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8.第248章 幻境 暴扁罗帝星
    “哗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

    梦魇之神的周身附近,蓝色的结晶石开始出现碎裂的痕迹,一种看不见的能量正在整片梦魇之域内部弥漫徘徊。纵然结晶是如此坚硬,却也无法抵御得了。

    梦魇之神清冷的眼眸里闪现出了痛苦之色。显然,她也感受到了这股强大的力量。那股力量的源头是……她眼前的叶朔,脸上已经没有了微妙的笑容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致的愤怒。似乎那股弥漫在梦魇之域内的无形力量,就是由这股愤怒之情演化而来的。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这一次是一声轻微的细响。不似蓝色结晶石碎裂那样清脆,这一声响声有些沉闷,梦魇之神听得却是心惊胆战,因为这一声碎裂,是她的身体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梦魇之神最初也是由结晶石得天地灵气,千百年来在灵气之中滋润蕴养,在天澜秘境之内吸得各处精华,最后幻化而成的有灵生物。

    但无论怎样的蕴养进化始终无法改变,它的本体是结晶石。而现在,梦魇之神的身体开始出现了碎裂……

    难道说……梦魇之神内心中感到了一丝惶恐。她所释放的幻境,似乎是唤醒了眼前之人,被刻意封存起来的某种力量。梦魇之神所塑造的幻境,究其根本,也是挖掘人记忆中的潜意识。所以有的时候,很多人清醒之时并没有意识到的事情,但是在潜意识中却是存在着的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不妙……”梦魇之神苦笑一声,她还是第一次被自己引以为豪的织幻之术所连累,“看来只能够让幻境提前打破了……”

    梦魇之神的周身,蓝色的结晶石依旧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碎裂着,似乎不久之后,整个梦魇之域都将会崩塌。梦魇之神无奈摇摇头,双臂翻转舞动,竟然是盈盈起舞,当然,她这并非是在跳舞,只是这古老的咒法施放起来,如同舞姿一般美丽。

    幽蓝的梦魇之域内,梦魇之神翩翩起舞,在她的舞动下,她每转一圈,身边便会散发出一层淡青色的光芒,光芒逐渐向外散开,就像是速度放慢了的烟火一般。在被青色光芒笼罩着的蓝色结晶石上,它们的裂缝似乎正在被那层光芒所修复,逐渐的再次合拢起来。

    而出现在空中的那三人,原先在他们周身的织幻线忽然连接了起来,拧成一股。梦魇之神正在将他们的幻境相互融合。

    梦魇之神还从未尝试过亲自将幻境打破。将三个不同的幻境相互融合,由于这是三个不同的人按照各自的情况,所想象出来的世界,当它们融合之时,则会出现相反的斥力,这对于梦魇之神而言,破除他们身上的幻境会更加的简单。

    于是在那飘浮在半空中的三人中,他们的脑内再次出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。

    叶朔这一下是彻底可以肯定了,先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境。只不过这场梦境是那么的真实,真实到让他感到后怕。

    他居然和顾问在大打出手,两人在一片火海中拼得你死我活。顾问不断的说着:“叶朔已经成为了容器。”

    叶朔先前还想解释清楚,到后来他居然真的从内心中觉得:“是啊,原先的那个‘叶朔’不过只是一个容器,而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。”叶朔甚至觉得即使成为了邪帝,也没有什么不好的。

    在灵界大陆上的每一个人,都在不断地追求通往强者的道路。而邪世帝尊,灵界大陆上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古老传说,一种至尊力量的象征,一个巅峰王者的存在……成为邪帝,不正是梦寐以求的愿望吗?

    在那场幻境之中,叶朔最后举起了他手中的魔剑,他对站在眼前的顾问说道:“没错,我就是邪世帝尊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他就要将魔剑刺向顾问,就在千钧一发的那一刹,叶朔的幻境被一股强大的外力因素所打破了。

    叶朔顿时醒了过来,就像是做了一场可怕的噩梦,梦中的自己身不由己,不单单是身体不再为自己所操纵,就连意识也仿佛是被另一个人所占据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……成为邪世帝尊呢……”叶朔摇摇头,这样的想法在他清醒后感到有些可笑。现在的他,只是玄天派的一名弟子,往后的修炼道路尚且如此漫长,何况……邪世帝尊亦是死亡与毁灭的象征,邪帝一旦临世,便是灵界大陆的一场浩劫,大陆上的一切,必然会遭到生灵涂炭之苦。

    随着大脑的清晰,叶朔首先回过神来,然而幻境中发生的具体一切,他已经绝大部分都不记得了。就像做梦时忽然被惊醒,也许可以记得惊醒前那一刻的梦境,但之前更久远的梦境,已然变得模糊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是中了幻术啊……”叶朔喃喃自语。就在进入梦魇之域时,叶朔也曾因为“幻心镜”的作用下,而进入了一个短暂的幻术空间,所以当自我意识一恢复,他立刻就能够明白,自己现在正身处于幻境之中。

    既然先前的一切都只是幻境的假象,那么之前在幻境中究竟发生了些什么,叶朔也不想再去追究了。他细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世界,云雾缭绕,就好像处在一片云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奇怪……”叶朔心中感到疑惑不解,一般情况下,当身中幻术的人自我意识清醒过来,那么他所处在的幻境也不攻自破。但是为什么,现在的他明明意识已经清醒了,但是幻境依旧没有消失呢?

