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1.第251章 幻境 逆转因果
    “就不要想出去?”叶朔身处在这样一片诡异的环境之中,面对周身此起彼伏的叫喊威吓之声,却是半点胆怯之意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也许你不知道,这里是墨凉城的幻境,同时也是我的幻境。”叶朔在说出这句话时,整个人的气场都改变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即使是你的幻境,这又如何?”墨凉城小人忽然纵身跃起,跳到了几案上,“这片幻境世界中,处处皆是心魔,处处都是墨凉城的心魔,他们与墨凉城同根同生,扎根在他的意识之中,你又要如何除去他们!?”

    “如何除去,这自然不是你用担心的事。”叶朔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间,整个幻境之中,顿时产生了一阵猛烈的震荡。就算是在幻境之外的真实世界,罗帝星也忽然感到心神一阵激荡,竟是有了一瞬间的意识模糊之感。

    他立刻前去查看叶朔与墨凉城的情况。虽然叶朔在墨凉城的幻境之中,已经度过了很长的时间,然而在现实世界中,不过才是一转眼的时间。罗帝星看着墨凉城,墨凉城也不像是要醒来的样子。而叶朔,却是双目紧闭。“他不会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吧!”

    要是两人都没法醒来了……罗帝星一时间都不知道,自己作为目前唯一一个“清醒的人”,究竟是幸还是不幸。总之一个结论:墨凉城的幻境太可怕了!

    幻境之内,整座古庙正在崩塌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用了什么妖术!?”墨凉城小人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上蹿下跳,躲避着不断下落的房梁砖瓦。他虽然身体甚小,却是力大无穷,凌空一脚,就把体积比他的身体大上了百倍的一块砖瓦踹飞。那砖瓦撞击在摇摇欲坠的墙面上,力道之大,让本就不堪承重的墙面彻底倒塌,掀起了大片的烟尘。更是加速了古庙的崩塌。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”墨凉城小人又一个飞跳,躲过了朝他砸来的一条横梁。

    “妖术,我可并未使用任何的妖术。”叶朔不紧不慢的说着。

    此时的叶朔正坐在古庙的东南角,那里正好可以看清古庙里的一切景象。而古庙的崩塌完全对他造成不了任何的影响。叶朔以及他的周围不大的一片小小区域,那里的情形一切如常,没有任何崩塌的痕迹。因为它们根本不处在同一个时空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心中遐想,倘若这座古庙崩塌了,会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结果显而易见,仅是在心中遐想,在幻境之中,就已化为了真实,一切只在心念一动间。

    “是啊,所谓幻境,一切只是臆想罢了。”墨凉城小人在躲避间,也不由得发出赞许,“身处幻境,但却保留了自己的清醒意识,通过自我意识,强行改变幻境的场景构筑……我之前确实低估了你。但是……”墨凉城小人话锋一转,“你也不要忘了,这幻境不仅仅是你的,更是墨凉城的,墨凉城他还尚未醒来,所以我才是主宰!”

    那小人话说到最后,竟是变成了一身凄厉的叫声。

    凄厉的叫声过后,古庙的崩塌瞬间停止。那些破碎的砖瓦,横飞的碎石,统统都悬浮在了空中,仿佛时间,停止在了那一刻。

    叶朔的神色逐渐有些沉重下来了。

    先前他所在的区域没有崩塌,是因为他将这片空间与外部空间隔开了。而现在,这个被隔离开的空间,正在被强行打破。

    “破!”墨凉城小人大叫一声,叶朔身处的空间顿时一阵巨响,猛烈的爆炸使得那片空间化为了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但在这片火海中,并无叶朔的声影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跑了……但是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!”墨凉城小人一个旋转,身上金光大涨,而随着金光大涨的,还有他的身体。那小人现在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墨凉城的模样。唯一不同的,是他浑身灰白色的皮肤,碧绿色的眼眸,让他看起来不似人类。

