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5.第265章 临时组合
    这时,叶朔的声音将她从回忆中拉了出来:“没有人关心你跟家里的那些矛盾!我只问你,颜雪梦怎样了?你有没有对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颜雪影身子剧烈一震,忽然感到了一阵深深的讽刺。 这些在她的记忆中,最深刻的痛苦,如今只换来一句“没有人关心”,倒也不错,自己一直都只是孤独的一个人,刚才竟然有一瞬间,她渴望能找到一个真正理解她的同伴,如今看来,她一定是疯了。

    不会有这样一个人的,墨凉城不是,叶朔就更不是。他们只是看客,几时看得乏味了,随时可以选择终止。但是,他们却无法终止自己的人生悲剧。

    然而,对她刺激最深的却还不是这一句,是叶朔接下来的那句“颜雪梦怎样了,你有没有对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不管她再怎么否认,她对颜雪梦始终还是有着一丝姐妹情。血浓于水,这是仇恨也消磨不了的羁绊。如果真的要杀颜雪梦,她有很多次机会,可以说根本就不会让颜雪梦能活到认识叶朔的那一天!

    可是她都没有下手,如今叶朔的问话,却是直接将她定位成了一个嗜杀成性的邪魔,她心灰意冷之下也不屑解释,反而有了种破罐子破摔的冲动,哼了一声,就势一点头,应道:“对,我杀了她,连尸体也丢到山沟里喂狼了!”

    在叶朔还不及反应之前,进一步咄咄逼人道:“怎么了,你很关心她?那个丫头是你的情人?那外头那两个女人又是怎么回事?在我进来的时候,她们可是嘴里喊着你的名字,正打得不可开交呢。看样子,你是过得很快活啊?

    在你跟她们恩恩爱爱的时候,你想过颜雪梦么?既然你只有在茶余饭后才能想到她,那你凭什么把责任推到我头上,分明就是你对她保护不周!

    如果当初你跟她一起送我回天霄阁,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啊!但是你的事都比她重要,那还有什么可说?还是去检讨一下你自己吧,真正害死她的人根本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外头那两个女人……?”叶朔脑中一片混乱,“难道是赫连凤和秋若蕊?她们打起来了……?你,回答我,你有没有对她们怎样?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的脑中已经各自浮现出了她们三人的尸体。虽然总觉得消息未必是真,仍是有种无法忍耐的愤怒迅速向上直蹿。

    在这阵如同火山喷发的怒意中,他甚至已经有些无法保持理智,那个声音在告诉他,如果他愿意暂时交出身体的控制权,那么他就可以在一瞬间将这个凶手完全摧毁……

    颜雪影并没有意识到叶朔气息的变化,仍在逞着嘴上快意:“你说呢?既然是你的女人,你说我会对她们怎样?就算暂时杀不了你,难道还杀不了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么!”

    正当两人的矛盾一触即发时,墨凉城忽然横过半条胳膊搭在叶朔肩上,故意扳动着手指计数道:“一个,两个,三个,恩人兄弟你还真是家里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啊!”一边在他面前竖起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这句怪里怪气的称赞虽然让气氛陷入了一阵尴尬,毕竟也缓解了片刻前的杀机毕露。

    同时墨凉城的突然介入,也是将叶朔本已攀升到顶点的杀意压了下去,而他也就借着这机会,继续以一副吊儿郎当的姿态说了下去:

    “我一直觉得,女人这种生物呢就像一面镜子,你对她笑她也会对你笑。我看这位姐姐也不像会做出那种事的人,如果你态度好一点问她,一定就可以得到不同的答案了。你说对吧?”最后一句是向颜雪影发问,在她回答之前,先仰起头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颜雪影一记眼刀扫了过去:“谁是你姐姐!”不过墨凉城的话倒也令她感到几分有趣。毕竟在海鬼王领域多年,虽然贵为四大护法之一,但同僚间平日来往甚少,一点心思除了修炼,就全花在了勾心斗角上,像这种日常斗嘴的场面更是从来不会发生。

    或许也只有沧海偶尔会逗自己开心,想到沧海,在他活着的时候自己没给过他一次好脸色,现在他却已经死得连尸体都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在他死的那一刻,他在想些什么呢?会不会也曾是像自己刚才一样的绝望?可是他的身边,却没有一个人陪着他,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及时的拉他一把……想到这里,颜雪影一向冷漠的内心中,竟然是突兀的涌起了一股“惋惜”的情绪,那是为沧海的惋惜。

    而这种莫名的伤感,也令她坚硬的棱角有了稍许软化,虽然面上仍是冷冷的撑着高傲,说出来的话却已经趋于和缓:“你们以为我就有那么闲?那个丫头的情敌,让她自己去解决,我没有兴趣代劳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无异于已是委婉的承认,这场谈话中的三个女主角,她一个都没杀。

    墨凉城悄悄的舒了口气。如果颜雪影不肯就着台阶下,他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。毕竟,一边要做着和事老,一边还要若无其事的给双方留面子,这差事还真不是那么好办的。

    逐渐冷静下来的叶朔,此时心里很有着几分后怕。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冲动了,好像自从离开幻境之后,自己的身体里就一直隐约存在着另一个意识。

    那股意识与自己的性格截然相反,它是冷漠的,同时也是狂躁的,它有着自己所不曾具备的高傲和霸气,但是,这股意识竟然如此嗜血,这也让叶朔感到了恐惧。

    从前不管他对一个人有再大怨气,都是绝对不会想到要去杀了对方的,但是在刚刚面对颜雪影的时候,那份杀机竟然旺盛到了让他压都压不住,让他感到,属于自我的意识也在向那股外来的意识靠拢。

    这一次好在是有惊无险,叶朔最担心的是万一那股意识总把自己当成邪帝,等到下一次没人及时阻止的话,让他当真酿成了大错,那又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另一边,颜雪影向墨凉城微一点头:“那么,就此别过。”这已经是她对救命恩人礼敬的最大限度。

    墨凉城笑了笑:“不是就此别过,应该说后会有期。反正咱们很快还会在天露泉再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颜雪影的脸色顿时又沉了下来:“天露泉,我自己还是走得到的,不需要你们陪着我!”

