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2.第262章 禁咒秘闻
    在墨凉城将禁魔领域收起后,叶朔略一皱眉。 其实刚才处于领域中心时,他也同样隐隐感到了一丝不适感,那是一种无端的窒闷,就像是身边的氧气突然减少一般。如果在这样的状态下与人战斗,他是必然会受到压制的。

    但“领域”这种东西,他也见识过不止一回了,以前可从来都没有这种感觉,叶朔也就暂时认为是自己大战过一场的正常消耗,何况决胜在即,也没有时间给他深想。

    但如今墨凉城一收起了领域,他所有的不适感却又都在一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了,要说问题不是出在领域,恐怕他自己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但这是为何?压制魔物的领域为何对他也会产生压制?他又不是魔物!

    不过,自打从幻境世界中出来后,叶朔的头脑就一直处在一种奇异的冷静状态。从前他看待身边的一切,都是带了满腔的热情和好奇,如果有不明白的问题,就算是跟自己较劲,也非要搞懂不可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刻的他,对世间众象竟然有了种“爱怎样就怎样”的超脱感,他会觉得,这些琐事不值得浪费自己的时间。想不通那就不想了,既然那是墨凉城的领域,或许就是他在其中动了什么手脚,看来他对自己还是不能完全放下戒心。也是,焚天派的人又会有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身边的能量波动依然处在一种紊乱状态,叶朔略微偏过头,打量着那持续被吞吐于灵魔二气交界处的颜雪影。对于她的生死,叶朔没有任何挂怀,只是颜雪梦的下落却还得着落在她身上,也只能怀着满腔不耐守在她身边,一面问墨凉城道:“她什么时候才能醒?”

    墨凉城正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小葫芦药酒,拔开瓶塞,听到叶朔的问话,也随着瞟了颜雪影一眼,应道:“她没什么大碍了,只要将魔气完全驱除,再静坐调息一下,待会你们想怎么叙旧都成,沉住气啊。”说着将葫芦凑到嘴边,咕嘟咕嘟的灌了几大口。

    叶朔听他这颇有几分暧昧的说法,显然是误会了自己和颜雪影的关系,不过这也不足为道。正过了身,刚要向他询问禁咒一事,就被他此刻这副潇洒灌酒的姿势震得一愣。

    记忆之中,仿佛也曾经见过这样一个人,他仰头灌酒,优雅与狂放并重,慵懒的坐姿,遮不去一身贵气;面对着满桌的美味佳肴,每盘只动一筷,最后还要大模大样的抱怨第一酒楼不过如此,而那个人是……

    叶朔眼中的焦距霎时凝成一线。怪不得第一次见到墨凉城,就觉得有种莫名的眼熟,但他又的确是从未见过这位盛名卓著的天才,再加上服饰打扮都是完全不同,也就归结于是自己的错觉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“原来你就是上次那个在定峰酒楼里挥金如土,一个人点了三百多道菜的败家子!”

    墨凉城嘴角一阵抽搐:“挥金如土的败家子……原来我在恩人兄弟你眼里就是这样的啊……”也不顾罗帝星在一旁的冷嘲热讽:“哦,你竟然还在定峰酒楼里一个人点过三百多道菜?怎么也不说叫上我一起?”仅是面上僵硬了片刻,就转向叶朔苦笑道:“就算是吧。你才看出来啊?”

    叶朔沉默而缓慢的点了一个头。他也不想去跟自己的记忆力较劲了,这甚至不是想不起来,是根本就不会往那个方面想。

    墨凉城竟然是酒楼少年,叶朔觉得如果将来再有人告诉他,那个一年到头都提着一把胡琴的说书摊老板,其实就是邑西国的国主,他一定也不会太难接受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的叶朔,亲手戳破了这么一个大秘密,一定会忍不住绕着墨凉城大惊小怪一番,但如今,内心中那一股莫名盘踞的冰冷,也赋予了他喜怒不形于色的镇定。

    随着这一个头的点下,也算是不声不响的就将这份吃惊消化了下去。转而询问起了另一件事:“对了,你刚才用的灵技,像是无间之门,还有死灵光束那些,是禁咒么?”

