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1.第261章 灭魔骨
    进入天澜秘境后,颜雪影沿途没有留下一个活口。

    在这片人人为争宝打得头破血流的土地上,就算她不杀人,也同样会有别人来杀她。这些人相互之间是如何勾心斗角她管不着,但她最不能容忍的,是那些见她一个孤身女流之辈,便以为软弱可欺,将歪脑筋打到她身上来的人,他们眼里充斥的是和那些天霄阁长辈一样的轻蔑!

    而且,在那些眼光中,还有着一些更不堪的东西……只能说刚好跟她撞到一路的,是自己时运不济。

    其后来到梦魇之域,她的运气还算不错,当时正值叶朔三人刚刚突破幻境,梦魇之神也因此元气大损之际,双方剑拔弩张,谁也没工夫来理会她。而其后梦魇之神粉骨碎身,那三人也同样遭受着幻境后遗症之苦,竟然连她隐藏在暗处的灵力波动也丝毫未曾察觉。

    颜雪影躲在草丛之中,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叶朔,这个一手挫败海鬼王势力,令自己落到现在无家可归的仇人,她恨不得立刻就冲出去取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但颜雪影也并非卤莽之人,论实力,她自认还不是叶朔的对手,再者若是在这里纠缠起来,破坏了自己炼化魔骨的计划,那才是真正的因小失大。

    也因此,她按耐下了性子,静静的等待着三人离开,同时在心里默默盘算,待到自己功力大成之日,新账旧账再一起算!

    不曾想到,叶朔此行的目标是天澜花,而天澜花又正是镇压着魔骨的封印,叶朔强取天澜花的行动唤醒了魔骨,颜雪影看在眼里,真是喜忧参半。

    喜的是她原先也不知该如何引出魔骨,叶朔误打误撞,倒是给她省去了一个关键步骤;忧的是她担心这几人下手没轻没重,万一彻底将魔骨摧毁了,又或是有人同样对魔骨产生了企图,那他们之间就免不了要有一战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战局渐渐胶着后,颜雪影反而放下心来,他们几个确实了得,但魔骨也不是吃素的,双方竟是斗了个势均力敌,如此一来,自己只需要等到他们战到两败俱伤,再出手抢夺战果即可。

    一边看着,颜雪影也不时感慨着魔骨的强大,那简直就是令人心醉的力量,看来当初提供消息的那人真的没有骗自己,而她,也无比渴望着尽早将这样的力量完全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再回到当前的时间点上,魔骨烦躁的咆哮着,狠狠一甩头,颜雪影立足不稳,竟是当场被震得直跌了出去。半空中几次强提灵力,勉强减缓了下坠之势,最后单手一撑地面,一个鹞子翻身又飞窜回来,牢牢攀住了魔骨的手臂关节处,手中幻化出一把冰锥,对着骨节的连接处用力切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一声尖锐的摩擦音中,魔骨勉强被她切出一条划痕的骨节上,忽然喷发出一股浓郁的死能。颜雪影大喜,当场便要吸收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手掌与死能刚一接触,就像是碰到了某种腐蚀性极强的物质一般,强烈的剧痛令她当场就收回了手,那扑面而来的魔气也熏得她头昏眼花。这一疏忽,又被魔骨狠狠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身上,好重的死气啊。”罗帝星一直在一旁抱肩默观,此时冷着脸评价道。

    死气与死能不同,是更类似于杀气、邪气一类,在主观上较为虚无缥缈一些的东西。但是一个人若是手上沾过的人命太多,身上自然而然便会带着种死气。它可以令人没来由的感到心悸,甚至可以吓哭襁褓里的小娃娃,如同雾霾时干燥的空气,让附近的人感到浑身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也有人说,这是被他们杀死的那些人冤魂不散,时时刻刻都盘绕在他们身边。这种说法或许稍显无稽,但至少也说明了,死气之说,历来有之。

    墨凉城别过头瞥了他一眼,又把目光投向了那一次次被甩落,又一次次重新扑上的颜雪影,淡淡道:“原来你还能感觉到啊。我一直觉得,你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颜雪影又一次狠狠的被甩在了他们身前的地面上,精致的脸蛋上已经沾满了尘土,看起来很是狼狈。之前她虽然也有好几次成功提炼出了魔气,但半空中的状态让她根本无法借力,有时不用魔骨攻击,她自己先会一个倒栽葱摔下来。

    同时通过反复的实验,她也终于确定了,只要能够对魔骨造成伤势,在魔骨体内便会释放出一定的魔气来进行修复,这正是一种极为岌岌可危的状态,却也是一种她最可利用的状态。稍一沉思,便是双手迅速结印。

    “紫晶斩,裂天地!”

