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0.第260章 夺食者
    原本由于幻境的后遗症,曾一度枯竭的灵魂力量在魔气的滋润中,也在渐渐的恢复充盈,这种畅快与舒适感,甚至比他平常引灵气淬体时,来得更为的强烈与迅速。 仿佛他的气息天生就是与魔气更为相融,仿佛他这具身体早已在魔气中千锤百炼过一般……

    终于,叶朔结束了吞吸。当他消耗的力量被魔气充分补足时,那魔骨的气息却是当场萎靡了一大截。虽然在它还没有被完全毁灭之前,魔气就依然可以再生,但如今光是用来支撑骨架的活动,就已经是在透支它所剩不多的魔气了,再要为自己疗伤,就完全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此消彼长,在敌我双方的状态调转过来后,也一样适用!

    “呃,恩人兄弟你现在还好么?”在叶朔毫不费力的包揽了全场关注后,直过了好一会儿,墨凉城才讪讪问道。

    叶朔依然没有回答。在灵魂力量恢复后,他再次有了一种掌控全局的酣畅,同时对于如何对付魔骨,他也已经有了一个较为全面的考量。身形飘退开数尺,面朝着脚下的大片深渊,灵魂力量开始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。

    在他的召唤下,空气中游离的土元素开始大量聚集,自动结成沙粒,垒成土块,一层层的将地面填平,整副场景看起来,就像是把工人刨坑填土的过程加快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时间一过,这块土地就已经看不出曾经被炸毁过的样子了,即使仍有少许坑坑洼洼,那也只是叶朔无心在细节处多花心思,总的来说,这里在魔骨出现前是什么样,现在就基本上也是什么样了。

    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,叶朔刚一将地面修复完整,墨凉城脑中就如同划过了一道闪电。他也抓住了最佳战机!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罗帝星,看来这次是我赢了。”

    无暇向叶朔解释,墨凉城身形瞬间在原地消失,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正对魔骨的地面上。抬手结印,印诀并不复杂,但诡异的是,此时在他的手掌前后,时空仿佛发生了短暂的错位,你分明只看到了他的一个动作,却会在脑中掠过他已经做了十个动作,只是首尾的手势刚好一样的错觉;你分明清楚的看到了他每一次的印诀变化,在记忆中却是一点都回想不起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视觉的紊乱,那还属于将时间流速浓缩到极慢,又瞬间释放到极快的变化,对于精研时间法则,并具有相当造诣之人来说,还是可以做得到的。但能够令人见而不察,察而不识,则只能说明这套印诀是不被天地认可的,因此空间中有种无形的法则会自动将它屏蔽。

    但是,屏蔽的仅仅是印诀本身,成形的灵技却不会受到影响,如此看来,天地法则倒也并非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不被天地认可,禁咒么?叶朔微微皱起了眉头。当初在入门时的门派大赛上,安云也曾当众施展禁咒,那时大家是自顾不暇,自己也没有如何留意他的手势,但似乎也没有出现如此怪异的现象,难道墨凉城此时要施展的,是比当日的安云还强大的禁咒?

    焚天派啊……叶朔的心里又升起了一种厌烦感。从那个焚天派的大弟子不断找茬,再到后来得知天魔化气散一事也是由他一手主导,叶朔对焚天派的印象就一直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在几位门派长老日常的交谈中,说的也都是焚天派掌门虚无极野心勃勃,整日筹划着侵吞六门。在这个门派身上,根本就没有任何底线的存在,什么阴谋诡计,邪术禁咒,他们都是可以玩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自己最初在梦魇之域见到墨凉城,他想的仅仅只是“不能见死不救”;在幻境中亲眼目睹了他的所思所想,对他难免升起了几分唏嘘,其后三人共同对付魔骨,他又成了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,在这一系列事件之下,一时倒也忽略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但是在看到他这个疑似禁咒的灵技时,叶朔重新感慨起了“焚天派到底是焚天派”。现在固然是为了对付魔骨,但谁能保证,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,他就一定不会使用禁咒?

