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3.第263章 敢与天争
    又是一个神迹传说啊……叶朔这一来忍不住更是嗤之以鼻。 这些远古时期的人民,就是遇到一点什么事都喜欢往神身上靠,但他们只是知识所限,到了今日,仍有人对那些所谓“神迹”深信不疑,才让叶朔觉得是真正的愚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无讽刺的道:“我当初在溪临山谷也听说过一个神仙的故事,不过据说那位神仙是把各地受到压迫的半人半魔聚集起来,教导他们要自立自强,与人为善,可以说是非常爱好和平。

    但是这位传下禁咒的神呢,我就算不说他邪恶,至少也一定是很喜欢打架吧?照你们的说法,难道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位神,有好也有坏么?”

    叶朔这稀奇古怪的问题,问得墨凉城还真是一阵尴尬。眼皮也显得有些疲倦的半耷了下去,拍了拍叶朔的肩,淡淡的道:“安心吧,反正不管是好神还是坏神,都不会来管我们这些蝼蚁的,所以我们想怎么折腾都行。”

    他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反而是激起了叶朔满腔血气。自比蝼蚁?就算那只是一种自嘲的说法,叶朔也知道,他不喜欢这种被人看扁的感觉!非常不喜欢!也就是在这种极度的愤懑之下,他对“神”的概念忽然有了另一种理解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对神全面否定,那么邪世帝尊呢?邪世帝尊的力量又可以用任何一种现有的知识去解释么?

    而且,这个传说和那些逐渐被湮没的神迹传说不同,邪帝是被所有修灵者广泛认可的,虽然他们的态度各不相同,有人觊觎着这份力量,有人恐惧,也有人世代以驱魔卫道为己任,但不管怎么说,它都一定是真实存在的。在幻境中亲身体验过邪帝力量的叶朔更是确信无疑。

    那么,那些被远古人民尊称为“神”的存在,代表的会不会同样也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呢?而拥有着这份力量的,不管他是修灵者,是异族,还是某种未知生物,至少,或许它也同样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这份力量究竟又有多么强大呢?自己在幻境之中,化身邪帝之时的那份力量,与这些真正的“神”相比,又是如何?恐怕也是不遑多让吧?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得到神的认可!”叶朔猛然昂起头,眼里是一种烧灼到甚至有些疯狂的坚定,“通天境不行那就涅槃境,涅槃境不行那就超越涅槃境!总有一天,我一定会站在他们的面前,让那些神明也不能忽视我!”

    叶朔在说这几句话的时候,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。也许是这些天地间至极强大的力量,给了他一种追逐的目标;也或许是墨凉城那一句话触到了他的忌讳,仿佛一位曾经最伟大的君王,即使轮回了百世,千世,在他的血液里,依然流淌着最高贵的威严,让他不能容忍任何的屈居人下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一刻的叶朔,真的有一种自己绝不会输给任何人的强烈自信,也许,那是幻境中的体验带给他的自信,也许,那是与生俱来的自信。

    好神?坏神?不管你们是谁,都等着我吧,我们将来一定会见面的。如果你们只是修灵者,我一定会超越你们。即使你们真的是神,你们是造物主,是这片天地间的法则,我也一定会得到你们的认可!我发誓!

    在旁人眼中,这一刻喊着要神认可的叶朔,或许比先前被他暗中鄙夷过的,“那些在今日依然信仰神迹的人”,看上去都要更加的愚昧。不仅如此,这更是极端的自大,狂妄!

    墨凉城和罗帝星听着叶朔这番“志气过剩”的宣言,都已经尴尬得一脸黑线。最后还是墨凉城讪讪的挤出一句:“恩人兄弟你真是有志气……”但听上去也是明显的言不由衷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他们相不相信,叶朔也不以为意。在奔涌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后,他也立刻就注意到了身边的一点变化:“既然已经醒了,不准备说点什么吗?”

