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2.第252章 幻境 我是“陌生人”
    在墨凉城的幻境之中,多了一人,然而幻境中的一切并无多大的改变。 那个本应该出现的陌生人,也就是红阳谷的余孽,却是全然没有了踪影。

    而在墨府,起初,墨重山的戒心真是提到了极致,一连几日,叶朔都能够感到他正在有意无意的观察着自己。当然,以叶朔的灵魂强度,再加上对幻境的完全掌控,自然是不会让墨重山看出任何破绽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墨重山也曾经借着探病为由,专门寻叶朔攀谈过几回,话里话外,都流露着对他出身来历的浓烈好奇。虽然说辞较为隐晦,叶朔也听得出这是在试探自己的口风,不过他毕竟是从小听着民间故事长大的,对那些走南闯北的生意经大概都有个谱儿,此时要虚构出一个异乡游子的身份来敷衍墨重山,自是张口就来,对答如流。

    相似的白手起家经历,已经令墨重山添了几分好感,同时在几次深入的交流中,墨重山发现叶朔的不少人生观念也与自己一拍即合,这一聊顿时聊出了几分相见恨晚,对他的戒心也是彻底放下了。

    叶朔自然是不知道,那个本该存在于幻境中的红阳谷余孽,他在墨府中的行为,却是与叶朔无意的行为惊人一致。

    在墨府待了一段时间,叶朔觉得墨重山和那些家丁确实对他很不错,这个家也确实让他越来越感到温馨,难怪墨凉城会沉溺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间,他竟然有了一种不愿意打破这份美好的感觉。至少,在这个世界里,墨凉城过得很好,自己这个外人,又有什么理由来打破他的生活?不如让墨凉城在这里平静的生活下去。但是在片刻的犹豫之后,叶朔忽然间意识到,自己在想什么!他竟然会冒出这样的念头,难道是他正在被幻境潜移默化的改变着!?

    叶朔被惊出一身冷汗,看来在这幻境之中,自己的意识是万万不能松懈片刻,否则,就会被这幻境所同化。叶朔在这片刻的心软之后又立刻提醒自己,这些都只是心魔,如果留着他们只会让墨凉城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之后的日子波澜不惊。叶朔以为会出现的“真正的红阳谷余孽”也一直没有踪影。“莫非是在这幻境中,那红阳谷余孽已经不存在了?”虽然幻境之中有些逻辑,在现实中并不能行得通,但在幻境中的每一次改变,都有它改变的原因,那红阳谷余孽消失的原因又是什么?

    莫非是……叶朔心中忽然出想了一个奇异的想法,莫非是自己在幻境中的存在,取代了原来的那名红阳谷余孽?幻境有着自我修复的功能,为了让幻境中的世界按照原先的故事进展,幻境会进行自我的修复?

    叶朔正在房中思索着这个问题,在他的脑海中却忽然响起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那个神秘的声音冷冷的问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被打断了思绪的叶朔先是一愣,而后立马反应了过来:“墨孤城?”他又停顿了一下,“你真的是墨孤城么?或者应该称呼你,心魔?你终于肯出来面对我了?”

    墨孤城还是平静的语气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但是你给我记好,如果你敢对我的家人做出什么事的话,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叶朔皱了皱眉。正面交战他倒是不怕,怕的是万一墨孤城借着“剿灭红阳谷”的名义,躲在外头再也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片幻境看似是一个完整的世界,但其实只有墨凉城眼中所见的范围才是真实存在的。如果在墨凉城脑中的定义就是:哥哥在红阳谷,那么在主人亲身前往红阳谷之前,自己是没办法找到墨孤城的所在地的。就算他可以利用沟通幻境的能力,同样虚构出一个红阳谷,与墨孤城也会是处在不同的时空。

    为了将这个心魔引回来,叶朔在酝酿了一下情绪之后,故意回答得恶声恶气:“让我付出代价?好啊,那你就快点回来吧,回来我让你们一家团圆!”

