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8.第268章 天露泉变故
    而这时的天露泉。

    洞穴深处,以二长老为首的三名老者,此时正被蒙着双眼,五花大绑的扔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自从进入天澜秘境后,他们三人也实在是霉星高照,接连遇到了一系列的麻烦不说,这次刚刚和叶朔等人分开,没多久就又碰上了一队黑衣人马。要说实力也未必有多强,只是五花八门的手段层出不穷,最终三位老者也着了道儿,被分别制服后,又被敌人套上了眼布,一路押送到此。

    奇的是在将他们扔下后,那些嘈杂的声音忽然间又全都不见了。三位老者也曾尝试着大声喝骂,然而除了空洞洞的回音,四周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。其后三人多次传音交流,猜测敌人是何身份,有何企图等等,最终仍是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“江云兄,你可有尝试过呼唤星宿罗经仪么?”这会儿文渊忍不住再次开口了,“那个小子看起来还挺神通广大,说不定这一次他还可以再助我们脱险!而且,嘿,说起来就来气,他们拿了我们那么多宝物,也是时候回报一下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没有呼唤过么?”江云叹了口气,“只是现在捆住我们的这些绳子,似乎是以某种特殊材料制成的,它可以让我们的灵力完全提不上来。否则要是能动用灵力的话,哼,我还会这么老老实实的被捆在这里么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倒也没错。”文渊又骂了一声,才向另一侧探过头道:“二长老,你倒也说句话呀,咱们现在到底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二长老闷哼了一声:“既来之则安之。敌人既然费力将我们擒拿到此,却又饶过我们不杀,必有所图。眼下急也是急不来的,安心等着正主出现就是。”

    过了不多时,三位老者蒙眼的黑布被逐一揭下,此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,是一位看起来才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。这本应是朝气蓬勃的年纪,但那少年的脸色却是一种长年少见阳光的苍白,这也令本就身形消瘦的他看上去更是一脸病容。

    将三条黑布一条条甩落于地后,那少年似乎并不急于开口,反而是在三位老者面前半蹲了下来,聚精会神的凝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他的一张脸平平板板,面部肌肉没有任何的反应,看上去就像是一张生硬的脸谱,但是在他的那双眼中,却是千万般的复杂翻腾无休,一时间几乎包含了人类的所有情绪,也许就连他自己也无法确定,他此刻的心情究竟是如何的。

    在这阵无声的审判中,终于还是文渊先抵受不住,战战兢兢的开了口:“你……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那原本是一脸木然的少年,一听到这句话,忽然便是长声惨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笑得全身颤抖,笑得流出了眼泪,直到笑得站起身手舞足蹈:“我是什么人?哈哈哈,好!好啊!这个问题问得真好!”似乎是为了加强自己的称赞,一边还大幅度的拍起了巴掌来。这个动作让他看上去就像是浑身过了电,手脚都在抽搐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年复一年的等待,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站在你们面前,亲口告诉你们‘我是什么人’!——”

    三位老者惊恐的对视了一眼,脑中都是快速的划过了一个念头:“这年轻人该不会是个疯子吧?”

    对于疯子而言,他们可以接收到外界的讯息,却不会按照正常的逻辑来理解,他们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并且,疯子非常不喜欢被人反对,只要他感受到一丁点的质疑,情绪就会立刻出现极大的起伏,那个时候,他也会变得非常的具有危险性。

    自己三人也算是纵横半生,要是糊里糊涂死在了一个疯子的手上,那也实在太过冤枉。看来现在还是要尽量表现得顺着他些,哄着他给自己解开了绳子,到时局面还不是由他们把持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文渊按耐着心中的屈辱,勉强挤出了一个笑脸,然而还没等他开口,那少年忽然又是一声凄厉的高呼:“多少个日夜啊!我都是在仇恨中煎熬过来的啊!就是为了送你们三个老东西入土啊——”

