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4.第264章 玄冥妖戒
    颜雪影看了看手上的戒指,又抬起头看了看墨凉城,似乎在迅速的考虑应该相信谁。 但是就算她已经逐渐的正在被说服,墨凉城那一副说教的态度仍是令她不满:“你凭什么这么肯定?难道就不会是你孤陋寡闻么?你不知道的事情,并不代表它就不存在……”

    墨凉城这一回倒是很快的承认了:“是,我不知道的事情,当然不代表一定不存在。但是我更清楚,不存在的东西就是不存在,不可能因为你的强烈渴望就从天上掉下来。”

    当颜雪影还在消化着这段绕口令时,已经放开了她的手,踱着方步在她身周缓慢绕起了圈子,叶朔和罗帝星也是第一次注意到他竟是如此渊博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真的会有那么好的事情么?这个戒指,我不知道当时那位好心人有没有对你说起它的名字,它叫做玄冥妖戒,的确可以吸收魔气,但是别高兴得太早,仅仅就只是吸收而已,其中的狂暴性和腐蚀性依然存在,就像毒药不会因为被你吸收而变得无毒。

    之前你无法吸收,是因为魔气与掌心相触时,那种强烈的刺痛感让你不得不立刻缩手,其实这就是人体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啊,它让你知道什么能碰,什么不能碰。但是玄冥妖戒呢,它恰恰是越过了这一步。

    我打个比方,如果说魔气是毒药,它就是那根贮存毒药的针管,把你原本避之唯恐不及的剧毒,一点点的输送进了你的身体里……

    你应该注意到了吧,当时的情况已经脱离了你的掌控,就算你已经后悔了,你也没办法主动停止吸收了。然后魔气就会在你的体内大肆作乱,摧毁所有的器官,直到将灵魂也侵蚀一空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你就会成为一个被魔气填满的活死人了。像这种东西也就只有黑市上买得到,反正他们只管赚钱,才不会理其他人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当初颜雪影忽然出现,在三人面前强行吸收魔气,从失败到成功,无人关注到其中的细微转变。

    然而当魔气朝她大面积聚拢时,并不如叶朔吸收时那般“均匀”,流畅的对全身各个部位都来了一次洗涤。而颜雪影,魔气更多的是集中于她指尖一点,再由这一点被迅速扩散到全身,由于过程也只是眨眼间事,旁观者看不出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但墨凉城对奇珍异宝的涉猎远超常人,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玄冥妖戒。事后在救起她时,一瞥眼也的确是见到她手上戴了这个戒指,这是大致可以确定了。

    经过他这一番讲解,颜雪影的脸色阵青阵白,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,心里的最后一分不甘还想让她再为自己找出几分佐证。

    目光疯狂乱扫间,刚好看到了叶朔,这时她也顾不得两人的敌对关系了,指着叶朔失声叫道:“那他呢?他刚才的确是在吸收魔气的,我亲眼看到了!难道你还要告诉我他是魔兽么?

    那……那就算这个戒指的确是像你说的不顶用,至少也说明,世上还有其他可以吸收魔气的道具啊!”一边说着,双眼也在叶朔身上一转再转,想找出他是否还戴了隐藏的配饰。

    墨凉城叹了口气,似乎也觉得叶朔的存在,对他就是一个现成的打脸工具,干咳一声,道:“别找了,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,反正这个世界上总有很多的未解之谜。但是至于将魔气无害化吸收的道具,我可以给你担保,没有,至少是在目前的技术范围内,绝对没有!”

    颜雪影目光中的戒备,此时正如坚冰消融一般缓缓退散,再看向墨凉城的目光已经只剩下了疑惑:“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?你刚才说的那些,我在海鬼王那里也从来不曾听到过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在端着师长架子的墨凉城,听了她这句话,忽然就像一个真正的纨绔子弟一般,双手同时枕在脑后,目光倨傲,侃侃而谈:“我怎么知道?我家的商行开遍了五湖四海!我从小就是翻着账本长大的,有什么是我不知道?

