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6.第256章 魔骨现身
    “哼……这次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。 ”罗帝星说这话时的表情就像患了牙疼。毕竟以他如此高傲的性格,要他当面向另一人道谢本就是极为不易,更何况这人还是刚刚在险地之外跟他发生过冲突的叶朔。这一刻他真的觉得,是老天给他挖的坑还没结束。

    “但是你也不要太得意了!我一定会尽快还给你的!”

    “也谈不上什么欠不欠人情,救你只是顺手,我做不到见死不救。”叶朔摆了摆手。罗帝星在说要向他报恩的时候,跟之前说要杀了他根本就是同一副腔调,恐怕天底下也找不出第二个像他这么倒霉的恩主了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他也根本就不想和这个煞星扯上任何关系。但既然事已至此……叶朔想了想,认真的抬起头道:“还有,如果你真的想还我人情,以后就别再杀那么多人,我看不惯嗜血魔头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脸色猛然一沉:“这算什么?我的作风轮得到你来干涉么?小子你别以为自己救了我一次就有多了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墨凉城就站在他身边,一直默默的用脚尖刨着地上的沙粒。此时凉飕飕的插了一句:“他说的是‘别再杀那么多’,也就是说如果你以后杀得少一点,这位兄弟还是很乐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曲解的啊……”叶朔听得哭笑不得,也懒得争辩,他此次来到梦魇之域,只是为了天澜花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罗帝星静静的审视着墨凉城。虽然他看起来没有任何异状,刚才说话的时候也还是像每一次一样往死里损自己,但两人维持着亦敌亦友的关系,这数月来已经较量过多个回合,他自信自己了解这个对手。

    墨凉城现在的状态,绝对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头。幻境的后遗症么……?他之前在幻境里,究竟看见了什么呢?整天看上去像是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的他,最想要的是什么,最恐惧的又是什么呢……?

    再想下去也不会有结果,反正他绝对不会主动告诉自己。罗帝星想着一阵烦躁,重新把目光调转到了叶朔的身上,这一看更是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叶朔正对着天澜花,似乎正在要将它取下。

    罗帝星对天澜花已经有了阴影,之前就是因为他手贱想要摘下天澜花,这才放出了梦魇之神,也才使得三人陷入那一场恐怖梦魇。

    “他想要做什么?就不怕再放出个什么东西!?”

    墨凉城不置可否:“也说不定啊,人家才是最聪明的人。虽然刚才就是有人动了那朵花,才引出守护神兽,但是那神兽不是已经死了么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听墨凉城竟是将一位仙女称为“神兽”,也是忍俊不禁。顺着他的话意稍一回想,双眼却是渐渐发亮:“被你这么一说,的确,天澜花的守护者已经不在了!既然如此——”微微眯起的双眸已是蒙上了几分贪欲,“就没有平白让给别人的道理啊……”

    在他刚要翻手掣出兵器,墨凉城抬臂在他身前一拦,淡淡道:“我觉得咱们现在不要去跟他争宝,就是最好的报恩了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眼看着叶朔已经快要把天澜花摘下来了,心底虽有不甘,但救命之恩一事始终是他理亏,也只能悻悻的留在了原地。虽是如此,但两人一方面惦记着尽快还清人情,另一方面对那件宝物的功效也实在好奇,一时都是没有离开之意。

    这时叶朔忽然注意到,天澜花旁边有着条条蛛网状扩散开的阵法,他顿时想起了当初在山洞中,那被囚禁的卓逸王背后也是有着这样一个巨大的阵法。如此构造,通常起到的都是封印之用。而且就如同当初的冥影氤幽花一样,这天澜花同样也是作为阵眼,正在镇封着某种不应该出世的东西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不该出世,是因为叶朔在那阵法之底,隐约感到了丝丝缕缕的邪气。那邪气竟是连这阵法都无法完全镇压,它在等待,它在蛰伏,它渴望着重生在这片土地上,延续它沉寂多年的罪恶。

    一旦真的把那种东西放出来,免不了就会是一场恶战。虽然那两个人口口声声说要报恩,但叶朔并不喜欢为了自己的事,无端把别人牵扯进来。想到这里,先回过身道:“你们请先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顿时很生气:“怎么了,你这是在嫌我们碍手碍脚么?都说了不会跟你抢宝物,你还想怎样!我今天还偏偏就不走了!”