    一道十字形紫光瞬间扩大,以撕天裂地之势向魔骨切斩而去。

    当条条沟壑状的裂痕开始在魔骨身上纵横开来时,一股股浓郁的魔气,夹杂着暗绿色的死能,也是相继从这些伤口中喷发蔓延。

    此时的魔骨,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漏了气的毒源,而这些毒气似乎也放弃了继续修补这具千疮百孔的骨架,在裂缝处略微逗留片刻后,又开始漫无目的的朝外扩张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魔气太过庞大,如此下去,势必再演魔焰临身之祸,叶朔等三人正准备设法应对时,站在他们前方的颜雪影忽然再度跨前几步,高昂起头,大张开双臂,毫无保留的迎接着魔气的洗礼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,本是四面流窜的魔气一经过了她面前,竟然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般,纷纷呈一线朝着她的体内汇聚。原本已经漫过她身侧的死能,也会再度被拉扯而回,继续朝着那一个唯一的目标贯入。

    被她这一搅和,后方那三人的危机倒是自动解了。同时这一次不知怎的,那些魔气已经不会再对她产生如前时的腐蚀效果,反而是轻而易举的就注入了她的体内,再沿着灵气流转,稳步被输送到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在三人的关注下,她身上的灵力波动也在不断暴涨,方才缠斗魔骨中所消耗的灵力,在得到魔气的补足后,仅是几个眨眼的时间,就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,甚至,这样的增长还有持续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是又出现了一个怪胎么?”罗帝星皱了皱眉,一面没好气的向身侧瞥了一眼。有了叶朔鲸吞牛饮的吸收魔气、完事以后还活蹦乱跳的先例在前,他觉得接下来看到什么,都不会再让他太吃惊了。

    不过,事况似乎并不如他们所想。

    前一刻还是神色自如的颜雪影,手脚忽然便是剧烈抽搐起来,连她的身体都开始出现了不自然的变形。一条条青筋在她额角爆开,逐渐的,这种现象又扩展到了她脸上的每一寸皮肤。就好像那张美丽的脸蛋只是一层皮,你可以清晰的看到皮下每条血管的流动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连这些变化也看不到了,因为她的整张脸已经变得半青半紫,就像是一个披头散发的青面女鬼。如果此时有人从正面见了她,一定会被她此时这副极度扭曲的狰狞面容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但是,此时的颜雪影已经没有心思去考虑相貌的美丑了。那些魔气和死能不断的扩充着她的经脉,它们想要改造她,可是她没有如同魔兽那样坚韧的经脉,她很痛苦,她觉得自己很快就会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整个胸肺腑脏都是一阵火烧火燎,能感受到自己的器官正在逐一腐烂;血液正在血管中疯狂奔涌,随时都有可能来一场倾倒而下的大血雨;灵力一涨再涨,早已超过了以她眼前修为所能掌握的极限,那些残余的能量便在她的体内大肆激突,似乎想找个地方一起宣泄出来。

    时而如烈火炙烤,时而如冰冻三尺……她吸收的魔气已经太多了,她无法将它们从体内驱除,她也无法主动停止吸收,那些魔气依然在不断的灌进来,它们很快就会彻底的占据这具身体,那时,作为容器的自己不知是会被毁掉,还是会和这些魔气融为一体……

    颜雪影的眼前阵阵昏黑,这是她第一次如此真切的直面死亡,她开始感到了恐惧,她不甘心,但是,她却无法向任何一个人求助。

    此时在这里的,不是敌人就是陌生人,又有谁会来理会她的死活呢?虽然极力的想要维持清醒,但那如狂涛骇浪般的痛苦再度翻卷而上,暴雨打沉了小舟,毫不费力的就将她淹没了……

