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74.第274章 星宿宗宝藏
    叶朔连“星宿宗”这个名字都是第一次听到,更别提辨认什么纹章了,正有些犯难,墨凉城却对他点了点头:“没有错,这的确是星宿宗的纹章。”

    叶朔这一下再无迟疑,扶起那仍在不住咳血的少年,将星宿罗经仪朝他面前一递:“那,你就拿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那少年眼中却没有丝毫感激,反而是筑起了一层更深重的戒备,“你想干什么?你想得到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好处……”叶朔苦笑了一下,“既然这星宿罗经仪是你们星宿宗的镇宗之宝,我现在物归原主,本来就是天经地义啊,跟好处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那少年怔了一怔,忽然失声惨笑,笑声中仍有大量血水不断从他的口齿间漏出:“说得真是冠冕堂皇啊……我不信!这个世界上,怎么可能有不求回报,就白白助人为乐的善心人?

    你……你……我知道了,你现在表面说不求好处,其实只是想要我念你的恩,然后就会心甘情愿的为你卖命一辈子,是不是?是不是?哈哈哈,被我说中了吧,你们这些小人,肚里有几根肚肠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!

    不要在我面前假惺惺了,你还是直接开个价,我一定会凑到足够的钱,来向你买回这星宿罗经仪!”想到自己又将要回到那暗无天日的抢掠生活中,一阵阵的悲苦,自嘲,忍不住又是狠狠踢了两名老者几脚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小子能不能别这么好心当成驴肝肺?”赫连凤气鼓鼓的冲了上来,狠狠推了他一把,“因为你遇见过坏人,所以世上的所有人都是坏人么?叶朔已经说要把星宿罗经仪还给你了,你爱要不要,难道还是我们在求你吗?”说着拉了拉叶朔,“他不要就算了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那少年忽然激动起来,扑上前一把抱过了星宿罗经仪:“我要!我要!”

    叶朔默默的叹了口气。世上总有那么些固执的人,跟他好说好商量是讲不通的,非得把他打一顿,或者骂一顿,他才能舒坦。其实他并不喜欢做这种事,现在赫连凤主动来替他唱黑脸,倒也是帮了他一个大忙。

    然而在星宿罗经仪交接完毕,叶朔和赫连凤刚准备要走,这一边忽然又有了新的变故。星宿罗经仪揣在那少年怀里还没捂热,忽然就是自动从他的手上飞了出来,高高悬浮在半空,似乎并不打算要承认他这个主人。

    那少年仰首望着星宿罗经仪,半晌后忽然就直挺挺的跪了下去,纳头便拜。

    “圣物!是不肖子孙无能,使圣物失落在外,至今已是十年有余。而今不肖子孙已经手刃了灭宗贼人,星宿宗的光复,还要多多仰仗圣物,不肖子孙在此,恭迎圣物回归!”

    在他反反复复将这段话念了数遍,额头也在地面上磕出了血,半空中的星宿罗经仪却仍然没有任何的下降之意。嗡嗡的摇晃半晌,再次冲着叶朔的方向扎了下去,稳稳的停靠在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这……为什么……”那少年的脸色本就苍白,此时更是有些白里泛青,“圣物为什么会认你为主……这不可能啊!你只是一个外人,你不具备我星宿宗的高贵血统,你……你究竟是用什么肮脏的手段欺骗了圣物?”

    在他刚刚拿到星宿罗经仪时,自然也可以感应到其中并没有被种下任何的灵魂烙印,而如今星宿罗经仪却会自动飞向叶朔,这种情况显然是宝物自动认主。这一幕已经令那少年周身的血液逆流,身子再次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。

    叶朔面对着这尴尬一幕,一时也是无话可说,当初星宿罗经仪一次次从三位老者身上自动飞向他,也曾是把他们气得几欲吐血。叶朔本来也确是有些担心,这种情况会再一次发生,但想那少年既然是正统的星宿宗血脉,宝物应该会愿意回到他的身边才对。却不想,仍旧是闹成了这样……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什么啊!”又是赫连凤听不下去,“什么叫肮脏的手段,你嘴巴放干净一点!外人又怎么了,你星宿宗的血统很高贵么?那现在你们还不是死得一个都不剩了?血统再高贵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你不是说这‘星宿罗经仪’是圣物么?那么它就一定可以鉴别,谁才是真正值得它跟随的主人。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,连路边上的乞丐也比你好几分,你配得上拿你的圣物么?