    灵力涌动缓缓平息,此时在颜雪影的身上,吸收魔气带来的后遗症已经完全平息,她的容貌再次恢复了如同雪地霜花般的绝美,而同样恢复的,还有着她那一成不变的冰冷。

    此时略微抬起视线,目光如冷电般在三人面上扫过,当定格在叶朔身上时,眼中不再是纯粹的漠然,而是充斥着一种深深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可说。我没求你们救我,自然也不会道谢。我没有恩人,今日之后,仇人也依旧是仇人!”

    “喂,我说你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好歹!”一向也是唯我独尊惯了的罗帝星立时火冒三丈,“你刚才忽然冲出来搅局我还没找你算账,现在我们以德报怨救了你,你就是这种态度?这么不稀罕被别人救,你怎么不自己再去死一次?”

    颜雪影毫不退让:“刚才阁下除了在一旁冷嘲热讽,似乎就没有做过一件实事。现在就算当真要向我索还人情,那也没有你什么事吧?”一边说着,已经在尝试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但或许是魔气在她体内的疯狂冲撞,对她还是造成了一些影响,才起身到半途,腿弯忽然一软,整个人也再次朝外侧一跌。

    墨凉城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一条胳膊,颜雪影在重心稍稳后,一甩手便是狠狠将他推开,瞪着他的眼神同样包含着难言的怨毒,丝毫不因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有半点缓解。

    墨凉城随意拂了拂衣袖,也就侧过视线,平淡的迎接上了颜雪影的恨意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对视,在相持两人的眼中往往能碰撞出无数碎小火花,就像一道道奔涌的电流,那简直是一种精神上的较量,连旁观者也能感受到战意的不断升温,然而此刻的这里,所展现出的却是一副完全不同的场面。

    如果说颜雪影眼中放射出的是一排排冰刃,那墨凉城眼中就是一片无边的淡漠。既有海洋般的宽广包容,又有黑洞般的深邃虚无,无论你有再多的怒气和恨意,他都会全盘接收,并且在一瞬间被那片虚无同化,全然无法进入他的内心深处,更不能对他的心绪造成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而在你释放出的感情被他逐渐消耗殆尽时,你会突然感到自己很愚蠢,犹如是在对着空气拳打脚踢一般。

    罗帝星和墨凉城打过多少次交道,在他一次次怒意滔天之时,最终照样会在这样的眼神中败下阵来。对于初次尝试的颜雪影,溃败的自是更加迅速,很快就主动调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墨凉城这时才开口道:“干什么一副我坏了你好事的样子?那魔骨是你的祖先?”

    颜雪影一听这话,刚刚被压制下一寸的怒意顿时又蹿起一尺:“没错!我不怪你怪谁?要不是你无端多事,我现在早就已经炼化了魔骨!我的实力也可以突飞猛进,杀你们三个易如反掌!”她此时的言论,也该算是“好了伤疤忘了疼”最真实的写照了。

    墨凉城略一点头,淡淡道:“是么?但不知到时是你炼化了魔骨呢,还是魔骨炼化了你?把自己变成一个人事不知的怪物,永久被隔绝在人群之外,这样的变强难道就真是你想要的?”

    颜雪影狠狠一咬牙:“不错,我一定要变强,就算是堕落成魔我也一定要变强!你阻止得了我一次,也阻止不了我第二次,只要再有机会,我一定还会……”

    幼年起就极度缺失亲情的颜雪影,而后又遭遇到了残忍冷酷的海鬼王,在她极度偏执的内心中,这些不幸的遭遇也被成倍扩大,导致了她现在的心态已经扭曲得近乎病态。

    她喜欢让自己活在痛苦之中,更喜欢把自己的痛苦活给别人看,再让这些看客,尤其是天霄阁的家人们,为她这样的自甘堕落扼腕叹息,“洒一把同情泪”,而她却会尽情嘲笑着这些人的丑态,背转过身,在一片的指指点点声中,朝着那一条不归路继续走下去。