    或许是幻境中也存在着某种规则,这个心魔必须遵守他所扮演的“墨孤城”的行为逻辑,敌人没有挑衅之前,他还可以漠视不理,但在家人的生命受到直接威胁后,他就必须回来收拾那个仇家。否则,不合逻辑!

    这些消息叶朔都是从幻境中直接获取到的,他也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,或许就类似于,要让一部机器正常运转,所有的齿轮都必须按部就班?

    而在他说过这句话之后,对面就再也没有任何回应了。叶朔躺在床上,默默的叹了口气,他知道墨孤城已经看出自己的企图了,他应该也正在赶回来的路上,那么,自己必须提早行动了。

    ——也许叶朔不知道,接下来,他又将开始重复那红阳谷余孽的行为。这幻境中的一切,似乎就像一场无法逃离的轮回,叶朔最终会重复原来幻境中的悲剧吗?

    数日后,叶朔便要开始行动。他假装伤势痊愈了,看似很爽快,伤口也在他的一个念头间迅速结痂。还没等墨重山犯愁如何送客,便是主动向主人辞行。同时为了晚上的计划,还专程在城中最大的酒楼定了一桌宴席,表面称是要感谢墨老爷的救命之恩。但是,在满满的几大只酒坛里,却都已经撒下了药性极强的慢性迷药。

    当晚三人便在墨府中,推杯换盏,把酒言欢,没多久都有了几分熏熏然。途中墨凉城的传音玉简忽然亮起,这是对方要与他传讯通话的信号,为不打扰父亲和客人,墨凉城告了个歉后,提前避到了自己的房间,才接通传讯。

    见到墨凉城的悄然离席,叶朔自然猜到那是墨孤城,他立刻散开灵魂力量监测。

    房间内,墨凉城的玉简刚一开启,墨孤城严厉而略带不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:“墨凉城!你是不是把什么来历不明的人弄到家里来了?现在,立刻,把他给我撵出去!”

    墨凉城身子瑟缩了一下,看起来有几分委屈,小声的解释道:“就算是陌生人,可是他也不是什么坏人啊……再说也用不着我赶,等他跟爹喝完酒,自己就会走了……”说着话还时不时小心的向房间深处挪动,似乎是害怕这样不礼貌的质疑会引起外间客人的反感。

    在墨凉城的心里,墨孤城对他的态度,果然一直都是一块莫大心病。这时他已经近似六神无主,否则以他的实力,未必就察觉不到自己的灵魂探测。

    而在对面,墨孤城当场破口大骂:“你就是个猪脑袋,被别人卖了你都会帮别人数钱!我现在不想跟你解释那么多,你只管照着我的吩咐去做!怎么了,是不是我说的话你都不听了?”

    虽说墨孤城是心魔,但在这片幻境之中,他扮演起墨孤城也算是尽心尽责。不知为何,叶朔忽然想到了这一点,那要迷惑心魔,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演的尽心尽责一点?“看来原本的红阳谷余孽是不会出现了……嗯……我现在是红阳谷的余孽。”

    身处于幻境之中的墨凉城,并未发现任何的异常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眼神开始有了几分波动。叶朔能够感觉到,他已经渐渐的在怀疑自己了,毕竟墨孤城在他心里就是万能的,墨孤城说什么都一定有他的道理,既然墨孤城能如此肯定自己有问题,他对自己也一定会很快升起恶感。

    特别是墨重山现在也已经摇摇晃晃的栽倒到了桌上,等到他出来送客,必然会立刻联想到墨孤城的警告,到那时他已经有了防备,事情就不好办了——

    不能再拖下去了!叶朔果断推桌站起,轻轻推开房门,趁着墨凉城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,几步冲上前,一把从他手中抢过玉简!

    为了确保一击得手,叶朔这一次的力道相当蛮横!

