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9.第269章 星宿宗遗孤
    天露泉那旁,随着那名少年这轻飘飘的“星宿宗”三字一出口,却是如同一把大锤砸进了三名老者的心里,他们的身体也在瞬间变得冰凉。

    星宿宗,他们当然是不会忘记,当年这也是一个相当强大的势力,在他们侵略过的所有宗门中,都能算是排名数一数二的。那时他们还是用尽了手段才将对方剿灭,不说别的,就冲着这些年他们一直仰仗的重宝“星宿罗经仪”,也是让他们绝对不可能忘了星宿宗。

    如果说面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是星宿宗的遗孤,那他对自己三人的仇恨可想而知,他们等于是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棺材。只是以他们斩草除根的作风,当年的星宿宗,的确应该没有剩下一个活口才对,这个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

    那少年仔细的审视着他们的表情,轻言细语的道:“怎么不说话了?是你们也有心,也会对那千百条的地下亡魂感到愧疚么?”

    似乎这个推论让他非常困惑,眼神茫然了好一阵子,摇头晃脑的沉思半晌,目光重又一厉,断然道:“不!你们不会!你们的良心是烂到根的,我就算是把你们的心挖出来,流淌出的也一定都是黑色的血液!”

    猛地举起单刀,在三人眼前轮番虚刺,看到三人缩头躲避的惊恐神情,满足的又是哈哈一笑,脸上带着未了的残酷,缓慢而恍惚的点了几个头。接着,他的脖子就像弹簧一般瞬间伸长,凑到了二长老面前,二人几乎是鼻尖相对。

    “不是问我是谁么?不是想听我的故事么?好啊,我本来就准备要在你们面前,一句一句的讲给你们听。反正,咱们的时间还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,我太爷爷错信了奸人——”那少年轻声说着,身形又有了细微的挪动,这一次是将嘴巴凑到了二长老耳边,音量却依然维持在能让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我记得还是我星宿宗最鼎盛的时期吧,所有的大小门派都以能跟我们结交为荣。就连天霄阁的阁主,也曾经是亲自前来拜访过的,他对我太爷爷说话时也是客客气气……虽然也的确是有那么几个敌对的势力,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,有哪个宗门又是没有敌人的呢!只是他们忌惮着我们的强大,谁也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说到入神处,那少年缓缓的站起身来,在宽广的洞穴间缓慢的踱着步,续道:“有一天,有三个老王八前来拜访,他们说,想要拜入我星宿宗门下,还献上了一件宝物。

    招贤纳士,同样是证明了我星宿宗的强大,前来归附的强者数不胜数,这实在是很正常,所以那三个老王八的行为,也没能引起任何警觉。更何况还收获了一件宝物,于是在我的太爷爷首肯之下,宗门长老也一致通过。

    宝物,哼,哼……其实那件宝物,现在看来平平无奇,那只不过是一个诱饵!可是太爷爷啊,你就为了这个诱饵赔上了整个星宿宗啊!

    我星宿宗,怀着最大的诚意接纳了他们。而他们在做什么呢?他们却在暗中联络了我星宿宗的敌对势力,那好像是叫刀神宗,还是神刀门的吧,我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提出的条件是,一起攻下星宿宗,事成之后,我宗门内的宝物平分。于是,那个神刀门的首领就答应下来了。他觉得自己捡了一个大便宜啊!听听,听听,这是多可笑,我宗门之内的宝物,却由一群外人商量着平分?

    很快,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那三个老王八仗着对我星宿宗内,各种机关暗道的了解,在宗门内大开方便之门,将那个刀神宗的人马放了进来。他们长驱直入,犹如无人之境。哈哈哈,人说千防万防,家贼难防啊!我太爷爷蠢哪,他怎么就始终都没有看清,他身边还潜伏着三头披着人皮的狼呢!

