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82.第282章 七大门派的震动(下)
    灵魂力量穿过一片片密林,在潭水中央时略微有了些迟疑,而后穿过潭水,在岩洞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岩洞附近似乎布上了一层凌厉的结界,灵魂力量无法探测进去。”叶朔托着腮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铸神锋原来这么注重**啊!哼,我又不要去偷学他什么铸剑的秘诀……”祈岚烦躁的在原地打转,“他要是不出来,难道我们就要这样一直等下去吗!?先不说,万一他好几天不出来,我们会因此错过七大门派比试会,就现在而言……我好饿啊!”

    他把脸转向叶朔,等待着叶朔接下来的话,叶朔却是像走神了一般,望着潭水出神。

    现在灵魂力量探测之时,叶朔就已感受到了那潭水之下,有着一股与众不同的力量。似乎是藏有什么宝物,当然,他对于宝物并没有什么觊觎之心。只是这潭水之下的物体散发的气息,让他很不安心。

    虽然铸神锋与自己师父是好友,但叶朔还是在潭水中悄悄的留了个心眼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?”祈岚在叶朔面前张牙舞爪的挥舞着双手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,岩洞的石门再次被开启。

    铸神锋从黑色的阴影里缓步走来。他看起来很疲惫,眼皮耸拉着,就像是被食人精魄的妖怪吸取了精气一般,散发着一阵萎靡不振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看到眼前的叶朔与祈岚,却是忽然笑了一下。这笑容,他笑得很用力,就像是在极力向人证明他这是在笑。嘴角附近的皮肤极力的向外拉扯着,使得他的嘴巴形成了一个“笑”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。”他笑着说道,“我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祈岚不自觉地往后缩了一下,铸神锋正站在岩洞的入口处,岩洞的黑暗与外面的阳光同时交织在他的身上,形成了一种极其不协调的诡异感。仿佛他往后一退,就会被这片黑暗所吞噬,但是,倘若他再向前一步,他并不会就此站立在阳光下,而是会与他身后的黑暗一起向外席卷而出,笼罩整片山谷。

    “还给你们……”铸神锋举起一把长剑,剑体通透,正是文殊剑。

    叶朔迟疑了一下,才接过长剑。文殊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散发着一层温润的光芒。

    祈岚也凑了过去:“还真是一点都看不出它曾经断掉过!就像是……就像是一把新的剑!”

    “废话!断剑重塑都做不好,我还是铸神锋么!?”铸神锋总算是收回了那个诡异的笑容,脸上的神色化为不屑与骄傲。

    叶朔感应了一下文殊剑,一切如常,包括他先前留在剑身上的烙印,也一如既往地散发着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看来是自己多虑了。

    将文殊剑收好后,叶朔与祈岚向铸神锋告别,马不停蹄地往玄天派赶去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望着叶朔与祈岚离去的背影,铸神锋长舒了一口气。“所幸‘回转’之术成功了,他们没有发现异常。呵呵,我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让人找到破绽。”铸神锋冷笑一声,转身再次隐入了一片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定天山脉日落峰,正是流影派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唉,可叹我偌大一个流影派,紧要关头竟无一个可用之人!”流影派掌门正在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七大门派之中,存在感最为薄弱的流影派,年年的七大门派比试会几乎都是垫底。流影派中,总共也只有一个精英弟子杨浩,还是前前后后已经考核过不知道多少次,最后把评委们都看烦了,才马马虎虎让他通过的,实力比起其他门派的精英弟子,显然是差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而至于其他弟子,那真的只是小猫小狗三两只,能出一个集气级的,在门派中就已经是块宝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实力太弱,定天山脉每一次的争宝行动,往往也不见流影派参与。掌门有着自知之明,知道就算是参与了也不会捞到好处,反而是白白打击了弟子们的自信。像这样一个小门小派,竟然能够留存到今日都没有被吞并,也只能说是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为了自保,流影派掌门只能牢牢的抓紧玄天派。虽然从实力的角度来说,焚天派要更胜一筹,但是排行第一的门派自然有第一的傲气,就连挑选依附者,也是要根据实力来衡量。流影派如果强要跟他们扯上关系,最后必然会根基不保。反倒是玄天派的为人宽厚很多,流影派掌门自然也就选择了他们为盟友。

    “唉,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啊——”密室中的流影派掌门最终长叹一声,开始将面前的白纸裁剪成一张张大小相同的纸片,并在纸片背后逐一写上弟子的名字——除了杨浩,剩下的那四个名额,他准备抓阄决定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的碎星派情况就大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沈雅婷为队长,再来就是张家栋和林嘉祥,我碎星派的精英弟子总共也就只有这么几个了啊……剩下的两个名额,究竟是安排谁好呢?”碎星派的掌门也正在议事厅中苦苦思索。

    “我说,荆奇志如何?”一旁的消瘦老者天辰长老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荆奇志?不行,不行,那小子太莽撞了。”碎星派掌门连连摇头,“虽说最后的擂台大赛,多半就是由雅婷和家栋参加了,但是每位队员的成绩,也会关系到我们第一轮比赛的总成绩啊!如果把荆奇志加进来,一定会坏事的,说不定到时候其他人也会受他的连累!”

