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3.第253章 幻境 战心魔
    风里,浓郁的血腥味依然徘徊不散。

    此刻,幻境之中的世界,犹如一场人间的炼狱。鲜血染红了整片地面,只不过倒在这一片血泊之中的并非人类,而是虽然外貌与人类相差无几,但却五官扭曲,不似人形的心魔!

    叶朔环顾了四周一圈,并没有看见墨孤城。

    为了能够引出墨孤城,叶朔只能在幻境之中,将他假冒的角色扮演的愈加认真,于是他对着玉简嘶吼:“墨孤城,你父亲可是临死前还在喊着你的名字啊!可是,我已经一刀割断了他的喉咙!哈哈哈,你说,我接下来是去杀谁好呢?”

    墨凉城听不到叶朔在说些什么,但是这个时候,在他的耳中开始疯狂震响着一个声音:“墨凉城,你的父亲还在等待着一家团聚,可是,他已经再也等不到了!你哥哥没有错,剿灭红阳谷只是他奉命行事,是你,真正的罪魁祸首是你,都是你把这个杀人凶手引进了我们的家园!”

    墨凉城的瞳孔开始放大……“父亲死了……是因为我的错啊……”

    在叶朔的眼前,幻境中的所有人,统统都卸下了那层人皮面具。是心魔,他们再也不掩饰自己的真实身份。心魔如同鬼魅,他们没有眼睛,也没有鼻子,脸上仅有一张大到占据了整张脸的巨型大嘴。大嘴一张一合,正在说着妖言惑众的话语。

    听着那些迷惑性极强的话语,叶朔不为所动,“果真是心魔呢……是时候要将你们统统除去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正在对抗心魔,而在墨凉城眼中,却是一副截然不同的情景,是那个陌生人,正在疯狂的滥杀无辜。同样的一幕幕,再一次的在墨凉城眼前上演,一切似乎与先前并没有什么不同,叶朔并未改变这个幻境多少。

    在墨凉城的眼中,那陌生人闯进一间间厢房,分别杀死了墨府的所有活口,连那些园丁仆役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一刀过,血光横空,惨声绝。

    心魔的生命力显然要比普通人类强大得多,明明应该是致命的一刀,但心魔依旧可以从地上爬起,张着它们遮蔽了整张脸的大嘴,或是絮絮叨叨的讲着话,或是在一旁发出嘲讽的笑声:“我们是心魔,你又怎会除得掉,不要再白费力气了……”它们话未说完,那一张张巨大的嘴巴,就被叶朔劈开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大院之内,有着更多的心魔,除去原本化身成为仆人佣人的那些,竟是有大量的心魔从地底钻了出来!

    那些心魔是一颗小小树苗,却是在飞快地生长着。它们身形扭曲,显然要比那些化身为人的心魔更加令人感到恶心。

    它们虽然有着人类的样貌,但是,脸上依旧只有着嘴巴,这一次并非是一张被巨大嘴巴遮蔽的脸颊,而是和人一般大小的嘴巴长满了整张脸。大约有十几张嘴长在脸上,每一张嘴都在发出着不同的声音。

    同样还是极具迷惑性的言语:“放心吧,你是消灭不了心魔的。”这是心魔不断的蛊惑着叶朔,而此时的叶朔,心中竟然也开始隐隐出现这样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是啊,整间院子里都是铺天盖地的心魔,它们这么多,就算是站着让我砍,我又能够砍多久?何况它们的再生速度又是极其快速的……难道在这片幻境之中,心魔真的是不可消灭的吗?

    叶朔就这样稍稍的一犹豫,握着刀的手瞬间便被一只心魔狠狠的咬了一口,鲜血顺着他的手腕流出,顺着长刀滴淌而下。

    那是一股刺骨铭心之痛,除去疼痛之感,叶朔顿时感到自己的意识有些朦胧,心中那种想要放弃的感觉愈发的强烈。这才是心魔真正的攻击吗?被心魔所伤,不单单只是皮肉上会造成伤害,更多的则会让心中的信念开始动摇。

    “放弃吧,放弃吧!”那些原本说着不同言语的嘴巴忽然口风一致,异口同声的说着,“放弃吧,放弃吧!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真的应该放弃吗……?”叶朔开始有些犹豫了。

