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9.第259章 吞噬魔气
    罗帝星第一个做出反应,挥手抛出一只古铜色小钟。 初时只有指甲盖大小,迎风就涨,转眼已是大如南瓜。钟口朝外,将袭来的音波尽数吸收。罗帝星双手抱肩,悠然立在古钟之后,但他此时神色冷峻,全不比外表所示的轻闲。

    毕竟,这魔骨没有任何痛觉,只要身上还有一块完整骨头,它就可以继续活动,大可以放心跟他们耗。但他们几个人的灵力却是耗不起,像刚才的“黄泉雷罚”,他就已经不敢再轻易施展了。再这么拖下去,谁知道还得打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叶朔注意到了罗帝星的举动,暗暗感慨这些精英弟子的底蕴就是深厚,随便执行个任务也能随身带着这么多法器。虽说他进入天澜秘境后也算收获不小,但新近到手的几件宝物,“星宿罗经仪”主探测,“冥寒琉光”和“沧澜焰浪”主进攻,倒也并没有合适用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不过,在跨越凌空索桥时,亲手创造空间裂缝的经验,在此时倒也给了叶朔不小的启发。既然空间裂缝的原理,就是将两个原本并不相连的空间接通起来,那么,若是将眼前空间内的攻击,创造通道转移到另一个空间中,似乎也是办得到的吧……

    叶朔思索片刻,抬手在身前一挥,一道半米来长的黑色缝隙悄然在空中浮现。空间裂缝本就自带一种吞吸之力,又经叶朔着意引导,魔骨放出的音波不仅是无法跨越雷池,就连辐散而来的波形也有了几分异样的扭曲,似乎是受到吞吸的影响,连最深处的震源也被打乱了频率。

    如果说叶朔和罗帝星的手段已经足够令人赞叹,墨凉城的应对方式就更是引人称奇。在最初的一轮音波扫荡后,他竟是就在原地缓缓闭上了双眼,随着时间推移,在他的脚下缓缓漾开了一片涟漪,虚虚实实,仿佛他此时所踩之处就是一池静水。

    接着,这层透明波纹缓缓升腾,自最外侧一圈而始,逆时针在他身前席卷而开,优雅如莲花初绽,移动轨迹状似无心,方位却是刚好与对面的黑色音波反向碰撞。

    那透明波纹还颇为神奇,初看是浅浅淡淡,与世无争,但那来势汹汹的黑色音波却是无法将它逼退丝毫。犹如徒有满腔力气却击在了空处。

    并且,在两者相互碰撞之时,黑色音波之上的色泽就在迅速减淡,由黑到灰,再由灰到白,没过多久,那层白色也已经完全消退到了透明,似乎与那一层透明波纹原本就是一体。

    而经过转化之后的黑色音波,对于其后与之接触的音波一样有同化之效,随着转化音波的数量增多,同化的速率也在大幅度增加。那一圈圈滚滚迫人的黑色音波,很快就如同被推倒的骨牌,一路流畅的尽数还原成了透明。

    透明音波逆向灌入魔骨口中,那一层冲击之意却是不曾稍减。魔骨中了自己的攻击,虽然它没有意识,但那份驱使它行动的本能,也必然是在音波中受到了侵蚀,它的动作变得迟钝,头颅略微下垂,并有些明显的东摇西摆,就如同一个醉酒之人,漫无目的,浑浑噩噩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罗帝星见状,也顾不得三人正在合作了,争强好胜的念头再次全涌了出来。长笑一声,迅速跃近魔骨身前,印诀翻飞间,疾如电闪。

    “墨凉城,看来这一次我要领先你了!”话音刚落,罗帝星周身的灵力波动已是呈几何倍数暴涨,刺目的白光包裹着他的身形轮廓,外缘被强大的气流撕扯得飘飘拂拂,上可通天下可贯地,宛如真神降世。

    “五色,星之极,剑指诸天,灭孤芒!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咏唱,在他身前逐渐浮现出了五种不同属性的灵元素,呈圆盘方位排列,上端一轮曜日,五灵属火;下方一弯钩月,五灵属水;左侧一环太极图,五灵属木;右侧一柄剑形标记,五灵属土;当中是一圈闪耀的五芒星,五灵属风。当五系元素全部归位之时,从每一种元素中都射出了一道夺目的光束,在魔骨胸前交汇于一点,而由这一点又很快蔓延出大量血芒,瞬间遍布魔骨周身。