    他说到前半句时,尚自是大张开双臂朝天,一等说到最后一句,却是猛一个大弯腰凑到三人面前,右手狠狠握紧成拳,能听到每一段骨关节的清晰作响,这种恨不得捏断自己骨头的狠厉也令三位老者一阵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那个,这位小朋友啊,”江云干咳了一声,强笑道:“我们理解你的仇恨,但是你看,你会不会是找错人了?我们这……实在是不认识你呀?这绳子也真是捆得我们浑身难受了,你能不能先给伯伯们解开?然后我们再陪你一起去找你的仇人,把他大卸八块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那少年怔了一怔,接着就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:“不认识我,却要毁了我的家,为什么?那我也不认识你们,我就要杀了你们,可不可以?”袖中闪电般的弹出一把单刀,倏地抵上了江云喉咙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千万不要冲动啊!”一向冷静的二长老也忍不住出声喝止道。

    那少年欣赏够了他们恐惧的表情,微微一笑,又将单刀撤下,转而以刀身在三人的脸颊上轻轻拍打,他的声音也变得格外柔和:“放心,我是不会认错人的。你们做多了亏心事,或许对苦主不会一一记得,但是苦主却会一直记到你们死为止。我现在就来给你们提一个醒,不知道你们还记得‘星宿宗’这个名字么?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从梦魇之域走出来,周边景物一切如常。但从幻境之中走出来的几人,他们在幻境中仿佛经历了一世的时间,此时再看到那熟悉的景色,也有着一种恍然间时空交错的感觉。

    尤其是罗帝星,眼前展现的这个地方,他实在是不能再熟悉了。这是一个被水淹没的花园广场,那个被他打断的龙头还在向外咕噜咕噜冒着泉水,两旁的灌木彻底没入了水中。

    被浇成落汤鸡的过去再一次浮现在了他的眼前。罗帝星愤恨的看向那罪魁祸首,而那罪魁祸首似乎并没有什么自觉,反倒是对着祈岚背后晃动的翅膀很有兴趣。

    墨凉城对着祈岚的翅膀打量了一阵,似乎有些欲言又止,但最后还是强压着笑意,说道:“祈岚兄弟,我早就想问了,你为什么要一直背着一对这么大的翅膀呢?”

    祈岚一听到翅膀两字,几乎是顿时炸毛,冲着墨凉城就吼过去:“你以为我想背么!要不要我跟你换换!”

    墨凉城被祈岚炸毛的反应吼得一愣,但很快回过神来,他仔细的打量着翅膀:“你这是无相碧琉翼吧。这种羽翼类的宝物还是非常稀少的,品级能达到玄阶上品就更是珍贵了。在它认你为主的时候,难道你没有接收到任何的讯息么?要不你尝试着用灵魂力量沟通一下中枢?”

    祈岚回想起自己刚拿到翅膀的时候,一飞冲天的样子,那种感觉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他一阵心悸:“我才不要灵魂沟通!万一它又把我拉到天上去怎么办!”

    在谈话间,众人已经踏在水面上,走到了那喷着泉水的半截龙头那里。

    罗帝星的表情越发的阴沉,但此时并没有人过多的关注他。

    因为已经有人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祈岚看着龙头顿时抓狂:“啊!就是这里!”他跑过去疯狂的踩踏地面,“可恶,可恶,出来个什么不好,偏偏是翅膀!真是害苦我了!”

    就在他还在上蹿下跳时,忽然脚下一空。环绕周身的水面同时塌陷了下去,就像是一个瞬间出现的漩涡,泉水快速下落,连带着祈岚一起被卷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切发生的太快,连祈岚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,连声救命都还没来得及喊出来,仅仅是一眨眼不到的时间,祈岚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只有哗哗的泉水,依旧在不断的朝漩涡中涌入。

    “刚才……是不是发生了什么?”付莫生反应慢到根本没发现已经有人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祈岚他……消失了!?”赫连凤也是一脸的惊讶。在天澜秘境中,无论出现什么离奇古怪的事情都不值得奇怪,她虽然深知这一点,但心里难免还是有些惶恐,谁能保证里面没有什么吃人的怪物呢!?