    手上又是一次疼痛,随后是肩上,腿上……心魔趁着叶朔的犹豫,像饥饿了许久的猎狗,疯狂的扑向他,一口一口地用巨大的嘴巴往他身上撕咬着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现在正在被我们这样攻击,你已经一败涂地,没有任何胜算了。所以放弃抵抗吧,放弃抵抗,永远的留在这里。”无数的嘴巴向着叶朔说道。

    但那些心魔却不知道,也许它们刚刚的迷惑还有些效果,但是现在,它们一边凶狠地攻击着叶朔,一边告诉他:“你没有胜算了,放弃抵抗吧”,非但不会让叶朔就此低头认输,相反的却是激起了叶朔心中那不愿服输的秉性。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”在身体钻心的疼痛之中,叶朔勉强找回了一丝自我意识,“我来这里是为了拯救被困在幻境中的墨凉城……如今的计划一切都很顺利,我怎么能够因为这一点点小事而就此放弃!?我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放弃啊!!”叶朔忽然感到一阵如梦初醒,心中的信念更是愈加的坚定了。他的周身散开一身灵力,将那些撕咬在他身上的心魔通通震慑而开。那些心魔被震开后,更是直接爆体而亡。半空中血肉横飞,血雾漫天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叶朔也没有占到什么上风,大量的心魔仍旧像蝗虫一样向他扑来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这是一场艰难而又焦灼的缠斗。情势对叶朔极其不利,但这一切在墨凉城的眼中又是另一番光景。

    墨凉城只看到,那陌生人又一次冲进了大院,在满地的尸体群中蹦跳着。那些下人与仆人明明已经死了,但是那个陌生人似乎还杀的不过瘾,他又把他们的尸体再次挑起,一刀一刀地刺向他们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身体。

    那陌生人示威一般地喊道:“哈哈哈,墨孤城该死!墨家人都该死!灭我红阳谷,我要你家破人亡——”

    由于心魔还在不断变多,叶朔直接使用出火咒,巨大的火龙席卷了整个大院,无数的心魔在一片火海之中,烈焰焚身,化为了灰烬。

    随后火龙在叶朔的指挥下,咆哮着冲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墨凉城却只看到那陌生人疯狂的嘶喊着,同时朝大厅中扔进了几只火把,他要将整个墨府烧为灰烬。

    火光遮蔽了一切。

    其实墨凉城的所见,与叶朔正在经历的一切不相符,已经早在叶朔杀死“墨重山”就开始了。墨凉城只看到是那个陌生人,对着他的父亲狠狠的捅了好几刀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是,当初叶朔刚刚从房间里走出来,原本正是安安静静伏倒在酒桌上的墨重山,身形忽然出现了一阵诡异的蠕动,在他头顶悄然升起了一团黑气,随即就化成了一只狰狞的鬼头,口中不断缭绕着怨灵的嚎哭声,对他直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算是心魔,到底也是不甘心束手待毙的啊。

    为了迷惑墨凉城,它的本体必须依然伪装成正在醉酒的样子,所以,这是要现出原形来攻击了么?

    说起来,这只原形长得也真是丑。叶朔嫌恶的扫了它一眼,手中凝聚起一把灵力光刃,对着鬼头张开的大嘴狠狠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鬼头一声哀嚎,口中喷吐出一团暗紫色烟气,叶朔视而不见,手臂径直穿过了这团被幻境定义为“腐蚀性极强的毒雾”,果然,在他从心里否定了这一点时,那团烟气就不能对他造成任何损伤。

    那只心魔也没有多大的本事,只是命硬得很,或许是里间的墨凉城正在为父亲祈祷,才给他延长了这么久的寿命。叶朔叹一口气,一刀又一刀,毫不停歇的连续刺下,每一刀都会切散那鬼头身上的少许黑气。

    最终鬼头彻底化为一阵黑烟消散,残留的黑色粉末“哗啦”一下,溅了叶朔满脸。叶朔随手抹一把脸,他知道这些在墨凉城眼中看来,或许全都会变成血迹,他父亲的鲜血,不过,叶朔已经不想理会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废墟之外的心魔基本已被斩杀干净,叶朔也是无奈,为何墨凉城的幻境中,会有这么多的心魔,他内心中的魔障究竟有多深。

    忽然,一抹黑影悄然划到了叶朔的身后。看来是墨凉城心中那个最大的魔障,终于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墨孤城,你终于回来了。你是最后一个了,等到把你也收拾了,我就可以带着你弟弟离开这个扭曲的世界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回过头,平静的做出了邀战宣言。

    墨孤城冷冷道:“你杀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叶朔回道:“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?”

