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0.第250章 幻境 心魔本体
    意识穿过层层浓雾,叶朔感到自己现在的神识应该已经融入了墨凉城的意识中。 这说明,叶朔已经潜入了他的幻境之中。

    这过程并不算顺利。一重黑雾,又是一重黑雾,前方总有着什么拨不开的迷雾,阻挡着叶朔探索的脚步。叶朔在墨凉城的意识中兜兜转转,却怎么也找不出那个唯一的幻境入口。

    再加大一层念力,叶朔感到这一次的探索之深。他与墨凉城两人的意识,两者几乎已经相互融合在了一起。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,叶朔才看到眼前的黑雾,似乎终于是有些减淡的趋势。

    前方似乎有光。

    叶朔顺着光源的方向一路前行。光越来越强烈,走到最后,叶朔觉得自己几乎睁不开眼来。就像正午的阳光,刺得人根本就无法看清前方的一切。叶朔只能微闭上眼睛,凭着直觉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而忽然之间,光源消失了,消失的那么迅速,那么突兀。

    这时叶朔才发现,自己已经身处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。难道说他已经进入了墨凉城的幻境中吗?环顾四周,感觉这是一个十分苍凉的地方,叶朔并没有找到墨凉城的任何身影。

    这片荒凉之地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真是一个奇怪的幻境。叶朔看着这肃杀的环境,“也难怪墨凉城会那样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了。身处于这样的幻境……”叶朔感到自己的情绪也莫名的开始变得低落沮丧。

    难道说是这幻境的环境在影响自己?或者严格地说,因为与墨凉城意识相互融合,此时墨凉城的负面情绪已经开始影响到了自己!?

    不能再这样无所事事的兜兜转转了。叶朔随便挑了一条路,赶紧往前跑去。总之现在快些,抓紧时间,但愿墨凉城的身影能够在前方出现。

    下雨了。

    叶朔来到了一个荒凉的古镇,那里没有人烟很久了,看起来十分的破败。那里的房子,瓦房是青的,土灰色的墙。一片又一片整齐有序的瓦片在木头架子里井井有序的排列着,既不单调又不乏味。斑驳的墙面,留下一年又一年的印记,一排排房屋整齐排列,檐角向上轻轻翘起,似乎是一个绝美的笑容。褪色后的红砖青瓦也倍显沧桑。这个古镇的神秘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而这份神秘感,尤其还是在这样的阴雨笼罩之下,更是让人心情说不出的压抑。

    阴霾聚集在古镇的天空,细雨从檐上翘角聚多而滴,它们跌落下来,打在地面的小坑洼里,溅起一小点水花,碎了、散了、又聚了。于是不多时,檐上的天和檐下的地都被笼罩了起来,一片迷茫的白,似乎笼络了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但是,叶朔没有淋到任何的雨水。仿佛是他所在的那片天空处在另一个时空,只有他的头顶没有下雨。这样的感觉,反倒是让整个古镇的细雨成了一种背景。亦或者,整个古镇都是背景,叶朔并未融入这片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叶朔看到了前方隐隐约约似有一个人影。那人影从一个小点大小,迅速扩展变大,等他整个身形出现在叶朔面前的时候,不过才几个眨眼工夫,可见那个人影是以一种极不正常的速度移动过来的。毕竟现在的叶朔身处幻境之中,有些事情当然不能以常理来衡量。

    叶朔也不少见多怪,毕竟在自己的幻境里,自己都成为邪世帝尊了,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值得惊奇呢!

    那是一位身披紫色长袍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墨重山?

    叶朔的脑海中涌出这样一个概念,眼前的人叫墨重山。也许正是因为他与墨凉城意识相融的原因,他能够知道墨凉城幻境之中的人物身份。

    但是很奇怪,他能够知道眼前之人姓甚名谁,甚至家住何方,但是他却偏偏无法得知他与墨凉城之间的关系。难道说这是墨凉城的潜意识在作祟吗?

