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5.第245章 幻境 覆灭
    叶朔再度向前冲去,此时,族里长年闭关的长老已经将叶正元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叶正元,你天资出众,一直是难得的好苗子,家族也从未亏待过你,你竟敢恩将仇报,背叛宗亲!你若是……总之,你若是就此罢手,我们凡事都好商量,你今日的所作所为,我们既往不咎。你看如何?”领头的老者似乎对叶正元还怀着爱才之情,并未立刻动手,反而苦口婆心的劝说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,好一个既往不咎,好一个凡事好商量。”叶正元冷笑道,“好啊,想要我就此罢手,那你们不能再打……的主意,你们可能做得到吗!”

    打谁的主意?叶朔明明就站在叶正元的身边,他所说的话每一句都听得清楚,但唯独提到了那婴儿的身份时,却就像大脑将其屏蔽了一般,明明耳朵听见了,但就是不知道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既然出生在叶氏一族,这一切就是他的宿命!何况能成为邪帝的容器,也是他的荣幸,你这个做父亲的,也应该为他感到骄傲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是啊!能成为邪帝的容器,难道不应该高兴吗?既然已被邪帝选中,那就应该将自己的生命,心怀感激的奉献给邪帝,那是他的荣耀!

    这是叶朔在听到长老这般劝说叶正元时,脑中冒出来的想法。纵然对于邪帝,他也感觉浑浑噩噩的,并不清楚所谓邪帝究竟是什么,但就是心中,有着对于邪帝狂热的追求。

    “宿命?荣幸?……的命运只能掌握在他自己手中。旁人,就是天也不能……更何况你们!一群被**冲昏头脑的鼠辈,别人唯恐避之不及,你们却削尖了脑袋赶着去当邪帝的奴隶。”

    叶正元神情冷傲,并不为所动,眼中更是流露出了深深的不屑。

    面对前来阻止他的族人,只见叶正元眼神凌厉,没有任何先兆与结印的起手式,他手臂上瞬间缠绕起了一股灵力波动,贯通指尖,挥舞着一道银河般的灵气匹练横冲直撞。那些被扫中的族人都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出数十丈之外。

    不幸叶朔也正在这些族人之间,他被横扫而出,飞在半空之中,但却是忽然在空中一个灵巧的转身,将身形定在半空中。他目前所用的身法,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,但却像是天生就会一般,仅是心念一动,叶朔就如一只腾飞而起的鹤,几个转身间,就再次掠到了叶正元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,多说无益。看来只有打断你的双腿,将你留在这里了!”领头的老者一声叹息,双手猛地变幻,结出一连串复杂的印决,隐约能看到一道道有如实质般的灵力自他指尖成形。

    “结阵!”

    一旁的几位老者听了这句爆喝,眼神一凝,如领头老者般,双手飞快变化结印,却又各人不同,电光火石间,众人灵力汇至一处,又瞬间爆裂,如千万闪电划破夜幕,道道惊雷天罗地网般向叶正元袭来。

    “焚魂大阵·黄泉坠狱!”

    “焚魂大阵”是叶氏一族最强大的阵法之一。能够使用焚魂大阵的,都是叶家修为上乘的长老们。而那些长老们修炼所在的境界,同样也是整个叶氏一族顶尖的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焚魂大阵的威力势不可挡。在叶家的历史上,在所有族人们的记忆中,从来就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了焚魂大阵,更何况是焚魂大阵中最高级的“黄泉坠狱”!

