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7.第257章 叶朔的参战
    罗帝星随即扬手抛出一面圆镜状的法器,高高祭上半空,在他的灵力催动之下,一时间只见五颜六色的光芒大量朝镜面聚拢,受到镜面的反射后,便是四面八方的散射而开。 那同样是多彩的霓虹,此时却如同最霸道的激光一般,浩然遍袭魔骨周身,噼噼啪啪之声回响不绝。

    叶朔看得出来,这件法器的作用似乎是自动吸收天地中的灵气,再利用镜面的反射效果,将游离的粒子转化为实质的灵压。

    但是看到这么一副无差别攻击的场面,似乎它还是适合群战多些,如今虽然每一击都能炸开几片碎骨,放眼也是硝烟滚滚,光影炫目,但对于早已是死亡之体的魔骨而言,这对它的动作根本不会造成任何妨碍。更别提它那缭绕周身的魔气,对于外界的攻击更是有一种极强的削弱能力。

    罗帝星这暂时的战果,全然无法成为他的优势,时间一久,只怕还会令他彻底落入下风!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,与罗帝星的分散攻击不同,墨凉城始终是专注的瞄准着魔骨紧闭的嘴巴。而他的攻击方式,也一直是最普通的瞬发灵力光球。在同样的战场上,甚至会给人一种他正在偷懒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叶朔的眼神牢牢锁定着他。虽然自己没有亲身参与战斗,但在魔骨发起攻击时,他也一样在同步思考着如果是自己,应该怎样应对,怎样克敌……墨凉城的闪避身法相当精妙,每一次的脚跟挪转幅度被压缩到了最小,却能刚好令得从天而降的钩爪落到空处;而他每一次的攻防,浑然一体,充满了借力打力的圆润。

    用最省力的方式达到最大的成效,堪称是近身战中的典范。这定天山脉第一天才之名,诚然非虚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名声,更因为他展现在自己眼前的实力,让叶朔相信,他绝对不会去做没有意义的举动。

    很快,魔骨似乎也厌倦了有人不断在自己的嘴边搔痒,懒洋洋的张开了由白骨组成的嘴巴,一连串的骷髅头密密麻麻的向两人扫射而来。

    墨凉城眼中却是一无惧意,甚至还有几分喜色。左手凌空一抹,右掌在下方一托,一团暗黑色的能量光球瞬间凝聚成形,光芒虽冷,却是散发着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绝强威压,犹如一个黑色的太阳正在冉冉升起。

    “死灵光束,成。”墨凉城脸色平静,背书般的默默念出一句,就将袖管向上一抬:“进去。”

    那道暗黑色光球直如流星倒贯,以摧枯拉朽之势将沿途的骷髅头扫荡一空。所经之处,竟是留下了一道比那魔骨更加浓烈的死亡气息。而攻击的终点,正是魔骨由于喷吐骷髅,还未及合上的嘴巴。

    瞬间的沉寂后,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猛然在魔骨的口中掀起。

    腾起的黑烟几乎将魔骨的半个脑袋都罩了进去,一时也难以断定这番攻击究竟取得了多大成效。只是三人都看在眼中的,就是那魔骨对他们的攻击暂时停止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一批密密麻麻的骷髅头,一部分是被罗帝星的无差别攻击直接击落,另一部分是被死灵光束蛮横摧毁,仅剩下的几只漏网之鱼,也在墨凉城的随手挥击下,悄无声息的化为齑粉湮灭。

    在三人一眨不眨的注视下,漫溢的烟尘逐渐被清风掀开一角,那魔骨的头颅依然狰狞,只是组成嘴巴的白骨已经被轰塌了半边,只留下一片触目惊心的黑洞。虽然魔骨并非活物,受到再重的创伤也不会有血迹流出,但从那残留下的一片片森白骨茬,支离破碎的暴突着,也能看出先前那爆炸的杀伤力是何等之大!

