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6.第266章 混乱的重逢
    刚刚踏出梦魇之域,呈现在叶朔眼前的就是两个混乱的战团。 他们各自占据着一块土地,打得难分难舍,激起的烟尘已经有半尺来高。

    而且从表面看来,根本就看不出这是几个修灵者,他们完全就像是凡人的地痞一般,你一拳我一脚,互相扯头发,撕衣服,连抓带咬……场面混乱得简直令人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从各自的服饰看来——叶朔现在也只能凭服饰认人了——这两个战团一边是赫连凤和秋若蕊,一边是祈岚和那两个破月派弟子,韩娣月和付莫生。

    要说这场混乱大战是如何爆发的,那说起来话就长了。

    这还要从叶朔刚刚进入梦魇之域说起。当时秋若蕊成功拿到了幻心镜,对掌门布置下的任务终于有了交待,激动之余,想到罗帝星就在前方不远,在这里多待一刻都是危险,谁知道到时先等到的是叶朔还是那个煞星?于是托祈岚向叶朔转达谢意,就准备自己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候赫连凤不乐意了,虽然之前四人同行时,她是巴不得秋若蕊早一刻在自己眼前消失,但是如今叶朔不在,万一等他回来不见了秋若蕊,会不会以为是自己没有容人之量,故意赶跑了他的红颜知己?

    毕竟赫连凤别的不强,脑补能力最强,她绝对不能容忍自己和叶朔之间出现这样的误会。于是以“托人转达是诚意不足”为由,硬是把秋若蕊拖到了结界前,逼着她和自己一起等到叶朔出来。

    原本一直负责打圆场的祈岚,此时正在为那对“无相碧琉翼”伤透脑筋,看到两人反正也没闹出什么大事,也就没心思多管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等就等出了小半个时辰,赫连凤左右无事,又绕着弯子来向秋若蕊打听她和叶朔认识的经过。秋若蕊本来就已经心如火焚,对赫连凤自然带了怨气,回话的态度也是愈发不耐。

    这也更让赫连凤觉得,她是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。小姐脾气发作,已经带出了几句暗指秋若蕊是狐狸精的含沙射影。

    秋若蕊不是听不出来,此前只是不想跟她一般见识,但现在她就为了这些无聊的争风吃醋,已经快要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,剧烈的恐惧也催生出了极致的愤怒,脱口还了一句:“你这个母老虎,叶朔又不是你一个人的,你凭什么这么霸道!”

    这句话真如火上浇油,顿时将赫连凤所有压抑的怒气都炸了出来,“好啊,你这个狐狸精,你果然是想跟我抢叶朔!我不会让你得逞的!”一边就向秋若蕊扑了过去。秋若蕊也不甘示弱,两人很快就扭打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祈岚这回慌了,手忙脚乱的就想上前劝架。但是两个愤怒的女人的战场是谁也插不进的,她们的怒火可以将方圆百里焚烧到寸草不生,这种气场自动形成了一层无形的结界,将身为局外人的祈岚牢牢的隔绝在外。

    而他也可以肯定,如果自己敢靠近这战团三尺之内,最后的结果一定是自己先头破血流的摔出来,然后她们会继续踩在他的尸体上大战三百回合……这实在是太可怕了!

    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这时在祈岚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道尖酸的女声:“哎呦,这不是祈岚少爷嘛,当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啊?不过你的背上怎么多出了一对翅膀呀?我都差点不敢认了,啧啧,不过这翅膀其实很衬你,我第一眼看到,还以为是天鹅成了精呢——”

    另一道男声也紧跟着响起:“哈哈,跟着祈岚少爷,就不愁没笑话看啊!我得赶紧把这个场景用玉简刻录下来,回去以后说不定还能在定天城卖出个好价钱!”

