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7.第267章 隐匿暗中的“能者”
    赫连凤见叶朔看得目不转睛,只道他是正在与秋若蕊眉目传情。 一边费力的要将他的关注点转向自己,一边也少不了朝着那一边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由于罗帝星的声音压得极低,双方又隔着一段距离,以赫连凤的功力,全然无法听清他们究竟说了什么。但是最后罗帝星却是直接转身离开,把秋若蕊安然无恙的留在了原地,这一来赫连凤更是认定,之前秋若蕊委委屈屈的样子全是装出来的,都是为了死赖在叶朔身边才耍出的把戏!

    虽然对这个情敌更增不屑,但天性活泼好动的她很快就有了新发现。

    罗帝星转身时,她曾经隐约看到了他的侧脸,这简直就是上天精心雕琢的杰作,就算是画里的男子也不会如此精致。赫连凤看出了神,又刻意绕开几步,从更全面的角度仔细打量。越看越是连连点头。所以秋若蕊的嘴到底是有多毒,竟然能把一个这么完美的人说成那副德性!

    “他就是罗帝星?也不是那么可怕嘛!而且,长得还不错啊……虽然还是比我家叶朔差一点!”赫连凤一边看一边出声点评,到最后也不忘再次直白的表达了一下对叶朔的爱意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罗帝星耳力极灵,赫连凤这几句话他听得一清二楚。不过他也懒得跟这种小女人计较。

    叶朔一阵苦笑,出声阻止道:“赫连姑娘,你就别闹了……”罗帝星的为人自己还是相当清楚的。就算这一句话不至于惹火他,万一赫连凤真的觉得他就跟自己一样好相处,继续蹬鼻子上脸的说些有的没的,导致的后果会是相当危险。

    叶朔不怕麻烦,他只是很讨厌麻烦。特别是在经过了一系列的事情,终于成功拿到天澜花后,这千辛万苦的寻解药之旅也总算可以告一段落了。他现在就只想尽快赶到天露泉,解决了颜雪影的麻烦之后,就立即把解药送回定天山脉给顾问!实在是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耽搁不起了。

    不过,麻烦似乎已经找上了门。而且,还是由于刚才他那一句无心的话引起的。

    “赫连?”原本已经走出一段路的罗帝星,听到这里忽然又转身走了回来,在赫连凤期待的目光中一路笔直走到了她面前,“你是赫连家的女儿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赫连凤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,“怎么了,你认识我?”难道是叶朔曾向他说起过我?比如“我的未婚妻名叫赫连凤”之类的……想到这里,赫连凤的脸上立刻腾起了几分娇羞。

    然而,罗帝星的下一句话却是直接将她的少女心击了个粉碎:“我朋友怎样了。”

    赫连凤咬了咬嘴唇。当罗帝星真的站在她面前时,那一层无形气势沉沉压迫,令她也开始感到了局促。原本在脑中回荡的俏皮话都哑了下去,最后轻吐出口的只有一句:“你朋友是谁啊?我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再开口毫不留情:“少给我啰嗦!我朋友就是在你家失踪的,他现在到底怎样了?”见赫连凤还是一副懵懂状态,怒得直接抬手指向叶朔,“那你跟他是怎么认识的,你总还记得吧?你敢再说一句你不知道!”

    赫连凤的眉头艰难的拧起,费力的在大脑中搜索着记忆,很快便是灵光一现:“哦!原来你是说那个坏蛋啊!找人绑架了我,后来还想欺负我,哼,我就是不知道啊,不过那样的坏蛋死了才最好!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清脆回响。

    罗帝星听她如此答复,狂怒下想也没想,直接一巴掌抽了过去。这一下也是同时将所有人打得懵了。就连叶朔和墨凉城也没想到他会放着报恩不顾,说动手就动手,一时也都是未及阻止。

    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赫连凤,捂着发烫的脸颊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:“你……你敢打我!”抹着眼泪依偎到了叶朔身边:“叶朔他打我啊!”