    而他周围古庙的残垣断壁,逐渐的化为道道青烟,消散而开。

    古庙消失了,整个视野也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叶朔正站在前方不远处。他看起来有点奇怪。他的身上围绕着一层阴冷的气息,纵然是身为心魔,“墨凉城”见到叶朔身上围绕的危险气息,心中也是暗暗一惊。

    但是“墨凉城”依旧抱有着一种“我才是这片幻境中的主人”的想法,顿时心中依旧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扩散出一层紫色的光芒。随后那紫色光芒竟是化成了一把紫色的刀刃,“墨凉城”一把将刀刃向叶朔飞掷而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能够控制人心神的致命术法。在“墨凉城”刚刚将紫光扩散而出时,叶朔顿时接收到了这个概念,对这术法也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也许这就是意识相融的好处,在这片幻境之中,很多变化一发生,叶朔就能第一时间掌控到它们的资料与信息。

    既然是能够控制心神,那么……将这术法应用在“墨凉城”身上似乎不错。

    叶朔的身形并未有任何的移动,双手间也并未结出任何的法印,但他却是立刻从他所在的这个位置移动到了“墨凉城”的后方。

    而那把紫色的刀刃,却是像回旋镖一般,往前飞到某段距离之时,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转,在“墨凉城”尚未反应过来之时,紫色的刀刃已经插进了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刀刃插进了他胸膛后的下一刻,又幻化成了紫光将他全身包裹,并且侵入他的皮肤,“墨凉城”想要迅速逃离,但刚刚做出了一个想要跳起的姿势,左脚抬起,右脚却深深地粘在了地面上。他的身体完全僵硬住了,而僵硬的不单单是他的身体,他的大脑也僵硬住了,根本无法思索。

    叶朔能够这样瞬间移动的原因很简单。他并未使用什么特殊的技法,仅仅只是心中所想罢了。他已经掌握了能够在幻境之中制胜的关键,所有的一切,皆是臆想,而同时,他亦是这幻境的主人。

    “墨凉城”在紫光的作用下,身体逐渐开始缩小,最后还是变成了最初始的手指般大小。

    叶朔看着墨凉城小人说道:“你是控制不了我的。现在回答我,这个幻境究竟如何可破?!”

    墨凉城小人因为受到了操控,暂时呈现出一种呆滞状态,他现在已是有问必答:“除非主人能够自愿清醒,否则,无计可施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叶朔眉头微皱,“但是,在这幻境世界中,他已经死了,要如何才能与他交流?”

    墨凉城小人眼中恢复了一些神采,脸色僵硬,但也能够看出正在极力控制住着自己,然而一切只是徒劳无功,他的嘴还是在一张一合:“逆……转……因……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叶朔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墨凉城小人的嘴一张一合:“只要他死了……就可以逆转这一切的因果……他的父亲和兄弟,也都可以……平安无恙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算什么答案。叶朔倒也不怀疑墨凉城小人会欺瞒他,毕竟目前小人已被控制,纵然言不由衷,他说的也一定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那小人也不知道真正的解决方法?”叶朔忽然想到这一点,那么,释放灵魂力量,搜索整片幻境世界会不会得到答案?毕竟幻境世界终究是在墨凉城的脑内构筑出来的,也许墨凉城的潜意识中会有答案。

    就这样尝试着,突然叶朔的脑海中传来一个概念。

    幻象里的人其实原本就是心魔。

    只是一开始,他们伪装得很和平。但是他们早晚会异化成真正的心魔。只有心魔死,幻境才能真正的解除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逆转因果……难道说要返回过去,在墨凉城正式为幻境所迷之前,就先一步提醒他么?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因?什么又是果?”

    “那小人又为何说只要墨凉城死了,就可以逆转这一切的因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小人是心魔,那么即使被控制,他所说出来的话,也应该是符合心魔的利益的……那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对!真正该消失的人不是墨凉城,是这个幻境里的其他人!这里所有的人都是心魔,目的只是要把他留在这里,再达到最后摧毁他的目的!不管他们平时伪装得再怎样温良无害,但是,他们始终都是梦魇幻化而成,早晚他们会异化成真正的心魔!要让墨凉城清醒过来,就必须,由我亲手替他除掉这些心魔!”

