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8.第258章 配合?那是什么
    “呵——”叶朔冷冷一笑,算是肯定了自己的首次成果。 但紧接着他就感到正有一股灵力压迫从脑后逼近,回身就见一道连珠火网扑面而来,对面的墨凉城正有些尴尬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那火网由灵力相连时,任何一处细微变化都可以由施术者加以控制,但究竟是范围太广,操纵繁杂不说,对灵力的负担也会加剧。因此墨凉城在大致摸清了罗帝星的落雷线路后,也就改用起了瞬发灵技“火连珠”。

    其实这就相当于“噬火连珠”的缩略版,耗力少,易上手,缺点就是释放出的攻击将不再由自己掌控。刚才叶朔突然在魔骨身前冒出来,又是刚好与自己的攻击目标处在同一方位,他除了提醒一句,也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了。

    叶朔倒是不慌不忙,半空中稍一旋身,一层精致的灵晶盾已经将他包裹在内。之所以要翻转身形,只是因为他如果直接在正对面架起灵晶盾,到时被反射回的火连珠会直接击向墨凉城。

    他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,但是事有凑巧,那层火网先是撞上了灵晶盾,又在他的翻转中被改变了方位,紧接着却是无巧不巧的直接冲向了罗帝星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正将雷咒操纵得不亦乐乎的罗帝星,一瞥眼就看到一道火网笔直向自己冲来,以及叶朔和墨凉城那一副明里抱歉,实里事不关己的无辜眼神,更是恨得一阵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也顾不得找他们算账了,只能仓促间停下结印,架起长戟狠狠一扫,虽是将火网当场震散,但这道灵技经二次反射后的冲击力,仍是震得他手腕一阵酸麻。低声诅咒了一句:“看来要收拾魔骨,就该先把你们两个解决了!”

    想着余怒未消,忍不住又冲叶朔破口大骂:“你这小子就在边上安分点待着不行么?突然冲出来捣什么乱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有能力解决魔骨的话,也不用等到现在了,不是么?”叶朔挥手架住魔骨的一发攻击,才侧过头向罗帝星回击道,“要是你只想跟它慢慢磨,把自己会的灵技使一个遍来证明你的博学,那还是省省吧,我没时间看你表演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直要被他气出了真火。一个墨凉城不够,现在就连叶朔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子也敢对自己夹枪带棒,他看上去真的很和善?狠狠将魔骨的又一发爪击架开,顺手再甩上几个灵力光球,正在他认真琢磨着是否先宰了叶朔比较好时,墨凉城忽然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。”墨凉城语气平静,“既然恩人兄弟想打,那让他打个痛快,也同样是在报恩啊。”说着话他稍一捏诀,一层淡蓝色的光幕缓缓扩展,同时将三人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“灵力共享。施加了这层辅助之后,我们三个的灵力波动在短时间内会被默认为同一属性,也就是说一个人施放出的灵技,可以同时接受三个不在攻击范围内的人,这样就不会那么容易误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真是方便的技能。”罗帝星就算是真心称赞,嘴上也不会说得太痛快。“这样也好,总算是不用缚手缚脚了。”

    亲身参与到这场战斗中,倒也让叶朔心中的感慨被刷新了一次又一次。之前他看到的只是罗帝星和墨凉城在斗嘴的间隙随手放几个技能,气氛被他们搅和得就跟闹着玩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魔骨的恐怖外表的确具有威慑,时不时掀起的地动山摇也能给人以巨大震撼,但对于从一开始就被隔绝在一边观战的叶朔,他就像是在观看着一场真实的投影,并没能形成多少紧张感。好比当初通过“心神搜魂术”,亲历卓逸王回忆中的亡国场面,那时的感受大抵如此。

    而如今他与魔骨直面相迎,一层层死亡的绝望沉沉压迫而来,面对眼前这个庞然大物,他们三人的奋力苦战,就和企图撼树的蚍蜉没多大区别。同时,构成魔骨周身的骨头其实是相当坚硬,罗帝星和墨凉城那种随手打崩几块碎骨的场面,根本就是天才所营造出的假象。

