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79.第279章 无缘精英弟子?
    登记室中,叶朔面对着表格最上端的一栏“是否精英弟子”犯起了难。

    他也是这个时候才重新想起来,七大门派比试会的规则是精英弟子对精英弟子,普通弟子对普通弟子。据说是为了确保公平。那么,这一栏一定也是用来划分选手投递的关键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,他现在的确还不是精英弟子。但是这个“否”一旦写上去,是否也就意味着正式被归入普通弟子的档次,那些精英弟子之间的战斗就都跟他无缘了?

    思前想后,叶朔终于还是抬起头询问道:“请问,这一栏我可以填‘是’吗?而且我现在也已经突破到聚气级了,通常凡是聚气级的弟子,基本上也都是精英弟子吧?”

    负责处的弟子探头看了一眼,就连连摇头道:“这可不行啊,叶师弟,精英弟子都会被授予一块专有的令牌,这既是荣耀,也是身份的象征。而且名单还会被七大门派共同留档封存,并不是说只要实力达到了,就可以随随便便自封精英弟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,”叶朔急急的追问下去,“究竟要怎样才可以成为精英弟子呢?”

    那负责处弟子抓了抓头皮,费力的回想了一番,仍是摇头苦笑道:“我只知道,好像是有什么七大门派共同的考核……这个,真不好意思啊叶师弟,你瞧,我也就是一个普通的蓄气级弟子,每天负责的都是整理一些资料,那些精英弟子什么的,离我太遥远了,所以实在是不大清楚啊。要不,你去问问了尘道长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好麻烦啊……”叶朔在登记室环顾一周,那些弟子统统都一脸茫然的看着他。“那个,叶师弟,你的情况有点特殊,我们也不好办啊……”那负责处弟子小心翼翼的偷看着叶朔。

    看着负责处弟子那副模样,叶朔想了想,还是决定去找了尘道长,然而他心中总有着一种不妙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“朔儿回来了啊?”了尘道长手中拈弄着一枚棋子,盯着面前的棋盘布局,似乎正在考虑着落子方位。“详细情况御尘师妹都已经跟我说了,怎么样,顾问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顾问的情况还好。”叶朔默默的点了点头,脸上却没有多少因为这个“好消息”而带来的喜悦,“其实师父,我今天来找你是有另一件事。是关于‘申请成为精英弟子’的,请问我都需要做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略一挑眉,落子的动作也停在了半空:“精英弟子?”似乎叶朔这意料之外的问题令他也是一怔,想了一想,转过手掌轻轻拈弄着白须,微笑道:“申请成为精英弟子,就需要参加专门的精英弟子考核。这也是由七大门派共同举行的一次大型活动。

    每到固定时间,七大门派都会分别选拔出一批最优秀的弟子,由掌门推荐,共同参加那最后的考核。

    考核的形式分为文试和武试,文试很简单,就只是测试一些最基本的修灵界常识。武试么,也不算难,是由所有通过了文试的弟子聚集起来,在限定的考场范围内执行一些特殊任务。任务通过,考核也就自然通过。

    如果任务完成得有些差强人意,场外的评委也会根据每名考生在考场内的表现,公正的衡量他的最终成绩——朔儿啊,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了?”

    “那最近一次的精英弟子考核,什么时候开始?”了尘道长话音刚落,叶朔就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。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,至于什么比赛形式,他有自信,只要给他机会,什么形式他都可以通过的!

    这一次了尘道长却沉默了许久。这个时候,他也大概明白叶朔是在打算什么了,只是自己即将出口的答案,或许并不是他想听的……在叶朔期待的目光注视下,最终了尘道长抬起头看定了他,一字一字的道:“明年三月。”

    “明年三月……?明年?!”叶朔只觉得有一道霹雳在自己的脑中炸响,“可是七大门派比试会!今年十月就要开始了啊!这样……不是就来不及……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叹了口气,为叶朔轻轻抚平了领口的皱褶,温声道:“师父明白了,你这么急匆匆的,就是因为七大门派比试会的时候,想参加精英弟子那一拨,是不是?

    唉,有这份志气是好的啊,当然,你的实力也绝对是足够的!当初在门派大赛上,你挺身阻止了施展禁咒的安云,我就看出你的潜力不可限量。这段时间你出行在外,去为顾问寻找解药,一桩桩战绩传回玄天派,这都是你强大的证明!