    叶朔稍稍释放出了灵魂力量,用以试探这个幻象世界,没想到,在这个幻象世界里,他依然可以运用灵魂力量,这倒不错。

    并没有过多久,叶朔就收回了他的灵魂力量。这个幻象世界让他有一种,自己正在使用心神搜魂术的感觉。因为他看到了两个熟悉的人——罗帝星和墨凉城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们两人现在的情况不太好。他们正处在自己为自己制造的枷锁之中,无法逃离。

    叶朔微微眯了一下眼睛,看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将罗帝星与墨凉城唤醒,也许当三人的意识同时清醒之后,这个幻象世界才会消失,他们才能够得以脱困。只要还在幻象世界中,他们就依旧在被梦魇之神所控制。

    “罗帝星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在叫我?……”罗帝星缓缓的睁开了他的眼睛。他发现自己就像尸体一样倒在一片黑暗的空间中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罗帝星,我只是,我只是一个废物而已,没有人需要我,我不会被任何人认可……”罗帝星说着再度闭上了眼睛,就像是认命了一样,继续像一具尸体一样安静的躺着,再没有任何的其他动作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叶朔被罗帝星这样的反应弄得一愣,反倒有些无从下手。心中也难免有些嘀咕,罗帝星看起来为人嚣张,桀骜不驯,难以想象他心中的恐惧是什么,先前他在幻境里到底又经历了些什么啊?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!?

    “罗帝星你快点起来,我是叶朔,你之前所看到的都只是幻境里的幻象而已。”叶朔在罗帝星的耳边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叶朔是谁……罗帝星又是谁?他们是谁又关我什么事呢!什么幻境里的幻象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罗帝星只要你现在自愿清醒过来,你就会发现之前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假象!你不要再沉迷于幻境和假象之中了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罗帝星听了之后,却是忽然冷冷的一笑:“哈哈,是啊,幻境里的假象……我在幻境里看到我自己成为了无上的罗刹星君,多么的光辉,多么的荣耀啊!所有人都对我俯首称臣,我是灵界大陆上的王者!然而,这一切都只是幻境里的假象。

    原来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。都是梦啊!是梦啊!”说到这里,原本死气沉沉的罗帝星忽然咆哮了起来,他先是仰天大笑,一直到笑出了眼泪,当眼泪流淌而下后,竟然是抱头痛哭,哭了一阵子,似乎也哭累了。最后……他又像死尸一样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叶朔特别无语的看着眼前罗帝星这一切行为。他确实不知道罗帝星究竟在他的幻境里经历了什么,但是这种破罐子破摔的态度,忽然让他感觉到特别的生气。

    的确有很多人身中幻术之后再也出不来了,直到在幻术中死亡。他们不是沉迷在幻象中,就是想要逃避现实。但是不论幻境中是美好还是悲哀,幻境永远只是幻境,一切的臆想都永远无法变成真实。

    当看到一味逃避的罗帝星后,叶朔在劝说无果的情况下,叶朔他……他抬起了脚,往罗帝星的头上踹了两脚。

    “这下总该清醒了吧……”叶朔看着眼前的罗帝星。

    罗帝星不可置信的睁开了眼睛,然后又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叶朔。“你竟然敢踹我!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效果不错。”叶朔觉得罗帝星刚才的那句话总算有点像原来的他了。

    然而罗帝星在说完上句话之后,好不容易出现的嚣张气焰又开始逐渐萎靡了下去,“踹我就踹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!罗帝星你到底是怎么回事!?我脚都踹你脸上了,你居然还是这种反应!?你是被妖怪吃了,然后调包了吗?”

    叶朔抓着罗帝星的领子,把他一把揪起来,在半空中摇啊摇啊摇,然后又手一松,把他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说起来,罗帝星那嗜血的性格的确让叶朔有些反感,如果他真的能够因为幻境的作用,变得性格柔和一点,这倒也不错。但是现在面前的罗帝星,居然变得那么软弱,真的让人好想揍他。反倒是让叶朔产生了一种,这根本就不是罗帝星的错觉。

    至少,在叶朔的心里面,真正的罗帝星,倘若知道了自己身处在幻境中,必然会想方设法的打破幻境,而不是深陷其中。

    罗帝星被摇得七荤八素的,接着又跌倒在地上,头又昏,身体又难受,一时恍恍惚惚的,真实世界中过往的种种一切,如走马灯一般在眼中一晃而过,却又清晰无比。忽然之间,他心中的那份傲骨又被激发了出来,他在地上一个翻身,挡住了叶朔再度过来踹他脸的脚。

    罗帝星站起身来,似乎有种没睡醒的样子。他看了一圈周围黑暗的空间,喃喃自语道:“我怎么会在这儿?”

    在这片新融合的幻象空间内,原先的幻境已经消失或坏掉了,所以原先幻境中的负面情绪对于罗帝星的作用已经正在逐渐减少,他真正的自我也在逐渐恢复。而叶朔对他的刺激恰恰就是一道强有力的催化剂,让他彻底从一片混沌之中感受到了过去自己的召唤。

    “我是罗帝星啊……”罗帝星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连他的眼神都开始变得不一样了,“叶朔……?”罗帝星有些警惕地看着他,“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我记得当初进入梦魇之域时,你并不在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其实我更想知道,你和墨凉城到底是触发了什么奇怪的机关,我一来梦魇之域,就和你们一起被困在了幻境里面。”叶朔又把问题抛给了罗帝星。

    “幻境……?”罗帝星略微思索了一下,忽然他的神情变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,因为现在清醒过来的罗帝星想起了自己在幻境中的种种,就像是做了一个不堪回首的梦。尤其是自己被人打得一败涂地,毫无还手之力,还在定天山脉上被人嫌弃,还当成废物被逐出师门。仅仅只是自己回顾一下,罗帝星就不愿意再回想第二遍。

    叶朔自然是很明白他心里的想法,“似乎是原先我们身处在各自的幻境中,而原先的幻境不知为何破碎了,我们三人被传送到了同一个幻象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罗帝星看起来总算是安心了一点。

    叶朔也不会主动告诉他,其实不久前他还处在幻境的状态中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