    只见墨重山披头散发,踉踉跄跄,目光散乱,他正在街道上跌跌撞撞的走着,一边走着一边喃喃自语道:“孤城,孤城啊——你在哪里?年轻人,你看到我的儿子了么?”

    这毕竟是叶朔在幻境之中见到的第一个“活人”,于是他连忙走过去说道:“老人家,你先冷静一点,我帮你去找,能否先告诉我你儿子的一些情况,嗯……你儿子的一些特点?”

    叶朔一边说着,一边祈祷墨重山千万不要把他当成背景,直接忽略了他,或者直接从他的身体中间穿过。这样的话,自己就永远只能够在墨凉城的幻境之中作为一个看客,却无法改变什么,倘若这样,他要怎么唤醒墨凉城呢?

    墨重山没有焦距的眼睛忽然有了神,“你能?你能帮我忙吗?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他没有把我忽略过去。”叶朔暗自庆幸,既然能够与墨凉城幻境中的人物对话,甚至交流,这样的话就证明了叶朔或许能够改变墨凉城的幻境,从而唤醒他。

    墨重山接着情绪激动的说道:“我的孤城啊,在人群中你一眼就可以认出来的!他是那么的优秀,他是我的骄傲啊!”他又握着叶朔的手,一把鼻涕一把泪,“孤城是我的独子,也许是我这个无能的父亲,不能提供一切他所应得的辉煌,所以他在几年前就离家出走了!可是如今,我父子阴阳相隔,我只盼他能够回来收殓我的尸骨!送我入土为安啊!”

    叶朔为了打探线索只能耐着性子听。一边听一边暗暗吐槽墨孤城,再怎么优秀,家人始终还是家人啊,这点连最起码的孝顺都不讲的人,就算将来的修为通天彻地,又怎么配被称为一个真正的强者?又怎么配真正的得到万众敬仰?

    叶朔还在暗自吐槽中,却是心中突然又接收到了一个新的概念。这个新的概念,让叶朔顿时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他眼前的墨重山,是墨凉城的父亲!

    “等等!”叶朔忽然反应过来:“你说墨孤城是你的独子?那墨凉城呢?你还有第二个儿子啊!他叫墨凉城,你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墨重山剧烈摇头:“什么墨凉城,我不认得!我没有第二个儿子,没有!我的儿子只有孤城,有资格为我拓写墓碑的只有孤城!”似乎提到墨凉城让墨重山很生气,他趔趔趄趄的继续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然而墨重山走着走着,叶朔忽然看到他的胸前浮现出了大量的血洞,已经腐烂出了中空的白骨。

    最后墨重山化为了一地的白骨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是在幻境中,不能太讲逻辑……叶朔努力提醒自己,好让自己能够接受这种诡异的如同鬼故事里才出现的场景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墨重山就这样死了……难道在墨凉城的心里,他希望墨重山死去吗!?

    算了,不去想这些了,叶朔继续往前走。古镇的街道好像永远都没有尽头,叶朔都不记得自己究竟走了多久,可是还是没有人影的出现。

    就在叶朔几乎快放弃,想找一个地方歇脚的时候,眼前再次出现了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那个人影并非是从远处走来的,他似乎一直就站在这里。他也不是突然出现的,那种感觉就像是,因为刚才叶朔没有注意到他,所以忽略没有看见他而已,他其实一直在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墨绿色长袍的冷峻青年——墨孤城。

    墨孤城冷冷的说道:“如果看到墨凉城,替我转告他一句,他是有罪的,就算他死了我也不会原谅他!”

