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73.第273章 再战天露泉
    听到二长老将矛头指向自己,颜雪影阴冷冷的扫过他们,嘴角竟是扯出了一丝冷笑。 她不言也不语,仅仅只是冷眼旁观,甚至眼中还略带一丝对于二长老的嘲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那丫头把文渊推进了天露泉!所以才叫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。”面对二长老的话,江云根本不为所动,“我早就该想到,我早就该想到了!那个杀了全部族人,篡取镇族之宝的人会是什么好东西?!

    所以现在是要过河拆桥了吗?如果不是因为这一场意外,我是不是也会被改造的和文渊一样?你这残忍又无耻的小人!”

    二长老听后眼神阴鸷,“我不是好东西,那你又算是什么东西!?别忘了你这个小瘪三,当初只是一条狗,一条对着人摇尾巴祈求一丝生机的狗!若不是我把你带出来,你可能会有机会,拥有这么多心法宝物吗?!不知感恩也罢,如今竟是质问起我来了!”

    二长老又是冷冷的一笑,嘲讽之意,溢于言表,“你我当初得了那么多宝物,你不也同样杀人无数,谁又比谁干净多少?!我无耻,我残忍?当年自己占便宜的时候怎么不说?现在竟是义正言辞起来了,真是天大的笑话!”

    仿佛是被人戳到了痛处,江云的脸上瞬间阴晴不定起来,但是纵然如此,也无法掩盖他对于二长老的行为所产生的愤怒之情,“是啊,我也是一个谋财害命的大盗,但是我决计不会算计自己的兄弟!

    更何况,更何况你居然是……那只不过是一把品阶中级的剑罢了!根本算不上是什么旷世奇宝,你就因为这样一把剑,答应了他们的血魁改造,而且改造之人就是你身边的兄弟,多么恶毒的一颗心!”

    江云的咆哮越来越声嘶力竭,反倒是二长老的语调变得越来越平稳:“的确,仅仅是一把品阶中级的剑,但是血魁改造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试想我们几次身处险境,你以为真的是你有能耐,所以才能全身而退?

    去谢谢文渊吧!都是我在关键时刻,施以变身之法,让他化身为血魁,你这才能够好好的站在这里。否则的话,恐怕早已不知死过多少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二长老的这番回答让江云更加的歇斯底里,“原来……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真相吗?是因为……一切都是因为你为了自保!?”

    江云脑海中,也开始不断浮现出往日他们三人盗窃宝物时,那些山穷水尽的境况。每每以为已经逃不掉了,情况危急之中,自己屡次因为体力不支而倒下。然而每一次,他都能够再一次的睁开自己的眼睛,再次醒来时,必然是危机已过,一切太平。

    唯有文渊,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,总有一种精神失常的痛苦感。现在想来,当初自己恰到好处的体力不支,只怕也在二长老的掌握之中。原来,事情的真相是这么的可笑。

    江云忽然仰天一声咆哮,血红的双目瞪向二长老,“你这畜生,我要与你同归于尽!!”说罢江云瞬间扑上前去,要与二长老拼命。

    面对这场景,二长老满是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已经失去了一个兄弟,现在又要失去一个兄弟了。我们那十几年的交情啊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,谁和你是兄弟,何况鹿死谁手还尚不明确呢!”江云咆哮着向前冲去,一个转身间便是长剑在手。名风古剑再度出鞘,但这一次威力却与之前大不相同,一招一式间,夹杂着无比的愤怒与恨意,那是一种拼上性命的力量。

    长剑舞动着,带起金色的剑气与呼啸凛冽的风,江云的这一套剑法几乎发挥到了极致。可以说先前任何一次使用名风古剑,都没有这一次来的完美。招式与力道,所有的一切都恰到好处,招式之间没有任何的破绽,剑气与灵力的相互融通,更是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名风古剑就宛若是江云的手臂,一剑一剑将二长老刺得不断向后倒退着。也许江云自己也没有料想到,自己心心念念着能够使出一套完美的剑法,愿望达成之时,却是在这种情况下。