    叶朔默默叹一口气,放弃了跟他沟通的努力,弯下腰直接把天澜花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整片大地都在震动,原本平整的地面就像是波浪一般起起伏伏。梦魇之域内,各种元素开始变得紊乱,本来还算平静的能量风暴变得躁动无比。似乎只要轻轻一触碰,涌动的能量立刻就会爆炸而开。

    本来平滑的地面之中,竟然是露出了一截森然的白骨。那白骨的骨节奇大,仅仅是露出了部分,就能够想象,剩余埋藏在地底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刚刚经历了一场,几乎让自己完全陷入死亡的可怕梦境之中,罗帝星、墨凉城、叶朔三人的神经都还处在紧绷的状态,面对这梦魇之域这般剧烈的动静,当即便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脚下的地面还在一层一层的裂开,那森然的白骨如同破土的树苗一般,以极快的速度向上生长着。不对,那不是生长,而是有什么东西在破土而出。先前三人都以为,是地底下板块的运动,造成了如同地震一般的剧烈震动,因此才将这露出的白骨,当成了远古某种巨型生物死去的遗骸,由于地底的震动而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他们三人已经彻底明白过来了,那白骨不是遗骸,它是活着的!

    那是一个即将破土而出的庞然大物!没有人见过它,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。他们只知道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一场恶战。

    由于之前陷入在幻境之中无法自拔,他们的灵力都有着大量的损耗。即使现在已经从幻境中走了出来,但还遗留着不小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剧烈的响动,如同平地起惊雷一般,几乎炸得人耳膜都要碎裂。那是那巨大的骨形生物,真正的从地面破土而出。整个梦魇之域不大的区域内,登时如同山峦崩摧一般,地面垂直掀起,殃云席卷,阴风怒号。

    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三人几乎是立刻在身周架起了一层防护罩,四面横飞的石块刚一接近他们,便会立刻原地崩解。很快,在这片已经被狂风扫得面目全非的区域内,便只剩得他们脚下的小块土地依然保持完整,似乎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和谐。

    此时出现在他们眼前的,正是那深埋在梦魇之域地底,封印千年,骇人听闻的恐怖之物,也是天香魔骨域命名的由来,威力极大的魔骨。

    所谓魔骨,正如同它的名字,由魔化成的骨。

    千年古魔死后不灭,竟是借骨重生。成为魔骨后,它看起来也是更加的穷凶极恶了。

    那魔骨的外表,同样是恐怖骇人。

    龙首一般的头颅,没有鳞甲,没有血肉,只剩白骨。凹陷的眼眶空洞无物,却能让人感到死一般的冷酷与血的杀戮。一根根森白的肋骨组成了它的身体,如同与脊椎相连的倒刺,骨尾尖锐如锋利的牙齿。那由白骨组成的身躯,好似蜥蜴又如同爬虫。由骨节组成的巨大狭长的尾巴,正在空中随意甩动。每甩动一次,便是掀起一场巨大的风暴。

    若仅仅只是这样,那或许它还算不上极难对付。

    魔骨的周身围绕着一股黑紫色的气流,那气流狂躁地涌动着,又如同喷发的泉水,不断地向外扩张着。那是魔气!带着剧毒的魔气,任何物体只要一沾染到魔气,便会立刻被腐蚀,那些被魔气所包裹的岩石块,已经开始化成了一滩滩黑水。

    魔骨的魔气同样是一种狂暴的能量,有了魔气加成,魔骨威不可当,在梦魇之域内,它便是主宰!