    尽管我们所有长老一致公认,你绝对就是当之无愧的精英弟子,可是,这规矩就是规矩啊……既然你还没有通过精英弟子的考核,我们也就不能把你作为精英弟子报上去。

    虽然很遗憾,但是这一次也就算了,等明年通过考核之后,你还可以再参加下一届的七大门派比试会啊!到那个时候,你也就可以真正大展身手了。反正这比试会,又不是只有今年一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叶朔的心情急转直下,了尘道长这几句苍白的安慰只会令他心中的憋屈感更加深重,当他努力的搜素着自己混乱的思维时,忽然有一线灵光被他揪了出来:“对了!可是焚天派的墨凉城曾经跟我说过,他也没有参加过以前的七大门派比试会。那就是说,他入门的时间其实也是跟我差不多的?那为什么他就可以成为精英弟子?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的笑容一僵:“焚天派的墨凉城……是么,你已经见过他了啊……”这时他搭在叶朔肩上的一只手也缓缓的收了下来,半边身子侧转朝里,脸上的表情怎么看都有些发苦。

    “也许就因为,他是焚天派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是焚天派又怎么了?焚天派就可以无视规则么?”了尘道长这轻如自语的一句话,让叶朔更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焚天派啊……”了尘道长仰起头,淡淡苦笑了一下,“朔儿,这定天山脉的形势你大概也了解吧?焚天派在七大门派之中,一直就占据着龙头老大的位置。很多事情,他们看似民主,但是最终的决定权,还不是仍要落在虚无极手上?

    精英弟子的考核,其他门派都得遵守这个规矩,但是虚无极不一样。可以说,他想让谁当精英弟子,就可以让谁当。所以你和那墨凉城……你们的情况,终究还是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“太不公平了!”叶朔双拳都攥得一阵咯咯作响,要守规矩,大家一起守;要不公平,大家一起不公平;如果今天墨凉城也跟他一样是普通弟子,那么叶朔就认了这个倒霉,但是现在,却是有人公然在所有人面前走着捷径……难道因为是定天山脉的霸主,就可以肆意剥夺别人的梦想么?

    “那么如果我现在去找虚无极,请求他也为我单独考核一次,这样可以么?”叶朔冲动之下口不择言。

    了尘道长摇头叹息:“没有用的,朔儿。虚无极看我们玄天派,本来就一向都是很不对盘。你现在再去找他,他一定会搬出规矩来压你,没准啊,再安给我们玄天派一个走后门的罪名,这又是何必呢?

    其实,何必这么执着一个精英弟子的外加名头,在师父和所有长老的心里,你一直就是精英弟子啊!

    而且这次你的对手只是其他门派的普通弟子,那是一定可以技贯全场的!哈哈哈,至少是在普通弟子的比赛中,给我们玄天派拿一个第一回来,让他们看看,我们这里还有着一名‘隐藏的精英弟子’呢!——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先告退了。”叶朔再也听不下去,掉头就奔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明就……已经约好了啊。

    想到当初在天澜秘境,和墨凉城与罗帝星分别约定了比试会上相见,那时的他们曾是怎样的战意昂扬?那时自己的心里又存在着多少的澎湃和期待?

    但是现在,却要我做一个失信的小人了么?

    我没有被敌人打垮,却要被这现实的环境打垮了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,都是高高在上的精英弟子,他们可以站到那个更广阔的舞台上,和更强的对手一决高下。

    而自己,就只能被局限在普通弟子之中,跟他们进行着种种小儿科的游戏么?

    叶朔觉得在此之前,自己对七大门派比试会的种种期待,正在如同泡影一般纷纷消失。

    师父……师父根本就不明白我的心情。

    他们都只会说,精英弟子只是一个名头,没有什么大不了。可是,没有这个名头,我就连证明自己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叶朔一路失魂落魄的走到了极意峰,默默的在小土坡上坐了下来,顺手拔起地上的一根小草,轻轻划拨着面前的沙粒。

    传音玉简就放在他的手边。当初在天澜秘境分别的时候,墨凉城曾经给他留下过灵魂烙印。如果现在找他帮忙的话……只要他肯帮忙,这件事多半就可以十拿九稳了。

    但是,叶朔看了玉简一眼又一眼,始终也下不了决心进行传讯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实在是太难看了。他并不想利用着自己在幻境中对墨凉城的“救命之恩”,一次次的加以要挟,毕竟后来在天澜秘境,他也帮过自己不少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这性质实实在在就是“走后门”,就算他可以不为自己考虑,难道也能不为玄天派的名声考虑么?虚无极少不了是会拿此事大做文章的,到时玄天派的队伍行走在人群之中,人人指指点点,那时自己难道还能顶着身为精英弟子的令牌为荣么?

