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71.第271章 洛家的阴谋
    那少年被这一掌扇落了满口牙齿,痛苦的吐血不止。

    文渊又转头向二长老问道:“大哥,这小子怎么处置,咱们是先卸了他四肢,再掏心挖肝呢,还是拿刀子一块块的割去他周身皮肉?”从地上拾起那少年刚刚掉落的单刀,拿在手中翻转了几下,似在观察那刀刃的锋利程度。

    二长老皱了皱眉:“本来,我已经立誓不再多造杀孽。只是此人委实欺我等太甚,便随你们的高兴吧。”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:“他那双眼睛,真是瞪得我浑身都不舒服。先处理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文渊知道二长老有此一说,便是暗示他先行挖眼,奸笑一声,手中单刀高高举起,便要对着那少年的眼珠刺下。然而还没等他发力,就听入口处忽然响起了一阵杂沓的脚步声。听上去,人数似乎还不少。

    三人的动作都是一僵,一齐转目望去。他们虽然好奇天露泉为何会有外人前来,但眼下更担心的还是来者会是黑市之人。毕竟要在黑市面前伤害他们的雇主,这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。

    在来人纷纷从暗影中现出身形时,三位老者也是同时松了一口大气。

    来的正是他们刚刚还在念叨的,夺去了星宿罗经仪的叶朔,至于祈岚也是见过好几次的。虽然还有一大群陌生面孔,但既然同道而来,想必都是他们的朋友,来这里也绝不会是为了自己三人。那么他们办他们的事,我们办我们的事,彼此也应该是互不妨碍才是。

    “三位老灾……老前辈,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叶朔要不是自控能力尚佳,简直就想学着祈岚的样,称他们一声三个老灾星。在天澜秘境之中,只要一遇上他们,就一定会有源源不断的灾难紧跟而来。尤其是自己现在本身就正处在一个最容易惹麻烦的组合中。

    犹记得不久前在广场地下的潭水中,他与祈岚发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发光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正在发着光的宝箱。打开宝箱之后,里面有着一团结晶体,那些结晶体正在散发着耀眼的青色光芒,使得整个宝箱都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倘若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宝箱就好了。然而通过灵魂力量的探索,叶朔知道了这是一本秘籍的伪装姿态。

    祈岚也好奇地把头探过来。当时的他觉得自己走了大运,虽说掉进了一个深潭,让他胆战心惊了一会儿,但是看样子,他是要捡到什么宝贝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并不是什么宝贝,也许对其他人而言的确是,但是偏偏对于祈岚而言,这本秘籍所记录的内容恰恰是——

    “无相碧琉翼的全套使用方法……我要这种东西做什么?”祈岚现在一听到“无相碧琉翼”那五个字就开始头疼。

    叶朔在一旁好说歹说,“学会了之后,你就不用背着这对大翅膀了。绝对能够做到收放自如的使用。”

    祈岚看了一看背后的大翅膀,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,叶朔见他似乎有点想要答应的样子,就伸手把结晶体送到了他跟前。却不想祈岚看到了结晶体,竟是顿时往后跳开了几步,还溅起了一大片的水花。

    他死命的摇头:“我才不要学!万一我学又没有学好,只会往天上飞,不会下降怎么办!?”说到这里,祈岚忽然脸色大变,似乎已经是脑补出了很多极其可怕的场景,“师兄,你只要告诉我,里面有没有什么解除认主的方法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倒是的确有,但是……”叶朔纠结了一下,“还是得把整本秘籍全部学会了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还是别学了……”看着叶朔拿着结晶体不断的靠近自己,祈岚先是缓缓的往后退,退了几步之后,忽然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叶朔在后面追着,他已经把整本秘籍探测完毕。其实这本秘籍的功效,就和云星大师的那一杯“立刻让你成为合格的炼药师”效果是差不多的。学习秘籍并没有多大的困难,只须将所有的细节统统牢记,自然就学会了如何使用无相碧琉翼。