    墨凉城神情无辜:“我们也没说要陪着你啊。只是这有道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,又有道是百川汇海,殊途同归,我们刚好也要去天露泉,行不行?只不过是顺路而已啊。”

    颜雪影一声冷哼:“顺路?好啊,那我倒要请问,你们当中又没有人邪气缠身,去天露泉所为何来?”

    墨凉城眼珠一转:“为了……当然是为了天澜花啊!”几步窜到叶朔身边,拽着他把天澜花翻了出来,一板一眼的向两人讲解道:“这天澜花呢,虽然是由碧落晶石构成的,但是它既然叫花,也就有花的特性,也就是需要浇水施肥。

    这还得从碧落晶石说起,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,它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矿石,保存的方法也比较特殊。之前它被埋在梦魇之域镇封魔骨,这里的特殊土壤恰好可以提供它必需的养料,保护它的矿物成分不会流失,也让它的光泽始终明亮如新。

    现在你要把它带走,长时间得不到温养,里面的矿物是会渐渐挥发的,这样它的效果也就变差了。比如你现在盯着这朵花瓣看,它的颜色是不是比你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淡了很多?”

    一通云里雾里的忽悠,直到叶朔也点头之后,又继续道:“所以说了,解决的方法就是拿一件容器,”掌心中已经出现了一个玻璃杯,郑重其事的交到叶朔手里:“到天露泉取一点神圣之水,然后把天澜花泡在里面,这样就可以保持住碧落晶石的新鲜度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叶朔和颜雪影都是一副“大哥你真的假的啊”的眼神看着墨凉城。

    要说是真的吧,未免也巧合太甚;但要说是假的吧,偏偏他又说得那么煞有介事。叶朔本来想问问,既然这里的土壤就有温养效果,那为什么不能直接在这里抓一把土带走,但想反正他一定还有很多千奇百怪的理由,自己听也听不懂,问了也没多大意义。

    好在天露泉的位置就在天澜秘境出口附近,要从梦魇之域过去,的确也算是顺路,在那里稍微耽搁个一时半刻,想来顾问的病情应该也不会有反复才对。想到这里,叶朔默默的对顾问说了一声抱歉,也就算是默许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等等……墨凉城刚刚说的是“我们”,难道他和罗帝星还想继续跟着自己?为了那个没还完的人情?——不要啊!

    叶朔刚刚在心里哀嚎了一声,墨凉城就拍了拍他的肩,道:“恩人兄弟,在你离开天澜秘境之前就让我跟着你吧,我一定会把你平安护送出去的。那些外来势力我不好说,但是在这定天山七大门派我还没怕过谁。那就这么说定了啊。”

    ——怎么就说定了!我还什么都没说啊!叶朔无语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在墨凉城单方面的宣布行程后,这里还有一个人比叶朔更激动。刚才在边上因为插不上话,一直沉默到现在的罗帝星一听就火了:“为什么还要跟着他?咱们已经替他解决了魔骨,就算是报过救命之恩了,这还没完没了了?”

    墨凉城眼睛都没眨一下:“如果你觉得你的命就跟那只丑陋的怪物等价的话,你可以自己走啊。”

    叶朔本来还想着,如果罗帝星愿意先走一步也成,毕竟险地探索已经结束了,接下来的路他又不是非得跟着墨凉城。但是在这句话之后,一切都泡汤了。看来自己也只能接受这个奇怪的组合了,好在只是到离开天澜秘境为止,他只能祈祷沿途这一路上别再出什么乱子了。

    颜雪影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。如果这几个人的确要去天露泉,她也没有理由让他们排到自己后面。至于自己,那玄冥妖戒自是早一刻拿下,也就早一刻省心,她更不想为了赌一口气,就白白排到他们后面。

    情势所迫,即使是高傲的冰封女王也只能选择妥协,狠狠一甩头,一副“你们爱跟不跟”的架势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叶朔垂头丧气的走在了第二个,而墨凉城被罗帝星拉了一把,两人一起落到了最后,很快就跟前方的梯队隔开了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“刚才在幻境里,你到底看到什么了?”罗帝星思前想后,终于还是把这句话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明知道就算自己是墨凉城,也是绝不会把弱点自曝与人的,但是他已经被自己的好奇心折磨得无法忍耐了,哪怕是能套出一丁点情报也好。特别是连叶朔这个外人竟然也知道了,这就更是让他有种非知道不可的冲动。

    墨凉城瞥了他一眼,不咸不淡的回了句:“我看到你变成了废物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罗帝星也不知道是墨凉城存心说来气他,还是自己的弱点当真就如此人尽皆知。但是这句话仿佛一下子就把他拉回了幻境中,墨凉城在比武台上,当着所有人的面,一字一句的说出“你就是个废物,你不配跟我交手”时的场面。

    这也让他一阵的咬牙切齿:“在幻境里你就已经说过了!现在你竟然还要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墨凉城不以为然:“幻境里的事也能作数?那我在幻境里看到你欠了我一千万灵石,你现在还给我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行人就这样接连跨出了梦魇之域。

    在接连经历了“天香(梦魇)”、“魔骨”的连番轰炸后,现在还要再算上这一个怪异的四人组合,叶朔原本以为,已经没什么事比这一系列的遭遇更不幸了。然而,事实很快就告诉他,他错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