    这么推测的话,还是需要回到最早的时间?

    但是要再回到最早的时间,让时间倒流,因果逆转……纵然这是在幻境中,想要做到这件事情应该也不简单吧!

    叶朔无奈,如果意念足够强烈的话……应该可以连同幻境中的时间一同改变的吧!?叶朔决定试一试。

    他在脑海中想象着,时光在流转,而他正在流转的时光中行走着……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叶朔感到周围的场景变得模糊起来,眼前的一切也光怪陆离起来。就像是无数时间线的同一时空,被放在了同一个时间线上,它们相互叠加融合,最后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时间轴。

    而叶朔则像一个游离在这片时间轴之外的人,不受任何时间空间的操控,他能够在时间轴上随意的行走。

    按照时间轴上时间线的顺序,叶朔来到了整个幻境最开始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但是从幻境最开始的一刻进入,并没有多大的意义,而且那些心魔说不定会有所防备。同时对叶朔而言,时间紧迫,他需要在幻境中事情转折的最关键点进入。

    那么从那个闯入者出现的时间线进入好了——

    故事的发生点,是在墨孤城的临走之前:

    墨孤城临走之前,站在庭院中抬手一挥,半空中登时浮现起了一层彩虹般的薄膜,将墨府牢牢的笼罩在内。许久后这层光罩的色泽渐渐减退,转为一片透明,但那份实实在在的强大灵压却是依然如故。

    “红阳谷那一群宵小,恐怕绝死也是要反扑一下的。他们奈何不了我,很有可能来向你们下手。不过这也不值一提,我已经在墨府前布下了结界,只要你们别放任何一个陌生人进府,那就谁也别想攻打进来。”

    墨孤城转过身,又揉了揉墨凉城的头,“凉城要好好照顾爹啊,等哥哥办完了事,就给你带礼物回来。”

    红阳谷——绝死反扑——向墨家下手——

    根据临时接收到的信息,红阳谷由于墨孤城的行为,会与墨家形成敌对,甚至是很有可能来向墨家报复。而叶朔此来的目的是除去心魔,也就是这墨府中的所有人,这一点与红阳谷不谋而合。因此叶朔默默思索一番就做出决定,假冒红阳谷余孽的身份展开行动。毕竟他是一个时间的闯入者,他需要有一个站得住脚的身份,如果出现太明显的漏洞是会被墨凉城怀疑的。

    倘若之后真正的“陌生人”出现,再随机应变好了,现在主要是混入墨府。

    叶朔对幻境的运用已经得心应手,稍一动念,面目已经变化成了一个浓眉大眼,身材一般,一眼望去给人留不下任何印象,即使多望几眼,还是让人记不清样貌,总之就是一副路人感觉的人。

    接着,同样心念一动,伪装出自己身受重伤,随后就躺在墨府门前呻吟。

    之后发生的一切,那个原本在幻境中的陌生人并没有出现,反倒是叶朔……他自己还并未意识到,他在这个时间线里的行为,竟是与原先那名陌生人的行为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在将叶朔抬起府内,张罗着延医用药之时,墨重山也曾经提出过自己的担忧:“孤城不是说过,不要放任何一个陌生人进府么?再说那个人受的都是刀剑之伤,说明他身上担着是非。眼下非常时期,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!”

    墨凉城丝毫没放在心上:“可是他流了那么多血,如果不管他,他就要死了啊!我觉得这个人受伤,和哥哥去剿灭红阳谷,两件事只是碰巧撞在一块了而已!爹,你也太杞人忧天了,再说抬他进来的时候,我曾经仔细探测过,他身上的确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,所以放心好了,不会有问题啦!”

    墨重山被儿子说服,也就暂时答应了下来,但仍是提醒道:“就让他暂时住几天,等伤一养好,立刻送他离开!大不了,咱们给他一笔路费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