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7.第247章 幻境 亦真亦幻
    眼前,是顾问与赫连凤的惊叹。 四周,是如同炼狱一般火海滔天的恐怖景象。

    毁天灭地,只在眨眼之间,移山填海,心随意动……这样的力量,谁不希望拥有呢?

    但是,叶朔并没有展现出拥有了这样强大的力量后,而产生的激动或是兴奋感。他忽然变得很沉默。

    这份沉默来源于他对于这份力量的认同感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幻境之外,那是一个幽蓝色的世界。梦魇之神半闭着眼睛,她很满意眼前所看到的一切。

    眼前的三人悬浮在空中,他们就像是睡着了。当然也可以这么说——倘若他们的心脏不再跳动,它们与死了又有什么分别呢?一个沉浸在幻境中永远无法醒来的人,一个失去了灵魂与意识的人,就算拥有一颗跳动的心脏,他又是否能够被称为活着呢?

    梦魇之神发出了一声轻蔑的冷笑。从来都没有人能够从她制造的幻境中逃离出去。因为那幻境严格的说,并不是她制造的,而是由身处幻境之中的人自己制造出来的。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不愿意面对的那一面,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被掩藏在表象下,不愿提起的那一面。

    因为不愿提起,不愿接受而选择逃离,选择躲避。如此一来,又如何能够逃离得了自己制造而出的幻境。“愚蠢的人啊……永远在这个亲手创造的世界里安息吧!”

    梦魇之神嘴角上扬,那么现在,是时候该毁去他们的肉身了。“死亡吧!”梦魇之神喃喃自语,像是在吟唱着古老的歌曲,又像是在吟咏诡异的咒语。

    她眼前的三人——罗帝星,墨凉城,叶朔,他们三人脸上的神情并不祥和。罗帝星的脸上,是不可置信的惊讶,无奈,最后化为了对自身的嘲讽,他眉头紧皱,似在痛苦的深渊中挣扎。而墨凉城,没有任何的挣扎,他俨然已经放弃了,他的脸上满是绝望与自责。

    而至于叶朔……梦魇之神吟咏的咒语戛然而止。为什么……叶朔的神情看起来那么的微妙,他似乎在笑。是的,他在笑,这份笑容之中,还有一份淡定从容之感。

    这是梦魇之神第一次感到诧异,在幻境之中的人不应该露出这样的表情。闯入梦魇之域的人有很多,身中幻境的人也不少,这也是梦魇之神第一次看到,有人身中幻境还能够露出这样的表情。难道说,他的幻境还停留在美好的那一面,还尚未开始堕落吗?

    不可能,关于这一点梦魇之神并不怀疑。眼前的三人是同一时间进入幻境的,虽然幻境之内的时间,根据个人的情况不同,有长有短,但是幻境之外的真实时间却是一样的。这个时候,他的幻境应该早已堕落了才是。

    难道说他没有什么害怕的事物吗?他没有什么不愿意面对的事物吗?还是说他所害怕的,也恰恰正是他所想要的?

    梦魇之神嘴角化开一个弧度,倘若是这样,那可真是有趣,但是仅仅只是有趣而已。也许那人在幻境之中无法堕落,但在现实之中,他依然会死亡。

    “吾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闯入梦魇之域的无礼之人……”梦魇之神再次闭上眼睛,吟唱依旧。

    不久后,他们三人身上果然产生了变化。在一片幽蓝之中,忽然出现了一根根红色的细线,细线多而密集,它们互相缠绕交织,如游蛇一般绕上了他们三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那些红色的细线似乎有什么特殊的能力,一经缠绕上他们三人的身体,与细线所接触的皮肤边缘,竟然是统统都泛起了红色,并且逐渐在与那些细线相融。

    一切看起来都像是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,然而突然之间,梦魇之神却是猛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织幻线居然被挡下了!”

