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5.第255章 幻境 突破幻象
    这里是一片晶蓝色的空间。

    这里是意识的世界。

    无边无际的晶蓝上空,漂浮着两个人影。

    一个是墨凉城,而另一个,却是本应已经被一剑刺死的叶朔。

    叶朔揉了揉脖子,没有任何的疼痛感,也没有任何的伤口和血迹。

    看来那一剑并没有刺伤他,果然,刚才被杀死的只是“心魔”,而并非是他本人。

    这说明这一场生死赌约,他赌对了!

    叶朔再把目光投向对面的墨凉城。此时他的眼中不再是先前那种死灰般的空洞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混沌,就像是一个正在梦游的人。说起来,倒有些像是罗帝星最初的状态。看来心魔去除,总算是让他有些好转。

    不过目前看上去,墨凉城还是没有完全清醒。杀死心魔,仅仅是让他脱离了死亡状态而已,而他的意识,却依然在受到幻境中负面情绪的影响!

    不过,至少他的意识已经恢复了,现在可以和他进行交流了。

    墨凉城睁着他朦胧的眼睛,迷迷糊糊的四面张望,含糊的自语道:“这里是……哪里?我……怎么会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见他终于能开口说话了,意识也像是从幻境中挣脱了出来,虽然他目前的状态看上去很迷糊,但至少也应该能够接受外界的信息了。自然是把先前他们在幻境中所经历的一切交代了一遍。

    然而墨凉城听而不闻,仍然在迷糊的打量着四周,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身边还有着叶朔这个人一样,直接把他的话给屏蔽了。自顾自的发了一会儿呆,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:“对了,我怎么没死?我应该去死的,我害死了全家的人,我要用我的命去赎罪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连忙拉住他:“拜托,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!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,这里只是一个幻象世界而已,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也都只是幻象!

    你的人生,不应该被局限在这里,外面那片无限广袤的土地,它拥有着无限的可能,那里才是我们真正的归属啊!”

    说着,叶朔朝墨凉城伸出手来,“来吧,让我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墨凉城下意识地也朝着他伸手,但是手才伸到一半,忽然又是一摆,有些抵触的把叶朔的手打开:“回去,回去又能怎样呢。我没有把握,出去之后同样的事就不会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毕竟,我还是那么弱,那么蠢,我会错把坏人当成好人,我已经不想再连累任何人了。我是不该存在的,还是让我就在这里了结吧。”

    叶朔连忙劝解:“你说自己蠢,错把坏人当好人,这些都不是你的错,只是现在的你还太年轻,缺少阅历。这也没有什么,谁是一生下来就慧眼识天下?等到你将来经历得多了,积累了足够的阅历,就不会再犯今天这样的错误了。”

    墨凉城依旧在摇头,“阅历,哥哥他十倍百倍的远胜于我,父亲只要有哥哥就足够了,他不会需要我的。……而且,哥哥的愿望,就是要我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一阵无语,现在的情况,他更愿意眼前之人是罗帝星。至少,倘若是罗帝星的话,没有什么事,是一顿打叫不醒他的,如果他还执迷不悟,那就打两顿。

    叶朔现在也懒得好言相劝了,直接放言道:“墨孤城的愿望绝对不会是要你死!虽然我没有见过他,但我就是知道!要说为什么,因为现在的你,根本就不配让他为你许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墨凉城听了这话半天没反应,有的只是一阵沉默,并且他的表情明显痛苦了些。

    叶朔继续咄咄逼人:“不对么?墨孤城如果真的想要你死,他一个指头就可以碾死你!他用得着把这种事当成他的愿望吗?!”

    墨凉城还没听他说完,就已经崩溃的抱着头蹲了下去:“不要再说了……求求你不要再说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也蹲下去和他对视,利用自己刚刚在幻境中对他的一点了解,逼着他直面自己的内心:“想想看,如果你真的死了,一切又会怎么样呢?墨孤城只会想,哦,真是废物的爹,养出了这种只会自寻短见的儿子。

    而你的父亲呢,他辛辛苦苦的把你养大,换来的却是你莫名其妙的死在外面!等你的死讯传回去,他会有多伤心啊!你口口声声喊着孝顺,可是你真正考虑过你父亲的感受么?”

