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72.第272章 血魁!?
    洛沉星的声音越来越轻,说到最后已是轻如自语,幻魅全然听不真切,不过他也不会主动发问,只是默然的凝视着光幕上的激烈战斗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颜雪影竟被文渊一把拖倒在地,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,但她也同时绊了二长老一脚,二长老重心不稳,又抓了一把江云,而江云正在与文渊和阵,于是乎,扑通扑通,四人同时狼狈的摔倒在地上,半天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?现在这是打架的时候么?”罗帝星看着这场莫名其妙的战斗,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叶朔叹了口气。他第一次发现,自己竟然赞同起了罗帝星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她只是被控制了。”墨凉城却是很快的看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,“有人正在通过玄冥妖戒对她下命令。而且,是我的错觉么?总有一种正在被人窥探的感觉,真是让人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不愧是墨家的子孙!”洛沉星看着光幕中,正皱着眉朝头顶四面张望的墨凉城,忍不住狠狠一拍巴掌,“不愧是定天山脉的第一天才!眼光就是精准!”

    称赞过几声后,笑容也变得更加玩味:“但是那又如何呢?你还是什么都做不了。就算你再博古通今,你也破不了我这个局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,有没有什么办法救她啊?”叶朔问出这一句话,心里其实也并没抱多大指望。“一见这三个老者,必然倒霉”的定律原来是真的,他们身上到底是带了多少的霉运,难道这是三个衰神转世吗?!

    “没办法。”墨凉城就这样一锤子敲碎了所有人的心,“如果只是有人远程操控还好说,但是现在她戴着那个戒指,就像是在脖子上套了项圈,外人是帮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时刻观察着这一边的洛沉星已经被逗笑了:“这还真是个不错的比喻。”他的视线略微一抬,此时才落定到了叶朔身上,“他竟然也在这里啊。那个毁了拍卖场的小子,让我们洛家在定天城失去了一个重要的生意渠道,这笔账我可真得好好跟他算算。

    说起来,南宫无忌那个老狐狸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丢下这么个烂摊子给我收拾,以我洛家的势力网竟然都找不到他的下落,还真是好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炼化了九曲玄阴丹之后,对我的修为果然大有进益。就可惜那更重要的御魂心法没能拿到手……本来已是十拿九稳之事,谁想最后杀出来的竟然会是天霄阁!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,这种一等一的势力为什么会屈尊来邑西国的一个小拍卖场,不过这已经无所谓了……更重要的是,落到他们手里的东西,就绝对拿不回来了。看来想得到御魂心法,还得从那小子身上入手。嗯,这样也就不能那么快处理掉他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爷,”幻魅难得的开口了,“如果是那个小子,在他来这里之前,我曾经跟他战斗过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么?”洛沉星一挑眉,暂时将视线从光幕上收了下来,“把你们的战斗经过传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幻魅也不多言,双手一掐诀,两人的脑部便被一层暗淡的幽蓝色光线连接了起来,这正是“意识共享”的传讯方法。此时他只须在脑中调动与叶朔战斗的那一段记忆,也就可以自然而然的同时被洛沉星所接收。

    天露泉中的战斗场面,此时陷入了一种奇怪的胶着。

    颜雪影虽是一副要将那三名老者置于死地的样子,但她终究留有一分最后的理智。

    她一方面在戒指的操控下,疯狂的攻击向那三名老者,另一方面,她不断地想要脱离那戒指的控制,因此她的攻击看起来,虽然凌厉而狠辣,却始终无法一招致命。也因此,她似乎是拼尽了全力,也并没有对那三名老者造成压倒性的伤害。

    那三名老者一边抵御着颜雪影的攻击,一边相互使着眼色。

    二长老虽是老谋深算,但如今这一连串的变故,也使得他的行动开始变得犹犹豫豫。按理说他们三人若是认真起来,必然可以拿下颜雪影。但是,这周围的旁观者们,就真的是像现在这样,仅仅只是旁观吗?

    先不说星宿宗的那个少年,颜雪影攻击他们,说不定是幕后另有主使。他们贸然擒下颜雪影,等于就是惹了幕后的主使,可现在他们却连真正的幕后主使是谁都不知道!纵然他们最后杀了颜雪影,那也不过只是一个听命鬼,到头来,那幕后主使照样该追他们追,该杀他们杀。

    二长老正在寻思中,一时有些入神,而文渊正在颜雪影的猛攻之下不断的后退着。面对颜雪影,他已经渐渐失去了耐心。到底是杀还是留?文渊看向二长老。二长老却并没有理会,似乎是在想什么心事的模样。

    文渊一时间不知所措,顿时便被颜雪影抓了一个空,等到江云意识到要去支援文渊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。颜雪影右脚一蹬,从地面跃起,随后凌空一个翻转,手中的长鞭便是狠狠地挥向文渊。文渊下意识的向后躲去,却不想一脚踏空。

    原来身后早已没有了退路,“扑通”一声之后,文渊整个人如同一块巨大的石头砸进水面。他整个人都掉进了天露泉,哗啦哗啦溅起了大片的水花。只是那透明水花之中,隐隐带着几丝鲜红。

    众人并未当一回事。因为天露泉当初叶朔与祈岚也一同掉下去过,顶多浑身变得湿漉漉罢了,而且天露泉由于它特殊的水质,密度极大,无论多重的人,只要掉了下去,不一会儿也就浮了上来。所以说,人想要在天露泉里淹死,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。表情最为惊恐的便是二长老了。

    二长老与其他人不同。其他人都大惊失色,是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。而二长老,当他在发现文渊即将坠入天露泉之后,他的神色变得僵硬而骇人,这表情之内有那么一瞬间的,如同阴谋败露之后被揭穿而产生的惊恐之色,但这表情仅仅只是一瞬间的闪现,很快便被隐藏在了一片阴霾之中。