    叶朔和墨孤城战斗并无太多花里花俏的招式,仅是须臾间,两人就已过了百招。

    虽说是战过百招,但叶朔基本上是一直在被压着打,对面一**排山倒海般的压力不断袭来,好似无穷无尽,叶朔每一次抵挡都要用尽全力,才能保住手中兵器不被震飞。但同时,交手中扩散而来的灵力余波频频震得他气血翻涌,连心脏也快碎成了八瓣。

    在他所有交战对手当中,墨孤城无疑是最可怕的一个,甚至叶朔觉得,这样的实力比自己的师父了尘道长还要强得多!

    在进入这个幻境世界之后,叶朔满脑子都被填满了墨孤城的各种天才传闻,虽然早有他会很强的心理准备,但没想到竟会强成这样。再这样下去,别说是击杀他,就连自己能否保命都成了问题!

    再一次心念一动,叶朔前方的地面忽然竖起了一面土墙,将墨孤城的攻击抵御在后。

    但好景不长,土墙很快就被打破,墨孤城从裂开的土墙间快速掠过,手中已是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长剑。而他的周身,也是同样多了一层灵力护盾。

    两人僵持间,叶朔被墨孤城一剑扫开,但是当长剑直刺向叶朔之时,在叶朔意念的作用下,剑尖竟是突然短了两分,并未刺到叶朔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叶朔忽然彻悟。

    “身处在幻境之中,可以随意在心念一动间,自由操纵幻境中的环境与物体的变化,那么,身处在幻境之中的心魔,其实与这四周的墙垣树木并无多大的区别,皆是心中的臆想罢了!”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点,叶朔猛然连环反击,每一道灵力光刃都分毫不偏的击打在墨孤城的身上,原本身形灵活的墨孤城此刻就像是一个活靶子,而他身上的灵力护盾也完全失去了作用。在一连串灵力光刃的最普通攻击下,墨孤城竟然是输的毫无还手之力,任由灵力光刃将他割得浑身是血。

    墨孤城失魂落魄的喊道:“不,不,这不可能!”他跌坐在地上,满脸的错愕。

    叶朔缓步走到他面前,淡淡的道:“因为我想通了一点。在这个幻象世界里,一切都是由心而生的。每个人的实力,也取决于我们心里对他的评估。当我认为你很强大,你就会强大到不可战胜;当我认为你是蝼蚁,那么在我眼里,你充其量也只是一只蝼蚁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就错在,你根本就不是墨孤城。”

    “——你只是这幻境中的一颗棋子而已!”

    剑尖朝前一送,刺穿了墨孤城的喉咙,墨孤城化为一缕黑烟消失。

    杀了墨孤城之后,叶朔正在思考下一步该如何是好,忽然一道蓝色光幕从天而降,将他笼罩在内,随后片刻,叶朔就身处在古庙之中了。显然,他已经自动穿梭回了原来的时空。

    墨凉城小人盘膝坐在半空中,一见到他,吹了一声口哨,大模大样的拍起了巴掌:“你的确很厉害,我也没有想到,区区人类竟然还可以做到这一步!”

    叶朔瞟了他一眼,“那么,我们现在可以离开了么?”

    墨凉城小人的神色忽转狰狞:“还早得很!你以为这样就算赢了么?你自作聪明的行为,恰恰是给你自己挖下了坟墓!”

    他抬手打个响指,墨凉城的尸身忽然直立而起,和叶朔面面相对。眼里依旧是一片空洞。

    墨凉城小人指着叶朔,“墨凉城,好好看清楚了,这就是杀害了你全家的仇人,他现在就站在你面前啊!难道你不能分辨他身上的死气么?那都是你家人无辜枉死的怨气啊!”

    此时墨重山和墨孤城也满脸是血的出现在了叶朔背后。

    凉城,要为我们报仇啊,凉城——

    墨凉城空洞的双眼渐渐变得清晰,眼眶已经被一片血红填满。

    墨凉城小人疯狂大叫:“快去吧,去杀掉他,为你的家人报仇雪恨,杀了他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