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81.第281章 七大门派的震动(上)
    天空中又下起了雨。

    只是这场雨下在山谷的周边,山谷之中一片天朗气清。

    铸锋谷本不叫铸锋谷,由于山谷地势险峻,因而有着天险谷的称呼。不过凡是第一铸造名家铸神锋所在之处,都会以“铸锋”二字为名。

    这是铸神锋自己说的,叶朔表示不要乱给山谷瞎取名字。又回想到了当日了尘道长给自己的玉简,幸好玉简之上标注了铸锋谷的具体位置,否则的话,要是向附近的人四处打听铸锋谷,估计也只会得到一个“什么铸锋谷,这里唯一的山谷名叫天险谷,你一定是找错地方了”这样的答案。若是如此,估计自己是一辈子都别想找到铸神锋了。

    二人随着铸神锋,一路朝着山谷的中间区域走去。铸神锋牢牢地把文殊剑捧在手上,小心翼翼,又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他这举动让祈岚很是不明所以。祈岚先前询问过叶朔:“那是一把很厉害的剑嘛?”

    叶朔对于兵器一类并无多少研究,品阶之类的他也不太清楚。但是从他具体使用下来的情况……斩杀海鬼王的确是十分有效,几乎是一剑毙命。但是似乎并不怎么耐用,用一次就断了。

    关于文殊剑究竟有多厉害,叶朔也确实没见过它究竟有多大威能,他向祈岚回答道:“这是一把除了我之外,所有知道它名称的人都觉得十分厉害的剑……”

    以祈岚目前对叶朔的崇拜度,他自然是以叶朔所说的话为准。既然叶朔觉得文殊剑并无特殊之处,那么自然别人是少见多怪才会有那般反应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的铸神锋自称是天下第一的铸剑师,虽然其中肯定有他自我夸大的成分,但是身为铸剑师,必然会对各式兵器有所研究,怎么也对文殊剑这么崇拜的样子,看他的那副表情,简直恨不得文殊剑就是他自己的。祈岚摇摇头,师父推荐的铸剑师也不怎么样啊……

    三人在穿梭于幽深静谧的谷中之时,隐约能够听见不远处流水哗哗的声音。

    再一次穿过一片密林,展现在三人面前是一片湛蓝的水面。这一潭碧水,潭水盈盈,深不可测。而在潭水的前方,是一道瀑布。

    瀑布飞流直下,声如奔雷,澎湃咆哮,在山脚激起千波万浪,水雾蒙蒙,将原本应是如镜面般平滑的水面打碎。

    铸神锋在潭水边站立了一会儿,似乎是在查看什么,祈岚在他身后也跟着探头探脑的向前张望着,但他并没有看到什么不同寻常之物。

    反倒铸神锋的表情中露出了一丝微妙的不耐烦,他摇了摇头,继续向前走去,回身向叶朔与祈岚问道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影子吗?”

    还未等两人回答,他又自顾自的说道:“这潭水看似是一个平面,实则却有着成千上万个角度,不断的反射折射。它们将阳光反射到谷内各处,这就等于光从四面八方照射而来,所以,谷中的一切都没有影子。”

    叶朔似懂非懂的点着头,心中却也奇怪,为何铸神锋忽然说起这个来。

    “好神奇的潭水啊!”祈岚伸长着脖子望向潭水,“这是怎么做到的!?”

    铸神锋却忽然不再言语,径直向前走去。前方是一个山洞,透过洞口向内望去,里面似乎有着极大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那里就是铸造大殿了吧?”祈岚刚想走进洞内,却是被铸神锋一把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叶朔向铸神锋问道,他感到铸神锋的表情有着些许的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铸造重地,闲人莫入而已。”铸神锋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闲人?我们可不是闲人……”祈岚还想着要争辩几句,倒是叶朔开口说道:“算了祈岚,这是铸神锋先生的地方,听从他的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见叶朔这么说,祈岚也就乖乖闭嘴。