    黄泉坠狱,正如它的名字那般,凡是被此阵法困住之人。便如同堕入了黄泉牢狱之中,永世无法脱身,那是万劫不复之难。

    叶正元对此,却并不为所动,脸上半丝惧意都没有。他还是如泰山一般稳稳的站在前方,他的身旁正逐渐刮起旋风,那旋风带着叶正元衣袂翩飞。

    这样的阵法根本就阻挡不了他。叶朔心中不知为何突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。他好像从未见过这焚魂大阵,至少在他的记忆中没有,但却似乎对这阵法的实力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甚至在他的脑海中,断断续续的浮现出了几个片段,那片段竟然是叶正元不费吹灰之力便阻挡了焚魂大阵。随后叶正元在禁地内如入无人之境,很快便成功地阻止了祭典的进行,带走了那个婴儿。

    不能这样,不能让叶正元离开!叶朔的大脑开始隐隐地胀痛起来。“留下叶正元!”脑海中一个声音仿佛是在向他命令着。没错,那个声音是在命令。

    叶朔猛然抬起头,眼中是令人胆战心惊的狂热之情。想要留下叶正元,只能这样!

    “乾坤众生灭!”那些正在维持阵法的长老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他们的目光深深地定在了叶朔的身上,再也不能移开。

    在叶朔的周身,竟是涌动着一层浓黑紫色的烟雾,不过范围并不大。烟雾缭绕,竟使得在黑紫色烟雾之中的叶朔,也显得虚幻飘渺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黑紫色烟雾缭绕之处,任何触及它的草木山石统统都在触及的那一瞬间化为了黑烟,与那黑紫色烟雾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“魔气……是魔气……!”老者看着一阵心悸,“为何会有如此之大的魔气!?”

    正如那老者所言,叶朔周身环绕着的黑色烟雾是一股极强的魔气,黑紫色的魔气不知是从何而来,先是在叶朔的周身环绕,最后竟是越聚越多,四处弥漫。

    其她族人一经沾染到魔气,身体瞬间就像老了百岁一般,先是变成了一个枯瘦的老人,随后瞬间化为一具具白骨。

    老者与长老们见此情形,再也顾不得维持什么阵法了。他们定住身形,以灵气防御,勉强将那魔气抵御在身体外侧,却也已是冷汗连连。那魔气看似轻薄如烟雾,但真要将它抵御在外,不亚于身上扛着千斤重鼎一般,四肢百骸浑身经脉,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原本看上去胸有成竹的叶正元自然也知道情形不利,他双手翻飞,结出一个令人心惊的结印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!”窥见此印的长老竟是脸上浮现出了恐惧的表情,“那个结印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星碎·天河爆!”

    那是只有已经到达了通天境之人,方能发挥出真正实力的招数!只见一道突破天际、裂破寰宇般的灵力冲天而起,横跨苍穹,亘古如星辰闪耀。远远看去,好似群星炸裂,刺眼的黄芒令人无法睁开双目。

    本就要抵御魔气侵袭的长老与老者,根本无法分心再抵挡住叶正元的这致命一击,他们几乎做好了闭目等死的准备。

    然而意料之内的攻击并未临体,在他们的眼前,竟是千里之内殃云聚集,天上翻卷的滚滚黑云,如同涌动的海浪,又好似千军万马奔腾而来。

    这阴沉可怕的天象,似乎在一瞬间将人带到了地狱。

    乌云压境,竟是硬生生地压下了“天河爆”所散发出的刺眼光芒。浓重的黑紫色魔气滚滚而来,直逼叶正元。“天河爆”的真正威力还尚未发挥出来,却是如同被打断一般,那冲天而起的灵力在到达顶峰之前,瞬间就萎靡了下去。

    意料中那开天裂地之威并未出现,叶正元见此情景竟也是吃了一惊。他本就阴沉的脸色,现在更加难看了,“现在邪帝尚未复活,为何会有如此之强的魔气!?”