    一般的攻击是无法对它造成伤害的,只有真正强大的灵技才可以将它的骨节击毁。叶朔先前得以一击功成,是在魔骨的面部曾经由内到外的炸开过一发死灵光束,头颅又经过五昧真火持续煅烧,以及接受黄泉雷罚的正面冲击,多重叠加之下,鼻梁处的骨节本已变得脆弱不堪。

    再加上叶朔既是在此战中首次出手,自是想取得一点成绩,直接将灵力提到最高,同时采用了最霸道的一种冲撞方式,而这样的战略自然是不能持久的。此时攻击凌厉的他,也是真的感到了吃力。反倒是另外两人都相当忌讳的魔气,对叶朔而言倒是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队友之间的配合也成了首要难题。那“灵力共享”确实是一种相当方便的技能,但它可以将灵力属性同化,却不能将同伴之间的默契也同化。

    从刚才开始,他们三个人不要说是通力协作了,反而一直就是在互相拖累,互相妨碍,有时叶朔施放出的一道灵技,会和墨凉城施放的灵技刚好撞在一起,还没等击中魔骨,已经各自朝两侧弹开。

    同时由于站在中间,他和罗帝星的冲突则是显得更为剧烈,两人的心好像从来不能往一块想,当魔骨巨大的蹄爪袭来时,要么是两个人同时抢着去挡,要么就是各自都在等着对方出手,最后是谁也没有行动,直到蹄爪压到眼前,才手忙脚乱的匆匆去补救。

    如果从个体实力说来,他们三个其实都是当之无愧的精英强者,如果有足够的时间,甚至是每一个人都拥有独自解决魔骨的能力。然而当他们暂时组合到了一起,这份整体实力反而是大打折扣,此中差距也着实令人唏嘘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不利因素,都让叶朔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憋闷。从幻境中出来后,也许是还没有完全从先前那烽火连天的战场中走出来,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,自己在渴望着一场战斗,渴望重回那种尽情的挥洒自我,来犯者皆死的猖狂快意中。不必去考虑那些将他束缚已久的礼义道德,只需要跟随着心的脚步,因为我是邪帝……邪帝是注定将要君临这灵界大陆的——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得很快,但他的思维又是出奇的冷静。有生以来,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嗜血的**,但它却是一点都不陌生,仿佛这原本就是植根于他的骨子里,流动在他的血液里,是他与生俱来的本能。

    何况,那个幻境中的自己,曾经是那么强大,就好像自己前些时候经常在做的那个梦一样……举世我独尊,一念众生灭,如果是幻境中的自己现在站在这里,面对这样的怪物,或许仅仅是一个眼神,就足够让它粉身碎骨了,还何必在这里苦苦挣扎?

    因为我是邪帝啊!只因为我是邪帝……

    不对!我不是邪帝!叶朔的双眼猛然发直,不知何时充斥在他双眸中的丝丝黑气也在悄然散去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是幻境的后遗症么?为什么我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把自己向邪帝靠拢?现在的我,不是我熟知的自己,可是真实的我又在哪里呢?还是有什么东西占据了我的身体?这到底是……

    当叶朔还在费力的理清思绪之时,罗帝星早已是忍无可忍,之前那魔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动作忽然停顿了一下,就好像是在畏惧着什么。具体缘由他也不想深究,只顾着加紧追击。