    但现在祈岚对这秘籍有着极其抗拒的思想,就算叶朔告诉他的是事实,他也未必会相信。

    叶朔不知不觉又想到了自己当初被灌下那杯“立刻让你成为合格的炼药师”时的情况,“痛苦只是一时的,收获是永久的。”叶朔说着一把拽过祈岚,把他拖倒在地,高高举着结晶体,强行对着他的额头按下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极其的……祈岚仰面躺着,还在不断的挣扎惨叫,叶朔表情冷漠,结晶体一点点没入他的额头,海量的知识也在这个时候疯狂灌入,忽然之间,一束光打在了他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!”那是赫连风的声音,她正捂着嘴,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场景。

    墨凉城手中正托着一个灵力光球照明。原来是几人在上面等了许久,都不见他们两个下来,于是赫连凤提议,最好能下去看一下情况。然而几人刚走到这里就看到了这样一幕。

    墨凉城很快的留下一句:“对不起,打扰你们了。”随后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赫连凤石化在了当场,祈岚虚弱的伸出一只手,对着赫连凤喊道:“快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之后的一路上气氛总是怪怪的,虽然叶朔告诉他们,那只是在让祈岚学习一套秘籍而已,虽说学会后的祈岚也的确能够收回翅膀了,看起来所言不假。但这似乎依旧不能消除爱慕着叶朔的赫连凤的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再然后他们刚刚踏出天枢险地时,在那条被罗帝星砍断的凌空索桥前,不出意外又爆发了一场争执。

    墨凉城的冷眼旁观,颜雪影的夹枪带棒,罗帝星的针锋相对,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导火索。最后叶朔虽是再次用空间通道将众人送到了对面,却也接收到了一连串“是你求着我们走,不是我们多稀罕走”的鄙夷。

    至于通往天露泉的这一路上……他已经不想再去回忆了。好不容易现在没缺胳膊没少腿的来到了天露泉,第一眼竟然又看到了这三个老灾星,叶朔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每一次的出现,也都会伴随着不少宝物的入手,但叶朔却是宁可将宝物全退还回去,也想彻底了断这一场孽缘。

    江云和二长老下意识的跨上几步,拦在了文渊身前,有些尴尬的赔笑道:“没事,没事。这可不,抓到了一个黑市的刺客,先等我们解决了他,再来跟小友叙旧啊。”

    光幕另一端,洛沉星哼了一声,不屑道:“少侮辱人了,我黑市哪有这么蠢的刺客。就算是有,实力最起码也得像她一样啊——”

    他在人群中一眼就锁定了那一道冰蓝色的身影,嘴角缓缓荡开了一个诡异弧度,反手将戒指凑到口边,语速极快的念道:“颜雪影,颜雪影,现在听我吩咐,杀了你面前的那三个老者。动手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听来仍是十分温柔,在旁观者看来,或许会以为此时的通讯对象是他的情人。在这般**缱绻之下,谁能料想,所传达出的竟会是那一句冷血无情的命令?

    洛沉星话音刚刚落下,颜雪影手上的玄冥妖戒也在同时散发出了一层幽暗的紫光,这一瞬间她的身子都像过电般的掠过了一阵颤栗,双眸也随之漫上一片紫气。

    下一刻,就在所有人都未及反应之前,颜雪影已是冰刀在手,身形化作了一团蓝影,疾扑向面前的三位老者,疯狂的向他们展开了攻击。

    叶朔看傻了眼。莫非颜雪影跟这三位老者之间……还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恩怨么?

    而此时,那三名老者也傻了眼。他们这把年纪了又是作恶多端,对于突如其来的情况自然也有极强的应变能力,几下便挡住了颜雪影的攻击。

    但是俗话说,冤有头债有主。三名老者努力的回想着,但怎么也想不出,他们几人究竟是什么时候又惹出来了一个仇家?