    所谓“织幻线”,便就是那细密的红线了。织幻线是一种通过吸收他人的幻境,来获得自身能量的宝物,同样,通过吸收织幻线的能量,也是梦魇之神提升自己修为的一种手段。当织幻线将他人的幻境吸收走之后,那被吸收幻境的人将会灵力俱散,筋脉断绝,彻底死亡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梦魇之神能清楚的感受到,织幻线受到了阻碍。她再一次操控织幻线吸收眼前三人的幻境,然而当织幻线环绕在叶朔周身的时候,却忽然停止不前。

    为何眼前之人的幻境无法被吸收?

    梦魇之神找不到答案,因为这样的情况她第一次遇见。梦魇之神不由得再一次加大了吸收的力道,这一次,她不再像之前那样悠闲雅致,口中吟咏的咒语猛然变得急促了几分。在急促的咒语之下,织幻线越发的鲜红,如同细密的血丝,艳丽的几乎能够渗出鲜血来。

    果真,在梦魇之神加大了吸收的力道之后,叶朔周身的织幻线也开始逐渐靠在他的身体上,紧紧贴着他的皮肤,像一条一条吸血蠕虫,吸食着鲜血一样。

    梦魇之神缓缓地舒展开了她的眉头,眼前三人的幻境在她的脑海中一掠而过。对于身处幻境中的情景,她见过许多,所有的结局也都大同小异。这些幻境对她而言,不过只是提升修为的一种精气罢了。她没有太多的**去一一查实。

    然而,忽然间梦魇之神却是在脑海中某一道一掠而过的幻境之中,看到了一只巨大的邪眼。

    那只邪眼正在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明明这只是幻境中的一幕,为何会让她如此心惊胆战?梦魇之神能够确定,那只邪眼的确是在注视着她。那种感觉,就像一只看不见的眼睛在窥探着,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巨大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的幻境之中……究竟出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梦魇之神,在天澜秘境之内,早已有了百年修为。但这百年的修为,似乎在这份压迫感之下,根本不值一提。掌控着整个梦魇之域的梦魇之神仿佛就像一只蝼蚁,轻轻一下就能将她捏死。

    那是梦魇之神百年来第一次感到恐惧。而让她感到恐惧的,并不单单只是那只出现在脑海中的邪眼,更是由她所操控的织幻线,居然如同不受指挥一般,将那些她吸收走的幻境统统又反向收了回去,再一次回到那眼前三人的记忆中。

    那鲜红的宛若游蛇一般的细密织幻线,这一次,竟是缓缓的在梦魇之神的周身流动,它们就像红色的轻烟,将梦魇之神包裹,梦魇之神那张美丽而死寂的眼睛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——那些织幻线,竟是要将她反噬!

    不论梦魇之神愿不愿意,此时的她正在被带到一个,由她从来看不起的区区人类所编织的幻境之中。

    东海之上,波澜壮阔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条巨大的黑蛟,这条巨大的黑色蛟龙身上到处都是裂开的皮肉,它鲜血淋漓,几乎染红了整块海域。它就像一条巨型大蚯蚓一般毫无生气,死气沉沉的漂浮在海面上。在它的龙角上正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叶朔看着奄奄一息的黑蛟,和远处无边无际的大海。

    “原来海鬼王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叶朔与海鬼王的缠斗,仅仅在十招之内便分出了胜负,海鬼王根本毫无招架之力。明明海鬼王此时已是东海之主,然而这整片东海海域,在叶朔到来之时,确是立刻就认了主人。东海的每一朵浪花似乎都听从着叶朔的号令。

    看着海浪翻涌,叶朔忽然感到了一种熟悉感。

    似乎自己曾经来过这里,并且在这里经历过一场极其惨烈的战斗。他似乎在这里结交过朋友,但是那个人是谁呢?他承认他现在的记忆特别的不好,从定天山脉来到东海,很多地方总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回当初的记忆。

    就像在途经已经化为一片废墟的定天城时,他看到了破败不堪的炼药师公会。那里本应是精美绝伦的建筑群落,但是此时那片建筑群就像经历过一场地震一样,没有任何一栋完好的建筑。不是整个拦腰被打断了,就是已经被炸成了一地的碎片。

    叶朔也曾在炼药师公会感受到过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似乎在那里他也遇到过一位朋友,还有一位和蔼的老者,他们之间似乎关系匪浅。然而,他们都是谁呢?