    浑浑噩噩的也不知过了多久,在他身边坐下了另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“叶朔,你怎么就一直没回登记室了?报名表我已经帮你交上去了。还有关于精英弟子的考核,师父怎么说?”

    叶朔看了身边的顾问一眼,默默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谢了啊。只是现在报不报名,参不参加比赛,对我来说都已经没什么意义了……”想到这里,叶朔又是天愁地惨的叹了一口长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一心要站在灵界大陆顶点的叶朔,忽然对参加比赛失去兴趣了?”顾问向他打趣着。

    在顾问的催促下,叶朔终于把心里所有的烦恼都倾诉了一遍。一想到自己只能参加普通弟子的比赛,面对的对手都会是如同元基范成、韩娣月付莫生之流,他就有一种仿佛身体被掏空的感觉。这样还让他怎么提得起干劲来?!

    叶朔终于一吐为快,本以为顾问会安慰他几句,哪知等到的劈头就是一句:“叶朔啊叶朔,你还是我认识的叶朔么?!”

    这是叶朔刚刚在百草堂曾对顾问说过的话,当这句熟悉的话再次响在耳边,倒也令消沉的叶朔略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虚荣了!”紧接着,顾问的下一句话毫不留情的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虚荣?我虚荣?!”叶朔整个人一个大转身。师父他们不懂自己,连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也不懂吗?连他也认为,自己想要这个精英弟子的称号,仅仅是因为虚荣吗?!

    “不对吗?”顾问则是咄咄逼人,“听你刚才的意思,你这么想尽快通过考核,是因为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,你就只想跟那两个精英弟子打,你认为只有他们配做你的对手是吧?但是他们又不是第一天生下来就是精英弟子了,谁不是从普通弟子慢慢磨练过来的?

    你现在这么看不起普通弟子,别忘了你自己也就只是个普通弟子!那么既然普通弟子当中,出了你这样的怪才,你怎么知道其他门派之中,就没有同样的逆天妖孽,只不过是运气不好,刚好错过了之前的考核而已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朔的瞳孔缓慢的扩大。顾问的这一段话真的说到了他的心坎上。的确,他一心想要尽快晋级精英弟子,不仅仅是为了和那两人的约定,也是因为,他对其他的普通弟子,潜意识里已经带上了一种轻视。

    自从踏入修灵界后,这一路比起普通人,他真的是走得太过的顺风顺水,这些太轻易得到的成功,也在不知不觉之间为他培养出了一种优越感。

    表面上,他仍然可以和其他弟子言谈嬉闹,仍然乐于助人,但是,在对手的层面上,他已经不再把身边的人和自己放在同一水准了。他正在为自己的实力而自满,而这种心态,在强者道路上其实是相当危险的……

    的确,灵界大陆上藏龙卧虎,谁知道哪个貌不惊人的路人其实就是隐藏的高手?

    修炼一道,重在修心,对自己的实力,拥有自信没错。但是太过骄傲,目中无人,那就是大忌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叶朔的眼中又重新涌起了惯常的自信,“就算对手只是普通弟子,我也一定会全力以赴的!不管怎么说,这也是我参加的第一次七大门派比试会啊!这一次,真的是谢谢你了,顾问。”

    顾问笑了笑:“刚才还那么矫情,现在又这么客气,这真不像你啊。对了,还有一件事,之后我可能就不能经常陪你修炼了,我打算暂时住到百草堂去。当然,你还是可以经常过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刚刚还在摸着头傻笑的叶朔顿时又瞪圆了双眼,“你还要去泡妹子?你到底打算堕落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叶朔啊!”顾问哀嚎了起来,“我在你眼里真的就是那么色迷心窍的人吗!……嗯,不过如果你对外就这么解释,似乎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叶朔看着口风转变迅速的顾问,皱着眉从各个角度朝他上下打量。最后再次凑到了他身前,表情看起来有些严肃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因为楚师兄么?你还在提防他?”

    顾问沉默不语,似乎是默认了。叶朔没有等到他的回答,又默默的在他身边坐下,自言自语道:“不过说起来,楚师兄现在在做什么?我都回来这么长时间了,一直也没见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闭关了。”顾问答得很快,“你们出去找解药,后来他一个人先回来了。之后又去了安云房里一趟,就匆忙闭关了。据说是正在为七大门派比试会做准备,想要全力突破到聚气六段。

    但是,已经这么久不再去安云房里了,难道说……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么……?”说到最后,顾问双手轻支着下巴,眼神里开始出现了一些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闭关啊……”叶朔并没有注意到顾问的担忧。此时他正在来回晃荡着双腿,眼神憧憬的眺望着天空。“说起来,我差不多也应该为七大门派比试会做一些准备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