    说完了这句话,墨孤城直接原地消失,一点踪影都没有,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随着墨孤城的消失,叶朔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墨凉城的幻境为什么会有这么长的路!为什么那些人就不能快一点出现……”叶朔一阵无力,“墨凉城幻境中的人物就不能自己主动出现吗?非要我一个个去找。”

    就在叶朔说完这句话时,前方忽然又出现了一道身影。那是一个满脸鲜血还在不断狞笑,双手朝天舞动,状若癫狂之人。他的身份是——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咦?我只是随口一说……”叶朔惊喜的看着眼前的陌生人,“还真的主动出现了!”此时的叶朔并没有意识到,他的所想就能在幻境中成真,是因为随着他与墨凉城意识相融的时间变久,已经变得更为融合一体,他已经逐渐有了更改墨凉城幻境的能力。

    叶朔现在更加注意另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陌生人!?为什么墨凉城在自己的幻境中,还会出现一个连他自己都不认识的人?

    在叶朔还没弄懂情况时,那陌生人开始发疯:“哈哈哈,杀吧,烧吧!墨家的杂碎,一个不留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那陌生人不断的重复着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……看来是问不出什么线索了,假装没看见吧。

    叶朔绕过了那奇怪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最后,古镇的街道消失了,眼前有一座古庙。叶朔自然就来到了那座庙里。

    庙门前是一溜青石铺砌的台阶,表面似乎是已被无数香客踩得光滑,泛着凉凉的青蓝色。上了台阶,有两扇门,朱红色的门,门上的红漆已显斑驳,就像一张年华老去的面容,依稀能瞧出往日的风光。青灰色的砖瓦已显得残破,瓦片间丛生的杂草也在晚风中不住的摇曳。院中的大槐树身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沟壑,仿佛沧桑的岁月在这些沟壑中蔓延。

    叶朔往古庙里走去。他看到了满身鲜血躺在地上的墨凉城!

    墨凉城的死状异常的凄惨,鲜血蔓延而开,就像一朵妖异的花。

    叶朔刚要靠近墨凉城,忽然香炉上金光一闪,一个只有手指大小的墨凉城小人凭空出现,漂浮在空中。那小人就像是一种被称为精灵的异种,他的身上正在闪耀着金光。

    墨凉城小人开口了:“你是来找那个废物墨凉城的么?他已经死了。自断经脉,死成了这副难看的样子,真是可悲的人啊,到死才意识到自己的无能。”

    叶朔眉头微皱,“你既然有着墨凉城的样貌,难道你们不是一体的么?如果他死了,这片幻象世界也会崩塌,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墨凉城小人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,丝毫不在意的笑道:“我是他的心魔,我是他的梦魇,但同时,我是这片天地土生土长,我是不灭的,即使他死了,只要下一个人被投入进来,我依然可以寄居在他的心魔中存活!”

    随后墨凉城小人忽然又变了一种神态,嫌恶道:“你们这些人类都是如此贪婪,在你们的心中充斥着贪欲、恶念,你们渴望不劳而获,渴望长生不死,你们骄奢淫逸,胡作非为;数百年来我看遍了你们自己编织的幻境,每一段都是充满了极致的丑恶!

    然而就是这些自以为无所不能之人,他们的内心却也同样存在着畏惧!甚至,他们从来就不敢正视他们内心的黑暗!在他们亲手构建的华丽假象被粉碎之时,那一个个胆小如鼠,痛哭流涕直到崩溃的丑态,真是令我每想起就只欲作呕!要我说,天堂地狱,不过是他们的一念之差,这些人与其让他们在外面活着,还不如都早早的在幻境里死了干净!”

    叶朔听了墨凉城小人那么多的话语,忽然笑了:“不错,被自己的**所操控,宁可躲在虚幻之中来逃避现实,我不否认,或许这是很多人的通病。但是,并不是所有的人类都是这样,否则,我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跟你对话了,不是么?”

    墨凉城小人托腮沉思:“是啊!说起来你倒还真是一个异类!你们每个人的深层幻境,应该是互不相通的,你到底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?”想了一会儿决定不想了,“不过,这也没什么关系。现在既然你已经站在这里了,那就不要再想出去了!”

    叶朔的周身,顿时响起了千千万万个大小不一的声音,但这些不同的声音,却是一致的喊道:“既然你已经站在这里了,那就不要再想出去了!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