    是,那一晚的行动很成功。不过,黑也是这三个老王八最黑,螳螂捕蝉,他们永远是黄雀在后!就在我星宿宗和那个神刀门拼到两败俱伤之时,他们忽然出手,一次就将两边都解决了!呵……呵……我想那个神刀门的首领倒下去的时候,一定都还是死不瞑目的吧?活该啊!谁让他选盟友的时候,不把眼睛睁大一点呢?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那三个老王八的专场了。他们将我宗门洗掠一空,上上下下没有留下一个活口,就连当年还只有五岁的我,他们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我星宿宗,偌大的一个势力,一夜之间,垮了!在灵界大陆上除名了!而那三个老王八,就带着他们盆满钵满的收获,过上了逍遥快活的日子。苍天哪!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!

    不过,也许是老天难得开眼了一次吧。当时他们的精力,都放在了对付宗门高手上,像我这样毫无威胁的小孩子,他们根本就不看在眼里,只是在我身上随便砍了一刀。我当时只是昏过去了,可我却没有死——没错,我活下来了,我背负着全宗人的血债活下来了!

    但是,也正因为那一刀,我的身体从此就落下了病根。我的修炼道路被封死了,最多也只能修炼一点最粗浅的灵技,因为一旦需要动用更庞大的灵力,我的灵脉就会承受不了的……这也就是说,我要凭真实的实力向他们复仇,注定了今生再无可能!

    我很悲伤,可是我没有绝望。我决定去求助天霄阁。灵界大陆上象征着光明正义的天霄阁啊!我以为它会是我唯一的出路。

    我想要请求阁主出手,除掉那三个老祸害……是啊,如此的卑鄙,狠毒!他们不是祸害谁又是祸害呢!……是啊,是啊,我还记得天霄阁主当时到我家拜访,那副亲切慈祥的样子,我想,他听了我的遭遇,一定也会义愤填膺的!是啊,我想。

    但是结果呢?我根本就没能进入天霄阁。在山门前就先被侍卫拦了下来,他们的回答是,阁主正在闭关。哈哈哈,这算是什么理由!可是我就是被这样不是理由的理由给拒之门外了啊!

    我有冤无处伸,有苦无处诉!我能想到的就只有天霄阁!所以,我,就在天霄阁门前跪了三天三夜。我跪到头昏眼花!我跪到意识不清!我仍然想的很美好,我想阁主只是闭关了,没关系我可以等啊,等他出关了,他一定会愿意帮我的……

    就在我觉得,我下一刻就要昏过去的时候,那些侍卫忽然朝我走过来了!但是他们是想干什么呢,他们过来了连一句话都没有说,直接拖起我就走,一直把我拖到了一条荒僻的巷子里。然后才跟我说,不要跪在那里,对他们天霄阁的影响不好。

    真的,我当时都懵了,什么叫影响不好啊,把一个背负了满门血海深仇的孩子拒之门外,难道对伟大的阁主影响就好了么!人家会来赞他赶得好还是赶得妙?

    我缠着他们,我求他们,他们没有打我,高贵的天霄阁侍卫是不会为我这样的平民动一根手指头的。可是,他们眼神里的含义,我读懂了。

    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了,想依靠任何人都是没有用的。毕竟人家跟我们非亲非故,凭什么要无端端的来为我们出头?最关键的是,我星宿宗已经垮了啊!已经再也给不了他们任何好处了啊!那他们为什么还要仗、义、援、手呢?

    所谓光明正义的天霄阁,它代表的只是强者的正义。但是对我们这些弱者呢?我们这些真正需要帮助的弱者呢?他们是看都不会多看一眼的。我明白了,我懂了!从那天开始,我再也不会相信这个世上还有任何的公道正义!

    接下来,我就开始漫无目的的流浪。我很喜欢,观察那些来往人群的眼神。一双双眼睛里都充满了毫不掩饰的鄙夷,我还能想起,从前在我还是星宿宗少主的时候,人们看我的眼神都透着巴结,同样是一双眼睛啊,为什么里面可以装着那么多截然相反的感情呢?