    二长老自然也是不甘示弱,手中的法器扬起,一连串诡异的攻击看得人应接不暇。但无论二长老的法器使用的多精妙,终究在气势上还是稍弱江云一筹。毕竟江云是怀着必死的信念在与其战斗。

    不过才须臾之间,二长老便已彻底的落入下风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二长老手中的法器被江云一剑打飞。

    失去了法器的二长老,先是神情一愣,但这表情转瞬即逝,他的脸上竟出现了一丝坦然。“看来我真的是老了,已经打不过你了。”但二长老又忽然笑道:“今日之事,不是你死,便是我们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二长老话音刚落,江云顿时神色大变:“难道说,难道说你要……!?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江云那略带颤抖的话语,虽然不知道二长老具体要做什么,但也能够料到,二长老接下来的攻击只怕是想要同归于尽了。

    罗帝星本想要出手。毕竟,若是二长老真的使出了什么如同自爆一般威力强大的绝杀,要是波及到他这路人,他心里可不乐意。但左右望了一下,却见墨凉城与叶朔都没有想要出手的意思,他也就站在了一旁,静观其变。毕竟是那两个老家伙自己的事,就由得他们去吧!

    忽然之间,二长老如同猛兽一般扑向了江云。就在二长老扑杀而去的那一瞬间,他已然完成了兽化,双手与双脚变成了四爪,死死地扣在江云身上。

    江云挣脱不开,口中正要念诵咒语之时,二长老早已兽化完成的头部猛然张得巨大,而他的头部之中,竟是出现了一个黑色的,如同气泡一般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黑色气泡正在冒着烟,并且不断壮大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江云双目圆睁,这句话却成了他最后的遗言。

    就在二长老将那气泡吐出后,那气泡就像是能够吸收人的精气一般,无论是二长老还是江云,他们几乎在眨眼间就化成了两具干尸。

    而那吸收了精气后的气泡,也不再涨大,相反精神萎靡了不少,最后噗的一声,就如同一个被戳破的泡泡,轻而易举的消失不见了。倒是周围众人对它严阵以待的样子,显得有些可笑了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双双咽气之后,两人身上的储物戒指也紧跟着爆裂而开,琳琅满目的宝物散了一地。

    储物戒指,原本在主人身故后,留在戒指上的灵魂烙印会自动消失,得到戒指的下一人可以轻易认主,而在这个过程中,宝物始终还会是好端端的留在戒指空间之内。

    这两个老者的特殊情况,或许就缘于他们经常喜欢对宝物进行改造,虽然免去了滴血认主的麻烦,但同时也产生了许多副作用,这戒指的爆裂也自是其中之一了。

    “这三个老灾星终于挂了……”祈岚在一旁小声嘟哝着。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叶朔微微叹了一口气,这场面说不上惨烈,也说不上血腥。他与那三位老者,在天澜秘境中也算相识了一段时间,只是没有想到,这三名老者拥有如此之多宝物的背后,三人的真实身份竟是杀人越货的大盗。而看似和睦的三人最后竟会落得这样的结局,也许真是应证了“天道轮回”。

    当其他人还震撼于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,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,角落中忽然闪电般的窜出一道黑影,直奔到了两名老者的尸身前,疯狂的在他们身上踢了一脚又一脚,累得气喘吁吁,一边仍在不断尖笑道:“哈哈哈,报应,报应啊!最后到底还是你们先死在我的前面!这真的是报应,你们死得好!死得好!哈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之前众人的目光都被颜雪影和三名老者的一场激战吸引,也没有人注意到这被抛在角落里,并曾被江云指认为“黑市刺客”的瘦弱少年。

    叶朔此时看着他,能感应到他身上细如游丝般微弱的灵力波动,又看到他这副疯疯癫癫的样子,总已经知道那三人说的是个大谎言。想了一想从身上摸出一颗灵丹,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:“你……不是黑市的刺客吧?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那少年警惕的瞪了他一眼,双眸中充斥的阴鹜依旧森厉如刀:“我是复仇者!是被他们所亲手葬送,现在又把他们葬送到地狱里的复仇者!”