    “唉,看来是比我想象得还难对付啊。”墨凉城轻叹了一声,接着就立刻敏捷的朝外侧跃开,而在他原先站立之地,已经塌落下了一个四五米深的巨大窟窿。

    魔骨虽然没有痛觉,但显然它已经真切的体会到了怒意,这阵怒意令它渴望去毁灭,毁灭胆敢如此挑衅的人类,毁灭眼前的一切所见之物。

    此时的它正在仰天咆哮着,疯狂的挥动着四只脚爪,干土地上已经被它拍开了一条又一条裂纹,纵横交错,而罗帝星与墨凉城就一次次的在沟壑上方闪避。巨大的前爪当头按下,每次甩动、都能掀起一场小型飓风的尾巴不断在他们身前扫过,此时此刻,即使是一向崇尚以武决胜的罗帝星,也选择了暂避锋芒。

    毕竟,如果跟暴怒中的魔骨硬拼,只会令自己消耗比平常更多的灵力,它这个状态,虽然棘手,但想必也不会一直持续下去……

    在这阵疯狂终于接近尾声的时候,整个地平面上,大大小小的石块或是直接爆裂成了粉末,或是被魔气腐蚀成了黑水,偌大一片平原,可容三人立足之地已是屈指可数!

    对于叶朔,他可以随意操纵空气中的风元素,要御空而行,不在话下。至于罗帝星和墨凉城,若是以灵力环绕周身,倒也不是不能短暂的在空中停留,只是如此一来,势必对灵力的负担加剧,这也意味着,在魔骨将这片区域完全破坏之前,他们必须速战速决了!

    那魔骨屡击不中,忽然张开大口,喷出了一团如同腐烂苔藓般的暗绿色雾气,其中还伴随着一股浓烈的恶臭,与墨凉城先前施展的死灵光束相比,这团雾气不仅是更为庞大,拖曳出的死气更是深邃到了令人心悸,如同网罗了一个时代的怨灵,正在召唤着地底无常的索命催魂。

    “死能!”罗帝星与墨凉城也是见多识广,几乎是立刻就认出了这雾气的本质,当即齐齐向两侧跃开。而在他们身后,那片被死能击中的土地,已经无声无息的化为了虚无,仿佛那里原本就只是一片黑色的深渊。

    所谓死能,同样是能量的一种。在这片天地间,既然有着生命能量的存在,也就有着相对应的死亡能量。例如灵界大陆上漂浮着的灵气,煞气,魔气,妖气,虽然种类各不相同,但它们也都属于生命能量。也正是靠着吸收这些最基础的能量,保证了大陆上各个不同种族的生存。

    而死能,通过正规渠道往往是收集不到的。它大多存在于一些往世之物身上,好比这死而不灭的魔骨,以及新死不满百日的尸体;或是一些阴气大盛之地,好比荒野中的乱葬岗,以及整家横死的无主凶宅。将这些徘徊不散的怨气以特殊的方法收集起来,炼化吸收,也就成了死能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行事有损阴德,寻常人多半是不会这样做的,除了一些修炼特殊功法,须以亡魂死灵为引的,再就是黑市中会有所储备,再高价出售给那些急需之人。

    生命能量和死能本无强弱之分,只是两者相生相克,以死能攻击生灵,在同阶中形成的威力自是尤为强大。而若是用足够充足的生命能量去攻击阴魂,对它们的身体也同样会产生一种类似于腐蚀的效果。这,也就是无形中维持着天道平衡的“规律”了。

    当然,此时的墨凉城是没心思去管什么复杂的天道规律,他正控制着自己缓缓升高,约莫达到了与魔骨的肩颈平行处,双手同时聚集起了两轮深红圆盘,夺目的红芒中隐约可见丝丝法则印记。随后便是双臂在身前交错,猛然将轮盘朝着魔骨印下。

    “呼”的一声,魔骨的大脑袋上蹿起了一团红色火焰,刚好将它的整个头颅尽数笼罩其中。那火焰上的灵力波动,在叶朔的感应中并不狂暴,甚至还有几分温和,但那魔骨却像是遇到了克星一般,在火焰中痛苦的咆哮着,挣扎着,最接近火源的几根骨节竟已隐隐出现了萎缩。

    “哼,五昧真火么?”罗帝星看在眼中,对墨凉城能施展出这种高级火咒虽有赞许,但这也更刺激了他的好胜之心,“要这么慢慢烧得烧到什么时候去。对付骨头当然是应该用雷了!”冷笑声中猛然抬手结印:“雷咒·黄泉雷罚!”