    这两人正是先前被罗帝星甩下的破月派弟子,韩娣月和付莫生。虽然走得慢些,但他们也总算是赶到了梦魇之域前,刚好与先来不久的祈岚等人狭路相逢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放下!放下!你敢拍!”愤怒的咆哮,也预示了新一轮战火的点燃。祈岚现在已经没心思去劝架了,他掉过头直扑向付莫生,疯狂的抢夺着他手里的玉简。

    在祈岚心中,这两个人也绝对称得上“噩梦”级别的。只要一看到他们,就会想到那天在拍卖场的种种不堪。就算之前的“郭阳云”是打错了人,但是这两个人总没错了!

    看到师弟处于劣势,韩娣月也不能袖手旁观,于是只是一眨眼,他们三人也已经撕扯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这两处混乱的战局是由意志所起,也就是说,只要他们愤怒的意志还没有消失,他们甚至可以一直打到宇宙的尽头。也因此,叶朔在踏出梦魇之域时,看到的战场依然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不过,也就在他们四人分别从结界中现身时,那混战的五人倒是出现了一个短暂的停顿,继而齐刷刷的把目光调到了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叶朔还没回过神来,一道飞扑过来的身影已经撞得他一个踉跄,那是赫连凤飞扑到了他的怀里,双手吊在他的脖子上,柔软的身体仍在他的怀中不住起伏。

    “叶朔!你怎么去了那么久!我好担心你啊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叶朔一阵头大。如果是平时,自己还可以尝试着将她推开,但现在赫连凤的两条袖管,已经在刚才和秋若蕊的扭打中被双双撕下,两条玉臂无遮无掩的裸露了出来,这对于听多了民间故事,满脑子都是“男女授受不亲”的叶朔,是怎么也下不去手的。

    好在还没等他烦恼多久,赫连凤就已经自动放开了他,但是,她此时的焦点转移方向,却让叶朔再次有了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啊,这个女人是谁!叶朔,你都已经有我了,你怎么可以这么三心二意呢!”赫连凤指着一旁的颜雪影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颜雪影根本无心理会这场闹剧,冷哼了一声便自行从两人身侧绕开。

    “你别走!给我把话说清楚!”赫连凤一把扯住颜雪影的衣袖。

    颜雪影的双眸危险的眯了起来。袖袍狠狠一甩:“放手!”在她的手臂部位也同时掀起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,赫连凤竟是直接被这股威压震得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四目互视间,赫连凤也在她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一种真实的杀意,那是和自己与秋若蕊的小打小闹不同,一旦再敢造次,她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……向来刁蛮的赫连凤也感受到了恐惧,竟不敢再招惹颜雪影。默默向叶朔身边挨近了几步,满腹委屈。

    果然,自己看上的男人是最优秀的。可是也正因为他的优秀,才会带来那么多的竞争对手……赫连凤心中正在思潮起伏,当初他离开拥封城的时候,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,当机立断的追到了定天山脉。

    不过是几个月的分别,自己和他重逢时,他身边就已经多了一个陌生少女秋若蕊。这一次更是只隔了短短几个时辰,他就已经跟另一个冰山美女手牵着手(来自赫连凤的脑补)的出现了。看来,自己真的不能太过懈怠,一定要十二个时辰都跟叶朔寸步不离才行。

    来再多的情敌,我也不怕!我一定会从千军万马中脱颖而出,让叶朔知道,只有我,才是最适合他的那一个!想到这里,赫连凤的心中竟然涌起了一股“以一人独对天下”的豪情。

    这边叶朔正被赫连凤缠得焦头烂额不提,再略过两个正为形象大关苦苦奋战的人——祈岚不想以这副蓬头垢面的样子见师兄,已经在休战后迅速钻到草丛里整理仪容去了。

    韩娣月更不想让她一心倾慕的罗师兄看到她这副衣衫不整的样子,于是也匆忙钻进了另一堆草丛里换衣服,还顺手拉上了付莫生给她打掩护——此时缓步迈出结界的罗帝星,视线也就自然而然的落到了场中那唯一一个落单的身影上。稍一迟疑,就直接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潜夜派的人,竟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,而且还堂而皇之的把险地的秘密透露给别人,看来你还真是不长记性啊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的语调虽然平稳,每一个字句间潜藏的杀意却是透骨而出!视线略微向后一斜,将叶朔与秋若蕊同时收入眼中。本来他就很奇怪,叶朔为什么能那么轻易的找到天枢险地的位置,现在看到这两个人在一起出现,如果他还想不通是谁泄密的话,那这些年也真是算他白混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真是没想到,竟然就是有人这么不知死活,分明已经捡回了一条性命,竟然还敢多嘴多舌!