    墨凉城听他这样直白的询问,也是略微一怔,想了想才回答道:“禁咒是谈不上了。……不过,应该可以算是‘小禁咒’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禁咒?那是什么?”叶朔早有墨凉城会直接否认的准备,但他忽然扯出这么一个“小禁咒”的概念,还是听得叶朔一头雾水。难道禁咒也分大小么?

    墨凉城叹了口气,似乎是看出叶朔对这一层确实知识稀缺,短暂的整理了一下思路,开始从头说起:“其实,现在灵界大陆上通称的‘禁咒’,都是远古时期的一位大能者传下来的。威力非常强大,据说足有毁天灭地之能。

    但是这么高级的灵技也不是所有人都驾驭得了的,以通天境为限,在此之下的修灵者若是勉强施展,身体往往抵受不住天地煞气的反噬,轻则走火入魔,重则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对于通天境以上的强者,吸收天地煞气不会再出现性命之险,而他们也可以真正发挥出禁咒的一部分威力了。虽然还远远比不上那位大能者,但要在弹指间将一个大型国家夷为平地,也是易如反掌的。

    而且禁咒的确是不为天地所认可,施展禁咒过后,在半个月之内,周边地域一定会遭遇天灾。像是什么洪涝啊,地震啊,旱灾啊,那些在禁咒中侥幸活下来的人,在紧接着的天灾中往往又会死掉一大批。

    总体说来,就是这么一种与人有损,与己无益的东西,所以灵界大陆上所有的国家很快就达成了共识,在整个大陆范围内,一律禁止任何人使用禁咒——对了,‘被禁绝的咒法’,禁咒这个名称也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——如有违犯,那是会被丢进大牢里去的。

    呃,不过,”墨凉城见了叶朔这一副难得专注的神情,大概是会错了意,又主动将口风一转,“定天山脉这个地方,基本上是天高皇帝远的,如果只是想修炼着玩玩,自己低调一点,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禁咒的话题似乎也引起了罗帝星的兴趣,在一旁默听许久,此时冷笑接口道:“禁咒的强大毋庸置疑。别看那些国主一个个说得冠冕堂皇,其实还不是担心一旦发生战争,会有邻国的修灵者使用禁咒来对付自己的国家,到时候可是上多少军队都不够死的。

    一个国主会怕,每一个国主都会怕,没有什么东西,比共同的利益更能迅速统一口径了,所以他们的共识才会达成的那么快,将使用禁咒的修灵者视为公敌,一旦出现,举国灭杀。

    如果在大型战争中,国主放纵本国修灵者违规,这个国家也同样会成为整片大陆的公敌,周边国家有义务立即参与剿灭。在这样的协定立下之后,他们才终于觉得高枕无忧了。

    不过禁咒,作为这天地间至极的武学巅峰,就算上头压得再严,底下照样有着无数的修灵者前仆后继。有些人虚荣心太盛,侥幸看到了禁咒的一点残篇,自以为已经领悟到家了,就会模仿着禁咒的套路,自己也同样创造出一套灵技。

    可笑他们为了表达跟禁咒比肩,竟还像模像样的自封出了什么‘小禁咒’的称号。但是说白了,他们模仿的就是个四不像,要跟寻常灵技比,或许是强大了不少,但是比起真正的禁咒,要说云泥之别都是太抬举了他们!

    为什么所谓的‘小禁咒’没能引起那些统治者的重视,就是因为威力太弱,根本就连被禁的资格都没有!”