    但叶朔却是忽然在旁边发起了呆,攻击到了眼前也不知道挡,罗帝星还顾念着那个“救命之恩”,只得先回过身给他解围。而机会稍纵即逝,等他这边处理完了,魔骨已经重新开始张牙舞爪了。罗帝星简直气炸了肺,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过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这两人又开始争吵起来,墨凉城不由暗暗扶额:“唉,这次失算了。”手中捏个印诀,指尖浮现出一粒光珠,接着提起手臂大刀阔斧的朝着魔骨连劈三下,虽是凌空虚指,但魔骨周身那白森森的骨头却是当真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在每一根骨节表面,缓缓浮现出了一条条由灵力构建起的流动脉络,并且,对应着不同的身体部位,所呈现出的颜色也是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左侧的前爪和脚爪呈红色,正中的头颅和胸腹部位呈黄色,右侧的前爪和脚爪则是呈蓝色。同时,这三处明显的结构刚好是与三人的所在方位相对应。

    “每人负责一块区域,红色的我来负责,黄色的交给你,”冲叶朔一点头,“蓝色的交给你,”冲罗帝星一挑眉,“这样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”叶朔下意识的点头之后,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。”墨凉城手中幻化出一轮小型剑阵,朝着红色区域随意一推,那奋力挣扎的右蹄爪在长剑的不断切割下,看上去就像是流淌出了大片真实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用灵魂力量同时笼罩住了它的全身——这也不算什么,反正我一直在这样做——然后用灵力给它虚构出了颜色属性,再通过灵力共享,把同样的数据分享给你们。这是我以前无意中研究出来的小技能,没什么大用,但是现在用在这里我觉得还挺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说得简单一点的话,”叶朔努力的理清着思绪,“就是你想象出来的东西,通过灵力共享,现在让我们也都能看到了?”

    “真是这样?那我现在在想什么,难道你们也都能看得见?”叶朔这“通俗易懂”的话一出口,倒是罗帝星先不乐意了。一边挥动长戟将袭到眼前的钩爪狠狠震偏,似乎就算是眼前这魔骨,也比不上脑中想法都被人看光给他带来的反感更大。

    墨凉城手中光珠连射,牢牢锁定着魔骨大幅度张开的前爪中,最为突出的第三根利骨。直到最前端的骨节“啪”的一声爆裂,才淡淡道:“哪有那么厉害啊,我不是都说过了么,需要用灵力虚构出特定的数据,也就是说只有你想被看到的东西,其他人才能看得到。还有问题么?”

    他手中的光束片刻不停,不顾抛洒在前的粒粒碎骨,转眼又覆盖上了正在急剧收缩的后半段骨节。

    在他们三人开始“各打各的”之后,不必再费力去考虑配合,每个人都发挥出自己的最强战力,反而形成了一种最恰当的配合。当那三柄出鞘利剑开始绽放光芒之时,战局几乎是形成了一边倒,即使是强大的魔骨也只剩下被压着打的份。同时由于这初步的胜利,三人间的士气更是节节攀升。

    昔日的魔骨,也曾是灵界大陆上雄踞一方的千年古魔,虽然如今肉身尽腐,辉煌不再,但它的记忆中却依然铭刻着那一份身为霸主的骄傲。古魔之威,绝不容人侵犯!

    天地在陷入一阵极致的寂静后,再度开始了新一轮的大动荡。魔骨微微后仰起头,随着它周身涌动的魔气缓缓自脚下输出,此前那片原本是黑暗深渊的地面忽然蹿出了大量的木桩,犹如平地起高山,四面八方的朝着三人冲撞而来。

    那木桩虽然来势汹汹,但对三人而言也还不值一提。叶朔脚踏太虚游龙步,在木桩乱舞间几如闲庭信步般悠闲。罗帝星和墨凉城同样拥有着师门独传的身法秘术,三人各展神通,一时连那狂暴的木桩也为之失色,整片天空好似都成了他们一展所学的专场。

    重重木桩遮蔽后,那魔骨蓄势已足,猛地张开大嘴,口中喷出一圈圈如有实质的黑色音波。这在外界虽然并无任何噪声嘈杂,但掠过三人周身,却是实实在在的震荡在了身体内部。

    仅是几个瞬息时间,几人已经感到肺腑剧震,心脏也似乎在被一段无形细丝来回切割,阵阵烦恶欲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