    与其在这里怨天尤人,不如自己找个地方去闭关苦修,哪天等你的实力值得圣物认可,它自然就回去了!否则,你再缠着我们也没有用!”

    赫连凤本就极是伶牙俐齿,这一段话除了说到“星宿罗经仪”时,为这绕口的名词略有些卡壳,此外几乎都是一气呵成,连口气都不带喘一下。

    “修炼……已经不可能了啊……”似乎赫连凤的话确是说到了那少年心坎上,他此前的气势逼人已经消散而空,踉跄的向后跌退了几步,看上去却是更加的失魂落魄,“我这具身体……我这具身体早就已经千疮百孔了!但是你说得对,我配不上圣物,我这副窝囊的样子,的确是已经配不上圣物了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太沮丧。”宝器认主一说虽然属实,但叶朔仍是难免有几分占人爱物的愧疚感,想了想又安慰那少年道:“要不,这里还有这么多宝物,都是那三位老者生前搜刮得来的,按照你的说法,或许也有不少是你们星宿宗的吧?

    你把它们都拿去吧,然后重新建立起一个宗派。即使不能修炼,但你也未尝不能成为一个很好的管理者。我想,你既然有这么多年卧薪尝胆的毅力,那就没什么事是做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光幕另一端,沉默了许久的洛沉星看到这里,忽然当机立断的掏出玉简,对准光幕开始刻录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真的好么?”墨凉城也踱到了三人身边,“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,你直接给他这么一大堆宝物,要是一个弄不好,也有可能是害了他。”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,他起初倒的确是忘了这一茬。想到这里冲那少年道:“可以把你的传音玉简给我一下么?”

    那少年僵硬的扯了扯嘴角:“我,没有传音玉简。”

    叶朔这回真的一愣:“没有?可是传音玉简,在修灵界中也是一种非常普遍的传讯工具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少年的笑容更是苍凉:“活在这个世上,没有任何一个值得联络的人,要传音玉简又有什么用呢?当初宗门统一配备的那一块,我也早就卖掉换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对方竟然没有传音玉简,这倒是让叶朔有些为难起来。正自无计,赫连凤主动掏出了一块玉简:“那就先用我的吧。反正我平时需要联络的人也不多,等咱们回去的时候途经镇上,再买一块也就是了,不过就是几十块灵石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也好吧。”叶朔没有注意到由于赫连凤这财大气粗的说法,那少年痛苦的迅速皱了一下的眉头。一面迅速在玉简中注入了自己的灵魂烙印,递给那少年道:“好了,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,可以随时传讯给我。我一定会尽快赶过来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默默的接过了传音玉简,在手中缓慢攥紧,五指都被通透的玉质刺得冰凉。今天叶朔这屡次无偿相助的行为,也有些颠覆了他一直以来的价值观。让他觉得,或许世上的人并不是都如他所想象的那么坏。这也令他被多年的凄惨冻成一块寒冰的心,感受到了稍许的温暖。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你……”最终那少年生硬的挤出了这几个字。而说到后半截,眼神却是腼腆的略有些躲闪,“也许,以前真的是我太狭隘了吧。你今天对我的帮助,我一定都会记得。我知道了,我不会放弃的,我一定会在灵界大陆上开辟出一个,不亚于星宿宗当年的大宗派来。到时,欢迎你来做客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记得带上星宿罗经仪。我想,那个时候,我或许也是有资格让圣物认主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爽朗的点头:“当然!那就一言为定,你也要好好争气啊,且看咱们是谁先在灵界大陆上混出一份名头来!”