    然而,叶朔却并没有像她所希望的,立刻为她出头,此时的叶朔看上去竟是有些奇怪,在他身上,笼罩着一层前所未有的阴翳。

    而他的双眼,也被遮挡在了碎发所投撒下的暗影中,能听到他略有些低沉的呼吸声,但却几乎感觉不到任何的生命力,有种死一般的邪异正在他的体内复苏。

    “……罗帝星,看来你真的是被众星捧月惯了啊。”在赫连凤已经有些担心的时候,叶朔忽然主动开口了。只不过他的声音也是相当低沉,与往日那清朗的语调浑然不同。

    罗帝星最初确是有些自知理亏,但以他的个性本来就不会向人道歉。现在叶朔这副阴阳怪气的腔调更是重新激起了他的怒意,昂起头大声回道:“是又怎样?看着我干什么?你还敢打我?”

    “我,不会像你一样低级的。”叶朔的话一字字从齿缝间咬出。没有人知道,他此时同样是在用尽全身的力气,克制着那一股突然涌上的强烈杀意。

    那是比起刚才面对颜雪影时,有过之而无不及,他很清楚,如果以现在这种状态去面对罗帝星,那就绝对不会仅仅是一掌还一掌这么简单的,它会一直延续到杀死他为止!

    他有这个决意,他也有这个实力,如同在幻境中他曾经轻易的将世界焚灭成了一片火海,现在只要他愿意,他依然可以重新掌控那种力量……

    但是,这不是他要的。

    叶朔缓缓的抬起了头,冷硬的目光也为这句话更添了几分誓言般的决然:“但是她这一巴掌,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,我一定会替她讨回来!”

    没错,这才是他的处理方式……既然那个人那么看重颜面,那么,就在大庭广众之下,在众目睽睽的擂台之上,让他在自己的手里输得一败涂地,等于是在所有人面前狠狠扇回了他一巴掌。这一辱之仇,也才算是报得畅快。很多事,本来就不是必须要用杀戮来解决的。

    原本还是抱着不屑心态与叶朔对视的罗帝星,此时忽然感到了一阵强烈的心悸。他觉得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直直的看进了他的心里,同时,有一股霸绝一切的威压牢牢的锁定了他,他发现自己甚至连一动都动不了,他身体的一切都不再听从他的指挥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的那个人,仿佛并不是叶朔,而是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,突破了空间的限制,有一位大能者正在注视着他……不,那位大能者是无处不在的,自己无论逃到哪里,都逃不出他的掌控。

    外界的声色光影都消失了,那种被隔绝在黑色舞台上的彷徨感又回来了,只是这一次,他也是那黑暗的幕景,整片世界唯一的光源,就只有眼前的叶朔,以及在叶朔背后,那个散发着无边威压的能量虚影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气焰压迫下,他已经连任何反抗的念头都生不出来了。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蝼蚁,真的可以被对方想碾死就碾死……又或许,对方根本就不屑于碾死他!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罗帝星的回答,但他却迟迟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在旁人看来的罗帝星,是在叶朔宣战后忽然就怔怔的发起了呆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竟然没有反唇相讥,余人也只道他确是心存愧疚,自知理亏。却不知他已经被那股绝强的威压剥夺去了语言的能力,他的思维都已经停止了运转,包裹着他的只有那一股如潮水般深重的恐惧,他仿佛被桎梏在了一个并不存在的时空之中,连带着他的思想,意识,都几乎要消失。

    直到颜雪影从他身边经过,凉飕飕的甩下了一句:“打女人的男人,真是难看啊。”才将他突兀的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罗帝星额角悄然淌下了一滴冷汗,那种仿佛自己要消失一般的感觉,实在是太可怕了!

    此时墨凉城也正与他擦肩而过,落井下石的留下了一句:“是啊,你这副恩将仇报的样子真难看啊。”一转身已经走到了赫连凤身边,掏出了个小瓷瓶,“嫂子我这边有些治跌打损伤的药,很有效果,你可以试试?”