    墨凉城缓缓抬起头来:“可是……那我应该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人与叶朔合作,一个唱白脸,一个唱黑脸。叶朔只能像精神分裂一般,从先前的咄咄逼人切换成温情模式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按在墨凉城肩上,放缓了语调,温言道:“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啊。一个养尊处优的富家少爷,为了成为化解父兄关系的纽带,背井离乡,独自来到一个偏远的国家修炼,这一点已经足够让我敬佩了!虽然这条路注定会很艰辛,”

    随后,他把另一只手也搭在墨凉城另一边肩上,“但是,我愿意作为你的对手,你的伙伴,一直陪着你走下去!”

    墨凉城终于有了几分动容:“真的……可以吗?”

    叶朔见墨凉城终于不再自怨自艾了,顿时鼓励他说道:“是,现在一切都掌握在你的手中。在幻境里,你的家人们已经死了,可是在外面,他们都还好端端的活着。如果你始终沉沦在这里走不出来,那么他们在你心里,才是真正的死了!

    你是愿意继续留在这个幻象世界里自我放逐,还是回到外面那个真实的世界里,继续用你的努力得到他们的认可,现在就由你自己来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墨凉城的眼神闪烁了一下,“我当然要回到那个真实的世界……!”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双眼中开始重新出现了神采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意识的空间消失,不过才转眼的时间,两人已经一起站在了那座小庙里。

    此时的小庙正在崩塌,但这崩塌却显得尤为怪异,虽说砖瓦正在掉落,但它们却并未落地,也没有溅起任何的尘烟来。相反的,当砖瓦快要落到地面上时,却忽然化成了青烟,在半空中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而在小庙的中心地带,墨凉城小人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,他的身体正在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墨凉城小人的身体已经动不了了,他的双眼苍白的大睁着,久久的凝视着天空,似乎正在费力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哈……看来我真的还是太低估你了……人类分明都是最自私自利的动物,竟然还有人可以坦然献出自己的生命去拯救同伴……这是何等的信任!何等的勇气!看来这一局,我输得不……冤……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看着倒在地上的墨凉城小人,一时也是不禁唏嘘。回想自己在幻境中经历过的一切,就像是做了一场真实的噩梦,但是,通过这次机会,也让他能够更真实的看清自己!

    俯视着这个曾经目空一切,将人心玩弄在股掌之间,轻易摧毁过无数修灵者的心魔之源,叶朔淡淡的回答道:“或许跟你们这些拥有千百年生命的异族相比,人类的确是很脆弱,但是我们的意志,同样可以超越天地,扭转乾坤,只要拥有不灭的意志,我们也同样不会输于万物!也许你输就输在,你对人类所抱有的偏见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意志……”墨凉城小人苦笑了一声,“再强大的意志,终究也会被**所操控……可是,千百年来只有你,不,这一定不仅仅是意志,在你身上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!可惜,我却始终看不透你……”

    在一声沧桑的长叹后,墨凉城小人眼中忽然掠过极致的恨意:“也许,我和这片幻境今日都将毁在你手上,但是,你们也不会有好下场的!你们在幻境中,最恐惧的一切,早晚有一天会成为你们真实的未来!这是你们强求逆天而行的报应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的身体就爆裂成了无数片黑色的粉末,漫天飘洒。有一片悄然的钻进了墨凉城身体里,只是叶朔与墨凉城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古庙消失,心魔已除,第一重幻境顿时消失,而此时,因为三人已同时清醒,三人所共同的意识空间,也是顿时消散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梦魇之神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,“怎会如此……?”梦魇之神不可置信的看着幻境的消失,原来真的有人可以靠自身意念的力量从幻境之中走出来!