    赫连凤下意识的想靠向叶朔,但身体还没有接近,身边的叶朔居然是留下了一句“我去找祈岚”之后,自己也跟着跳进了脚下的漩涡里。

    在众人摸不着头脑时,罗帝星忽然神色古怪:“这里?这里不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墨凉城似笑非笑:“对,这里就是那个你被淋成落汤鸡的花园广场。没想到这里原来还真的有宝物。说不定,这漩涡之中,还有着更多的宝物,你不下去看看么?说不定又会让祈岚兄弟给抢了先啊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脸色一阵阴晴不定,似乎是在为了当初没有留意到龙头下面的宝物而懊恼,又像是在犹豫这一次要不要也跟着跳下漩涡去一探究竟。毕竟他这人争强好胜,已经失去了一次机会,万一漩涡下方还有更好的宝物,再因为一时的犹豫不决,又让人抢了先,他估计都要拿刀砍人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罗帝星阴沉沉的时候,赫连凤的笑声就像是在雪上加霜:“什么叫没想到啊!我们到这里的时候,可是一伸手就拿到宝物了。怪只能怪你自己运气不好吧!”

    罗帝星一眼瞪过去:“我刚才打得太轻了是么?”

    这话不说还好,一说赫连凤顿时就炸了:“你还敢来一次吗?”但赫连凤急冲冲的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。当时罗帝星没有了接下去的反应,赫连凤只当他是被叶朔的话镇住了,但是叶朔现在也不在……

    赫连凤还在担忧罗帝星会不会真的再动手,却见到罗帝星如同失魂了一般站着不动。赫连凤想了一想,只当他是被叶朔的宣战吓到了,心里一番鄙夷再一番庆幸之后,也就知趣的闭上嘴不敢再多话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罗帝星的确是被吓到了,他虽不能确定那股力量是否是叶朔的,但此时也的确不敢太过造次。

    漩涡中。

    “呜啊!”祈岚从嘴里吐出一大口水,“为什么我会这么的倒霉!”他在水中混乱的滑行,滑行了半天却是发现自己并没有游出多少距离,似乎还是在原地打着转,同时他还发现,就算不怎么游,自己也不会沉下去。

    “咦,真是奇怪,这天澜秘境之中的水,都是淹不死人的吗!?”祈岚又在水中扑腾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祈岚啊……”就在祈岚扑腾中,一个声音突兀的在他背后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师兄!?”祈岚惊讶的回头,只见叶朔在他身后很哀怨的看着他,“不要再把水扑在我脸上了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祈岚顿住正要划水的手,“不过这里,是在那个花园广场的下方吗?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是的。”叶朔从水里爬起来站在了水上。手中升起一个小小的,但光芒穿透性极强,足以照亮整个地下矿洞的灵力光球。

    祈岚艰难的从水里爬起来。身后的翅膀吸了水,似乎变得更加沉重了,祈岚觉得自己几乎都要被这大翅膀给压矮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只是随便想着,要是这翅膀上的水能甩掉就好了。顿时,身后巨大的翅膀似乎是有了感应一般,居然是呈极限状态的张开,形成一个巨大的半圆弧形,随后开始上下甩动,每一次的甩动都是幅度巨大,掀起一阵巨大的风,风使得地下泉水泛起阵阵涟漪,沾湿翅膀的泉水被甩下,如同下起了一场细密的小雨。而可怜的祈岚被这翅膀的甩动带起,身体也跟着飞起落下,飞起落下。

    一旁的叶朔看着这极其滑稽的一幕,实在不知道应该是同情祈岚,还是,哈哈哈哈!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要死了……”祈岚背着那双已经把自己甩的干干的翅膀,一脸的生无可恋。虽然说这样甩了甩之后,翅膀干了,而且确实轻了不少。这么说这翅膀还挺善解人意的。……滚,什么善解人意!要是真的善解人意,那就快从我的背上离开啊!

    “祈岚,不要做这么委屈的表情,你看我发现了什么?”叶朔指了指岩洞的一角。

    祈岚移动着他一潭死水一般的眼睛,望向叶朔所指的地方。

    有一样东西在放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