    当血芒轨迹已经完全与魔骨重合时,一柄黄金色剑形虚影缓缓自魔骨体内浮现,照破万法,虽是顷刻即逝,那强大的灵压却是依然力盖山河,昭显出一种唯我独尊的霸气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魔骨周身的那些血芒似乎都活了起来,横切数斩,仿佛有千万把刀同时在它身上劈砍,红芒贯日,无止无休,让它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浑身暴血的刺猬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无血可流,但在攻击中四面飞洒的碎骨,以及正在以可见速度被削断的两只前爪,也足以体现出这一招的强绝威力。

    终于,当血芒的攻击临近尾声时,剩余的血芒再度一轮翻搅,掀起了一场回山倒海的大爆炸,魔骨的身影已经完全被隐没在了滚滚硝烟中,单论合击威力,遍及之广,甚至连墨凉城此前的“死灵光束”也有所不及。

    “哼,成功了么?”罗帝星凝目注视着厚重的烟尘。纵然他恨不得把眼睛都瞪出来,但聚气级修灵者的视力实在有限,他的目光始终无法穿透烟幕半点。

    但即使看不见,他对自己的攻击却也相当有信心。这乃是破月派的绝学,当初即使是以他的资质,也是苦苦修炼了一个月才完全掌握。

    这一招毋庸置疑,威力极其强大,基本上可以算作是决战杀手锏。当然,没有任何的灵技可以完全逆天,许多的弊端也就相应而生。

    比如施展后大耗灵力,几乎是立刻就会进入虚弱期。再加上前期的蓄势时间相当长,必须在敌人静止不动时才能完成锁定,一旦被敌人中途避开,招式的效果也就发挥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除非已经把对方打得重伤不起,或是通过特殊的束缚秘法来拖延时间,但激战中真要将敌人困住又哪里是这么容易的?也因此,罗帝星见到魔骨被自己的攻击反射,动作陷入短暂的僵滞后,立刻就果断的抓住了这次机会,他要以这一招决胜负!

    虽然缺陷众多,但是只要能够完全击中敌人,罗帝星自信,没有人可以在这番攻击下幸存,连魔骨也不例外!它会将敌人的生机毁灭到一丝不存为止!

    硝烟之中,忽然但见两道红光一闪!

    在三人眼前,扑扑啦啦的飞出了大群蝙蝠。比之凌空索桥前的一战,这两路蝙蝠似乎更像两支训练有素的军队,有时是群起合围,有时是分散阻截,有攻有守,倒也闹得三人一时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那魔骨逐渐清晰起来的眼眶,已不再如前时一般空空洞洞,反而是犹如两道深邃的洞穴,红光乍现,其中仍在源源不断的朝外输送着蝙蝠。

    但是它的身体,却已经在先前那一击下变得残破不堪,两只前臂已经齐肩断去,周身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孔洞,除了还有几根白骨勉强支撑外,几乎是成了个一碰就散的空架子。

    左侧膝盖部位也是断骨支离,但由于它的腿部在此前并未受过多少创损,这样的伤势还不足以令它直接废去一足。尾巴只剩下了半截,右侧头骨直接塌下半边,虽然还未能将魔骨完全毁灭,但总体说来,这样的攻击效果已是相当可观。

    然而,罗帝星的脸色却是瞬间变得相当难看。无论如何,魔骨现在还能活动,这对他们来说就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!而他也更不愿意相信,自己寄予厚望的必杀灵技,竟然就只取得了这样半吊子的结果!

    “喂,只打左边就好了。”当这两路蝙蝠忽然短暂的汇成一线时,墨凉城忽然转头向罗帝星示意道。

    “哼,凭什么!”罗帝星先前就已经被这两路蝙蝠的配合弄得够心烦了,此时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个一网打尽的机会,哪里还会把墨凉城的话放在心上。从储物戒指中摸出一把丹药,看也不看就直接塞进口中,借着短暂涌起的灵力,迅速召出兵器。

    “流星断!”