    天空裂开了一道缺口,犹如深海中的逆流漩涡,层层螺旋风暴不断在其中盘卷。高阶灵技每经施展,往往便须借引天地之力,因此所掀起的异象,通常也会是相当壮观。那魔骨也似注意到了四周灵压的诡异剧变,沉陷在火焰中的头颅缓缓仰起,寻找着那份令它不安的根源。

    也正是在这一刻,裂开的穹顶间降下一道青色光幕,垂直将魔骨笼罩在内,接着,一道足有碗口粗的森白色雷电轰然降下,狠狠劈中了魔骨头顶,未尽的电流也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包裹了魔骨周身,在一阵如同放鞭炮般的清脆爆响声中,全身冒着白光的魔骨已经成了最刺目的光源。

    第一道雷电散尽后,那风暴漩涡稍一吞吐,竟是当场又降下了新一道雷电。此后惊天怒雷绵绵不绝,将那魔骨压制在其中劈了又劈。即使是凶残如千年古魔,与天地之威相比,似乎也显得渺小了一些,雷光中不时有骨块节节爆裂,那艰难抬起的右蹄爪,已经是清晰的显露出了不少空洞。

    叶朔看在眼中,知道这“黄泉雷罚”必然是雷咒的第三种形态。与之前看到过的“雷神天怒”相比,这一招虽然没有那种雷海汪洋般的视觉效果,但是攻击范围更为集中,威力也是更为强大。

    眼前所见到的这两人,虽然都只有聚气级的境界,年岁也是与自己相当,然而相比那碎星派的长老阮威,他们的真实实力却是不知道要高出了多少倍。果然是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看来自己也不能再因为有过打败凝气级强者的战绩,就盲目自满了。

    这“黄泉雷罚”固然强大,但它带来的负面影响同样不小。毕竟灵技不认人,从天而降的电流除了攻击魔骨,还有相当一部分就在场中横冲直撞,对墨凉城和叶朔也造成了不少困扰。好比先前在魔骨头顶煅烧的“五昧真火”,被雷击当场劈得四分五裂,成了一簇簇游离的小火苗。并且那火苗也仍在继续被激突的电流接连震散。

    墨凉城轻轻叹了口气。他不否认,罗帝星的实力确实是很强,只是他如此缺乏合作意识,这也注定了他不可能成为一个好队友。劝他改变是异想天开,那也只能自己设法来配合他了。默默收回五昧真火,手印变动间,已是悄然改换了灵技:“噬火连珠!”

    一圈圈涟漪般的火环在他指间生成,就像是操纵着一圈微型火网,一浪推一浪的向前方贯穿。由于体积较小,转向也是较为灵活,倒是刚好在罗帝星控制的重重雷电中穿插回旋,准确的到达了魔骨身前,一缩一放的朝着它的面门轰击。

    力量的压迫,技巧的神妙,两种截然不同的战斗场面,在这一刻圆满的融合在了一起,叶朔在一旁竟是看得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同时,他感到自己心中有种**,正在烧灼得越来越盛,那是好战的**,那是好胜的**。在这样精彩的战斗中,他不甘心只做个看客,他也想要参与其中,想要与那两位天之骄子一争短长!正是,少年雄心起,壮志阔比天高!

    但是,如果就这么直接冲上去,现在那两人口口声声喊着报恩,估计又会把自己拦下来,还得想个办法才行……叶朔脑筋一转,便是双手一掐诀,接着身形倏忽在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“灵遁术!”

    战况正烈,没有人注意到叶朔先前站立的空地,此时已经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叶朔的下一次出现,已是骤然袭到了那魔骨身前,全身包裹在一条火龙之中,昂首挥拳,挟万钧之势,狠狠击中了魔骨的鼻梁。

    “火连珠十九,火连珠二十,火连珠二十一……诶?”正在随意计数着自己攻击的墨凉城忽然停了下来,表情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咔擦——咔擦——”

    叶朔收回了拳头,冷静的看着魔骨那被他一拳轰中的鼻梁,此时已经散开了一条条细小的裂纹,转眼之间,就听得“哗啦——”一声,成串的碎骨洒落下来,那原本是鼻梁的地方,只留下了一个不规则的黑洞,甚至能透过黑洞,隐约看到构成魔骨后脑的骨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