    看到他递到自己面前的丹药,皱了皱眉一把推开:“我用不着。这丹药里蕴含的灵力太过磅礴,我的灵脉会被撑爆的。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之所以落到现下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境地,全是因那三名老者而起,虽然亲眼看到他们已死,这多年怨气仍未稍减,怒得又是抬起腿狠狠踢了他们几脚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”叶朔的话才说到一半,那少年忽然又绕开他,在满室的宝物中仓惶奔走,费力的捡起一件又抛下一件,随着被他抛下的宝物越来越多,他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烦躁,时不时仰天发出几声咆哮,沉闷如野兽悲鸣,围观众人虽与这少年素不相识,此时却也难免有几分受他情绪所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在找什么?说出来我们也可以帮你一起找啊。”叶朔的头也在随着那少年奔跑的路径不断扭动,他已经感到脖子很有些酸痛了。

    那少年仍是置之不理,直等他把满室的宝物都彻底翻过了一遍,崩溃的在一块空地上栽倒了下来,带了哭腔的仰天喊道:“星宿罗经仪!想不到那三个老王八真的没有说谎,星宿罗经仪真的不在他们身上!可是他们到底是把星宿罗经仪弄到哪里去了!啊!啊啊啊!——”

    “星宿罗经仪?”叶朔听到这熟悉的名字倒是一怔,心念一动,已经将星宿罗经仪召唤了出来,自动悬浮在胸前寸许之处,又招呼那少年道:“过来看看,你说的是这个么?”

    那少年本是不屑一顾,但星宿罗经仪那特殊的气息仍是令他的灵魂深处剧烈一震,连滚带爬的窜了过来,扑到叶朔面前时险些便要一个跟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但他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,双眼直瞪瞪的盯着叶朔身前的星宿罗经仪,喃喃自语道:“原来那三个老王八说的不假,这宝物真的是给别人抢走了……可是,落在他们手里,和落在别人手里,这又有什么两样呢?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忽然又抬手压住了星宿罗经仪,同时上下打量着他:“你能先说说,你到底是什么身份,跟这星宿罗经仪又有什么关系么?”

    虽然他并不想侵占别人的宝物,但帮忙也得帮到实处。那三个老者身上宝物一堆,大多数来路不正是不假,或许星宿罗经仪背后也隐藏着不少的血债。

    但万一他并不是真正的苦主,只是一个偶然得知了星宿罗经仪的觊觎者,现在就这么草率的把宝物给了他,以后真正的苦主找上门来,自己岂不也成了助纣为虐之人?

    那少年做了个深呼吸,但他的喘息声却仍是抑制不住的越来越急:“我来自星宿宗。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,在我门势力如日中天之时,也许你还生也没有生下来。那么,你可以回去问你的师门长辈,他们一定会知道的。说不定他们也曾经怀揣过成为我星宿宗入幕之宾的美梦啊!”

    得意的怪笑了几声,眼里渐渐泛起了血丝,“而这三个老王八,”抬手在地面两具尸体上一指,“这三个死一万次都不足以赎罪的老王八!他们灭我满门,夺我至宝!我这一生,就只有两个愿望。第一个,是亲手了结这三个凶手,报我满门血仇。第二个……是追回失落的镇宗之宝,星宿罗经仪!”

    他说到最后,双手艰难的掐起一个印诀,朝天一指,半空中登时浮现出了一团淡紫色的花型印记。

    这印记渐渐的由模糊变为清晰,这才发现那并非是花的形状,而是由六颗四芒星呈某种角度,所连接起来的一个图案。这图案十分神奇,四芒星的每一处偏折都恰到好处,最后竟是连结成了一颗巨大的丝网心。

    而这个动作似乎对那名少年的消耗极大,图案刚刚成形,那少年已经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同时连连咳嗽不止。

    “看哪!这就是……证据……”那少年抹一把满口鲜血,神色痴迷的抬手指向半空:“那是我星宿宗的纹章,只有本门中人才懂得结印手法!那曾经是多么高贵的象征……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