    叶朔唯一能够确定的一点是,他现在有着无穷无尽的强大力量,邪帝复活了,他要用这份力量毁灭邪帝。

    定天山脉的巨魔兵已经统统除去了,现在,占据东海的海鬼王也已被除去了,那么接下来……在西面,有一个疆域广阔的帝国——西峰帝国。那里也早已被邪帝的部下所占领,那么去那里好了。

    双手随意地在海面上轻轻一划,汹涌翻滚的海水顿时平静的如同镜面,在这个普通镜面的海水之中,缓缓的出现一道缝隙,那道缝隙逐渐变成了一个规则的圆。这是一道由空间裂缝组成的空间通道,只要通过这条通道,几步之间便可到达千里之外的西峰帝国。

    在千里之远的距离中,强行开辟一条空间通道,这样的修为,纵然是通天境的人都无法达到的。叶朔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境界究竟是怎样的?对于现在的他而言,境界之说,简直可笑。

    在踏入通道之时,叶朔的脚步忽然迟疑了一下。他茫然地向四周环顾了一圈,除去那条像黑色小山脉一样浮在海面上的黑蛟龙,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海水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忘了什么?”叶朔有些犹豫,“从一开始我就是一个人的吗?”

    而后他忽然又微微笑了一下,“是啊,这一路上不就只有我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踏入了空间通道,没走几步便来到了出口。走出出口,那边已经是千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了。

    前方是一片混沌的黑色,地上幽暗的鬼火照亮了四周。天空也是无边的黑色,没有星光,没有月亮。地底似乎有红色的光芒——那是正欲喷发而出的岩浆。

    “邪帝,你这下跑不了了!”叶朔的身后传来了一人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他回头,身后的人是顾问。

    叶朔觉得眼前之人非常的熟悉,却始终无法想起他是谁。这个世界从一开始就十分的怪异,叶朔已经习惯了。他懒得再去计较那个人究竟是谁,就算弄不明白,也就随他去吧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的那句话是在对谁说?这里一片寂寥,好像活人就只有他们两个。难道说那一句,“邪帝,你这下跑不了了!”是在对自己说吗?这怎么可能,他又不是邪帝。叶朔感到暗自好笑。

    刚想向眼前的顾问解释,自己并非邪帝时,顾问却是不由分说冲了上来:“我终于,我终于……呵……我要亲手斩杀了你!”

    顾问一边喊着,一边急速袭来。他手中是一把极其怪异的武器,通体晶莹剔透,似剑非剑,似刀非刀,然而在那件武器靠近自己时,叶朔感到自己的身体极为不舒服,甚至是有一种刺痛感。

    但他并没有还手,无论怎样叶朔并不认为自己就是邪帝,眼前的人是认错人了,他们应该一同联手对付邪帝才对。在叶朔的心中,还是希望能快点说服这个不由分说就动手的暴脾气家伙。

    “怎么你还不肯现出你的原形吗?!?”顾问冷笑着说道,“你还打算借着这张皮用多久?”

    借用这张皮?叶朔感到莫名其妙。难道说现在的自己不是自己?

    还在叶朔疑惑中,顾问的下一轮攻击又再次来袭,“你在我兄弟死后,还伪装成我兄弟的样子,不可饶恕!”

    叶朔猛然抓住顾问手中的兵器,手上立刻传来一种刺骨的疼痛感,几乎直接重伤到了自己的灵魂,但他并未放手,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!?我难道不是我自己吗?你的兄弟又是哪个?”

    “哈哈!能够毁灭天地的邪帝居然也会装傻了?我的兄弟,叶朔啊,不正是那个被你占据了身体作为容器的叶朔吗!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