    由于早有准备,叶朔倒是很快就回过神来,笑道:“现在你们明白了吧?这里接下来会挺麻烦的,所以……要不你们还是先走吧?”

    在叶朔说来,固然是一片好意,但听在罗帝星耳中就变了味。在他看来,这根本就是叶朔在轻视他的实力,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“呵,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哪?就这么一只蠢怪物,就算我现在就站在这里让它打!它能伤得到我半点么?躲?我还用得着躲?”罗帝星只感到自己肺里一股邪火蹭蹭的向上直蹿。

    眼下那魔骨似乎是刚刚苏醒,除了在原地顿足咆哮,还没有立刻向他们发动攻击,也令三人有了这个短暂的交流机会。

    就在罗帝星恨不得在单挑魔骨之前,先把叶朔教训一顿时,墨凉城忽然从他身旁大步跨了出去,嘴里还说着:“恩人兄弟你先到边上休息好了,我来替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哼,墨凉城这个蠢材,哪里有麻烦竟然自己撞上去……”罗帝星原本还在幸灾乐祸,脑中忽的灵光一现:“对啊!这就是最好的报恩机会啊!只要替那小子解决了魔骨,救他一命,岂不就还清了他在幻境中救我的人情?那以后我跟他也就两不相欠了——”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点,几乎是化为一道流光瞬间追上了墨凉城,咬牙切齿的低声道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……这样的好事你别想一个人独占!”

    墨凉城自顾自的提指点出,一道灵力光束将魔骨抬起的左蹄爪牢牢锁住,这突然的挑衅也使得魔骨僵硬的头颅缓慢朝左侧转动。

    “他对我的恩情比较大,你可以等下一次啊。”墨凉城一边说着,手中瞬间聚集起一团灵力光球,毫无花巧的朝着魔骨紧闭的嘴巴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罗帝星瞬间大怒:“什么叫对你的恩情比较大,难道我的命就不是命么?”抬手也是一道灵力光束锁住魔骨右蹄爪,为争先机,更是朝着自己的方向加力一扯,同样是两团瞬发灵力光球出手,一左一右的轰中了魔骨的肩骨部位。

    烟尘散尽后,魔骨固然是毫发无伤,搅动起的能量风暴却也震得方圆之内一阵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墨凉城侧身避开魔骨猛然按下的前爪,顺手铺开一道灵力光幕,将逼到头顶的魔气扫荡而开,反手又在叶朔身周布下一道防护罩,淡淡道:“恩人兄弟,这个人一动起手来就没轻没重的,你还是站远一点,免得被误伤。”

    这躲避,抵御,再到布下防护罩,三个动作完全是一气呵成,叶朔暗忖就算是自己,也未必能在战斗中这样游刃有余,不由得心下暗赞。抬手轻触了一下面前的灵力光罩,还没等接近,一阵有如实质般的灵压直接将他的手掌震开数寸。

    可以说,如果现在对方不是要保护他,而是要束缚他的话,只怕自己还真是得花一番力气才能脱身。惊叹的同时也感慨道:“这防护罩还真厉害啊!”

    罗帝星一听这话,顿时就像被踩了尾巴一样:“什么意思!难道我的防护罩就很弱么?”也顾不得正在战斗,反手就是一道防护罩架在叶朔身上,这才转过身仓促的架住迎面一击。

    由于事前全无准备,再加之那浓烈的魔气压制,罗帝星一时竟是有种灵力运转不畅之感,脚跟生生在地面摩擦出一道狭长痕迹,怒得又是一阵低声咒骂。

    叶朔叹了口气,他已经不想说话了。反正不管自己说什么,在罗帝星的理解中都会自动转化为对他的侮辱。有时候他真是搞不懂罗帝星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,也许他的脑补能力要比赫连凤还强。

    或是当真受压制太甚,罗帝星眼中的怨愤越来越浓郁,最终是猛然运转灵力,将头顶的钩爪强行震退,借着这片刻间隙,身形飘退开数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