    不仅是玄冥妖戒啊,我还知道你现在这条腰带叫做‘玄派’,其实就是一把软剑伪装成的。御敌时抖直了能当剑,抡圆了能当鞭;还有这个手镯,叫做‘碧水’,功能就跟储物戒指差不多,但是里面的空间大约是一个普通储物戒指的五十倍,还是个挺贵重的宝物,再比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颜雪影冷着脸打断了他的如数家珍。无论如何,自己的装备被一个外人,尤其是还当着敌人的面详细介绍了遍,或许没有人会心情愉快。

    瞪了那个令她出丑还险些送命的戒指一眼,只想把它脱下来扔得远远的,但她第一次竟没取下,只当是过于愤怒所致,然而当她一连尝试数遍,那戒指仍是如同长在了她的手上一般。

    并且也不知是玄冥妖戒对她无礼行为的惩罚,还是心理作用作祟,她觉得那戒指好像忽然缩小了一圈,勒得她的手指都有些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颜雪影不喜示弱于人,因此即使是陡然遭遇了这巨大变故,她也是一声没吭,只顾着自己默默发急。却不防墨凉城忽然窜了过来,盯着她的戒指仔细看了两眼,表情没显出一点意外,倒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果然没错。”墨凉城托着下巴,双眼仔细的凝视着那玄冥妖戒。此时它上方原本是很美丽的黑曜石,已经变得邪恶狰狞,好像是一只正在狞笑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据说这玄冥妖戒一旦戴上,就会一直跟到主人死为止。而它的主人,原本是应该在刚刚死于魔气侵蚀的……

    黑市果然是够黑啊,他们不但为了钱要你的命,还要让你死后依然物有所值——如果你像我刚才说的,被魔气侵蚀,成了活死人之后,只要你还戴着这个戒指,他们就一定另有方法可以控制你,让你的尸体成为他们的‘阴尸魔兵’,继续隐藏在暗处为他们效命。一队打不死的魔兵军团啊,想想就知道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如果你运气好,在吸收魔气之前刚好想把戒指拿下来……但是有什么用呢,你会发现拿不下来,他们是铁了心非要你死不可!——嗯,这个‘你’只是泛称,不用自作多情——你现在连死后的卖身契都签给他们了,竟然还是花了重金才买下来的,我真是见识到了那叫什么‘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’的第一人了,佩服,实在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别再说风凉话了么!”此时颜雪影的脸色已经阴沉得足能拧出水来。看墨凉城这副轻松的样子,显然他是知道解决方法的,但他却偏偏不说,莫非是在等着自己向他服软么?

    在旁人而言,生死关头一句询问稀松平常,但对颜雪影偏是重如千斤,扭曲的自尊心已经牢牢封住了她的嘴巴,扼住了她的喉咙。

    好在墨凉城似乎并没想看她的笑话,很快就做个双手下压的姿势:“抱歉,抱歉,我这人就是感慨多了点。你是想问解决方法么?别担心,正如万物相生相克,没什么东西是绝对无解的。

    这个戒指之所以拿不下来,是因为在它上面盘踞着一种邪恶的诅咒力量,只要在神圣之水中稍作浸泡,就可以将诅咒化解,然后它就会变回一枚普通的戒指了。

    据说这天澜秘境中有口天露泉,乃是汇集天地灵气而成,对这些邪气最有克制效果了。而且位置也不远,同样是在天香魔骨域这一带,你要是顺路的话,待会可以到那边瞧瞧。”

    颜雪影眉峰微蹙,在心中将“天露泉”三字反复默念几遍,虽然她并未听过这传说中的“神圣之水”,但对方应该没有在这个时候欺骗她的必要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这份已经两次背了个正着,再也推拒不掉的人情债才是令她更加烦躁。她听到了自己疲惫的声音,那仿佛是从一个很遥远的空间中传来的:“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?你想得到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闻言,罗帝星也下意识的斜过视线。他实在是很想知道,一向将“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”奉行到了极致的墨凉城,今日到底是什么促使他一再的来管这个陌生少女的闲事!到底是他在幻境中留下的后遗症?还是自己还沉浸在幻境中未醒?