    铸神锋手中拿着文殊剑,眼睛中闪烁着某种光芒,他似乎在全神贯注的端详着文殊剑,并未注意到身边的叶朔也正在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为何……那眼神让我感到很危险……”叶朔不知为何,竟是想到了先前在天澜秘境中的那三个老者。铸神锋与他们似乎有着相似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只是,毕竟铸神锋是了尘道长的好友,叶朔虽然隐隐有了戒备,却也没有表达出分毫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人在外面稍等片刻,我将文殊剑重塑了之后,马上就出来。”说完,铸神锋转身进入岩洞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进入,“轰隆”一阵响声,竟是有石壁出现,盖住了洞口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就要这样傻傻的待在外面等着吗?”祈岚百无聊赖的坐在一旁,两手不停地拔着杂草堆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铸神锋有着不希望别人看见的铸剑绝活?”叶朔坐在祈岚身边,“不过刚才铸神锋也说了,让我们稍等片刻,估计也不会太久吧?……”叶朔看起来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当叶朔还在铸锋谷的时候,玄天派中正因为一则突来的通知而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虚无极那老家伙,又擅自更改比赛规则了!”昇龙殿内,了尘道长将一张破旧的卷轴重重拍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那卷轴刚刚送达时,尚自是崭新平整。但经过殿中众多长老七手八脚的传阅,如今已是被揉得皱皱巴巴,就如同一块破烂的抹布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那老家伙简直是在拿我们当猴耍!他自己整天想一出是一出,就要我们都来配合着他胡闹!真是想想就一肚子气!”无尘道长脾气最是火爆,被他紧捏在手中的茶杯都已经现出了道道裂纹。

    “这也没办法啊。谁让人家有实力?”五长老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一句,却也让全体长老一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的确,弱肉强食的规则就是如此残酷。你不服行啊,去找一个能胜过虚无极的人来啊?

    “不过,我们也不要只看到他的独断专行。”了尘道长将卷轴重新浏览了一遍,嘴角竟是隐隐现出了一丝笑容,“说句实在话,现在这样的规则,对我们倒也是很有些好处的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,这上面是这样写的。本次比赛分为两轮,第一轮为竞技赛。取五人为一队,自选出一名队长,七支队伍分别进入特定竞技场展开狩猎。击杀不同等级的怪物,获取相应的经验值,至于不同怪物所对应的不同经验值,下面还附有一张专门的表格……

    入场前各人须在身上佩戴一副彩虹罗盘,共分为‘红橙黄绿青蓝紫’七阶,起初默认为红阶,吸收到一定程度的经验值可以使罗盘进阶。

    除击杀怪物之外,也可以攻击敌对门派的队员,以吸收对方所获得的经验值,同队之间不可相互吸收。

    比赛结束后统一将罗盘上交,评委会根据罗盘的最终色阶,以及队员在整场狩猎中的综合表现,进行最后的评分。

    评分等级分为a,b,c,d,e五档,对应的分值分别为a—20分,b—15分,c—10分,d—5分,e—0分。将所有队员的分数相加,即为参赛门派的总成绩。

    每个队伍中,分数排在前两名的队员可以参加第二轮的擂台赛。由于各人表现自有优劣,不会出现三人并列第一的情况。假使真有万一,参赛成员由各门派自行取决。

    两轮比赛,竞技赛成绩占40%,擂台赛成绩占60%,两者相加的分数,也就是各个门派的最终成绩。

    本次比赛本着公平、公正的原则,不再为弟子划分等级差异,精英弟子和普通弟子,可以混合参赛,由各派掌门自行推举……重点就在于这最后几句,你们可有想到什么?”

    一时间众长老又是议论纷纷,最后八长老忽然眼前一亮:“朔儿!你是想说朔儿吧!既然参赛弟子不再划分等第,那么朔儿虽然还不是精英弟子,但是他也可以参赛了……!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微笑着点了点头:“不错,朔儿这个孩子,之前为了没能在比试会前晋级精英弟子,还闹过一通脾气。后来虽然他已经想通了,但是我看得出来,他的心里一直还是有些遗憾的。现在可好,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!”