    这样看来,罗帝星同样是禁咒的狂热爱好者,因此对于“小禁咒”这有些堪称狗尾续貂的行为,一直是抱了极大的不满。在意气风发的驳斥过一通之后,看到墨凉城投向自己,有些微妙的眼神,忽然心里一紧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墨凉城现在用的这些灵技,都是虚无极传授给他的。自己否定了他,同样也是在否定虚无极,特别是现在还当着叶朔这个外人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罗帝星就像是担心虚无极有顺风耳一般,忽然极其生硬的改口道:“……不过,像是无间之门这样的,在‘小禁咒’里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,已经有了初步沟通天地能量的资格。随着将来操纵者的境界提升,就算是真正的禁咒,嗯,那个,威力大概也是不会相差太远的。”这番违心话说得他一阵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原来,禁咒有那么强大啊,难怪楚师兄会那么向往了——”叶朔并没把罗帝星最后的那几句话放在心上,他此时满脑子都是在禁咒的威压下,那一片光怪陆离的全新世界。

    拥有至极强大的力量,成为盖世强者,这原本是所有人的梦想,然而当一个人当真达到了这个高度,却会在一片嫉妒声中被推到众矢之的,这也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。

    那位传下禁咒的远古大能者也不知怎样了,是已经陨落,还是不愿以一人独对天下,最终选择了销声匿迹?

    不过叶朔自问,如果巅峰之路注定是一条荆棘之路,他也愿意在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。举世皆敌又如何?只要拥有着霸绝天下的实力,早晚都可以收获到真正的臣服。

    幻境中的一切再度在脑中浮现,蛰伏在心中的冰冷感又一次蠢蠢欲动,有种压制已久的**似乎正在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禁咒,果然是梦想的殿堂。灵界大陆上老老少少的修灵者,凡是心中有一个强者梦的,只怕有一大半都在憧憬着禁咒。区别只在于,有没有真正跨进那一道自认强者的门槛。

    “但是,禁咒真的有你们说的那么强大么?”叶朔在将自己类比为大能者,享受过一阵短暂而奇异的满足感后,忽然对两人的说法抱了一丝疑问。他可不想盲目崇拜到了最后,发现自己崇拜的只是一个假象。

    仔细想来,如果随手创造出的灵技都足以毁天灭地,那位大能者的实力一定更加强大,堪称是这片天地间的绝对主宰,这样的人,为什么会任由自己的心血被后人践踏?在所有国主为此事达成共识的时候,他为什么不曾站出来反对?

    如果他无法以一人独对天下,那他创造的灵技,多半也谈不上什么真正拥有毁天灭地之威。

    再说,这还要追溯到上古时期,说不定禁咒只是在当时,修灵体系还没有完全形成的土壤下,被一众修灵者过度的妖魔化了,再加上国主的统一禁令,自是引起了后世人的无限好奇。

    于是在一代代添油加醋的传言中,流传到今日的版本已经是严重的名过其实。说不定远古的禁咒放到今天,也就只是一招普普通通的灵技而已。

    “而且,我在门派大赛上曾经见过同门师兄施展禁咒!虽然的确是比同阶灵技要强大一些,但是也没有你们说得那么恐怖吧?当时还是我阻止了他啊……”叶朔不知不觉,已经把心里的疑问随口说了出来。却不知罗帝星和墨凉城在一旁已经听得下巴都要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罗帝星:“……参加个门派大赛竟然都能碰上有人施展禁咒,该说他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?”

    墨凉城:“……不,重点是他竟然还阻止了那个施术者!”

    罗帝星:“……那个一定是最三流的修灵者。说不定他用的禁咒都是冒牌的!对,一定是!”

    远在玄天派的安云,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无辜的成为了三人的话靶。而当下墨凉城为了缓解气氛,主动说起了另一个传言:“你见过的禁咒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,即便是真,受施术者的实力所限,想必也根本就没有发挥出禁咒的真正威力。

    其实远古时期的人也并不是那么听风就是雨,别把人家想象得太笨了,如果你想了解禁咒,回去以后我倒是有很多典籍可以借给你,许多记载都是有事实依据的,威力绝对可考。

    而且就是由于它那种颠覆一切的强大,根本就不像是人类有能力创造出来的,所以还有一种比较流行的说法是,传下这套咒法的其实是神。

    这个传说也让一部分的禁咒爱好者很来劲,他们到处叫嚣着,擅自禁绝神明的赐予,可是会招来天罚的。不过这种话说出来估计连他们自己都不信,所以一直到现在,那些修行禁咒的还是只能偷偷摸摸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