    不过虽然幻境已破,三人的意识在来到真实世界之前,却又是经历了一道坎坷。

    心中的负面情绪好似决堤的江水,汹涌澎湃。这是梦魇之神最后的致命一击,虽然她已无力回天,但是至少,她不会让那三名打破幻境之人过得太过惬意。

    在第一重幻境之中,那种由天堂掉入地狱的巨大失败与绝望感,再一次的包裹住了他们三人。

    罗帝星原本已经差不多从幻境的挫败感中走出来了,然而那一瞬间,他几乎又重新经历了一遍被人踩在脚底下的痛楚。而墨凉城也与罗帝星差不多,虽说已经明白先前所经历的只是一场幻境,但是却依旧感受到了,由于自己的无能,痛失至亲的绝望。

    然而叶朔……却是与他们两者并不相同。或者说从一开始,叶朔的幻境就显得与他们两人,以及梦魇之神所说的情况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所谓达成心中所想,随后梦想破灭,坠入地狱。叶朔的幻境却并不是按照这一层模式展开,在他的幻境中,先是邪帝复活了,最后,他成为了对抗邪帝的人员,最后,他竟是自己变成了邪帝。怎么看这样的幻境,从任何逻辑上都显得尤为怪异。

    按照幻境的展开模式,难道说叶朔心中所向往达成的意愿,是邪帝复活,而他最不愿意看到的,则是自己成为了邪帝?这怎么看都显得有些逻辑不通。

    所以在罗帝星与墨凉城重新感受了一片幻境中的绝望时,叶朔却是再一次感受到了幻境之中,那种毁天灭地的力量所带给他的愉悦。仿佛他就是邪帝,所有的一切,万物生灵,都在他所思所想间,一念生灭。原本性情温和的叶朔,忽然变得冷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正在碎裂开。

    是梦魇之神,她的身体正在不断的碎裂。幻境的强行打破,同样也打破了她的生命之源,称霸梦魇之域百年的梦魇之神,终究是走向了覆灭。

    而在她前方的三人,也是彻彻底底的摆脱了这一场仿佛经历多年,却在真实时间中,仅仅只有须臾片刻的幻境梦魇。

    即使已经脱离了幻境,罗帝星还是能感到一阵阵的头皮发麻。一直崇尚着力量的他,几乎从不知道恐惧为何物,因为在他的认知中,力量可以为他带来一切,力量也可以解决一切。如果有一天,自己真的成了一个连普通人都不如,甚至是人人嘲讽的废物,那他真的不知道,还能怎样去见证自己生存的意义。

    如今他只庆幸,那一切都是虚假的,纵然他没有成为过罗刹星君,纵然他不曾权极巅峰,但是至少,他也没有如同过街老鼠一般,人人喊打。

    他所拥有的,依然在他手中;他不曾拥有的,还有机会去开拓……

    这凭空敲响的警钟也让他下定了决心,从今以后,一定要加倍的努力修炼,只为了有生之年再也不要品尝那样的恐惧。

    与罗帝星相比,另一边墨凉城的脸色则要更加难看得多。他的手脚都还在无意识的颤抖不已,额头冷汗涔涔,如同一个被救起的溺水者,正贪婪的呼吸着口边所有的空气。

    在幻境中自断灵脉,对他现实中的身体并没有任何损伤,但是,那段记忆却是清晰的烙印在了他的脑海里,精神上的打击依旧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即使在此时,他的眼前仍会不断的浮现出,那漫天火海中,父亲渐渐冰冷的身体,以及哥哥绝尘而去的一幕幕。那种最深刻的孤独和无助,那种遍体生寒,连每一根头发丝都在沁着凉意的绝望……如果真的是由于他的错误,一手造就了家破人亡,那他真的宁愿,自己从来就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。

    他不怕在幻境里一睡不醒,他只怕那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。如今感激上苍,那所有的悲剧都是虚假的,他还有时间,还有机会……

    对于将他从那一场无边噩梦中拯救出来的叶朔,他心中的感激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之境。别说是曾经最看重的七大门派比试会冠军,现在就是让他在那擂台之上,当众给他的恩人跪下,亲吻他的脚尖,他也是心甘情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