    魔气还在不断的侵袭四周。意外得救的老者与长老们并未来得及高兴太久,他们的灵力防御已经抵御不了如此强烈的魔气侵袭了。

    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叶朔却是负手立于一旁,静静的注视着一切,嘴角甚至还含着笑意。他此刻的冷漠,与祭坛周围的惨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在外人看来,此时的叶朔冷静的就像一个冷酷无情的恶魔。

    但唯有叶朔知道,他在经历着怎样的挣扎。

    意识仿佛在被一点一点的吞噬。现在的叶朔已经没有什么精力去思索,他到底是谁,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这种问题了。他只觉得他的心中,仿佛有着另外一个自己正在诞生。所有的一切,连带着他的意识都在不受控制,似乎他体内的另一个自己正在夺去这具身体的使用权。

    “叶正元,你竟敢阻止本皇的诞生?”叶朔的嘴唇轻轻的张起,眼中尽是睥睨天下众生的高傲。

    不,这不是我!叶朔竟感到了一丝死亡降临的感觉,他自我的意识——作为“叶朔”的这个本我,正在消失。

    眼见自己有着破天之威的招式被打断,叶正元怔怔的看着前方,他看到了一个在魔气侵袭的环境下,依然镇定自若的身影。那身影显然也是注意到了叶正元,他闲庭信步般的朝叶正元走去。

    叶正元看着魔气之中,已是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身影,语气中满是不可置信的震惊:“你是……!?难道说……!?”

    叶朔摇了摇头,“我不是。但是,我将会是。倘若这一天,并没有你的出现。”叶朔的脸上竟是浮现出了一种怀念过去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叶正元你不该出现的,让我来送你一程吧!”

    伴随着叶朔的话语,那弥漫着整个禁地的魔气,忽然从中间聚拢了过来,它们汇集在一起,似乎正在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人影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魔气的流动,老者与几名长老才得以喘息,只是其他族人并没有像他们这般的修为,千余名族人几乎尽数化为白骨。老者与几名长老也似乎是被吸走了精气一般,跌坐在地上,再也没有力气动弹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前方的魔气正在聚集成形。

    魔气聚集成形的,居然是一个身躯庞大的黑影!

    那由魔气形成的巨大黑色人影足有十几层楼高,庞大无比。它无形无相,并未化成实体,但是在那人形之中,却有一只巨大的红色邪眼,悬空在那黑色人形额头的位置,似乎正在注视着地面上的一切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邪眼中邪光大盛,所有人目力所能看到的一切,此时尽数笼罩在一片红色血光之灾中。

    血光笼罩住了整个禁地。惨烈的红,如鲜血似残阳,仿佛一道无法逃离的诅咒,抑或是预言……

    在红光笼罩住的所有一切,几乎是在同一个瞬间由内向外爆裂而出。山石草木也好,人也罢,几百场几千场的爆炸,响彻了整个禁地上空。

    这场攻击之猛烈,整整让无妄山,整个叶氏一族的禁地,地陷三尺。而在禁地之外,叶氏族人们的居住之所,同样也无法幸免于难。以山石结界作为界限,方圆百里之内,大量燃烧的碎石从天而降,远远看去,好像流星划过天空。而这并非流星雨,而是一场毁灭之雨。所有的一切,都将在这场业火之中焚烧殆尽。

    而在方才叶正元所站立的那块区域,以那里为中心,百米之内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,那深坑之深,深不见底,如同万丈深渊。至于叶正元,只怕早已粉骨碎身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正在破碎的声音。是从天空之中传来的,禁地之上的天空竟是裂了开来!

    只不过,裂开的并不是天空,而是让叶氏一族与外界与世隔绝的分界线——山石结界。

    大量构成结界的山石从空中落下,“轰——”“轰——”那可怕的场面犹如天成之罚。

    叶氏一族世代供奉邪帝,自然在灵界大陆上树敌众多。几百年前,他们也一直过着苟且偷生的生活,直到一位侥幸突破到涅槃境的家族先祖建立了这个结界,其不但难以被世人所察觉,更能抵挡得住极强的灵力攻击,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庇护之所。

    而现在,随着山石结界的破碎,宣示着叶氏一族的灭亡。

    禁地之内,“叶朔”的身影早已远去,“看到了吗?这是阻止我的代价。”随着他的离去,风中飘来这样一句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