    虽然刚开始的攻击被挡了下来,但颜雪影却像是看到了自己真正的仇人那般,忽然脸上杀意顿显,招式力道变得快而猛烈。文渊也只能暂时放开了那个少年,三人狼狈的应付颜雪影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……?”幻魅凝视着洛沉星食指上的另一个戒指,意示疑问。

    那戒指以白银衬底,上方镶嵌着一颗明亮的黑曜石。外缘环绕着一圈圈王冠状的花纹,两侧各自浮突着一层拼作“x”形的白骨,外观虽是与颜雪影的玄冥妖戒看来相仿,但这一只却透露出一种格外的森严高贵,就连通体缭绕的邪气,似乎也要更浓郁几分。

    “哦,你是想问这个么?”洛沉星将手腕略微翻转,使那个戒指在夕阳下折射出多彩的光芒,而他也就带着观察一件艺术品般的着迷眼光,上上下下的来回欣赏着,半晌才道:“如你所见,这就是玄冥妖戒。

    你这些年都跟在鹜管家身边,不过所负责的大多是一些家族的日常联络,又或者是出外执行某些暗杀任务,对黑市的生意可能还不够了解。其实玄冥妖戒的功能除了吸收魔气,侵蚀宿主之外,更重要的一点是,它还分为母戒和子戒。

    只要母戒在手,就可以任意操控所有戴着子戒的人。而我手上的这一只,自然也就是母戒了。近来我们大量出售这玄冥妖戒,可绝不仅仅是为了赚几个小钱那么简单的。更重要的是,要培养出一群实力经过魔气和死能的增幅,同时又能完全听命于我们的傀儡。

    邪帝复活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,我需要尽快在手中积聚起更多的力量,毕竟,这可是一场势必席卷整个灵界大陆的争夺战啊……”打量着光幕中,三名老者正被颜雪影的疯狂攻击压得节节败退的样子,满意的一笑。心念一动间,已经将观测视角切换到了玄冥妖戒之上。

    虽然展现在他们眼前的画面还是一样的,但当他通过母戒,将灵魂融入子戒视角时,子戒宿主所有的情绪波动也能被他感知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这时颜雪影那一层层愤怒、不甘、而又无可奈何的意识正在大量涌来,这也令洛沉星嘴角的笑意更加深邃了。毕竟他就是喜欢别人看不惯他又干不掉他的样子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这三名老者是决计不会被打得如此狼狈的。但他们现在却像是中了邪一般,浑身力量都释放不出来。

    同时,他们也不敢贸然拿出自己的宝物来,这地方人多口杂,并且他们也无法确定,是否还有黑市的势力在暗中窥探着。若是拿出了新的宝物,又牵扯出了什么新仇家,那他们可真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而至于颜雪影,若是平时,以那三名老者的招架之力,估计早就被她打得身体四分五裂了。但此时的颜雪影,虽说表情是愤怒非常,恨不得要将前方的三名老者活活撕了,但此刻她的力量也不足平时的1/10,甚至更少。

    以至于这四个人缠斗的场景,本应该是凶险万分的,但现在看来,却似乎显得略有些滑稽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还真是让我吃惊啊。”洛沉星又开了口,“之前我似乎听到有人在说‘阴尸魔兵’。这么冷僻的名词,竟然也会有外人知道,我还以为是谁呢,原来是墨家的那个小子啊,这也就怪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幻魅的目光也在光幕的人群中迅速扫荡一圈。虽然他对“墨家”倒也是了如指掌,却并不能准确的辨识出墨凉城,眼前这群人也只不过是一群大同小异的陌生人。想了想问道:“少爷认识?”

    洛沉星淡淡一笑:“应该说,是‘神交已久’。墨家在生意场上,可一直都是我们洛家最强大的竞争对手啊。而且他们还自诩为只做正当生意,瞧不上我们这些歪门邪道。

    哼,就让他们去得意吧,反正也不会再有多久了。等到‘那位大人’回来之后,我们洛家的地位一定也会跟着水涨船高的……就只是,恐怕这对于我们既是机遇,同时也会是一道坎哪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