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4.第254章 幻境 最后的考验
    墨凉城直挺挺的站立着,他空洞的眼神中,原先的呆滞逐渐被一阵疯狂所取代,那种疯狂是一种极致的恨意,“对,你是我的仇人,你杀了我的家人,我要为他们报仇,我要报仇!”

    墨凉城冲上前去,对着叶朔,疯狂的拳脚相加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叶朔刚刚一张嘴,墨凉城的攻击便朝着他迎面而来,直接打断了他的话,让叶朔无法分心。

    面对着墨凉城这样疯狂的几乎不顾一切的攻击,叶朔却以抵御为主,没还手过一次。他在他的周身只架起了一道灵晶盾,灵晶盾流光溢彩,正在不断地抵御着墨凉城的攻击。

    所幸墨凉城出招至今,一概以拳脚为主,尚未使用灵技,这样直白的攻击,灵晶盾完全能够抵御得了,也不会把能量反弹的太过猛烈,从而重伤墨凉城。

    这样僵持的场面,也难得地给了叶朔一些思索的时间,“为什么会这样?到底是哪里错了?

    “现在的墨凉城应该是受了心魔的蛊惑……可我要怎么才能够让他恢复正常!?”叶朔思索间,只听“哗啦”一声,竟是身前的灵晶盾已经被墨凉城硬生生的打破了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眼见叶朔身前的灵晶盾被打破,更是激起了墨凉城心中更强大的战意。叶朔本想提升灵力,再度将灵晶盾修复起来,墨凉城却丝毫不给他机会,抬手只一甩,就是一股极强的灵力风暴从破裂处钻入了灵晶盾之内,而后,那场风暴瞬间化为了无数刀刃。

    此时的灵晶盾可以说已是毫无用处,在空有其表的护罩之内,处处都是能立刻把人劈成两半的灵力刀刃。

    叶朔别无他法,只能同样调动起自身的灵力,将灵力旋凝掌中,随后猛地爆发,巨大的冲力将墨凉城所发出的灵力刀刃轰击而开。那些灵力刀刃狠狠的撞飞在灵晶盾之上,“砰!砰!”灵力刀刃与灵晶盾撞击之处发出了剧烈的响声,两种能量轰散而开,烟尘散尽之后,灵力刀刃与灵晶盾已是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墨凉城身形再度向前冲去,掀起了一地的烟尘,“我要杀了你!为我家人报仇!”他疯狂的呐喊着,手中动作也不含糊,“轰!轰!”一连串的瞬发光球应声而起,一个个就像闪耀的小太阳一般,银白色的光球夹带着旋风朝着叶朔轰去。

    墨凉城的此番攻击并没有多少准头可言,但仗着瞬发光球的数量之多,准不准,并没所谓。这千百个灵力光球中只要有一个能够轰击到叶朔,就有得他好受的了。这密密麻麻的光球即使想躲,恐怕也躲不掉。

    叶朔所在的那一片区域,此时已经被一片银色的闪耀光芒所笼罩,光芒刺眼,根本无法看清里面发生了什么,只能够听到耳边此起彼伏的轰隆作响声。想来那片区域,必定是被这阵灵力光球炸的十分惨烈。

    “墨凉城,你醒一醒!那都是心魔在蛊惑你,这里不过只是一个幻境世界,你的家人都还活得好好的!”叶朔的声音忽然从墨凉城的背后响起,原来是在无数灵力光球轰向他原先所在的那片区域时,叶朔利用空间传输,瞬间移动到了另一片区域。

    而沉浸在疯狂中的墨凉城,根本就没有发现,那个他一心想要杀死的“敌人”,早已瞬间移动到了他的背后。此时若是叶朔想要偷袭,情势对墨凉城必将大为不利,甚至可以就此将他解决掉。

    但叶朔心中还是抱有一丝最后的希望,他希望能够唤醒墨凉城。如果在幻境之中,到头来还是要杀死墨凉城,才能够解救自己,那么自己千辛万苦来到他的这片幻境,岂不是显得特别的可笑?