    除了她之外,其他几个当时幸存的潜夜派弟子想必也脱不了关系,虽然他们现在不在这里,无所谓,到时候再一个个去揪出来就是。敢将他的话当成耳旁风的人,他自然会让他们付出代价!

    “不是的……血罗刹大人,您听我说,我可以解释的……”秋若蕊搅扭着双手,已经委屈得要哭了出来,身子也是如同受惊的小鹿般不住瑟缩。明知道在险地多待一刻都是危险,到最后果然还是怕什么就来什么,到底还是给他逮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对于赫连凤这个亲手将自己推下深渊的罪魁祸首,再看看身旁正与她言谈甚欢(来自秋若蕊的脑补)的叶朔,秋若蕊觉得自己连叶朔都有些怨上了,她已经不想再依靠任何人了。

    明知道对眼前这个人说什么都是白费力气,秋若蕊仍是在做着徒劳的尝试,希望他可以给自己一个机会澄清误会。

    然而,罗帝星却是气势逼人,直接以不容置疑的口气打断道:“你不用解释!既然你记不住我的话,那就用你的命来赎罪吧!”此时他的右手已经覆盖起了一层血红色的粒子,那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狰狞的血手,猛地掐向了秋若蕊的脖子!

    就在秋若蕊已经绝望之时,意料之中的痛感却是迟迟没有降临。

    阻止了罗帝星的却不是叶朔,而是一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少年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你现在还在报恩哪,报恩。救命恩人就是上帝,上帝的朋友也是上帝,你现在这么喊打喊杀的是要逆天?”那少年如是说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几句风轻云淡,秋若蕊根本听不懂的话,却是让罗帝星的面孔忽然一阵剧烈扭曲。接着就在一阵强烈的不情愿中收回了手,愤愤的掉头离开。而那少年对他这样的反应倒似是意料之中,眼神依旧是一片淡漠。

    秋若蕊这时才来得及仔细打量他。其实能够出现在此地,又有本事三言两语间制住罗帝星的人,他的身份早已呼之欲出。那一身醒目的焚天派服饰,也不过是多添一分佐证而已。

    秋若蕊在潜夜派中,只是一名普通的小弟子,有朝一日与这位定天山脉堪称是最耀眼的人物面面相对,这一份由身份所带来的压迫感,令她一时间紧张得有些窒息。明知故问的试探道:“你莫非就是……?”

    墨凉城很快的回答道:“所谓救命恩人就是上帝,你可以叫我上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秋若蕊嘴角一阵抽搐。看来这位天才还真是……不走寻常路啊。

    但是他似乎并不希望自己报出他的名字,明明他的身份在这里也不是秘密。秋若蕊叹了口气,也许这就是高手的低调,他们并不喜欢别人指着自己大惊小怪,既然这样,秋若蕊倒也识趣,只向他报以感激一笑,便不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下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秋若蕊的目光忍不住再次投向了叶朔。刚才就算自己真的给罗帝星杀了,他的眼里会不会也仍然只有赫连凤,根本不会在乎她的死活呢?想到这里,秋若蕊的心里竟然第一次有了几分酸涩。

    但其实这却是她冤枉叶朔了。刚才叶朔虽然被赫连凤缠得无法脱身,但一见到罗帝星走向秋若蕊,他的灵魂力量也是时刻锁定着他们。如果罗帝星真要对秋若蕊不利,他一定会第一时间阻止。而之后墨凉城的动作,也不过是比他快了一步而已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