    从前,对,从前的我还是那么天真,那个时候,我只看到了表面的巴结,却没有看到他们的眼神里深藏的东西……是啊,每个人都是那么复杂,就连最能反映他们心灵的眼神,竟然都还有着两面性,那么可想而知,他们的内心又会有多么百折千回?而我,我是简单的,我从内到外装着的都只有复仇而已——

    有的时候,我也会突发奇想。如果我也能碰上一位性格怪癖的高人,那该有多好啊。他不会过多的计较利益,行事只凭一己好恶,他会提出刁钻古怪的条件……如果有人能替我干掉那三个老王八,就算是把我的命拿走我也甘愿啊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那少年略微转过了头,在方才的叙述中,他竟是早已泪流满面,那一双眼睛在泪水的浸泡下显得格外血红。

    看了三位老者一眼,忽然狠狠在脸上一抹,手掌在三人头顶劈空划过,嘶声道:“而那三个老王八就是你们!如果说我太爷爷识人不清,这是他的罪,如今他已经用他的命来偿还了!那么你们三个造下的罪孽,又该用什么来还?!”

    三位老者看着那正在面前侃侃而谈,将仇恨挥洒到了极致的少年,一时间都是心里发苦。

    当年他们攻打星宿宗,最初的主力自是全交由那神刀门挑,反攻的时机也是经过了周密计算,到时只需要收拾一群残兵败将,自是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随后他们就像砍瓜切菜一般的屠戮着星宿宗的老老少少,一蓬蓬的血雨迎面扑来,溅了他们满头满身,那时却是只觉快意。当真是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所有被他们看作了胜利证明的鲜血,最后却会汇聚成了最凄厉的一股,化为了即将刺穿他们心脏的一把尖刀!

    抚今追昔,他们的确是有着悔意的,但后悔的却是为何当初的大清洗没能做得再干净些,为何独独留下了这一条漏网之鱼!

    再联想起先前他们两次遭遇到的不明生物,以及那个能将真身隐匿在暗影中的诡异杀手,包括最后的那大队黑衣人马,这些敌袭的源头,全部都是黑市。而黑市不过是拿钱办事,他们背后的主使者……二长老苦笑了一下,此时他的心头已是雪亮:“所以你在走投无路之下,选择了委托黑市来杀我们?”

    那少年就像没听到他的问话一般,依然是自顾自的叙述着:“在我绝望的每一天中,我经过了很多地方,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了,原来世上还有着买凶杀人这回事。哈哈,多黑暗哪,就为了一点钱,可以去杀一个跟自己无冤无仇的人,这钱他们拿着难道就不亏心么?!但是也没有办法啊,为了报仇,我只能让自己和这黑暗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谋财害命的生意,竟然还有着详细的价位表。他会把目标人物,根据不同的实力,一栏栏划分成不同的档次,境界越高,收的钱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一点是,这个价格还会根据目标身上所携带宝器的数量和品级,持续加成。我真不愿意承认你们是三个高手!但是你们身上带着的宝物,那是我星宿宗数百年来的积累!难道它会不多,不强么?

    就是这份我自家的家产,把我加到破产了。我付不起。你们三个老王八的命好贵啊,我竟然买不起你们的命啊!

    我需要钱,很多很多的钱。钱不会从天上掉下来,也不会有好心人来借给我。那么乞讨?工作?也许等你们死了我都凑不齐一个零头!所以我只能凭着自学的那一点粗浅的灵技,把脑筋打到了那些凡人身上。一个再弱的修灵者,总还是可以轻松碾压凡人的。

    那些年我就在凡人群中,烧杀抢掠,坑蒙拐骗,无恶不作!我觉得自己真肮脏啊!我这样的做法跟你们又有什么两样呢?但是我没有办法啊!

    而且你们还知道么,凡人普遍使用的钱,和修灵者是不一样的。不过这也没有关系,反正民间自然有专门兑换货币的商行。但是这里面的汇率,实在是低得惊人哪!

    凡人的大概是100个金币吧?就只能兑换到1块灵石。是1块啊!100:1啊!哈哈哈,原来凡人的钱就是这么不值钱啊!其实这也没错,谁让他们弱呢?谁让他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呢?在这个世界上,谁弱,谁就得死!这就是你们教会我的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