    星河贯空,洒落满眼倾城色,风流雾散,云卷香销,却只留下了一地浮华。

    “就凭右边的是佯攻啊笨蛋。”在左边的蝙蝠被一扫而空,右边的蝙蝠却像早有准备般迅速朝外侧绕开,划了个半圆绕到罗帝星后方突击时,墨凉城才慢悠悠的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该死!”罗帝星余光也注意到了后脑的威胁,但他方才一招余势已竭,此时根本就没办法临时将兵器转向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黑沉沉一片阴云朝自己压了过来,尖锐的利爪充塞了整个眼瞳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叶朔忽然闪电般的回身,一手风一手火,双掌齐出。蝙蝠群先被风元素吸近身前,自动撞上等待在前方的火元素,顷刻间就被焚烧成了一片灰烬,这场景倒像是专程排着队来送死的。

    而在这两团元素分别消散后,半空中才飘飘悠悠的坠下一片碎羽,似乎是为这场收割划下了一个休止符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结印,就可以直接召唤五灵元素为己所用么?而且,他还能同时操纵两种元素……”墨凉城注视着叶朔,在心中对他的实力进行着快速剖析。显然,他心里对这位“恩人兄弟”的评价和重视,都是再次悄然提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在三人被蝙蝠群短暂拖住时,魔骨周身的魔气忽然变得格外浓郁,同时仍在大量释放。在魔气的环绕中,魔骨身体上碎裂的骨茬也渐渐有了重新生长的迹象。虽然速度极其缓慢,但只要给它足够的时间,它仍然可以重新回到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这自动喷薄出的魔气,似乎是在魔骨受到的打击达到了一个临界点时,所自动启发的一种修复机制。

    魔气不仅覆盖了魔骨周身,同时还在继续朝外侧扩张。叶朔等三人纵然迅速后撤,仍是被爆发的魔气追了上来。魔气正在侵蚀他们的防护罩,天地间尽是一片粘稠的黑紫色。

    “我说,这样下去很不妙啊。”墨凉城以手加额,遮挡着受到魔气压迫,已经隐约有些睁不开的眼睛,“此消彼长,现在魔气这么强大,我们自身的灵力运转都会受到压制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明说,但另外两人也足可领会。一般而言,天地四气通常都会保持在一种平衡状态,这也给了灵界大陆上不同种族的生物以生存空间。但是当某一块区域内,某种元素成分过于浓郁时,就会阻碍其余灵粒子的流通,这也与“领域”的原理相似。

    而当魔气占据压倒性地位时,依赖于灵气修炼的人类修灵者们的战斗力,就将会被大幅度的削弱,同时,他们也无法再从空气中吸收灵气补足自身,这样下去,就算敌人不动手,他们也是撑不了多久的。

    叶朔也同样处在魔气的压迫中,但他此刻的神情却是相当平静。看了罗帝星和墨凉城如临大敌的表现,不知怎的,他却是感到了一种深深的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魔气,对他们也许是毒药,但是对自己而言,不仅无害,反而还是难得的美味。当初在玄阴洞中,吸收穿山石兽遗留下的妖气时,所产生的那种期待感仿佛又回来了。而且就连他的身体深处,也在隐隐的燃烧着一种渴望……

    遵从着心中的声音,叶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看上去似乎还有几分乐在其中。而那些四面散溢的魔气,也正在缓缓的朝着他的周身聚拢……

    由于魔气被叶朔所吸收,附近的魔气不再那么浓郁了,其他人也渐渐地能看清楚四周。

    罗帝星和墨凉城的视野刚刚恢复清晰,两人就同时注意到叶朔正在吸收魔气,当下都是一副“他在自杀”的眼神投了过去。

    罗帝星:“这小子是疯了么?”

    墨凉城:“恩人兄弟你不要这么想不开啊……”

    当然,现在的叶朔是没有工夫理会他们的。他正沉浸在吸收魔气所带来的快感中,他的全身上下,每一个毛孔,乃至每一个细胞,都在如饥似渴的吞吸着,就像一条鱼儿回到了水中。在他体内,仿佛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缺口,只能通过魔气来填满。只是,不够,这里的魔气还太少,他还需要更多的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