    对于禁咒,叶朔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,但在楚天遥的长期灌输之下,原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恶感。只是他实在很讨厌焚天派,也许只有当“禁咒”和“焚天派”联系在一起时,才会让他连禁咒也一道看不惯了。

    叶朔的这一套想法,墨凉城统统不知,而他的漫长印诀也在此时进行到了最后一步。双手猛然扣紧,抬起的眼眸中,划过了一丝凌厉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无间之门,开!”

    在魔骨的背后,空间震荡,一扇巨大的血门悄然浮现,阴森鬼气遮天蔽日,通体黑雾缭绕,外侧是阎罗小鬼,内部是血海深渊,时而还能听到几声凄惨的鬼哭。沉沉压迫感扑面而来,一眼看去,倒真像是一道连接阴阳的黄泉之界。

    那无间之门刚一开启,当中便是爆发出一股强大吸力,即使是庞然大物般的魔骨,在它笼罩下也只如一只小蚂蚁,身子摇摇晃晃着,一步步的朝着血门的方向倒退。

    似乎它也感受到了真切的死亡威胁,毕竟不管在地下沉埋多少年,只要魔气不灭,它就依然可以借骨重生,然而一旦被吸进了那道门,等待着它的将会是灰飞烟灭,连最后一丝灵魂也完全在世间消散!

    魔骨咆哮着,挣扎着,它不甘心,它不要消失,它更不想被眼前这些渺小的人类所毁灭!

    但是,无间之门的力量是霸绝一切的,尽管魔骨的两只脚爪在挣扎中,已经在地面上拖出了两道深长沟壑,但它却依然不可避免的正在被吸近血门。

    依然悬浮在半空中的罗帝星和叶朔也感受到了这股绝强吸力,虽然由于灵力共享,他们并没有同样被吸进门中的危险,但这股吸力就如同平地卷起的一场狂风,也刮得他们有些站立不稳。扫了魔骨一眼,不情不愿的降落了下来,各自停在墨凉城身后两侧,而他们此时脸上的表情,则都是非常的微妙。

    “‘无间之门’……这就和上次郭阳云操纵的十方杀傀,最后施展出的‘死噬之间’很相似啊?”叶朔再次产生了“这很焚天派”的想法,“所以,果然还是禁咒么?”

    而叶朔这一脸嫌弃的神情,不知怎么就被一旁的罗帝星解读成了“有这么方便的技能怎么不早点使出来”,顿时不乐意了:“哼,你懂什么!这一招当然是要有足够把握的时候才能施展啊!否则一旦被敌人挣脱出去,施术者可是会受到反噬的!

    ……不过,无间之门,竟然还真的给他练成了啊……”最后这一句说得甚轻。在他看来,自己挤兑墨凉城,可以,其他人不配!

    叶朔无心与他争辩。罗帝星的脑补能力他是领教过了,刚才自己根本就什么都没说,罗帝星会有此一驳,恐怕他才真正是那个在抱怨墨凉城施展太晚的人。

    此时魔骨的后半只脚爪已经完全陷进了血门,几乎是在一瞬间,整截白骨就崩解成了无数的微粒,随后又悄无声息的化为虚无。似乎在那血门之中,有着什么腐蚀力极强的特殊物质,又或许,那就是法则的力量,是可以操纵事物从生到死,从有到无的绝对力量。

    魔骨那甩动的半条尾巴早已经不见了,而此时它巨大的尾骨也正在逐渐被拉入血门,叶朔和罗帝星虽然心思各异,在这一刻却也都屏住了呼吸,看得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魔骨总还是他们共同的威胁,他们也都在期盼着这个把他们折腾得精疲力尽的敌人,可以早一刻被拉进无间之门,早一刻在他们眼前消失!