    “那么,左思呢?”竺济长老抿了一口茶,慢吞吞的道。

    “左思不成,太弱了。”碎星派掌门直接一摆手,将面前的几张报名表反复翻找,“我另外也有几个看重的弟子,只是,各有各的缺点……蔡宏才的攻击不错,但他天生灵脉狭窄,灵力储量太少;丁朋兴注重防御,但是速度太慢;尤正亮的身法倒是灵活,但是攻防又都很平庸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我参加!”在议事厅中正是一片愁云惨雾时,大厅外忽然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。听来虽然有种少年人特有的稚嫩,但语气中却是透着一种不容反驳的气势。

    碎星派掌门和众位长老同时转头望去,一时表情各异。

    “阮石?怎么是你?你这段时间都失踪到哪里去了?”天辰长老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另一名红脸长老也是面色冷峻:“不错,这小子可是劣迹在身!众位可不要忘了,当初他在那定天城拍卖场上招惹焚天派,最终惹得虚无极掌门震怒,害我们碎星派赔了多少灵石啊!

    而且出了事之后这小子就畏罪潜逃,一连几个月都没有回山门认罪,现在即使回来,也应该立刻罚他闭门思过才是!况且他实力也是平平,有什么资格参加这样的比赛?”

    “话可不是这么说。”阮威一直就站在阮石的身后,此时缓步走出,一级级的迈上台阶,跨上了大厅正中的红地毯,“碎星派损失的灵石,你们不是已经从我多年的积蓄中掏回去了么?至于阿石,难道鸿羽兄没有听说过‘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’的说法?你怎么知道,他的实力就一定不够格参加比赛呢?”

    “阮威兄说的也有些道理。”从前同阮威有几分交情的竺济打起了圆场,又转向众人,劝说道:“况且他为我门中长老,多年来一直兢兢业业,我们也不能因为他这一次的过错,就把他从前的功劳都抹杀了啊!

    要我说,阿石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,一直都非常聪明,就算实力有些欠缺,可是他的智谋可以弥补啊!如果能在这次的竞技赛上做出贡献,也就算他们父子将功赎罪了吧!”

    天辰长老重重哼了一声:“非常聪明?我看未必吧,只会转一些歪脑筋而已!阮威兄,我们都知道你偏爱你的儿子,但是这是关系到我碎星派荣誉之事,如果你的儿子真有本事,就让他证明给我们看。否则,我们凭什么相信他啊?”这一句也引起了众位长老齐声附和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阿石啊,你看……”阮威转向了阮石,似乎是想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质疑,始终沉默不语的阮石忽然摇头一声冷笑,双拳狠狠握紧,聚气级的灵力波动毫无保留的散发而出!

    “现在,还需要证明么?”

    同时潜夜派一边。

    “宁欣!宁欣!”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弟子气喘吁吁的推开了房门,“你听说了吗!碎星派的阮石师兄没有死,他又回来了啊!而且,听说他这一次还实力大进,已经突破到聚气级了呢!现在已经成为碎星派最受追捧的热门选手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!!”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弟子扔下涂了一半的口红,跳起来就给了那个女弟子一个熊抱,在把她勒得险些喘不上气之后,又一个人双手捧心的犯起了花痴:“阮石师兄真的没有死!太好了,我就知道我的阮石师兄不会有事的!

    啊,对了,你刚才说阮石师兄会参加这次的七大门派比试会是吗?那我也要参加!我也要参加!我要和我的阮石师兄共舞!那我现在就去找掌门报名!”一边匆匆按紧贴歪了的睫毛,在另一个女弟子还没反应过来之前,已经一溜烟跑得远了。

    “祝你好运……”那马尾辫女弟子默默的在胸口划了个十字,“灭绝师太这一关可不是那么好过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!”果然,在那名女弟子唐宁欣话音刚落,潜夜派掌门常夜白就冷冷扔下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的实力只有蓄气九段,这实在是太弱了!就算上场了也只是丢脸!”