    那少年此前即使是笑,往往也是透着阴冷和惨厉,只有到了这一刻,才流露出几分符合他这个年纪的温暖和朝气:“那,一定是我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互相勉励了几句,那少年才取出储物戒指,将洞穴中散乱的宝物逐一收起。当他又是千恩万谢的告辞离开时,洛沉星也将画面的刻录切断在了这一刻。

    “墨凉城,你现在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,你所说的神圣之水。”颜雪影一直忍到了现在,终于忍不住再次发难。

    墨凉城按了按被这一系列变故闹得有些发胀的额角,叹道:“小姐,我刚刚不是已经跟你解释过了么,这天露泉只会对血魁产生腐蚀性,只要你不是血魁那就没事啊。你不是血魁吧?”

    在得到颜雪影的怒目而视后,知道自己就算说破了嘴都比不上一次亲自示范,从叶朔处取过了玻璃杯,主动走到天露泉边舀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而他也已经是将整只手都彻底浸到了泉水中,在确认颜雪影已经看清之后,站起身一手将玻璃杯递给叶朔,另一手稍一催动灵力,直接将水珠蒸干,见颜雪影仍是迟迟不动,忍不住催促道:“你看,我没事啊。快点吧,你还想被别人控制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少爷,要不要命令她离开泉水?”幻魅看到颜雪影终是下定了决心,俯身在泉水边蹲下,也有些担心的提醒洛沉星道。但他那做事向来快一拍的少爷,此时却不知正在想些什么,迟迟都没有任何行动。

    颜雪影将戴着玄冥妖戒的手指浸入天露泉,反复在水中搅动几下,终于感到被禁锢已久的手指上浮现出了一种独立的触感,那戒指已经不再和她的手指仿如一体,那只是套在她手上的一件寻常装饰物……

    颜雪影迅速将手指从泉水中抽出,左手试探着一寸寸的挪动戒指,等她感到那戒指确是可以自由活动,立刻闪电般的将戒指抽下,看着手指上被勒出一圈的凹痕,这时才是真正感到卸下了一个巨大的包袱。

    “像这样的东西,我不会让它再留在世上害人的。”颜雪影咬牙切齿的说完,指上狠狠一加力,就听“啪”的一声,那玄冥妖戒竟是已被她生生捏碎!

    与此同时,洛沉星眼前的光幕画面全白,大量泛着灰点的白色雪花在光幕上不断跳动,那是由于信号源被毁,瞬间造成的强烈干扰。就连他刚刚沉入子戒中的灵魂意识,都受到了不轻的冲击。

    “玄冥妖戒竟然被毁掉了!颜雪影,我算你有种!”洛沉星一向镇定如恒,这时却也忍不住指着泛起雪花的光幕跳脚喝骂起来。

    他要观测远方的画面,就必须通过戒指的连接为媒介。之前他是连接到那少年身上——黑市对客户,即使不直接配备戒指,也一定会要求对方留下灵魂烙印,到时就可以据此观察对方的一言一行。

    至于戒指,不仅仅是玄冥妖戒,还有着许多用途各种各样的戒指,但那往往都是用来操控棋子。戒指可以起到监测对方,并且在对方稍有任何令自己不满的举动时,立刻施加惩罚的作用——之后他又在对颜雪影下达指令后,把视角切换到了她的身上。如今那少年已经离开,颜雪影的玄冥妖戒又已经损坏,也就是说,他已经无法再实时监测天露泉了。

    “哼,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一只苟延残喘的蝼蚁而已,你终究还是跑不出我的手掌心。”

    洛沉星很快就重新冷静了下来,控制戒指收起了光幕,略微皱起了眉:“现在管不了他们这么多了。定天山脉那一边的事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邪帝的力量一定会属于我洛家,为了实施我的计划,我必须尽快将定天山脉统一成铁板一块,为我后盾!但是那焚天派掌门虚无极野心勃勃,实在不是个安分人物,如果真的让他掌控了大权,他当真会心甘情愿为我洛家效忠么?究竟是助他一把,还是另扶一人与他制衡,还是让我再观察一段时间吧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