    “文渊!”江云正在天露泉边上,惊恐的冲着泉水大叫。

    然而,没有任何的回应,在他眼前的只有一滩血水。不过只是眨眼的时间,文渊的身体,就这样在天露泉中迅速的腐蚀成了一滩血水……这一滩浓厚的血水,带着腐尸的气味,久久都没有散开。

    “文渊……”江云再也不顾身旁还有着颜雪影的攻击,他半跪在天露泉水的边上,两只手紧紧地握成了拳状。

    这变故看得众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这泉水好可怕!”赫连凤整个人都被吓得抖了一下,文渊在这泉水中化为血水,不过只是片刻的时间。这天下居然会有这么可怕的泉水!要是自己被推了进去,那还了得!!?

    赫连凤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脑袋里出现,她一不小心掉进天露泉后的场景了。估计那时候的自己,连救命都没来得及喊一声,连挣扎都不用挣扎,自己的身体就要和天露泉水融为一体了。

    多么可怕的死法!!连个全尸都没有!!赫连凤默默地往后退了几步,只求和天露泉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除去赫连凤,罗帝星他们同样也震惊着,当然,反应都不及赫连凤。只不过,最吃惊的莫过于叶朔与祈岚。

    祈岚望向叶朔,似乎是指望他能给自己一个答案。祈岚曾经亲眼见过有人掉下天露泉,并瞬间化为血水的场面。那个人是太虚教一名首领的分身——严格的说,那并不是人,他有一个专有名词,他被称为“血魁”。

    “是血魁吗……?难道是血魁?”祈岚看似是在询问着叶朔,但其实他也是在询问着自己,没有想到那三名老者之一,居然会是血魁。更没有想到,他们居然与一只血魁打了那么久的交道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祈岚顿时觉得后怕连连。谁知道那个什么二长老和什么云的,会不会也是血魁!?祈岚现在是一刻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!”洛沉星迅速从意识共享中退出,看到这一幕也惊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天露泉之水,对普通人类并没有任何杀伤性。能令它产生腐蚀效果的,就只有一种生物……这莫非是‘人造血魁’么!”

    “人造血魁?”幻魅所提出的很多问题,并非是因为他想知道,只是为了给他的主子提供一个延续话题的契机,因此他依然是尽心尽责的问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洛沉星平稳了一下呼吸,神情似乎也较先前慎重了几分,“那是一种,很邪恶的人体实验。我也仅仅是曾经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。不过,我倒是知道,是哪些人一直最致力于这些恶心的研究。太虚教那一群乌合之众,还真是山中无老虎,猴子也敢称大王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太虚教那些家伙又不安分了?”幻魅作为洛家的侍从,如今又长年辅佐洛鹜管理黑市,他对于洛家大体上的关系网,哪些势力是生意伙伴,哪些势力又是竞争对手,心里大概还是有杆秤的。

    “嗯,是啊,看来有必要‘敲打、敲打’。”洛沉星略微侧过头,露出了一个温柔入骨,内里却是狰狞如恶魔的笑容。

    幻魅很清楚,他这位少爷一旦露出这种表情,也就代表着被他算计的那人必然要倒霉了。他对此也没有什么想法,反正他的使命,也就仅仅是唯少爷之命是从而已。

    “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倒是有了一个更好玩的主意……”洛沉星沉思半晌,又不知想到了什么,再次对着戒指下了一句命令:“暂时停手。”天露泉洞穴之中,颜雪影眼看就将割上二长老咽喉的一刀也在此时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神圣之水?”刚一脱离控制,颜雪影便是一道怨恨的目光直直瞪向墨凉城。刚才她的身体虽然不受自己操控,但意识还是极为清醒,文渊落入天露泉,瞬间就被腐蚀成一滩血水的画面她看得一清二楚,此时心里是一阵一阵的后怕。

    万一他们来到天露泉之后,没有刚好遇上这三个老者,那么自己是否已经按照墨凉城的指示,把手伸到这剧毒的水里去了?

    “咦?竟然停止了。”墨凉城却是没闲心跟颜雪影多做解释。看到她忽然停下了攻击,真不知那幕后人是在转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颜雪影最初进行的还是无差别攻击,也就是说对方是想一齐要了这三人的命,绝不会仅仅逼死一人就善罢甘休,难道是这里的突变也震惊了那个布局者?

    突变?等等……墨凉城在脑中稍一搜索,很快也记起了人造血魁的典故,这时他大概是可以猜出来,那个人到底想做什么了……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下一刻,江云愤怒的质问声就在众人面前响了起来:“原来真的不是我多虑了,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骗局!!你不是说先前的那一切,只是为了迷惑敌人的手段吗?!没想到,没想到啊!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这么做了!”

    面对江云愤怒的质问,二长老虽然说不上是淡定从容,但是与江云的愤怒相比,他似乎显得有些太过冷漠了。

    “是,我做了。”二长老回答道,“人都已经死了,你还希望怎么样?”他的脸上已经闪现出了一丝无奈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样?当年我们三人结拜为义兄弟……哈哈哈哈!原来义兄弟在你心目中就是用来出卖的吗?就仅仅只是你用来牟利的手段吗?哈哈哈,亏我当年那么的信任你!哈哈,文渊,文渊啊!你看一看现在老二的嘴脸,你不会放过他的对吧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放过不放过,人都已经死了!”二长老皱了一下眉头,“现在我们不应该一起对付那个丫头吗?是那个丫头把文渊推进了天露泉,难道不应该找那个丫头报仇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