    这一句“嫂子”顿时叫得赫连凤心花怒放,感觉就比吃了蜜还甜,脸上也不怎么疼了,笑容满面的接了过来,赞道:“你真是会说话!叶朔就是有你这样的朋友,我才放心啊!”

    罗帝星悻悻的瞪去一眼,小声嘀咕道:“哼,见到个人就叫嫂子,你是有多缺嫂子?”紧接着却是把忌惮的目光再一次投向了叶朔。

    刚才那到底是怎么回事?是我的心理作用么……不,绝对不是,刚才的感受很真实。就算是在虚无极掌门面前,也从来不曾有过那样的无力感。他到底是什么来头,为什么可以给我造成那样的感觉呢?而那股极强的威压……那股威压又是从何而来?

    罗帝星再仔细感应,那股威压却已经消失了,此时他所接触到的,依然是叶朔那平和朴实的灵力波动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的探测只是浅尝辄止,罗帝星也不敢全面放开灵魂力量去大肆搜寻,不得不说,他心里还是有种恐惧的,他害怕这不敬的行为会真的把那股力量重新引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谜团,也许一时半刻是解不开了,但不管怎样,他对叶朔的戒备已经提到了最高!

    这场小纷争刚刚结束,祈岚那边也终于整装完毕,从草丛后跳了出来,直奔向叶朔:“师兄!”

    “祈岚!”叶朔的瞳孔瞬间扩大了。在那个他成为邪帝的幻境里,祈岚是已经死去了的,即使已经知道了那一切都是虚假,但是这一刻真的看到祈岚好端端的站在面前,还是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师兄你终于回来了,”祈岚背后的翅膀随着他肩膀的起伏,也在有节奏的不断扇动,似乎正在表达着他的激动,“我已经等得度日如年了。你要是再不回来,我就快要变成化石了!”

    任何事都不肯输人一头的赫连凤顿时插了进来:“谁说的!明明就是我比你更担心叶朔!要变化石也是我先变!”

    祈岚还口道:“那你变吧。我要跟着师兄。”一边仍在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叶朔,如果发现他受了伤,自己也可以及时为他治疗。

    叶朔微笑的看着眼前两人,祈岚一脸关心的样子,赫连凤面对着祈岚气鼓鼓的样子,两人时不时还要拌几句嘴的样子,在他看来都是那么亲切,他的心里也被这份友情的温暖填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在那个幻境世界里,陪着自己一路奋战的朋友都已经不在了,最后就连顾问也和自己刀剑相向,即使得到了无可匹敌的力量,那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而在眼前的世界里,虽然他依旧实力平平,但是至少那些重要的人都陪在自己身边,这样不就足够了么?

    他当然选择留在这个世界里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横亘在他心中的冰冷破碎了。那层如同茧膜一般,令他的性格变得冷漠,将他和外界隔绝开来的屏障也消退了。那个杀机充盈的第二意识,也重新被他温和纯良的主人格压了下去,这一场身体的争夺战,是他最终取得了胜利。

    叶朔又变回了那个单纯的叶朔。

    同样恢复的还有“叶朔式”思维:“天哪,我刚才不会是患了人格分裂吧?好在现在似乎是没事了。嗯,为了确保不再复发,以后每天早上都要告诉自己一遍:‘我是叶朔’!”

    一切看起来似乎又回到了常态。

    但是,有些东西一旦改变了,真的还能那么轻易的恢复如初么?

    暂时沉睡的神秘意识,也许它只是在等待,等待着一个让它重新苏醒的契机——

    虽然,这池静水下的暗潮汹涌,目前还没有任何人意识到。

    接着,这一支临时结成的队伍也就正式踏上了前往天露泉的道路。可想而知,在这随便挑出两人都能结成一对冤家的组合中,一路上的吵嚷争端自然是少不了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