    墨凉城自然不会觉察出,这样相似的场景,他已经在经历第二遍了。

    “墨孤城,我红阳谷的人也不是给你白杀的!你不是很威风么?那你现在就回来,给你的父亲和弟弟收尸吧!”

    ——心魔,你还真是鬼道,竟然想到提早从墨凉城入手。那么,我就陪着你将这场戏演完!

    这一刻的叶朔,脸上已经没有了连日伪装出的憨厚笑容,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杀机毕露的狰狞。所谓骗敌人前先要骗过自己,这一刻甚至连叶朔自己都有些相信,他真的是那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红阳谷余孽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火连珠!”墨凉城的反应也是极快,一经明了眼前之人确是敌人,想也不想就是反手一指,使出了他一贯用得纯熟的灵技。

    但是,叶朔却连手也懒得抬一下,他知道此时的墨凉城无法对自己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果然,墨凉城刚一催动灵力,就发现自己全身都软绵绵的,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,那是酒里的迷药已经起了作用。连环火弹如今只在指尖冒出了几个微小的气泡。

    叶朔随意一拂袖,便是将墨凉城的攻击尽数震散,气浪余波撞击在他的胸口,在墨凉城已经成形的恐惧作用下,如同大锤重击,当场栽倒在地,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叶朔手中浮现出一把短刀。实际说来,那其实只是一把凝聚成刀形的灵体,与灵气相类。这是叶朔将自己对幻境的指令化成了实体,他知道,除去心魔的整个过程,都必须让墨凉城亲眼看着。如果他没有从心里承认的话,这些心魔就仍然会复活,依旧伪装成各自的样子生活在他的身边,那样的话,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所以叶朔下达了一条指令,墨凉城在摄入这团灵气时,也会在同时出现幻觉。他会误以为自己已经被开膛破肚,陷入了一种濒死状态。正是由于这样的暗示,墨凉城在接下来的几个时辰中,都会感觉自己一动都动不了,可因为他实际又并未受到任何创伤,就像一动不动的睁眼平躺着一样,所以他的意识又能够始终保持着清醒,可以看到自己希望他看到的一切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做,对墨凉城确实是太残忍了一些,但是为了达成最后拯救他的目的,也只能暂时说一声抱歉了。叶朔暗叹一声后,就将那团灵气压进了墨凉城身体里。

    而在墨凉城眼中所看到的,是那个可怕的陌生人一刀高高举起,狠狠捅进了他的肚子里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像一场宿命轮回,墨凉城又倒下了。

    “墨孤城,你听到了没有,这是你弟弟临死前痛苦的呻吟啊!”

    叶朔知道,必须不断给心魔施加压力,才能让他将这场角色的扮演贯彻始终,一时间极尽装腔作势。

    叶朔走到酒桌边,在墨凉城的前方,手起刀落。

    墨凉城的意识还很清醒,他可以清晰的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。但他却一下都动不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他就像被隔绝在了另一个寂静的空间,像一抹孤魂般的俯瞰着人间。尽管他的内心已经嘶喊得沙哑滴血,但他的喉咙中,却仍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始终维持着这样的状态,亲眼看着那陌生人走到酒桌旁,然后手起刀落……

    再一次的……再一次……

    果真如叶朔所料,在他的杀戮之下,那些心魔,已然开始感受到了威胁,他们无法再保持平和,尽管为了迷惑墨凉城,它们继续装作无辜被害的样子,但是很快,它们就要露出真面目了。

    身前的一名仆人倒下后,竟是容貌开始产生了变化,脸上五官扭曲,一双眼睛变得空洞无物,随后竟是开始萎缩。

    “是要显露出真实的模样来了吗?”叶朔再次将长刀刺下,那心魔在地上卷曲了一下,终于是死去了。

    对于叶朔而言,他是在帮助墨凉城斩杀心魔,在墨凉城眼中,那是一个杀人魔王。在叶朔整张脸都被飞溅起的血迹染红时,墨凉城还能清晰的看到,他正在疯狂的对着玉简嘶吼着什么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