死了。但是赫连凤如今这么拿腔捏调,她要是继续张牙舞爪的骂回去,在形象上显然就已经输了一筹。

    迫不得已,齐玎莎也侧过衣袖掩面,回想着当初在戏台上看过的贵族千金,温柔的假笑道:“师姐当然可以谦让你了。就是不知,师妹的身材这么丰满,到时要统一队服的话,万一没有适合师妹的尺码该怎么办呢?这还真是令人伤脑筋啊,哦呵呵呵——”

    赫连凤的额头也蹿起了条条青筋。女人最听不得别人说她胖,何况她的身材,又何至于连一件统一的队服都穿不上?

    前一刻,这还是两个互相含沙射影的贵妇。下一刻,贵妇形象崩塌,两人心中的怒火同时蹿升上来,很快就扑上前撕打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朔一路穿过凉亭,经过草地,跃过拦路的大石。

    自从在昇龙殿中听了尘道长说,赫连凤和齐玎莎为了争名额吵起来了,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在天澜秘境时,赫连凤和秋若蕊打架的那个恐怖画面。如果那还要再来一次的话……他简直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先来打一架!谁赢了,就证明谁更有实力参加比赛!输的那一个也该心服口服了吧?”二女不知何时又已经分开,似乎她们转而选择了“修灵者的解决方式”。齐玎莎说罢,已是翻手召唤出一把长剑,挽出几个剑花,向赫连凤直直刺了过去:“看我的紫雾幻影剑!”

    “原该如此!难道我还怕你吗?”赫连凤清叱一声,手中也已经多了一把长剑,与齐玎莎的攻击几次碰撞,两人实力相当,各有胜负,一时却是谁也奈何不得谁。

    “紫雾幻影·第五重!”齐玎莎越战越恼,剑身上幻化出了一重重紫色气泡,铺天盖地的朝赫连凤压去。

    “中看不中用的障眼法,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赫连凤左掌稍一旋转,掌心中已是漾出了一蓬小水花,“水咒·清水如泉!”

    水花扑击在紫色气泡之上,半空中炸开了一层层细密的水珠,以及气泡被水珠砸碎,升腾而起的道道紫色烟气。赫连凤就在这片迷蒙的紫色幻境中,东刺一剑,西挑一剑,将幻影气泡逐一刺破,最终剑尖一勾,再度攻向齐玎莎。

    剑光笼罩中,两人的身形就像两只正在翩翩起舞的蝴蝶,优美动人。难得的是齐玎莎每一剑击出,赫连凤都能刚好接住;赫连凤每一次回击,齐玎莎的防御也是恰到好处。如果不是那时不时激荡而出的剑气,也许这真会被误认为是两个好姐妹排练多时的舞蹈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打了,大家都是同门的师姐妹,这样是多么的有伤和气!”不知何时,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。“摧花胜手”顾问张开了双臂拦在两人当中,“听我说,其实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。要不,你们猜拳决定吧?怎么样,是不是很公平?”

    赫连凤和齐玎莎对视一眼,忽然一人提起一只拳头,极有默契的对着顾问的脸上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顾问惨呼一声,仰天栽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再打了!我把名额让给你们!”顾问双脚一绷,整个人已经直直的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赫连凤和齐玎莎两双眼睛同时瞪了过去: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!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啊。”顾问笑呵呵的点了点头,“反正我本来就不想要这个名额,而你们却这么想要它,那么用我不想要的东西,换来你们之间的和平,这样不是非常划算的么?”

    下一刻,赫连凤和齐玎莎已经齐刷刷的冲到了顾问身边,一个给他捏肩,一个给他捶腿。

    “顾问,我以前真的看错你了,其实你是一个好人对不对!我等一下就跟我爹说,让他给你换一间更好的宿舍!”

    “顾问,你人真的特别好,我以后再也不笑你怕喝药了,你是叶朔最棒最棒的好兄弟!你这个月,不,下个月,啊不,下下个月的生活费,我也全包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哪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!”叶朔千辛万苦的赶到了昇龙广场,首先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。

    “叶朔!”赫连凤猛烈的拥抱再次把他撞了个七荤八素,“太好了,我们可以一起参加比赛了!我们一定要好好的配合,一起把所有的对手全部打败!叶朔,你高不高兴啊!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知道……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……”叶朔已经连话都说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“喂,叶朔,你到时候看紧一点,别让她给我们玄天派拖了后腿!”齐玎莎也走了过来,看着被搂得喘不上气来的叶朔,眼里再次闪过了几分鄙夷。接着她眉目一转,扫向赫连凤:“我说,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?”

    赫连凤和她目光对视,两人同时心领神会,一齐回过身架起了顾问:“走,带他到昇龙殿去当面跟长老们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……所以谁能告诉我,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!”叶朔的嘴角不断的抽搐着,当看戏的师兄弟们也渐渐散去,独留他一人在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皓月峰密室。

    天地灵气聚集成了一个漩涡,疯狂的朝着密室中盘坐的一道人影灌入着。在通过泥丸宫被扩散到周身的那一刻,充盈的灵气也在同时化为着最精纯的能量,洗练着那人的每一根灵脉。而他的气息,也正在以一个稳定的速度不断攀升着。

    终于,灵气漩涡缓缓消散,满溢的灵压也在此时重新聚拢,凝固成了聚气五段巅峰的灵力波动,缓缓的收缩进了那道身影体内。一对幽深的双目微微张开,楚天遥俊俏中多了几分阴冷的面容,逐渐在晦暗的光线下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境界是越到后面就越难提升啊。都已经闭关这么久了,还是没能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之前突破到聚气六段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遥轻轻的吐出一口浊气,“不过,这也够了。等级上的小小差距,就用底牌来填吧。那最重要的杀手锏,终于是给我拿到手了啊……而且,通过这次的闭关,我也已经完全掌握了——”

    在他略微抬起的指尖,此时悄然凝聚起了一束紫黑色的能量,那能量刚刚成形,便是在周边震裂开了一条条漆黑的空间裂缝,空气中的灵力波动也出现了一个小范围的紊乱,而他身旁不远处的桌面上,杯盘器皿受到扩散的灵压波及,已经齐齐爆裂成了一滩粉末。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力量,这一次的七大门派比试会上,还有谁是我的对手?……叶朔,你想来试一试么?”

    “墨凉城,罗帝星,还有你们也一样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