    当颜雪影最后的一丝神智也即将涣散之际,一道灵力忽然顺着她的背心通入,沿着她体内的灵脉分布,游走一圈,同时也是将她本已萎靡到了极致的灵力重新点燃,依序导引,在丹田中暂时凝聚成了一团旋转的“灵核”。

    而以灵核为基,灵气的操纵也会变得简便,将疯狂扫荡的魔气巧妙包裹,或是将潜伏在血液里的死能安静剥离,逆行运转,一丝一缕的将这些负面能量驱出体外。

    这突来的支援,对颜雪影无异雪中送炭。虽然在她内心中,还隐约有着一丝抗拒,不愿将这得来不易的魔气主动舍弃,但是,这更是她的身体在哀嚎,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粉碎,也让她无比清醒的意识到,如果再不依法运功,她真的会被魔气生生腐蚀至死。

    因此即使再不情愿,她依然是老老实实的沿着体内已经被开辟出的周转通道,用灵气再三洗涤着经过魔气摧残的经脉。几息一过,但见道道紫气从她头顶喷薄而出,随着魔气的逐步外泄,她的面部也稍稍恢复了几分正常的色泽。

    墨凉城在忽然出手救下颜雪影后,又初步为她示范出了自疗流程,见她已经融会贯通,这才反手击出一掌,将她轻飘飘的推了出去。在半空中旋转几个圈子,稳稳的落到地面,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看她的样子,似乎已经进入了物我两忘之境,加之灵气的运行也是一刻比一刻大好,显然要保住性命已是毫无问题,运气好的话,只要再多加调息几日,连实力也不会下降多少。但是至于今后的修炼会不会存在后遗症,就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如何了。

    墨凉城并没有在颜雪影身上耽搁太多时间,随手给她施加过一层灵力护罩后,就重新抬起头面对着魔骨,眼里掠过了一丝厌倦。

    “已经到这一步了,夜长梦多,还是尽快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独自走到了队列最前。

    “禁魔领域,开!”

    以他平抬起的一拳为圆心,整条手臂为半径,一团暗紫色的球形薄膜瞬间结成,体积还在不断扩大,转眼已经将魔骨的整个身子,以及后方叶朔与罗帝星的所在地也一并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禁魔领域之下,魔气不存!

    战局在这一刻已经完全逆转!

    也许外人还看不出来,但身处其中的叶朔对这片空间的感应却是相当明显。当他散开神识查探时,空气中的确是连任何一丝魔气粒子都找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同样的一招,当初在破月派恶斗十方杀傀时,韩娣月也曾经施展过,只是,她的操纵非常勉强。毕竟这一招是强逆四气运转,等若与天地相争,对身体和灵脉所造成的负荷都将会相当之大。

    但如今在墨凉城手中施展出来,却是驾轻就熟,看来这些精英弟子的实力,果然是比普通弟子强过了不知几个档次,也难怪他们走在外面,一个个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那一边罗帝星手中已经闪耀起一团烈芒,猛然一拳轰出:“魂元灭!”

    叶朔也不再迟疑,瞬间召唤出两团元素,朝着当中一扣:“风雪冰天!”

    在禁魔领域的限制下,魔骨的周身都好像被一条条看不见的锁链缠绕,看得出它仍想艰难的挪动身形,一切却都只是徒劳。终于,魔骨那一向空洞的眼眶中仿佛也透出了几分人性化的恐惧,那两道必杀一击瞬间划破长空,同时在它的胸前炸开。

    这一次,魔骨彻底的溃败了。不再有任何惊天动地的大爆炸,只是无以计数的裂痕瞬间遍布了它的每一寸骨节,大量的魔气从它体内溢散,又被领域内的特殊环境迅速过滤。而魔骨不知何时,已经粉碎成了一地的骨块。

    失去魔气的加持,那些碎骨很快就受到了岁月的侵蚀,按照它们该有的命运,一转眼就被风干成了寸寸沙粒,四散一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