    努力了这么多,到头来非但无法拯救被困在幻境中的墨凉城,相反,还要以牺牲他为代价,来使得自己逃离开这片幻境。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什么努力都不做,和罗帝星两人待在梦魇之神所塑造的第三个空间里自生自灭好了。

    一定有办法能够让墨凉城苏醒过来的!叶朔暗暗的告诉自己,千万不要放弃。

    而就在叶朔与墨凉城激战之中,墨凉城小人却是盘腿坐在一边,悠闲的看着热闹。当他看到叶朔并没有伤害墨凉城的意思,倒是露出了饶有兴趣的表情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就撇撇嘴,一脸讥讽的喊道:“没用的,没用的!墨凉城现在就只是一具被仇恨驱使的尸体,无论你怎样和他对话,他都根本不可能听得到!而且在你死之前他都不会停止攻击!

    要想阻止他,除非是拆掉他的四肢,但是我可先把话说在前面,你如果在这里弄坏了他的肉身,他在现实中的身体也会受到相同的影响!毕竟,这里可是潜意识的世界啊——”

    末了,墨凉城小人又笑嘻嘻的说道:“所以你应该也明白吧!反过来说,如果你被幻境中的墨凉城打伤了,那么现实中的你……同样也会受伤。你再一味的退让,万一墨凉城把你给打死了……哈哈哈!我万分期待!”

    利用水柱挡下了墨凉城的火攻,叶朔皱了皱眉头,这墨凉城小人作为这幻境中的心魔之源,他说的话,自然是极其的蛊惑人心。似乎现在摆在叶朔眼前的只有两条道路,只有他们俩互相残杀,不是将墨凉城杀死,就是自己被墨凉城所杀,除此之外,再无第三条路可走。

    在墨凉城小人的不断怂恿蛊惑下,叶朔回击墨凉城时的力道也逐渐变大了。他不再是单纯的抵御,有时也会做一些适当的攻击,好让自己不陷于太大的劣势之中。

    叶朔也不再使用灵晶盾,而是以攻代守,同时,墨凉城的攻击也不再像先前那么顺畅。毕竟先前那不计灵力,疯了似的攻击,已经让他的体力透支了太多,墨凉城的嘴角已经开始渗出鲜血。

    墨凉城小人见到叶朔这副模样,更是心中得意。仿佛是他的对手,正在玩一场由自己操控的游戏,他作为游戏的策划者,正在看这两个人在自己画出的迷宫内跑得晕头转向,却又永远无法找到出口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墨凉城小人从半空中一跃到地,小小的身体在地面上蹦的老高,又是鼓掌,又是踢腿:“来吧,就让我好好看看吧,到底是你最终会为了自保杀掉他,还是你在找到解决办法之前就先被他杀死?你们这些人类平时说得再好听都是假的,只有到了生死关头,才是最能够展露你们本性的时候!”

    墨凉城小人的话语不断地在叶朔耳边盘旋徘徊,叶朔不胜其烦,却又无法彻底将它屏蔽。比起抵御墨凉城的攻击,抵御那小人言语中的诱导之意,显然要更加艰难。

    “奇怪。”叶朔在战斗中也隐隐发现有些不同寻常之处。

    先前受到与“墨孤城”战斗的影响,他也试图想象过,眼前的墨凉城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对手,并没有多大的能力。但是墨凉城的能力却并没有因为他的想象而减弱。看来在这幻境中,墨凉城还是一个实体,他所代表的还是真实世界的他自己,不会被幻境中的设定影响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到底是哪里错了呢!为什么就是唤不醒他!?

    叶朔推出的灵力光球,再一次与墨凉城的瞬发气刃正面相对,“轰!”地面顷刻掀起一场爆炸,两人皆被爆炸引起的巨大旋风给掀了起来,一时间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不能再犹豫下去了,必须得快点找出一个解决方法来!叶朔率先落地,却并未攻向墨凉城,“怎么回事,先前在幻境中所有的心魔,我分明都已经除掉了,为什么墨凉城还是没有醒过来?难道是我设想的方法有错误么?”

    趁着墨凉城落地后,尚未爬起的这一空隙时间,叶朔快速的将先前的计划,与实际所发生的过程回忆了一遍。

    不对,并不是全部!还漏了一个!那个陌生人呢?那个真正的红阳谷余孽呢?他到哪里去了?为什么我在过去始终都没有看到他?