    最后的结局,无论是光辉荣耀的巅峰,还是华丽盛大的毁灭,她都会觉得,自己的报复已经取得了成功。

    让关心着自己的人痛苦,这就是她如今的唯一享受,只要墨凉城对她稍稍表露出一点“你何苦如此”的怜悯,她仍会有千百句的自嘲之词予以回击。

    只是她想错了。墨凉城对她会不会有“第二次”“第三次”根本就漠不关心,才听她说到一半,嘴角忽然就缓缓掀起了一个嘲弄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堕落成魔?要是光凭堕落就能成魔,现在魔大概早就满地跳了。小姐,你要是真能成魔,我也恭喜你,但你以为魔是那么好当的?你现在的自信从何而来?就凭这个戒指么?”说着一把提起颜雪影一只手腕。

    而叶朔和罗帝星也是此时才注意到,她的手上还戴着一个银质黑石的戒指,之前不察时倒也没觉得,此时当那戒指的墨玉晶钻朝自己扫来时,便是一阵阴冷的邪气沉沉压到,这一点潜在威压对三人虽是毫无影响,但也免不了稍许心情烦躁。

    颜雪影见众人都是受了这戒指的震慑,倒也颇为得意,带了几分炫耀的道:“看傻了么?这可是我当初在黑市上,花了一笔重金才得到的宝物。它可以改善魔气和死能对人体的不兼容性,就算是人类,佩戴上这个戒指,也可以畅通无阻的吸收天地四气!

    还忘了说,那个人还告诉我,魔气对人体的改变,其实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。也就是说,并不是沾到一点魔气就会迅速魔化,而是需要达到某一个临界值。仅仅通过吸收天地间游离的魔气,这实在是太慢了,最好的方法是直接从其他魔物身上强行吸取!

    但是吸收那些小魔小怪,也得等上很久才能储满临界点,眼前倒是有一个大好的机会,也就是埋在天澜秘境,梦魇之域下的魔骨,它在生前曾是千年古魔,死后魔气也依然不曾消散,如果我能将它身上的魔气和死能完全炼化吸收,我也就可以迅速的化身为魔!

    而且就算是在魔族中,那些低等魔兽也全部都得仰视我!这就是我要走的路,可是你把我的计划全都破坏了!如果我成功了,你们现在已经是三个死人了。所以你根本就不是在救我,你救的是你们自己!记住这一点!”

    墨凉城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,在她话音一落立刻接口道:“所以,我来帮你总结一下,你只是买了个戒指,就免费得到了这么一大通珍贵的情报。于是信仰人性本恶的你,就这么轻易的接受了自己遇到的是个好心人,偏偏还是在黑市?

    如果这个戒指的功能真有他们鼓吹得那么神奇,他们为什么自己不用?是他们不想成魔?但是能够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,有谁不想呢?一个不想,两个不想,难道一百个人都不想?

    但是你得承认,只要他们当中有任何一个人想,这魔骨的情报都是绝对轮不到你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颜雪影听他句句入情入理,沉思中也不禁缓缓点头:“不错,这一节倒的确可疑,只是我当时也并没有多想……”

    墨凉城一针见血:“你未必是没有多想,多半是觉得人家色迷心窍了吧?不过在我眼里,全天下的女人除了我娘,就都跟我家门前卖西瓜的大婶差不多,所以你可以放心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也不顾这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话犯了多少众怒,自顾自的接下去道:“魔气对人体的改造,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,这没错。但是有关魔化的说法我要纠正你,人类沾到一点魔气,是会死,不是‘不会完全魔化’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临界值,的确存在,但是你首先得有命活到那个时候才成,听上去很坑是不是?

    哦,还有死能,死能对于一些修习特殊功法的职业者,比如死灵法师,倒是的确可以吸收,但是人家吸收也不是为了自己炼化,最主要还是拿来喂他手下养着的那群亡灵小鬼。很多人就是因为太孤陋寡闻,又太容易利欲熏心,才会那么容易上当受骗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