    七长老也忍不住淡淡一笑:“照我看来,虚无极弄出这么一通规则,就是想把这次的比赛变成他那个宝贝徒弟墨凉城的专场!毕竟参赛的选手越少,观众的关注范围也就越窄,这个时候谁要是表现格外出众,一定可以毫不费力的获得满场惊艳!却不曾想啊,竟然还误打误撞,帮了我们的忙。这一次有朔儿在,我看他这个如意算盘,没准也要落空了!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再度颔首,一边将叶朔的报名表朝前一推:“让朔儿参加,已经是毫无疑问。另外,天遥是我玄天派后辈弟子中,继天影之后的第一高手,这五人的名额中,自然也有他一份,这个队长,我看也非他莫属。”

    将楚天遥的报名表也放在了桌面上,再接着落下的一张则是俞若珩,“参加竞技赛,将会是一场漫长的消耗战,一个辅助队员是必不可少的。俞若珩一直都是百草堂中最优秀的弟子,这个队伍算上她一个,想来大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。”看到众长老也都点头后,默默的将顾问的报名表也叠了上去,这一次却是并未多加解释。

    “但是最让我犯愁的却是这第五人……”了尘道长将手中的最后两张报名表推到了方桌正中,“阿凤和玎莎,这两个孩子都很努力,也是各有各的优秀,如何取舍,还真是让我犯了难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那还用说么?”无尘道长很快的接过话头,“当然是玎莎了!玎莎对这次的比赛可是非常期待的,从她一听说比赛的规则改了,就一直缠着我要这个名额,我也早就许诺过她了。无论如何,我都不可以让我的女儿失望!”

    “对比赛期待?”八长老忽然怪笑一声,“我看只是在期待跟天遥搭档吧?要是比赛的时候还尽想着这些********之事,那,反正我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七长老也附和道,“要我看那个赫连凤倒是挺不错的。虽然只是一个新晋弟子,但她凡人出身,此前没有任何的修灵基础,竟然能在短短数月之内,实力就已经和玎莎不相上下,那么如果在比赛前再下一番苦功,一定又可以有一个突飞猛进的跨越!咱们这选拔弟子,也不能光看眼前实力,个人的资质也是很重要的嘛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!”无尘道长一拍桌子,“你们两个老家伙,难道对玎莎参加比赛有什么意见吗?!”探出手在报名表中一阵翻找,揪出一张在面前抖了抖,对着桌角狠狠甩了出去:“实在不行,就把这个叫顾问的小子去掉啊!

    你们难道忘了,他在门派大赛上被一个低阶弟子一拳放倒的糗样?让这样的废物去参加比赛,除了拖后腿,他还能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干咳一声,就像是故意跟无尘道长作对一般,将顾问的报名表拾起,略微摊平后,又重新盖了上去:“我觉得,这个顾问,没有必要去掉。他的实力,或许也并不像我们所看到的那么弱。

    虽然我的确是察觉不出他有任何使用敛息术的痕迹,但是,也许你们从来都没有注意过,他的眼神——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,是每天跟朔儿待在一起嘻嘻哈哈,玩世不恭,但是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,他的眼神中,就会透出一种坚毅和果决……他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我敢说,拥有这样眼神的人,绝对不会是弱者!

    朔儿已经是一个意外收获了,也许这个顾问,同样可以带给我们惊喜。”

    “了尘!”无尘道长已经拍案而起,“我不管这个顾问的眼神是坚毅也好,懦弱也好,反正你要是不把他去掉,那就把那个赫连凤去掉!这五人队伍中要是有四个都来自你的门下,那我们还用得着叫什么玄天派代表队,早就可以直接改名叫了尘代表队了!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继续将两个女弟子的名单拖到眼前,仔细对比,同时淡淡道:“道兄啊你误会了,我对玎莎侄女,从来没有任何的偏见。只是她和阿凤,这两人实力相仿,主修的又都是剑术,再加上她们的脾气,赛程中也一定都会以进攻为主。可以说,她们的条件非常相似。

    你也应该知道,在一支队伍中,有相同作用的人,出一个也就够了。就算是从战略的角度来讲,从她们两个当中挑选出一个也是非常有必要的。不过,如果让我个人来选择的话,我会选择阿凤。”

    当玄天派正在为最后的人选悬而未决时,接到通知的其余各大门派之中,也正在产生着不同程度的震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