    “哎呀掌门我求求你啦——我保证这段时间一定会好好修炼的——掌门好不好?好不好嘛?”唐宁欣平时见常夜白一向是绕道走,这一次却是主动贴了上去,抓着常夜白的衣袖来回摇晃着,用甜得发腻的声音不停的撒着娇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好吧,真是怕了你了!”最终常夜白也抵御不了这“魔音灌耳”,将唐宁欣的名字随手加在了名单的最下面,与上面的几个名字空开了一大段距离。“那我就先把你的名字加上去。丑话说在前头,如果在比赛之前突破不到集气级,我还是会把你撤下去的!”

    “掌门你最好了——”唐宁欣又是一声变了调的娇呼,接着猛地跳起身,眼里仿佛跳动着两蔟火焰,“我知道了,接下来的这段时间,我就算是每天吃丹药把自己撑死,每天修炼把自己累死,也一定会在比赛之前突破到集气级的!为了我的阮石师兄!阮石师兄你要等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师父?”门口刚响起一名女弟子怯生生的问好,唐宁欣又是迅速扑上去抱住了她:“若蕊!”

    “若蕊我跟你说,阮石师兄没有死啊!现在我要跟他一起参加比赛了!若蕊,以后我们每天一起训练好不好?我一定要尽快突破到集气级!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秋若蕊还没答话,常夜白已经冷冰冰的开口了,“你自己去修炼,不要影响若蕊。好了你可以出去了,若蕊你过来,师父还有几句话要叮嘱你。”

    唐宁欣灰溜溜的出了门,漫步在殿外的空地中,忍不住又是眼冒桃心:“啊!阮石师兄——”

    破月派却是十分简便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给你们布置一下,小队配合的各种战略。以及,如何用最快的速度,锁定经验值最多的怪物——”破月派议事殿中,掌门师清一正在给聚成一桌的五位弟子传授着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“哼,去给他们布置吧,我没兴趣。”师清一还没讲几句,罗帝星就已经干脆的站起身,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墨凉城,这一次比赛,我的对手只有你而已——”

    焚天派。

    “此次比赛,我们焚天派没有必要精锐尽出。”偌大的广场上,虚无极高高在上的进行着讲话,“反正不管第一轮如何,最后参加擂台大赛的也一定只有凉城和树珉,凭他们两个,也足可包揽擂台大赛的冠亚军。要是一次就上五个精英弟子,反而是过早的暴露了我焚天派的底牌。

    凉城为队长,树珉辅助。树珉啊,到时一切以凉城为主,其他三名弟子的经验值,你尽量帮着平均一下,别让他们到时太过拿不出手就行。郭阳云,你身为本门大弟子,这五人的名额,你凑个数。至于另外两名队员,你就自己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“诶?我?”郭阳云对着自己的鼻子傻愣愣的指了半天,才连忙高喊道:“掌门……”然而虚无极却是听而不闻,早已经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我这个当大哥的已经被逼到风口了,你们两个也别想置身事外!”郭阳云一把揪起了身旁两个悄悄矮下半截的小弟,“大家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!”

    而幻光派,门下一众弟子实力都差不多,所以选谁都差不多。只是又担心因为实力相近,谁也不服谁,要是在比赛之前因为内讧而自乱阵脚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修齐掌门先是苦恼了一阵子。最后决定把这种艰难的决定抛给下级。

    “诸位长老,本门诸位弟子的具体实力自然是你们更为清楚。所以七大门派比试会的人员名单,就由诸位长老定夺吧。”修齐掌门对着殿前一众长老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一众长老当场石化。众所周知,定制人员名单这种事向来吃力不讨好,一众长老各怀心事的互相看了几眼,朝修齐掌门说道:“掌门,此事兹事体大,自然应该由一派掌门来定夺。”

    修齐掌门听了这话,差点气背过去:“你们……既然如此,那就由弟子们自行定夺。现有弟子们自行推举参加比赛的人选,再由弟子们自行投票。票数最高的五人参加比赛!!”

    于是幻光派的人选就在掌门与长老的相互推脱中,由弟子们自行产生了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各大门派的参赛名单,已经陆陆续续的定了下来,只有玄天派依然陷在一片争吵之中。并且,这番争吵还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参加比赛的只能是玎莎!”无尘道长大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已经决定了,要把这个名额给阿凤!”了尘道长在他的对面吼了回来。

    无尘道长鼻子里重重喷出两团粗气,掀得胡子都飞起了半尺来高:“我说是玎莎就是玎莎!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的额头已经顶上了无尘道长的额头,胡子被他吹起了一尺:“我说是阿凤就是阿凤!”

    “玎莎!!”

    “阿凤!!”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都少说两句!”看着争得脸红脖子粗的二人,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大长老终于是上前将两人拆开,“我看你们在这里吵翻天也吵不出一个结果来。既然这个名额如此难于决断,那不如,就把这个难题交给她们自己去解决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