    墨凉城那长年淡漠如星空的双眸中,此时竟是难得的有了几分微光闪动,只是谁也说不清那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。也许是因为,我刚好正在日行一善;又或者,因为你是恩人兄弟的旧识;也或许是,你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;也可能是,我是死过一次的人,比其他人更了解生命的可贵。理由有很多,你随便挑一个顺耳的就好。”

    在这几句玩笑话里究竟藏了多少真心,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罗帝星和颜雪影自然是不会懂的,只道他又是如寻常一般糊弄自己,唯有一叹而过。但是叶朔不同,作为同样亲历过他整个幻境的人,叶朔倒是非常能够理解他为何会对颜雪影特别关照。

    起初,颜雪影那副孤傲冷漠的样子,多半是让他想到了墨孤城,而在其后的几句交流中,作为拥有相同经历的人,想必他看得出,颜雪影那副不惜一切也想变强的样子,同样是因为亲情的缺失,她的疯狂同样是出于想得到家人的认可,这自然也令他有了几分同病相怜。

    所不同的是,墨凉城记忆中的家庭还是非常温暖的,父亲深爱着自己,所有的侍卫仆佣也都很喜欢自己,他背负着全家人的希望,努力修炼,为的是挽回哥哥那一颗流离在外的心,不管再如何艰难,至少他还拥有着一片由亲情筑成的,最坚实的后盾。

    而颜雪影呢?她被整个家庭所排斥,她才是流离在外,或者说,是被放逐在外的那一个,她的背后空无一人,如果她不能变强,那么她也就一无所有了。所以她才会变得那么冷漠尖锐,这些同样是她借以自保的工具,不管从任何一个方面说起来,颜雪影都要比自己更可怜。

    刚刚从幻境中解脱的墨凉城,的确显得要比平时更脆弱易感些,所以他才会破天荒的对颜雪影说了这么多话,在帮助她的同时,也同样是在宣泄自己在幻境中所积压下来的情感,相当于是在完成一次自我救赎。

    不过,再同情也是有个限度的,墨凉城还不会爱心泛滥到了去帮她解开家庭矛盾的地步,最多无非是现在刚好碰上了,就顺手帮衬一把,让她能活下去而已。

    既然是利己利人,叶朔当然也没有意见。但眼看着这档子事已经告一段落,他才猛然想起,方才被这玄冥妖戒一搅和,自己竟然险些把正事忘了。连忙抢上前唤住了颜雪影:“等等!离开海鬼王领域之后,你不是应该跟颜雪梦一起回天霄阁的么?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颜雪影转视叶朔,此时她的脸上又笼罩起了一如既往的冰冷:“我怎么可能跟她一起回去。回去让族里那些老家伙们都知道,他们当年对我的论断没有错么!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颜雪影只要一闭上眼睛,依然还能看到当年那些族中长辈对自己的指指点点,当他们注视着颜雪梦时,那种温和赞许的目光,一旦落到自己身上,就会变成一种毫不掩饰的叹息和厌恶。

    她已经不止一次的听到过长辈们对她的议论,人前人后,甚至是根本不顾及她是否在场。

    “唉,同样都是颜家的血脉,为什么差距就那么大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都十岁了还学不会一套简单的灵遁术!当年雪梦可是三岁就学会了啊!”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,树大有枯枝,就算是我天霄阁的子弟,也不能保他人人优秀,总会有那么几个不成器的。咱们有雪梦也就足够了啊!何况这一代分家当中,可也有不少出色的后辈,像是霂霖啊,月缺啊,将来只要多加栽培,一定也是可以挑起大梁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接下来她们也大了,为了避免不好的影响,就不要让她再跟雪梦一起玩了。”

    寒冷的冬夜,这些话却比砸碎在她心上的雪花更冷。

    “是,我的资质的确是很一般,可是,我一直都在努力啊……为什么你们都不能看到我的努力呢……”

    曾经,她也是多么想得到他们的一次夸奖,希望能听到他们说,其实雪影也不错。

    但是渐渐的,她学会了不再奢求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跟着颜雪梦回天霄阁疗伤,她甚至能想象得到那些长辈们鄙夷的口气:“垃圾到底还是垃圾啊,在外面混不出头,最后又只能回天霄阁求庇护来了!”

    ——不要!她绝对不要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