    就在三人都以为胜利在望之际,在他们与魔骨相对的中间地面上,忽然突兀的炸开了一团蓝影,那蓝影直接翻卷成了一轮锋利的圆盘,一出手便是直接攻击双方,在平地上掀起了一场惊人的能量风暴。

    以罗帝星现在的状态,早是强弩之末,当场震得气血翻涌,狼狈的跌退数步;墨凉城的灵力虽说稍胜一筹,但攻击被强行打断,仍是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影响;这三人中或许只有叶朔还行有余力,但状况未明之前,他也不想做这个出头鸟,也跟着退开了几步。

    因此当下所呈现出的一幕,便是蓝影一舞,同时将两方震退。而在她逼退魔骨时,也曾眼疾手快的挥出一条长鞭,牢牢将魔骨脚爪锁住,以免这一击反而将它推进了那扇巨大血门。

    虽说这也是她多虑,对于这种可以实时操控的灵技,有一个最大的限制就是必须持续不断的注入灵力,且中途绝对不能受到任何干扰。在她攻击施术者的那一刻,就等于是切断了修灵者与灵技之间的那一层灵魂联系。

    无间之门已经完全消失了,必杀一击功亏一篑,而那位始作俑者则是轻盈的一个倒纵,已经闪身跃到了魔骨颈后,抬手握住一根白骨,狠狠扭动,似乎是想直接将它扯下来。

    “魔骨,是我的!”

    此时那团蓝影也终于现出了正身,原来是一个穿一身冰蓝色衣裳的少女。她拥有着最完美的容颜,眉目五官,无不精致绝伦,宛如一尊冰雕的艺术品。但她眼中那长年盘绕不散的冰冷和杀机,却也令观者退避三舍,不敢轻生亵渎之念。

    “冰封女王?”罗帝星和墨凉城不认得,叶朔对这个少女却绝不陌生,脱口发出了一声惊呼。这莫不正是当初在海鬼王疆域中,屡次与自己发生冲突的四大护法之一,冰封女王颜雪影?

    除此之外,她还有另一个身份,也就是天霄阁不为人知的另一个女儿,颜雪梦的姐姐。

    当初海鬼王覆灭后,颜雪影同样身受重伤,颜雪梦向众人告辞后,连跟自己叙旧都来不及,就匆匆带着姐姐返回天霄阁了。邑西国位于临海边陲,天霄阁则是坐落于大陆中心最繁华之地,叶朔虽未亲见,却也知路途遥远,这短短数月,是根本来不及往返的,也就是说,她们必然是在半路上就分开了。

    以颜雪梦对姐姐的感情,绝不会在中途将她弃于不顾,也就是说,是她的心结还没有打开,执意要走,而以她的实力,颜雪梦根本就拦不住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残忍嗜血,作风与罗帝星如出一辙的冰封女王,叶朔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感。她想不想回天霄阁,那都是她的事,但如今叶朔担心的却是颜雪梦。那个除了治愈之术,实力平平的女孩,即使有着姐妹之亲,但颜雪影是否会对她痛下杀手?

    那少女果然就是颜雪影。叶朔的猜想也大致不错,她在中途与颜雪梦分开后,仍是独自行走在“变强”和“复仇”的道路上。其后辗转得知天澜秘境开启,而梦魇之域中沉睡着一具强大的魔骨,如果能将它周身魔气炼化吸收,对于自己的修为必然会有一个大幅度的提升。

    不单魔气,乃至魔骨身上的每一块骨头也都是宝,其中蕴含着大量的死能,这些都是堪比灵丹妙药一般的强大能量,当她完全炼化成功之时,她的实力将会比在生前的魔骨更为强大!

    吸收魔气和死能的弊端,颜雪影很早就听说过。这会把自己变得半人半鬼,而且吸收了一次之后就必须不断吸收,等到死能在体内累积到足够程度后,连整个的生理结构都会发生变化,那时就再也没有办法重新变回人类了,这是一条堕落之路。

    但是,当时的颜雪影只是稍一犹豫就下定了决心,堕落又如何?即使堕落成了最肮脏的魔鬼,她也一定要凌驾于众人之上,她要俯视着那群天霄阁的长辈,让他们为昔日对她的漠视后悔;而不是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,回去向他们乞讨同情!

    何况,天霄阁一向自诩为光明正义,是世间至善的集中之地,如今天霄阁却出了一个堕落成魔的女儿,岂不正是对他们最大的讽刺和打击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