    难道说因为我改变了幻境,所以那个陌生人消失了么?可是墨凉城心中的心魔却依然存在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们岂不是永远都出不去了?!

    逆转因果,到底什么是因,什么是果,如果说陌生人的杀戮行为是因,墨凉城昏迷是果……这是果,同时也是因,正是因为他的昏迷,我为了替他除去心魔,返回过去,却无形中铸成了杀戮的果,这果,又会形成再一轮的因……这幻境中的一切,根本就是一场永无止尽的轮回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墨凉城在被能量风暴掀飞后,身形如同一片坠落的枯叶,面无表情的栽倒在地。而他此时也是根本就没有痛感,稍一打滚就重新跃起,再度挥舞着灵力光球,疯狂的向叶朔冲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但是,无论如何,陌生人是促成他昏迷的因,这一点总是没有错的。难道说,因为我已经逆转了因果,现在我变成了“陌生人”,我变成了他的心魔吗?幻境的破除,必须要消灭所有心魔,难道这一切真的只有我的死亡才能停止?

    对于袭到眼前的灵力光球,叶朔半条手臂都笼罩上了一层火焰,两相交击,又各自被反冲力倒震而开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是这样,最初的陌生人,最初的因又到哪里去了呢?如果说我就是他,难道墨凉城一早知道我会进入他的幻境,所以预先为我构建了一个角色么?

    但是这又怎么可能!?

    因……果……

    由于叶朔在不断的思考,一心不能二用,他已被墨凉城打得节节败退。墨凉城才不会在意他心中在想什么,眼见自己的仇人即将败退,墨凉城更是仰天一笑,忽然在手中幻化出一把长剑来,剑指苍天,“红阳谷的余孽,拿命来吧!”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一直陷入在因果循环之中,差点绕不出来的叶朔却是忽然茅塞顿开!

    我懂了!“陌生人”,“心魔”,这个概念根本就是有两重含义的!

    如果把“陌生人”的定义分为两种,一,是那个在墨府疯狂杀戮的人;二,是我最初进入幻境时,在古镇上见到的那个“陌生人”;

    在原本的幻境里,“一”和“二”是同一个人;

    在我穿越之后的幻境里,“二”已经不见了,而我无意中扮演了“一”;

    “心魔”,至始至终,其实都只有一个,那就是那个在墨府疯狂杀戮的人;

    而这个所谓的“在墨府疯狂杀戮的人”,是由幻境本身制造出来的。墨凉城从来没有具体塑造过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既然幻境的负面效果,就是令人们最恐惧的事物变成现实,而墨凉城的恐惧,则是由于他的原因,导致家破人亡。“在墨府疯狂杀戮的人”,只是幻境创造的一个用来达成他恐惧的工具,可以由任何一个人来扮演。

    我和那个作为棋子的“陌生人”,都只是被投入进去,在扮演这个工具而已。

    同样,“陌生人”可以是幻境中的任何一个人,而“在墨府疯狂杀戮的人”才是幻境的工具本身,也就是墨凉城真正的心魔!

    要想让墨凉城清醒,必须让他亲手解决掉“在墨府疯狂杀戮的人”;

    而现在在他的眼中,他面前的我就是“在墨府疯狂杀戮的人”;

    是我无意中扮演了这个角色,而成为了墨凉城众多心魔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那么,就来试一试吧。刚才墨凉城小人不也说过,这里是潜意识的世界?

    只要让墨凉城在潜意识中杀掉“在墨府疯狂杀戮的人”,他就可以清醒过来,并且,死的是“在墨府疯狂杀戮的人”,是墨凉城心中的其中一个心魔,并不是真实的我。

    但是,万一料错……这简直是拿自己的命在赌啊!

    但是……只能赌一把了……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……

    思及至此,叶朔忽然站立不动。

    墨凉城的长剑已经刺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那把剑直直的穿透了叶朔的喉咙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停滞了。

    而在墨凉城刺出这一剑之后,两人中间忽然爆发开一团旋转的白光,将他们同时笼罩了进去。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